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九章 辣手摧花,变故又起
    藏边将女神叫做“度母”,而我们面前的这四位美女,则是奎师那千挑万选出来的度母,每一个都拥有着极为强大的力量。

    在这短暂的时间内,我想要将她们全部都给拿下,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如果我只需要对付一个,而不需要担心其它度母的围攻,那事情又是另外的一种境地。

    不管杂毛小道和屈胖三的打诨插科,还是元晦大师的认真对待,他们每个人都找到了一位凶狠体娇的度母,将其缠住,而我则得以解脱出来,抓着止戈剑陡然前冲,在即将于对手靠近的一瞬间,使出了清池宫十三剑招之中最为鸡肋的一招。

    秦王三千剑。

    唰

    一瞬间吗,剑光充斥了整个天地,同样也让那度母为之一惊,“秦王三千剑”威力不显,但效果绚烂,她下意识地往后退去,而在那漫天的剑光之中,我再一次地消失了去。

    大虚空术。

    再一次出现的我,已经来到了那人的身后,止戈剑携着虚空之中带来的负能量,陡然斩向了那女人的后背。

    然而一如之前那般,眼看着就要将其斩成两截,她却是凭借着高度柔软的腰肢,做了一个近乎于不可能的折腰,劈开了我的这一剑。

    瑜伽术。

    紧接着,她的手中飞出了七八个手圈大的金环,朝着我砸来。

    我止戈剑撞在了那金环之上,叮叮作响,仿佛仙乐在耳畔响起,让人的神魂为之一荡,整个人仿佛又要飘飘然。

    不过她到底还是小看了我。

    有着聚血蛊驻扎,我怎么可能再一次被她所迷惑?

    止戈剑与金环碰撞的下一秒,我的身后,浮现出了两个巨大的虚影来。

    两代一剑神王。

    意境,一剑斩。

    唰!

    又一声的炸响,从那女人的身边掠过,恐怖的剑气宛如疾电一般,斩在了她的身后,将土地直接斩出了一条十几米的裂缝来。

    对方还是再一次地避开了去,而且与刚才一般,都是差之毫厘。

    然而这一次,她却终究还是没有如之前一般安然无恙,因为我刚才那一剑的威力,并不仅仅只在于止戈剑上。

    肆意张扬的剑气,它并不只是一点一面,而是牵动了整个炁场。

    我面前的这位度母尽管避开了我的斩杀,却被那剑气伤到了身体,惨叫了一声,朝着旁边跌落而去。

    如果是旁人的话,定然会因为那美人花容失色的娇态而心软神伤,但对于我来说,这几个不知道是人是鬼还是别的什么玩意儿的家伙,终究还是没有大腿聚血蛊的千分之一重要,如果需要我在两者之间作选择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聚血蛊小红。

    而它虽然暂时抵挡住了奎师那的意识侵袭,但接下来的每一秒钟,它都有可能撑不住,陷入崩溃之中。

    所以我没有任何的停留,长剑再往。

    这一次,我迸发出了比刚才还要强大的剑气,而这剑气除了我自己的全部力量之外,还有聚血蛊小红在我身上的加成。

    两种力量,在这一瞬间陡然爆发,彼此叠加在了一起。

    剑光宛如新月,重重地砸落在了那女人的身上。

    轰

    一阵红色的气雾腾然而起,那个让人头疼的度母消失不见,而在这个时候,我的内心之中,有一个声音在疯狂呐喊。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快!

    快、快、快!

    我能够感受得到聚血蛊小红身上莫大的压力和此刻焦急的心情,在将那度母给斩杀之后,厉声喝道:“别玩了,杀了它们,不然我们都得死!”

    一直以来,我在屈胖三和杂毛小道的面前,都是听话小弟的形象,基本上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很少有反驳过他们的观点,并不是说我的地位有多底下,而是我特别地尊重他们。

    无论从江湖资历,还是修为,又或者见识和眼界,我都远远不如他们。

    所以我就得把自己的姿态摆低,认真对待。

    但现在,我发出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怒吼,不为别的,就是要将奎师那重返此间的“灯塔”给熄灭掉。

    在听到了我话语的一瞬间,屈胖三和杂毛小道同时出手了。

    如果说之前是在开玩笑,那么现在的两人,在与敌人周旋,获得了对方最基本的情况之后,都显得格外的果断和凶狠。

    雷罚在别人的手中,说不定就只是一把用来作法的木剑。

    甚至连打架的功能都没有,与公园里老头老太太练太极的软剑一个地位。

    但它在杂毛小道的手中,却显得有了生命一般。

    杂毛小道使出来的,是最简单的茅山入门剑法,然而明明就只是这么一劈一砍,却让我有一种“大道至简、大音希声”的古怪感觉,而那原本飘逸地宛如谪仙的美女度母,在杂毛小道的面前,就好像是刚刚谈恋爱的少女一般,有点儿迈不开脚步。

    整体的节奏,都在一瞬间,被杂毛小道给掌握了。

    而在另外一边,屈胖三则显得绚烂许多,他在感知到了我的焦急之后,双手一张,却有一大团的金色火焰凭空出现。

    这些火焰宛如活物一般,落到了前方的度母身上去,任凭她不断躲闪,都摆脱不了。

    那女人开始感到了恐惧,想要抽身撤离,却有一股无形之力将她给紧紧束缚。

    青云图。

    那悬浮于空的青云图落下了八道光芒,分作八卦,将其定住,然后金色火焰附身于上,将其灼热燃烧起来。

    我在打量到两人动了真格的一瞬间,转身过去,扑向了元晦大师的对手。

    那剩下的最后一名度母,虽然依旧强悍,但面对着元晦大师这位隐隐之间的佛门第一人,到底还是有点儿疲乏,已然被控制住,但元晦大师是个大德高僧,慈悲为怀,看着这娇艳如花的美女,终究还是没有忍心下手。

    他没有,我有。

    止戈剑在元晦大师定住了那女人的一瞬间,陡然递出,极快的速度甚至让它与空气产生了摩擦,而发出了灼热的气息来。

    唰

    一剑掠过,人头飞起,落下来的时候,化作了一滩黑褐色的浓雾,里面的气息也被止戈剑给吸收殆尽。

    无情!

    瞧见那蜂腰肥臀、美若天仙的女子被我无情斩杀,即便是元晦大师那平淡了数十年、波澜不惊的修养,也忍不住双手合十,高声念诵道:“阿弥陀佛”

    元晦大师这边念起了经文超度那并非人类的度母,而另外一边,杂毛小道和屈胖三也相继辣手摧花,将其灭掉。

    随着四个度母相继倒下,原本死死压在上空的那恐怖压力骤然一消。

    几秒钟之后,我头顶之上的红艳海棠花收回体内,化作虚无,而之前奎师那带来的那种威压,也不再出现。

    啊

    屈胖三捂着脸,难过地大声哭道:“可惜啊,多好的一次机会啊,我差点儿就能够给奎师那戴绿帽子了”

    他表现得痛心疾首,而旁边的杂毛小道却一语戳破了他的表演:“你有作案工具么?”

    呃!

    这四名度母应该是此次攻击最主要的核心成员,甚至极有可能是指挥者,而她们的相继阵亡,使得原本宛如黑潮的敌人在这个时候选择了退却。

    随着呜呜的牛角号声,那些来自于地底世界茶荏巴错的怪物和摩门教教徒扔下了同伴的尸体,开始徐徐撤退。

    不过它们想走,我们却想要留。

    几个人没有多扯什么,彼此看了一眼之后,都朝着撤退的敌人冲了上去。

    随后山南大营之中有无数的追击者冲了出来,使得这一场有秩序的撤退,到了后面,变成了大溃逃。

    我们从山脚下的针叶林,一直杀到了山上的冰川之前,从天黑杀到了天亮。

    回顾一路,血流成河。

    一直到朝阳初升,眼里再没有一头地底怪物的时候,我们方才停下手来。

    并不是不想继续追下去,而是这一片冰川实在是太大了,没有足够的人手搜寻,我们也没有办法找到入口。

    就算有大虚空术,也不行。

    而且激战一夜,无论是从身体,还是心理上,我都有一点儿疲惫了。

    太阳在东方的山峦之间缓缓升起,我、屈胖三和杂毛小道站在了一块棱角分明的石头上面,望着远处的人群,还有继续向前的冥狼部队,都不由得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来。

    又一夜结束了。

    屈胖三走到了我的跟前,对我说道:“小红醒过来了?”

    我点头,说对。

    屈胖三笑了,说放出来看看。

    我听到,低下头去,试图唤出聚血蛊,结果发现之前因为与奎师那隔空交手,使得小红有点儿损耗过度,此刻已经睡去。

    呃

    听到我的解释,屈胖三一脸无语,说这次它又会睡多久?

    我说不会很久,它只是有点儿累而已。

    杂毛小道望着远处的冰川,说道:“经过昨夜的激战,这两天,应该就能够找到敌人的老巢,甚至还可以直接杀回茶荏巴错去呢”

    我点头,说对。

    几人正在商量着是否要去茶荏巴错,而这个时候,西南局的马处长一脸惊惶跑了过来,对我们说道:“出事了,出事了。”

    啊?

    杂毛小道问哪里出事了?

    马处长说道:“鲁东烟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