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一章 辗转鲁南,老哥消息
    因为周委员的横加指责,使得第一次的会谈最终不欢而散。

    事后西南局的王朋局长找到了我们,告诉杂毛小道,那位周委员是民顾委黄天望的亲信,十三太保之一,至于那位率先发难的年轻人来头更不得了,他就是之前宗教总局阎副局长的小儿子,同时也是龙脉勋贵之中年轻一派的领军人物。

    正是有着这样的身份,使得周委员即便是当场对他进行斥责,他也没有太多的顾忌。

    人家的背景厚,底子足,自然毫无忌讳。

    听到这些,屈胖三忍不住讥讽道:“昨天山南大营遇袭,烽烟四起,大战将至的时候,那位民顾委的周先生,还有那个姓阎的小伙子,在哪里?”

    王朋笑了,说还能在哪里?在后方大营呗,他们是上面的领导,亲赴战场这种事情,显然不适合他们的尊贵身份。

    对于民顾委这些人,王朋很明显也是十分厌恶的,所以说起话来,倒也没有太多的隐瞒。

    屈胖三笑了,说原来如此。

    周委员这帮官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并不足以让我们分去精力,简单几句话之后,王朋开始转变了话题,问我们接下来的打算。

    我看向了杂毛小道,而杂毛小道则看向了屈胖三。

    他此刻虽然是茅山宗的掌教真人,但终究还是对屈胖三的决策有着一定的依赖。

    毕竟屈胖三这人是个老狐狸,许多的想法,远比我们要周全许多。

    沉默了一会儿,屈胖三说道:“现在这边的情况基本上已经得到了控制,如果真的需要深入地底世界去,估计将是一场漫长的追击战,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在这里陪着那帮摩门教的疯子在这儿躲猫猫,所以肯定会离开的。”

    啊?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王朋有点儿惊讶,十分不舍地说道:“话虽如此,但你们若是离开了,只怕我们这边有点儿顶不住。”

    屈胖三笑着说道:“有冥狼部队在这里,你们有什么可担心的?”

    王朋苦笑着说道:“冥狼虽强,但不是万能的,就拿昨天你们比斗的那四个女人来说,只怕冥狼再多一辈,也未必能够挡得住那些人的蚕食,我能够感受得到,昨天的战斗,已经牵涉到了神域的斗争,这已经不是我们这些凡人所能够理解的了。”

    屈胖三说你倒是看得明白,不过你别担心,从目前来看,那家伙留在此处的灯塔已经给我们灭了,短时间内,没办法重返,而只要你们找到了入口,将其堵住,一时半会,不会有问题的。

    虽然他这么说,但王朋还是有点儿担心。

    他毕竟是西南局这边的老大,虽然即将面临退休,但终究还是想要地区安宁,免得留下一堆烂摊子。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肯定是对他这些年来努力工作的最大嘲讽。

    但即便如此,我们也还是得离开了。

    并不是对周委员无礼的反击,而是在我们眼中,小佛爷远远比一个新摩王要重要许多。

    所以尽管王朋一力挽留,我们还是选择离开。

    当天中午,我们乘坐直升机,抵达了之前的那个机场,没想到与我们同一航班的,居然还有五十多个冥狼。

    他们也是奉命调回去,保卫京都。

    那些冥狼的战士十分沉默,仿佛木头人一样,几乎是目不斜视,反倒是他们的领导,那个上校找了过来,与我们寒暄了几句,显得十分客气。

    我对他没有什么印象,但他却告诉我,上一次我与9871交手的时候,他也在现场。

    对此,上校对我表达了很热烈的感谢,说正是我上一次的指导,使得冥狼部队得到了很多的经验,并且确定了训练方向。

    不管对方是真心还是假意,至少人家的这态度,都让人讨厌不起来。

    飞机落在了南苑机场,我们下机之后,徐淡定派人过来接我们,从机场直接来到了郊区的一处会所。

    我们赶到的时候,徐淡定已经在这里等待,而孤狼吴盛也在其间,另外还有几个年纪不一的男子,从二十来岁到五十多岁不等,他们和吴盛的身份一样,都是茅山的外门弟子,也是最核心的一批成员。

    众人落座之后,徐淡定问起了当前的局势来,朝堂的争端随着王红旗的出手、许应愚的回归,已经得到了缓冲,从明面上转到了地下去。

    现在几个有关部门专门抽调了精锐的人员来,组成了一个危机应对委员会,也被人戏称为“维稳办”。

    这个所谓的维稳办就是专门应对我们猜测的三十三国王团,以及一连串的袭击,它拥有了很大的权力,负责连接总局、民顾委和总参等部门,并且直接对最上面负责,而徐淡定作为这方面的资深行家,再加上与我们之间的密切关系,被推荐成为维稳办的副主任,拥有极大的权限。

    至于维稳办主任,则由范老直接兼任。

    事实上,如果黑手双城陈志程还在的话,这个位置绝对是他的,毕竟在几年之前的世界末日一战中,他也是担当了同样的职务。

    只可惜

    众人坐在一起,整理和交流着目前得到的情报信息,徐淡定这边的消息最多,毕竟维稳办掌握了大量的情报消息,而且这些都还是经过庞大智库筛选之后得出的内容,至于吴盛等人,则更多的是江湖小道消息。

    不过江湖的小道消息,也并非没有作用,事实上,三十三国王团的进逼,必然会有一部分江湖败类被收买。

    从这里面,我们还是可以分析出许多的消息来。

    关于邪灵教复出这件事情,对于朝堂和江湖还是有着巨大的影响,毕竟这个组织曾经是朝堂最大的对手,也是近乎于统治了近百年来的江湖黑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终究还是被人为之重视的。

    特别是小佛爷的出现,更是让人感觉到心惊胆战。

    但从徐淡定的分析之中,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小佛爷这一次的出手,很明显是在放烟雾弹,有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意思。

    那个家伙从来都是一个天生的阴谋家,神秘且狡猾,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代替三十三国王团来当靶子的。

    不管维稳办怎么处理,他对于我们的建议,是不去理会,静观其变。

    对于徐淡定的考量,杂毛小道有不同的意见。

    我们这一次回来,准备先去一趟泰山,然后有可能的话,再去一趟荒域。

    如果小佛爷能够将荒域的人员调出来的话,那将是一股很可怕的力量,而更让我们为之担心的,是我们曾经留下的势力,华族与安,会不会在我们离开的日子里,发生什么变故呢?

    毕竟上一次我过去,安就已经出事了,怀了身孕。

    虽说荒域之人想要来到我们的世界,需要生死符,但我们并不认为这些能够难得倒小佛爷。

    那家伙甚至都能够翻越大荒山,抵达了虫原去。

    听到我们的担忧,徐淡定没有再多劝解。

    他只是说了一句话,那就是三十三国王团进攻在即,让我们务必随时保持联系,不要身陷荒域,无法回返。

    如果是那样的话,事情很可能就会发展到一发而不可收拾的境地。

    对于他的担忧,杂毛小道表示我们不会一起进入的,总会有人在外面负责联络。

    徐淡定这才安心一些。

    我们在京都停留了一日,随后踏上了前往鲁东的行程,在第二天的下午,我们抵达了泰安城,然后趁着傍晚的夜风上了泰山,在长寿桥和黑龙潭徘徊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我们还是有点儿担心,于是在这里暗中守了两日,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第三天的时候,杂毛小道安排了几个茅山子弟在此蹲守,有任何的消息,就第一时间跟他联系,如果不行的话,那就找徐淡定。

    布置完这一切,我们又启程出发。

    一路上听到不少的风声,虽然小老百姓们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但这儿整体的氛围,却莫名凝重,时不时能够瞧见一两个修行者匆匆而过,神色忧愁。

    我们的下一站,拜访的是崂山,只不过却吃了一个闭门羹。

    崂山封山了。

    在当前的乱局之前,现任掌教无缺道长没有再管世事,直接选择了封山闭关,连我们拜访都没有能够得以一见。

    对于这样的情况,我们没有说太多,转身就前往烟台。

    九丈崖。

    来到了岛屿之上,我们商量着谁前往荒域,谁在此留守,最后决定由杂毛小道留在这里,而我和屈胖三则过荒域去,毕竟我们对那里还算是比较熟悉,而且华族的人也认可我们。

    当然,安与我的关系,也是别人替代不了的。

    然而就在我们即将出发的时候,我却接到了慈元志龙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他问我现在在哪。

    我下意识地含糊其辞,而随后他十分焦急地说道:“陆言,你不是找我帮忙打听你哥的下落么?我这里刚刚收到一个消息,就是关于他的。”

    啊?

    我赶忙问他怎么了。

    方志龙沉重地说道:“他现在落到了三十三国王团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