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章 斩断神念,联手对决
    “我是所有灵性世界和物质世界的根源,一切智慧都起源于我。我是宇宙之父母、支柱和始祖。整个宇宙的秩序受我控制。我是超灵,居于众生心中。我就是时间。我是创造,也是毁灭。我是万物之根基,是息止之地,是永恒的种子。一切富裕、美丽、灿烂的创造,全来自我辉煌的一闪……”博伽梵歌。

    第一次听到这段话的时候,如果不明白对方的身份,必然会觉得对方是一个极为自恋的人。

    然而这一段话,却是用来形容奎师那的。

    而这位梵文叫做“krishna”的奎师那,极有可能就是茶荏巴错地底世界中摩门教所信仰的原神。

    它虽然在国内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在印度教的神族谱系之中,却拥有着极为广泛的影响力,甚至被视为印度教三相神毗湿奴的第八个化身。

    之前的时候,我们就与它交过一次手,差点儿就给它如同掐蚂蚁一般给灭了。

    还好在最关键的时候,聚血蛊站了出来,将它落在茶荏巴错的投影给吞噬了,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它居然又站了出来。

    啊……

    强大的神力从虚空之中源源不断地传递而来,我的身上承担着万吨巨力,这样的力量足以碾碎任何的生灵,也包括我。

    如果我不能够站起来反击,恐怕就会化作一滩血水,成为了它威严的象征。

    只不过,我并非是一般的人。

    我的体内,还有一个与我共生的聚血蛊,而这位千年难得一出的聚血蛊,已然吞噬了“瘟疫与恐惧之神”的神格,正在蜷缩蜕变之中。

    如果没有外来的压力,只怕小红会继续沉眠下去。

    但当宿主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之时,它却会毫不犹豫地站起来。

    当初我们相隔万里,它都会通过意识的传递,让我扛住了“瘟疫与恐惧之神”的重压,而此时此刻,它也在一瞬之间,完成了自己的蜕变。

    咚、咚、咚……

    在我的身体之上,有一股红色的光芒弥漫出来。

    整个空间之中,偌大的山南大营之外,就靠着巨大的冰川与山林前,整整的一片天地,突然间就想起了大锤击重鼓的声音,就仿佛某种战歌,或者行军之声,所有人的耳中都充斥着这样的声音。

    咚、咚、咚……

    我也不例外,而且还是身处于最中心的位置。

    敲击的大锤,来自于四个女人双手传递而来的恐怖神力,而那鼓面,则是我身上散发出来的红光。

    一开始的时候,那红光微薄,仿佛一戳可破。

    然而到了后来,它变得越来越浓,越来越厚,仿佛能够将我给紧紧包裹住了一般。

    而随着这气息从虚无凝结成近乎实质,我身上承担的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小,在感觉到肩上的重担陡然一松的那一刹那,我双手趁着地面,从深坑之中爬了出来。

    “怎么可能?”

    一声惊叹,从四个女人的口中发出,不过不是女声,反而类似于某种空气的摩擦和震动,让人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这是奎师那意志的投影。

    很显然,它对于我居然能够撑住它的力量汇集,有点儿难以置信。

    而在下一秒,那四股力量陡然间增大了数倍,就算是钢铁,估计也会给挤压成了汁水去,然而面对着这样的恐怖,我却没有再感受到任何的压力。

    聚血蛊在这个时候,帮我扛下了一切的压力。

    我看到了那四个女人脸上的惊恐,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却发现包裹在我身上的红色光芒,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投影。

    一朵红艳夺目的海棠花,层层叠叠,在我头顶之上绽放。

    它与聚血蛊小红此刻的模样一般,只不过并非本尊。

    这只是气运凝结,如同华盖一般。

    层层叠叠的红色花瓣,帮我顶住了一切的压力,而在下一秒,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弥漫到了我的意识之中来,它好像能够带着我直冲云霄之上,让我看到了无数的世界、虹膜、以及虹膜之上的气泡。

    而在那些气泡之中,又蕴含着一个又一个的小千世界。

    所有的信息飞速流逝,到了最后,我瞧见了一团黑色的光芒来。

    那光芒在虚空之中悬立,不断地翻涌变化,到了最后,却变换成了一个眉心有着红痣、皮肤微黑的男子。

    那个男人穿着简单的衣服,长手长脚,很像是印度阿三的模样。

    他盯着我,然后说道:“你是谁?”

    我感觉到喉咙发痒,不过几秒钟之后,一股强大的自信从我的心头涌现出来,毫不犹豫地开口反问道:“你是谁?”

    那人脸上露出了十分高傲的表情来,大声说道:“我是所有灵性世界和物质世界的根源、一切智慧都起源于我……一切富裕、美丽、灿烂的创造,全来自我辉煌的一闪……”

    他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我头都有点儿疼了,忍不住打断他道:“别扯几把淡了,奎师那对不?”

    男人十分愤怒地看着我,说你居然胆敢直接称呼我的秘名?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直接开口说道:“滚回你的世界去,这里不属于你们,这一次我饶过你,如果有下一次的话,我就……”

    轰!

    我瞧见对方在这一瞬间抬起了头来,一双眼睛与我对视,漫天遍野的恐怖黑暗直接淹没过来,而在他的背后,我能够瞧见无边无际的大海,无数巨大的饕餮鱼从海面上跃起又落下去,而我的脑海里,则有一个充斥了整个世界的声音:“去尼玛的……”

    轰的一下,我的整个世界都为之崩塌,而下一秒,满世界的压力都给一道红光屏蔽,而一股意识却连接到了我。

    是聚血蛊。

    虽然没有言语,但它的意识却告诉我,刚才它已经成功地激怒了那个家伙,让它方寸大乱,从而使它能够有机会切断那家伙与这个世界的联系。

    但这只是暂时的,如果不能够从源头上面对其进行断截,那么奎师那将会卷土重来。

    而那个时候,盛怒之下的奎师那,甚至会无视世界法则,强行降临化身,对我进行击杀。

    所以如果想活命,就得赶紧处理与它有联系的一切事物。

    明白了聚血蛊的意思,我抓紧了止戈剑,看向了周遭这四个美若天仙的女子。

    她们是此时此地,跟奎师那唯一有联系的存在。

    因为,她们是奎师那的女人。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提剑而上,朝着那四个女人冲了过去。

    被聚血蛊切断了与奎师那的联系之后,她们身后的那轮环不再,就算是有光,也是极为黯淡的。

    所以她们都显得有一些惊慌。

    然而当我与她们真正交上手的时候,却感觉得到,这四个女人,没有一个是弱者,一个比一个更强,并不是那种一剑就能够斩杀的小角色。

    我甚至感觉对方肉身的力量,比我还要强横许多。

    不愧是神的女人。

    在感受到进攻受阻的一瞬间,我自己施展了大虚空术,试图通过神出鬼没的身法来夺取优势。

    然而她们对于周遭的敏感,也是强得令人发指。

    我好几次志在必得的突袭,都在最后的那一下落了空,这样的状况让我有点儿焦急,而头顶上那巨大的海棠花,也开始逐渐的变形,仿佛承担不了那巨大的压力了。

    随着我内心变得急躁,接下来的交手,我开始陷入了下风。

    眼看着双方的攻守之势就要转换,那些女人的脸上也洋溢出了得意的笑容时,我听到有人在旁边低声问道:“这么多美女,你一个人,顶得住么?要不然,分点给我们?”

    我猛然抬起头来,瞧见在不远处,杂毛小道和屈胖三站立其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而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位慈眉善目的高僧。

    高僧脸色慈祥,然而衣服上却尽是淋漓的鲜血,正是白马寺的元晦大师。

    瞧见他们,我的心中惊喜,一边应付四人的进攻,一边喊道:“你们怎么来了?”

    屈胖三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说人家冥狼部队还准备拿这帮家伙来杀鸡儆猴,展现出他们强大的战场统治力呢,结果你这家伙却偏偏在这时候来出风头,不但直接杀平了一路,而且还与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去对抗,看得那帮人都傻了,我们这不是过来瞻仰一下你的风采么?

    我没有理会他的嘲笑,赶忙求援道:“快帮忙,宰了这几个女人,不然奎师那就会通过她们,连接这个世界,卷土重来了到了那个时候,谁也跑不了。”

    奎师那?

    听我说得焦急,元晦大师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老老实实地提着紫金禅杖,朝着我这边冲来。

    然而屈胖三和杂毛小道虽然也跟了上来,却没有下死手的意思。

    那位自从回到掌教真人之位,就变得一向正经的茅山宗老大,深深地吸了一口空气之中的女人脂粉香,然后说道:“这么漂亮迷人的尤物,你怎么舍得杀了她们?”

    屈胖三也是嘻嘻笑道:“对呀,对呀,留下来当丫鬟,几多好?”

    说罢,他冲着那些女人甜甜地说道:“小姐姐们,我想……”

    大声告诉我,上一个给至高无上的奎师那戴绿帽子的男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