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章 民顾委质疑,屈胖三嘲讽
    鲁东烟台?

    我的心头一跳,几乎是下意识地想到了九丈崖。

    一想到九丈崖,“荒域”立刻又浮现到了我的心头,而紧接着“小佛爷”也进入了我的脑海里。

    这些,几乎是一系列的多米诺骨牌,连锁反应。

    果然,马处长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一直被认为早就已经被消灭了的邪灵教再一次地重现江湖,不但如此,据说当年已经被干掉的小佛爷,又在鲁东举起了大旗来,消息传出,天下皆为震惊,无数邪灵教的余孽在各地死灰复燃,纷纷应援,甚至连退守东南亚的新邪灵教支脉,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宣布要归入邪灵教麾下,一时之间,群魔乱舞”

    呃?

    果然,听到马处长的话语,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杂毛小道。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杂毛小道显得很平静,微微一笑,然后说道:“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避是避不开的。”

    说罢,他问道:“那帮邪灵教重出江湖,干了些什么事情呢?”

    鲁东之地,乃中华文明的起源之一,人口将近一亿,与藏边这种完全处于信息流通边缘的地方不一样,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闹出大乱子来的,所以如果他们真的像摩门教一样,举起屠刀,对那些无辜的平民百姓动手,那问题可就太严重了。

    好在邪灵教并没有这么做,马处长告诉我们,邪灵教只是立了招牌,占领了八连营的旧地,然后就躲入了太行山、沂蒙老区去盘踞,让人没办法把握到他们的行踪。

    太行山、沂蒙老区?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说道:“如果是这样子的话,他们干嘛要跳出来?”

    狼人自爆么?

    屈胖三在旁边说道:“不用想,肯定是小佛爷与三十三国王团达成了协议,现在出动,显然是策应那帮人的行动,让我们首尾难顾,疲于奔命。”

    这时马处长说道:“那个总参那边有一个智囊组,经过对邪灵教的行动轨迹分析,怀疑他们这是在声东击西。”

    啊?

    杂毛小道说那他们觉得,邪灵教真正的目的地,应该是在哪里?

    马处长摸了一下后脑勺,说泰山。

    泰山?

    听到他有点儿不确定的话语,我们都为之一惊。

    屈胖三几乎是下意识地反应过来,开口说道:“阴阳界!”

    看马处长的这意思,显然是对总参的判断有点儿不以为然,但我们却知晓,在泰山长寿桥和黑龙潭的附近,有一处叫做阴阳界的地方。

    很多人只以为那不过就是一个景点而已,但前往过黄泉路的我们,却能够明白,那个地方,是连通两界的所在。

    虽然那里有泰山奶奶坐镇其中,按道理说应该不会有事,但按照我们对小佛爷的理解,那家伙绝对不会做任何的无用功。

    一旦让他想到了办法,绕过泰山奶奶,将黄泉道与世间的道路打通,连接两界,那么这事儿,绝对会是一场毁灭性的大灾难。

    相对于茶荏巴错的事情,那里才是真正的胜负手。

    想到这里,我与杂毛小道、屈胖三对视一眼,都感觉到一阵后背生寒。

    小佛爷,小佛爷,这个家伙还真的是如同毒蛇一般。

    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绝对直击七寸。

    怎么办?

    我的心里有些慌,刚刚的大胜被我一下子都给抛到了脑后去,而杂毛小道则问马处长道:“指挥部那边是什么意思?”

    马处长摇头,说我不知道,就是让我过来通知你们,请几位回去。

    杂毛小道不再犹豫,说好,我们走。

    我们停止了追击,返回了战斗爆发的起点山南大营。

    回来的路上,不断碰到形形色色的各种人,因为我们这一夜的表现,让我们赢得了足够的尊重,之前还是有点儿疏离和敬畏我们的那些江湖同道,以及公门中人,此刻都将善意的笑容送给了我们。

    然而一进前敌指挥部,我们就能够感觉到里面那沉重的气氛。

    指挥部里来了此次行动的所有大佬,包括西南局的王朋局长、总局的那位副局、民顾委的一位大领导以及总参的一个少将,还有领导冥狼部队的那位上校先生。

    另外元晦大师、大通和尚、马烈日和龙虎山的那位长老,以及几个地位颇高的江湖宿老,也都赶了过来。

    瞧见我们赶到,王朋迎了上来,问道:“马处长都给几位说了么?”

    我们点头,说知道了。

    陆续有人过来,等到最后一人抵达之后,王朋将鲁东那边的情况又复述了一遍,然后说道:“中央那边紧急来电,让我们这边能够抽调一些人手出来。”

    民顾委那位跟我们没有照过面的周委员看向了杂毛小道,然后说道:“萧掌教。”

    杂毛小道说有何指教?

    周委员说道:“那位小佛爷,当初不是已经被你和陆左给斩杀了么?这件事情,当初可是被你们宣称天下了的,怎么这会儿他又冒了出来呢?”

    这位周委员生得细皮嫩肉,一脸富态,保养极好,就好像一个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富家翁,然而一开口,语气里面的指责之意,立刻就显露出来,听得我很是不舒服,好在杂毛小道的涵养功夫不错,不动声色地说道:“您觉得呢?”

    旁边有一个小年轻,也不知道是哪一方的,在旁边讥笑道:“贸然贪功,影响高层决策,萧掌教多少还是有点儿责任啊”

    这人的率先发难,让场面上的气氛为之一僵。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没有说话,反而是一位燕赵豪侠站出来反驳道:“瞎了你的狗眼,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不?知道昨天若是萧掌教和陆长老等人,场面将会如何么?年轻人,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谁也不清楚,不要随便喷粪,知道不?”

    元晦大师也忍不住双手合十,先是诵了一声佛号,然后说道:“周委员,管好你的人。”

    那位周委员回头瞪了那小年轻一眼,说道:“出去。”

    那小年轻脸色一变,显得有几分羞恼,不过在众人的注视之下,还是悻悻地离开,不过在临走之前,他还是冷冷哼了一声,说道:“装什么逼,我说的是事实”

    这人弄得场面十分难堪,西南局的王朋的脸上也挂不住了,对周委员说道:“当日天山之战,除了萧掌教和蛊王之外,还有许多的江湖同道,总局也有人在,都是亲眼目睹小佛爷的灭亡,你的人却在这里妄自揣度,实在是太过分了。”

    面对着众怒,周委员平淡地笑了笑,说这小阎这人,心性不定,的确该批评,我回去好好管教,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我代他给萧掌教道歉。

    他虽然说是道歉,但瞧见他那平静的语气,还真的看不出太多的诚恳。

    不过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却没有太多理会的想法。

    此时此刻,与人内斗,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他没有在这件事情上面多作纠缠,而是给在座的人解释道:“小佛爷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件事情我们是知道的。”

    啊?

    众人都为之惊讶,王朋连忙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杂毛小道说道:“小佛爷此人练就了多重化身,当初死去的,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化身而已,其实在决战之前,他就藏了一手,如同凤凰涅槃一般,将邪灵教献祭出去,却又将自己最直接的班底佛爷堂给保留了下来,退守到了一处叫做荒域的地方,慢慢发展”

    他将小佛爷将一缕分神落在了龙象黄金鼠身上,又提前在荒域布局之事,缓缓讲出来,众人听到,皆是心惊。

    在得知我们又跟小佛爷有过几次交手之后,在场的众人更是纷纷称奇。

    大通和尚忍不住说道:“这个小佛爷,心思诡异,智近乎妖啊”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他的确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周委员这个时候也忍不住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们为何不早点上报中央呢?”

    听到他说的这话儿,杂毛小道含笑不,没有解释。

    他是茅山宗掌教,不可能贸然发表任何有立场的意见,而旁边的屈胖三却忍不住了,忍不住出言讥讽道:“上报中央?你以为你是谁?我们又是谁?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陆左刚刚立下了不世之功,结果回头就被人陷害,满世界通缉他,流落江湖;老萧连掌教真人的位置都丢了,直接跑路到了后来,虽然我们为自己证明了清白,结果还是被朝堂打压,用尽各种计策,甚至在天下十大这样的招牌评选上面动手脚如此薄情寡性,你让我们怎么积极靠拢组织?”

    屈胖三的这一番言语,将那位颇有官威的周委员给说得一阵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如果屈胖三说的话是虚假的、或者夸张的,他倒也可以直接怼回去,但问题是,屈胖三说的每一桩事情,都是言之凿凿、无可辩驳的事实。

    而这里面,少不得他背后的民顾委在搬弄是非,扮演了极为不光彩的角色,他又有什么脸面,来辩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