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三章 空间之力,斗转星移
    “哎!”

    我陷入了沉思之中,好一会儿,给屈胖三推了一下,回过神来,说啊,怎么了?

    杂毛小道说道:“我们准备去找个地方先住下,问你的意见呢。”

    我想起刚才的感觉,有点儿犹豫,说其实,我

    屈胖三瞧见我欲言又止的架势,使劲儿拍了一下我的大腿,“啪”的一声之后,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在这里犹犹豫豫、拖拖拉拉的,爷们儿都是日理万姬的人物,哪有时间在这儿跟你废话?”

    我给他一拍,来了胆气,开口说道:“其实,不用左哥,我估计我也可以。”

    啊?

    杂毛小道愣了一下,说你可以什么?

    我摸了摸鼻子,然后说道:“我想我也可以不通过那个通道,就前往荒域那个地方去,不过我不确定,也不知道能不能带人过去”

    听到我的话语,杂毛小道变得严肃起来,把我拉到了街边僻静处,然后低声问道:“你确定?”

    我挠挠头,说这个我需要试一下。

    屈胖三说小毒物有天龙真火,那是能够通往各界的时空奇点,你凭什么过去?

    我说道:“我也讲不清楚,今天晚上,我想试一试,说不定可以。”

    屈胖三说别含含糊糊,具体讲一下。

    我瞧见他穷根问底,想了一下,将那天昏迷之后的感觉跟他讲了出来,然后说道:“在那个状态的视角之下,每一个世界,就好像是包裹在气泡之中的存在,而所有的世界其实都是处于一个曲面的虹膜之上,它们身处的维度不一样,却彼此都有交集的地方呃,我不确定我这样的描述,你能不能听得懂?”

    屈胖三嘴角一撇,说曲率交集论么?你觉得很高深?这种事儿,我一百年前就知道了,这东西在河图洛书和八卦之中,其实就有所表现的,算不得晦涩,但关键的是,你觉得你能够通过那虹膜,任意出入两个世界的气泡?

    我想了一下,说道:“我只能说试一试。”

    屈胖三盯着我,好一会儿,突然笑了,说果然不愧是肚子里有尊大神的人物,眼界和境界都很高啊,可以的,你来试一试,我们给你护法。

    我说啊,你觉得可以?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无所谓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呗,我们刚才也说了,这边的通道被封住,另外的一个通道,作为邪灵教掌教元帅的小佛爷,未必会考虑不到,另外想要从虫原过去的话,也是困难重重,既然如此,想要知晓荒域的情况,也就只有碰运气了。

    我点头,说好,我尽量努力,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屈胖三说无所谓啦,这种事情呢,也只是一个情报探查而已,至于华族的那个小妞儿,我觉得就像个扶不起来的阿斗,没必要浪费太多的时间。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因为事无巨细,不懂得抓大放小的话,很容易会疲于奔命,最终劳碌而死。

    正因为如此,我们才会在在藏边的局势稍微稳定一下,就立刻撤离,不去管二春师姐的死活,甚至都没有来得及跟诸位藏边的高僧们见上一面。

    这边也是一样,我们去荒域,最重要的,就是查探小佛爷的势力,借此评估他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造成什么样的危害。

    三人重新回到了九丈崖,我盘坐在一处巨石之上。

    海风从远处的海面徐徐吹来,落到了我的脸上,没一会儿,我感觉到了身体里发出了的一阵燥热。

    时间,与空间

    面对着璀璨星空,以及无边黑夜,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去。

    聚血蛊小红在我的体内,随着我的心脏跳动,一下一下的,形成了一种韵律古怪的脉搏。

    随着脉搏的跳动,那种律动蔓延到了天际去。

    我的心神开始往高处延伸而去,意识也随之而往,有一种如云霄飞车一般的快感。

    这个时候,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能够让我产生这样感知的,并不是聚血蛊小红的功劳,而是当初在檀香山的秘密监狱之中,那超立方体崩塌而下之时,灌注到我身上的那股力量。

    超立方体的构造,是从圣经之上的某种遗迹传承下来的,而如果它能够得以持续发展下去,很有可能会成为人造的天罗秘境,变成一个时间与空间的无限循环,而正是这样的特性,方才成为了诞生“瘟疫与恐惧之神”的神域。

    那种力量,代表着时间与空间的交错、重叠。

    之前的时候,我并无感知,然而当聚血蛊小红帮我将这力量给点破之后,让我能够拥有一部分的使用权限,就使得我的大虚空术再无束缚,对于许多曾经能够让我无法挣脱的手段,都不再有效。

    这就是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原因。

    而此刻,它的力量,又让我在意识的层面上拔高,更加明白了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本质,从而能够超越空间的束缚。

    如同此刻。

    意识的拔高,让我在没多一会儿,再一次感应到了先前那个虹膜之上的世界,一个又一个如同气泡般的东西从我的眼前掠过,有的模模糊糊,充满了迷雾,而有的却能够让我眼前一亮,仿佛有十分熟悉的感觉。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想到了一件事情。

    传承大虚空术的那位观察者,他当年会不会也拥有着这样的境界,所以才能够在不同的世界里旅行,观察不属于人类的世界?

    只可惜,梦境之中的限制还是太多,我只能够知晓梦到的场景,至于梦境之外的东西,我完全都不能触摸。

    不是每一个梦,都如同一剑神王那般深刻。

    我所经历过的梦境,有的如同一部史诗绝唱,而有的,只不过是一个小品而已。

    咚

    就在无数的画面从我眼前掠过的时候,突然间,我瞧见了一幕场景。

    一片焦黑的树林,大雨掠过,潮湿之中,又充满了勃勃生机。

    我认识这一片树林,也知晓那焦黑如碳之地的来历。

    当初我们在这里设伏,用神剑引雷术将临湖一族的霸主钊无姬击杀,正是这儿。

    我集中注意力,那里的景象越来越清晰,树木与泥土,甚至每一处雨滴,都是历历在目,我甚至能够感受得到小草的呼吸。

    当一切都如同真实的一般时,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我找到了。”

    说罢,我站起身来,往前走去。

    虹膜之上的气泡,在这个时候,有交叠的地方,而那里正是我曾经留下了脚印的故地,所以我几乎是毫无阻碍地往前走去,下一秒,我睁开了眼睛来,抬头往天空望去,瓢泼的大雨从上空洒落下来,将我浇了一个透心凉。

    轰隆隆

    有雷电从头顶划过,紧接着电闪雷鸣,那雨滴拍打在了我的脸上,让我清晰无比地感受着眼前这真实的世界。

    我过来了。

    是的,天知道发生么什么,我居然真的就过来了。

    我有点儿激动,大声喊了一句话,却给那如注的暴雨给掩盖了去,我四处打量一番,发现周遭什么人都没有。

    很显然,屈胖三和杂毛小道并没有跟着一起过来。

    怎么办?

    很快就冷静下来的我开始思考起接下来的事情,然而瓢泼的大雨让我无法如同刚才一般去认真感受天地,在僵持了几分钟之后,我决定先启程,前往附近的小香港,也就是之前临湖一族的营地。

    夜雨之中,我健步如飞,运用起地遁术,一路疾驰,在半个多小时之后,终于赶到了聚集地的外围。

    因为距离的缘故,这边虽然还下着雨,不过雨幕如丝,并不暴烈,反而多了几分缠绵。

    我远远瞧见小香港在夜里的轮廓,发现除了外围处有一些火光之外,整个儿都陷入了沉眠之中,不过相比于之前,这儿的建筑规模变大了许多,以前还是荒废之地,都有连绵不断的建筑来。

    从规模上来看,已经宛如华族的汉城了。

    瞧见这些,我不由得多了几分感慨。

    时光如梭,白马过隙啊。

    不知不觉之间,那些原本历历在目的情景,就已经变成了往事。

    我走进了小香港,在入口部分,瞧见了执勤的守卫。

    瞧见我踏雨而来,城楼上立刻有人点亮了火把,然后朝着我喝止。

    不但如此,在我跟前的三米处,有一支箭钉在了泥地里,示意我不要再向前走一步。

    防卫严谨。

    我停住了脚步,等待着里面的人过来迎接。

    没多一会儿,城楼打开,走来了一队人,为首的一位,却是个穿着华族服饰的中年男子,朝着我拱手之后,询问我的来意。

    我还没有说话,旁边有一个小将便上前,朝着我拱手,说可是陆言先生?

    我看了他一眼,感觉有点儿眼熟,拱了拱手。

    那人跟领头的中年男子解释了我的身份,随后中年男子赶忙朝我行礼,并且将我给请到了城里去。

    在一处庄严的石头建筑之中,正中的大火熊熊,中年男子带人朝我行礼,然后请我入座,并且叫侍女过来伺候,我与他们客气了一番,然后问道:“我这次过来,是想找几位老朋友的”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却听到了屋子外面,传来许多细微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