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六章 荒域大一统,佛爷堂恐怖
    水牢之中,关押着许多不愿意与轩辕野、佛爷堂苟且合作的人,这些人才是支撑小香港结构运转的基础,而更重要的,是里面还关押着我的两位忘年之交,所以我不容许这里面发生任何的变故。

    任何一个人死在其中,我都会内疚不已。

    正是因为如此,使得我一上来就倾尽全力,用尽自己所有的手段,务必不出现任何的意外。

    十一个化身在那一刻并肩而立,宛如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军队,那些拦截在半敞开大门之前的敌人先是一愣,随即想要拔刀相向,这个时候我却一步跨前,走到了最前面,举起了我手中的止戈剑来。

    长剑锋利,在那一刻,仿佛如同整个世界一般。

    我的双目,盯着那剑尖之上,感受着心底里散发出来的巨大力量。

    聚血蛊在对抗奎师那的时候突然觉醒,从而成为了我另外的一个力量来源,而这样的力量之源,远比我自己本人要强大无数倍。

    这些力量也不是天生拥有,而是如同斗蛊一般,通通都是小红从别处吸收而来。

    那力量集中在了止戈剑上的一刹那,我的身后,有两个重叠的幻影陡然浮现,这两位千年之前的强无敌,在这一刻,如同神灵一般,附身在了我的头上。

    世间万物,莫过于一剑斩之。

    铛!

    长剑落下,恐怖的剑气在瞬间暴涨十几丈,将那大门直接劈开,灰尘腾起,露出了里面的结构来,而挡在那剑气之前的所有人,全部都被撕裂成了碎片。

    一剑斩,所向无敌。

    憋屈了不知道多少个年头的我,终于在此时此刻,感受到了强者莅临于世,睥睨天下的那种强大自信。

    没有人,能够挡得住我。

    没有人!

    “杀”

    十一人的口中,不约而同地喊出了那血性的吼声,紧接着蜂拥上前,挤进了那水牢的出口里面去。

    我也大步流星,提剑而往。

    那些敌人里面,有硬骨头的,对佛爷堂或者轩辕野忠心耿耿,就算是明知必死,也提着利刃冲上来,慷慨赴死,但也有人在瞧见我的恐怖之后,选择了转身逃离。

    死亡,对于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来说,终究还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没有几人,能够从容面对。

    没多一会儿,水牢之中,再无反抗的力量。

    我在水牢的最深处,找到了佗鹊二老,这两位在华族之中德高望重的老人此刻给浸泡在污水横流、齐腰间高的水牢之中,那水牢有一半连接大湖,隔着栅栏,还能够瞧见许多颚吻有力的扬子鳄在那里不断徘徊,似乎在找寻着突进来的机会,将香甜的人肉一口咬下。

    面对着婴儿手臂粗细的生铁栅栏,我猛然一剑过去,硬生生地劈开了一条通道来,将两个精神萎靡的老人给救了出来。

    水牢黑暗,两人的精神又很不好,所以并不知道救自己的人是谁。

    一直到离开了水牢,来到了外面,借着陆续赶来乡民的火把,方才知晓我杀了回来,顿时就是老泪纵横。

    鹊老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对我说道:“救救安族长。”

    前来小香港,并不是我主要的目的。

    我这次过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搞清楚小佛爷现在到底有着多少实力,从而估测出他能够带来多少的危害;当然,除此之外,如果能够切断小佛爷对于荒域的统治,让他不能够将荒域变成自己的后花园,那也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关于荒域大族之中华族此刻具体的情况。

    我反手抓住鹊老宛如鹰爪一般干瘦的手,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鹊老一脸悲愤地说道:“大荒山三族之中的两族,落日一族和嵩阳一族背叛了我们之间的联盟协议,私下与轩辕野背后一个叫做佛爷堂的组织勾结,突然袭击,华族沦陷,轩辕野重新回到了华族,掌管大权;重返华族之后,轩辕野大肆排除异己,诛杀忠良,并且通过小公子控制住了族长,让她不得不妥协”

    我的双眼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我说落日一族和嵩阳一族不是自诩荒域守护者么,怎么会跟那帮家伙达成和解呢?

    旁边头花灰白的鹊老说道:“据说是一个叫做小佛爷的男人亲自上了大荒山,与三族的长老团见面游说,此人的口舌十分强悍,是个了不得的纵横家,也不知道他到底给了什么好处,总之落日一族和嵩阳一族都选择了屈服,唯独骊风一族并不愿合作,可惜被小佛爷联合另外两族对其进行偷袭,使得骊风一族伤亡惨重,最终关闭山门,不敢现世”

    听到两人的话语,我终于了解了具体的情形。

    原来如此。

    当初我们离开荒域的时候,并不是没有布下手段大荒山三族是常年驻扎于大荒山之上,抵御异界怪物侵袭的战斗民族,每一族群都高手辈出、实力卓著,我们当初离开的时候,安以及华族曾经与三族签署协议,由三族派遣高手来保护她,作为交换,华族将会给三族提供必要的物资供应,让他们能够在高海拔的大荒山上,能够生存下去。

    按照道理说,就算是小佛爷和他麾下的佛爷堂凶悍无比,但是在汉城这样有着完整战备的地方,是不可能找到任何便宜的。

    我之前也一直在疑惑,现在却明白了。

    原来终究还是被人背叛了。

    我对佗鹊二老说道:“别着急,我来了,就没事,你们两个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事?”

    佗老苦笑着说道:“我们这一把老骨头,多少还有点儿修为,一时半会儿倒也死不了,你别担心。”

    我说关于佛爷堂,你们知道多少?

    鹊老说我们两个早早来到了小香港,所知不多,不过离蛮应该知道许多,毕竟他的族群被佛爷堂灭了,这些年一直都在与佛爷堂抗争。

    离蛮?

    我愣了一下,给鹊老一指,这才看明白,原来是那个头戴菊花、青面獠牙的壮汉。

    他也参与了此次的水牢救援,帮忙从监牢里救了许多的人出来,此刻瞧见我朝着他望了过去,赶忙跑上了前来,一脸尊敬地说道:“陆城主,你找我?”

    经过刚才的混战之后,水牢解放,许多的反抗者都给放了出来,而这些人,恰恰是小香港旧日秩序的管理者。

    他们或多或少都与我有一些关系,此刻获救,都朝着我围了上来。

    我虽然心系佛爷堂的事情,但不可能对跟前的这些事情置之不理,对离蛮招呼一声,然后找到原本那一套管理班子,让他们接管小香港的秩序,为了应付佛爷堂的余孽,我将那十一个化身全部派了出去,跟在了他们身边。

    尽管不清楚这些化身到底是什么,但这些与我一模一样、甚至一样凶狠的家伙,却还是给了这些刚刚从阶下囚转变而来的人们莫大的信心。

    处理完了这些,我方才有时间跟离蛮谈话,了解佛爷堂的底细。

    见识过了我的厉害,离蛮没有太多的隐瞒。

    他告诉我,佛爷堂很早就扎根在了荒域,最早是在西南一带,后来蔓延到了华族以西一千里的黑龙山,在那里统管了四十多个小部落,并且从里面不断挑选出有足够资质的孩子来,不断训练,并且从全荒域招揽亡命徒和高手,纳于麾下。

    别看现如今的荒域,好像是华族和几个大部落如日中天,但暗地里,佛爷堂通过种种手段,在几个大部族的内部,都安插了自己的人手。

    这些人平日里十分低调,仿佛人畜无害,然而一旦发动起来,就具有颠覆性的力量。

    现如今,佛爷堂已经通过轩辕野掌控了华族。

    而华族落入轩辕野之手后,那家伙开始秣马厉兵、穷兵黩武,对周遭的小部落屡屡用兵,或者剿灭,或者吞并,已经有了一统荒域的架势。

    不但如此,其余的几个大部落,也开始渐渐纳入佛爷堂的控制范围。

    从目前来看,荒域一统,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统一,这在许多人的眼中,仿佛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然而佛爷堂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中,施展的方略是穷兵黩武、白色恐怖。

    除了保障族人最基本的生存权之外,大肆压榨所有人的劳动力,并且实施各种各样惨绝人寰的暴政,到处都是血海和骨冢,许多有百年、千年历史的部族,在短暂的几十年间,就消弭于历史长河之中

    离蛮说完这些,朝着我深深一拜。

    他说当今之时,能够阻止佛爷堂肆虐荒域的,唯有您了,请您不要抛弃荒域,帮我们除掉佛爷堂这一颗毒瘤啊!

    听到了离蛮的话语,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喧闹持续了一夜,当太阳再一次照耀在小香港的土地上时,新的一天来临了。

    而我在小香港重新恢复了秩序之后,收回全部化身,要了一个静室,盘腿而坐,将意识沉浸到了心灵深处,然后陡然之间拔高,开始找寻回去的路。

    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我得找人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