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二章 叛徒猜疑,通道被堵
    啊?

    在我即将奔赴荒域的时间节点,骤然听到方志龙说起的消息,让我顿时就是一惊,心头狂跳数秒钟,方才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你确定?”

    方志龙说对,我们在米国内华达州林肯郡的五十一区有一个线人,刚刚从那边传来消息,说一个叫做黑狗的男人,在那里被人拘捕,现在给扣押在当地,而我们通过其他的手段,并没有在警局里面找到人,如果是这样的话,要么就是落到了军方手上,要么就是落到了第三方的手里;而我们的内线告诉我们,三十三国王团的二号人物“魔术师”,在五十一区里面的地位很高,很有可能就是首席科学家……

    听到他的话语,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说道:“你的意思,他应该是落到了三十三国王团手上了?”

    方志龙说对,差不多,具体的情况,我这边还在继续打听?你在哪?有时间的话,我们见面聊。

    第二次。

    如果说第一次我还没有太多的想法,但方志龙第二次问起“你在哪”的时候,我的心头陡然跳了一下。

    此刻的方志龙,多多少少,还是让我感觉到有一点儿不对劲。

    他的话语,比起之前,多少有一点儿不自然。

    我心头有点儿疑虑,却还是开口说道:“藏边出事了,你知道么?我们现在在藏边的米堆冰川附近潜伏着,准备设计将敌人的头目引出来,一举消灭掉,所以……”

    听到我的话语,方志龙立刻说道:“公事要紧,反正我这边也不是很确定;你放心,我继续加大探查的强度,能尽快给你一个确定的消息。”

    挂了电话之后,一直在我旁边听着的屈胖三说道:“他什么意思?”

    啊?

    我说怎么了?

    屈胖三提出了我刚才心中的怀疑,说尽管我们的关系不错,但关于行踪的事情,就算是我们自己,也不会随意说出,他为什么那么在意我们在哪里呢?

    杂毛小道也听了出来,眯着眼睛说道:“你的意思,是……”

    屈胖三点头,说对,我这些天来,其实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之前我们前往苗疆万毒窟的时候,路上一直有被人跟踪,就算是倒了几次车,还是给人抓到了,这件事情很蹊跷,而且也一直没有找到出卖了我们心中的人,那么这个人,会不会就是慈元阁的方志龙么?

    啊?

    听到屈胖三的话,我的心头为之一震,几秒钟之后,我有点儿不敢确信,说不可能吧?方志龙与我们合作多年,另外黄胖子可是一字剑黄晨曲君的儿子,忠烈之后,也是王明、老鬼他们南海一脉的人,照道理说,绝对不可能出卖我们的。

    屈胖三说黄胖子不可能,并不代表方志龙不会。

    我还是不信,说不可能,现在的慈元阁能够重新开张,说句不客气的话,都是仰仗了我的奔走,他如何能够忘恩负义,回头对付于我呢?

    讲到这里,杂毛小道说话了:“慈元阁之所以能够发家,是因为我茅山李道子赠予的符箓大礼,而后来我们与慈元阁的交情颇深,如果是按道理讲的话,的确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但凡事也得分两面说,这世界上也有许多不讲道理的事情,譬如之前慈元阁被关张,产业给人夺取,这事儿就没有道理可讲,方志龙心灰意冷,重新找人投靠,也不是没有道理当然,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不要声张,暗中观察吧。”

    我说那我怎么办?

    屈胖三看着我,说你准备仅凭着方志龙红口白牙一句话,就准备跑到米国的五十一区去大闹一通?

    我苦笑,说五十一区的大名,我是知道的,那儿就跟白城子一样,龙潭虎穴,我就算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傻愣愣地往那里闯只不过一想起我哥如果真的落到了那个地方,不知道会受多少的苦,而且也未必能够活着出来。

    听到我的话语,两人都沉默了。

    的确,有的事情,不是本人,很难体会得到这里面的痛苦。

    过了一会儿,杂毛小道对我说道:“这件事情,说难不难,说易不易,要看你怎么想等处理完荒域的事情,我们回头得主动找波机会,看看能不能擒获住敌人一两个重要人物,然后跟他们进行人质交换,你觉得如何?”

    啊?

    听到杂毛小道的提议,我赶忙点头,说对,就是这个思路,每一张大阿卡那牌都是独一无二的,而且西方的世俗潜规则中,贵族都是可以赎买的,这件事情,也许会成功。

    杂毛小道的话语让我忧郁的心情一扫而空,搓了搓脸,然后准备出发。

    来到了九丈崖,我们准备通过之前的通道离开这里,一切都是轻车熟路,然而当屈胖三启动通道的时候,却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滞涩,屈胖三在那里弄了许久,还是感觉有一点儿磕磕绊绊的,差不多半个多小时之后,两人来到了崖边,然后开始往下跳。

    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通往荒域的通道居然并没有开启,两人跳崖,居然直愣愣地往崖底之下的海面砸去。

    噗通……

    整个人都进入了冰冷的海水之中,经过了好一会儿的浸泡之后,我浮出了水面来,在不断卷涌的海浪拍打下,仰望头顶的星空,以及跟前的悬崖,有点儿发愣。

    居然,没有能够过去?

    好一会儿,我旁边又冒出了一个人来,却是屈胖三,他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海水,愤愤不平地骂道:“骂了隔壁,黑心肠的家伙,我说怎么这么多古怪呢,原来那帮人将通道给直接封住了……”

    巨大的海浪声中,传来了杂毛小道的喊声。

    过了几秒钟,一道黑影从崖上攀岩而下,落到了离海面还有三米多的崖壁之上,如同壁虎一般抓着岩石,然后朝着我们喊道:“怎么回事?”

    屈胖三喊道:“那帮人将连通两界的空间通道给堵住了。”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没有多问,而是关心我们:“你们两个没事吧?”

    屈胖三说没事,就是白白泡了一下海水。

    三人攀岩而上,重新回到了九丈崖之上来,我脱下衣服,拧干之后,又换了一套衣服,方才感觉好受一些,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说道:“看来小佛爷是早有防备的,还好他没有在这里设伏,或者动太多的手脚,要不然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只怕要吃大亏。”

    屈胖三也换了一身衣服,恼怒地说道:“那帮孙子要是敢出现在我面前,我铁定教他们重新做人。”

    我苦笑着说道:“在局势未明的情况下,他们未必需要跟我们正面冲突,只需将通道口封锁住,让我们没办法前往荒域,切断了我们的联系,就已经占到了上风……”

    给小佛爷突然阴了一手,这事儿让我们都有点儿郁闷,恨不得找个人大打一场,杀个痛快。

    几个人缓过神来,杂毛小道开口问道:“对了,我听你们说过,荒域与这个世界,并非只有一个通道,宝岛的那位依韵公子,据说能够通过另外的地方进入其中,对吧?”

    啊?

    杂毛小道的提醒让我们回过神来,我一拍大腿,说对啊,确有其事。

    杂毛小道对我说道:“你能够联络到他么?如果可以,你赶紧打个电话过去,询问一下,看看能不能借道前往荒域。”

    我手往兜里一摸,拿出了那湿淋淋的手机来。

    手机这种电子产品是没办法放进乾坤囊的,我只能随身携带,现在经过海水一泡,哪里还能够使用?

    没有办法,我们下了山,在岛上找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借了电话。

    我一开始的时候,还有点儿担心依韵公子人不在,又或者已经休息了,不过打了没有两声,电话就接通了。

    是本人。

    简单寒暄两句之后,我直接说明了来意,听到我的话语,依韵公子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对,除了九丈崖之外,我知道的另外一个地点,是阿里山日月潭,不过我现在在南洋,就算尽快处理完手上的事情,恐怕也要三天才能够回宝岛,你们能等吗?”

    我有点儿不确定,说我跟他们商量一下吧,保持联系。

    依韵公子温文尔雅,与我又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听到了我的转述,屈胖三说道:“现在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日月潭那边的通道,是否有被小佛爷知道?如果他知道的话,恐怕也会给予封锁呢。”

    啊?

    我有点儿不确定,说不会吧?

    屈胖三笑了,说怎么不会?你是怎么知道荒域的?还不是洛飞雨告诉你的?而依韵公子是什么人?尽管他身处“邪灵四大公子”的行列是误传,但不可否认,他跟邪灵教的渊源颇深,说不定那个日月潭的通道,也是从邪灵教知晓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身为邪灵教掌教元帅的小佛爷,又如何能够不知晓呢?

    听到他的分析,我有点儿难过,说那我们就没有办法回荒域了么?

    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唉,如果小毒物在就好了,有他的天龙真火在,就算是小佛爷在通道这里动了手脚,他也能够带着我们直接过去。

    天龙真火?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莫名就想到了先前聚血蛊吞噬了“瘟疫与恐惧之神”的时候,我意识拔高,感应到了那虹膜与无数气泡的一幕。

    我,是不是也可以……

    大章,希望你们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