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章 二春耍枪,一点寒芒
    虽说是地底怪物,但埋伏在峡谷之上的这群身影之中,还是有十几个人类存在,而站在最前面的那一位,却是选择留在了茶荏巴错的二春师姐。

    当初我们准备穿越茶荏巴错的世界尽头时,二春师姐却选择了退缩,没有跟着我们一起离开。

    她说她要帮陆左守护地底的反抗联盟。

    然而此时此刻,她却出现在了新摩王的队伍之中,对我们进行了伏击。

    这件事情,让我有点儿意外,挥出的剑,都有点儿不知道该如何劈将出去,而比之前显得胖了一大圈儿的二春师姐却并没有留情,在瞧见突然出现的我时,她厉声一吼,却有无数道的长矛朝着我陡然射了过来。

    嗖、嗖、嗖

    人滞留于半空之中,面对着旧日同门,上百的伏兵与怪物,再加上那些纷纷往下推送岩石的阴影,以及无数飞跃而来的长矛,我深吸了一口气。

    夜空之中,仿佛有人在高歌。

    啊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壮志豪情,在那一瞬间,涌进了我的心头来,面对着这样的汹涌锋芒,我竟然没有半分的恐惧,反而生出了许多的激动来,腾身于半空之中,道陵分身法在瞬间施展,十一个化身从我的身上陡然浮现而出,然后踏着那飞奔而来的长矛,落入了人群之中去。

    铛!

    长剑与最前面一个虎头男子的斧头陡然相撞,带着巨大而磅礴之势的我,只用一招,便将那人给击得腾空而起,落到了远处的山石之上去。

    其余的化身,在人群之中一阵拼杀,随后冲向了那边往峡谷之下砸石头的黑影扑了过去。

    此时此刻的我,对于道陵分身法的领悟已经到达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巅峰境界,即便是化身,也拥有着绝对的实力。

    而这些实力,则是由之前我吸收的诸多修为扩散而出的。

    只一人,只一剑,却将敌人的伏击圈给击得稀烂。

    铛、铛、铛

    敌人的伏击在被我的化身崩溃之后,转变了目标,纷纷朝着我涌了过来。

    化身在这样的情况下,有点儿难以招架,陆陆续续回到了我的身体里来,而这个时候的我,凭借着一把止戈剑,在人群之中杀进又杀出,不知道有多少家伙躺倒在地,断肢纷飞而起,鲜血如同河流一般流淌着。

    终于,我冲到了敌人的最中心,站在了师姐二春的跟前。

    我凝视着她,长剑斜斜朝上。

    两人对视。

    只一瞬间,我就能够分辨得出,她是二春,我的师姐二春,而不是别的人。

    她没有被附身,她就是她。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问道:“师姐,为什么?”

    相隔多年不见,开口之后,却只有一句话。

    点解?

    面对着一瞬间化作十二人,又重新恢复成一人,杀得周遭一片人仰马翻的我,还有我这一句问话,二春师姐并没有慌乱。

    她的脸上,浮现出了几许嘲讽的笑容来。

    随后,她的双眼变成了金色,脸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然后说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几年前我曾经带着你去缅甸之时的模样,那个时候的你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仔,弱得好像一条狗,而现在师父还真的是偏心啊!”

    前面的话,她仿佛在回首往事,然而最后一句,脸色却突然变得阴沉起来,语气也铿锵许多。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就笑了。

    我说照你的意思,是你觉得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师父陆左给的,如果他在你的身上倾注一样的精力,你也能够成为我这般的模样?

    二春冷声说道:“难道不是么?”

    哈、哈、哈

    听到这话儿,觉得滑稽无比的我大声笑了起来,然后说道:“师姐,我的情况,你应该是了解的,也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理说了解事情来龙去脉的你,不会有这样的怨恨到底是谁改变了你?”

    二春完全不听我的话,而是说道:“他是你的堂哥,你们是亲戚,而我是什么?哼哼”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就是你背叛师门,投入摩门教的原因?”

    二春也大笑起来,说摩门教?不、不、不,我可不是摩门教的人,我新拜的师父,可是一个统御世界的强者

    我瞧见颇为古怪的二春,心情有点儿郁闷。

    我不确定她是被欲望和嫉妒迷住了双眼,还是本来就迷住了心智,此番的她,并非真心。

    但不管如何,她已经不再是以前的二春师姐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出手吧,让我看看,你从新的师父那儿,学到了些什么东西。”

    二春咧嘴一笑,露出了一口白牙,说道:“正有此意。”

    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我的师弟,我要向师父证明一点,我二春,绝对不比你差多少!”

    说完话,她双手往下一抓,脚下的岩石突然裂开,却被她拔出了一根黑色的长枪来。

    这根长枪浑身黝黑,看不出是什么材质,而下一秒,二春的双脚之下,却有火云腾然而起,如同哪吒的风火轮一般,拖着她那两百多斤的肥肉,朝着我猛然冲来。

    十米的距离,一瞬间就抵近,长枪如同翻滚的毒龙,朝着我的心窝扎来。

    只这一枪,我就能够感觉得到,她是认真的。

    长枪刺来的一瞬间,我感觉周遭的炁场都在疯狂翻涌,整个空间的力量都集中到了一点来。

    而那一点,便是那枪尖。

    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

    铛!

    二春师姐在那一瞬间,让我感觉到了她刚才所说的话语。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很强。

    我在她出手的一瞬间,斗志也在瞬间提升,止戈剑陡然斩出,不差分毫地落在了她的枪尖之上。

    剑与枪相撞,力量的撞击让整个炁场都为之颤抖,周遭冲来的人纷纷栽倒了去,竟然都站立不稳,挤不上前来。

    两人同时往后跃去,都惊讶于对方的实力。

    我本以为走到如今的我,对上一切高手,都有着足够的自信,而稍微差一点儿的敌人,几乎是一招秒杀,对上二春师姐,应该是能够在一瞬间就占到上风的。

    毕竟当年的她,虽然是陆左徒弟,师出敦寨苗蛊,但实力只能算是一般。

    她顶多也就是一个吉祥物而已。

    然而此时此刻的二春师姐,却凶猛得不像话,简直就像是猛将附身一般,那战斗力,简直就是爆棚。

    两人疾退数步,随后抬头相对。

    没有半句废话,两人再一次挥舞起手中的兵刃,朝着对方冲了过去。

    铛、铛、铛

    两人陷入激斗之中,原本如同亲人的同门师姐弟,在此刻却毫无任何情分,都想要拼命置对方于死地。

    当然,二春是最为主动和果断的,反而是我,因为顾忌到对方的性命,多多少少也留了手。

    正因为我不够彻底的放开,使得两人的战斗得以持续下去。

    如此交手了几十个回合,旁边出现一人,疑惑地喊道:“二春?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声音,原本疯狂如虎的二春浑身一颤,恶狠狠地看着我,说道:“有人在,不公平,我们下次再见真章!”

    说罢,她猛然一扭身,却是消失不见了去。

    我瞧见她凭空消失的身影,为之一愣。

    这是遁术。

    至于是什么遁术,我却不得而知,就在我有点儿摸不着头绪的时候,旁边传来了屈胖三的声音:“风遁术,很熟练啊”

    杂毛小道和屈胖三相继出现在峡谷之巅,看着消失不见的二春,以及四散而逃的其余敌人,随后看向了我。

    杂毛小道说道:“刚从那个胖妞,是二春吧?”

    我点头,说对,是二春师姐。

    杂毛小道说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看样子,她好像是站在了摩门教的那一头啊?

    我苦笑,说对,她觉得左哥对她的关心不够,所以重新抱了一个大腿。

    我把刚才与她相遇之时的对话简单说起,杂毛小道哭笑不得,说若是论时间和精力,你才是那个被放养的孩子吧?她跟小毒物的时间,应该是你的几十倍、上百倍呢

    我耸了耸肩膀,说可是她不满意,而现在,她很强。

    杂毛小道说到底有多强?

    我说差不多有剑主的级别,甚至还要强一些。

    杂毛小道摸着下巴,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这样快速的提升,她背后的那人,实力不低啊

    屈胖三说道:“风遁术,很强啊”

    三人简单聊了几句,没有多想,继续朝着敌人追杀,消灭了眼前的敌人之后,我们回去找到元晦大师和大通和尚等人,结果在十几里外与另外一拨人相遇,瞧见那帮人颇为惨烈,已经有不少人牺牲了。

    而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伙人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相比于那些毫无章法的江湖人物,冥狼部队聚集一起,简直可以说得上是绝对的精锐,摩门教的人和地底怪物,在他们犀利的进攻之下,几乎一触而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