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乱之始章
    尹悦被带到青丘一族上层之地去了,所以到了最后,我也没有搞明白,她与这位青丘鸿到底是什么关系。

    是母女?还是什么

    这是人家的家事,既然没有当着我们的面说出来,那我们也就自觉地不去问,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尹悦应该就是青丘一族的后代,至于她怎么流落到了麻栗山,并且被李道子收养的事儿,谁也不知道。

    那个时候的尹悦甚至还是一只小白狐儿,灵智未开,恐怕只有青丘鸿她们能够知晓了。

    我们在青丘峰住了半日,用过餐之后,便接着出发,前往出云峰。

    抵达那儿的时候,已经是次日中午,在那茫茫雪山和峡谷之间,我们四处找寻,终于在一处雪洞之中,找到了小妖。

    荆十一娘并没有跟小妖在一块儿,据说是去了虫原的南方,这儿只有小妖一个人在这里坚守。

    当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小妖化作了白色的巨鸟鸿鹄,吞云吐雾,居然在雪谷之中,形成了一道七彩的彩虹,让人心灵震撼。

    山谷之中,清心寡欲之下,小妖的修为突飞猛进,让人感觉到了敬畏。

    与我们相见,在得知了陆左的下落之后,小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起身,跟着我们离开了出云峰。

    尽管陆左何时回归,谁也不曾知晓,但小妖依旧是归心似箭。

    看着这么一个姑娘,我的心里多少有一点儿感慨。

    我堂哥陆左是个极具个人魅力的人,他的魅力并不在他的外表,而是人格,与他有关系的女子我也见过几个,雪瑞冰雪聪明,黄菲英姿飒爽,据说还有一位日本神女温柔善良,然而这些人与小妖比起来,却都少了一点劲儿。

    小妖热情而张扬,有着一种“死了都要爱”的劲儿,而这种如火的热情,才是沉稳淡定的陆左最为渴求的东西。

    这叫做性格互补。

    我们离开出云峰,又在青丘峰待了半日,尹悦虽然在青丘峰认祖归宗,但并没有继续待在这里的意思。

    在外面的世界里,黑手双城化身为魔,七剑的兄弟姐妹四处飘零,对于这件事情,她心急如焚,如何能够黯然待在此处呢?

    对于尹悦的执意离开,青丘鸿妃常不舍。

    据说在我们去找小妖的时候,青丘老祖已经见过了尹悦,各种秘法、修行法门以及法器,不要钱地塞给她,让尹悦的行囊满满,青丘老祖甚至想要留下尹悦,收为关门弟子,亲自教导她,将其培养为青丘一族的旗帜性人物。

    之所以如此,除了因为可怜尹悦的身世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尹悦的资质。

    这是一个未来能够顶起大梁的可造之材。

    然而尹悦最终还是婉拒了。

    我们在青丘峰待到了第二天,在众人依依不舍的送别下,离开了不周山,经过两天一夜的跋涉,我们回到了苗疆万毒窟里来。

    重新回到这里之后,我们没有继续停留,而是等待着王明处理好内部事务之后,再一次出山。

    值得说的一件事情,是苗疆万毒窟的主人小米儿,也跟着我们一起出来。

    苗疆万毒窟,就留了鹿婆婆了小蛇姑娘看家。

    对于这件事情,虽然主要是小米儿的再三恳求,但王明其实也是认可的。

    事后他告诉我,小米儿在苗疆万毒窟静养的这些年,修为也有了一个比较巨大的提升,接下来即将可能是我们面临的最后一战,小米儿在这儿,说不定能够帮上一点儿忙。

    谈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一个传言。

    苗疆三大奇蛊金蚕蛊,聚血蛊,蛊胎,这三种都是百年、甚至千年难遇的存在,而在此时此刻,却全部都聚集在了一块儿。

    从这一点上来说,让人不得不愿意去相信“命运”这种说法。

    我们出了苗疆万毒窟,来到了外面,收敛行踪,小心翼翼往外走,到了麻栗场镇,老鬼去给京城打了电话,随后等了没多一会儿,便有一行穿中山装的人找了过来。

    这是专案组的人。

    我们在专案组这边听取了组长的汇报,得知了这一次的损失情况,当每一个名字从我们的眼前划过,我的心就是一疼。

    专案组这边的收获不多,三十三国王团的那帮人在行凶之后,十分狡猾的离开了,没有留下太多的线索。

    了解完了情况之后,一辆中巴车开到了县里来。

    我们辞别专案组,然后乘坐上了那辆茅山派来的中巴车北上。

    这辆车我依稀还记得,上一次刘学道与刑堂六老前来擒拿我、逼问出“神剑引雷术”的时候,似乎路过一次面。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我,还只能算是一个崭露头角的小人物,除了跟陆左有点儿关系之外,没有引起任何人的重视,但现在却不一样,我的名字,单独拎出来,也能够在江湖上引发震动。

    千面人屠。

    这江湖匪号,实在是太凶了,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众人都笑了。

    王明说不是你的名字没取好,听着像反派,而是这一届的江湖素质太差我这么温文尔雅的有为青年,居然叫我“隔壁老王”,这你敢相信?还有你堂哥陆左,好端端一苗疆蛊王,当年愣是被叫做“疤脸怪客”,还有“燕尾老鬼”所以不只是你,我们也是躺枪了的。

    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说还真的是。

    屈胖三在旁边嘻嘻一笑,说我的外号就不错,河东屈师,嘿嘿

    老鬼忍不住拆穿他,说得了吧,河东屈师,是你自己立起来的牌子,你知道那票江湖人是怎么称呼你的吗?

    啊?

    听到这儿,原本都有点儿矜持的屈胖三赶忙问道:“还有人在传我的匪号?快说,快说!”

    老鬼憋着笑,说我说出来,你可别打我啊?

    屈胖三一本正经地说道:“那怎么可能?”

    老鬼终于憋不住了,哈哈大笑着说道:“别人都叫你大头怪婴,哈、哈、哈”

    啊!

    车厢里顿时就传来了屈胖三歇斯底里的怒吼声,弄得司机师傅都差点儿把我们给带到沟里去。

    车子一路行驶,终于抵达了茅山。

    路上没有任何波折,也没有听到别的什么消息,而屈胖三却对我们说,这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三十三国王团肯定会对我们下手。

    而且这一次的力度,将会是之前所有进攻的无数倍,对方甚至会直接梭哈,将自己的全部实力都给拿出来,以求达到倾轧的气势。

    这一点,从他们在麻栗山大开杀戒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他们已经撕破了脸皮。

    事实上,滥杀无辜这事儿,从古到今,都是一件让人为之不耻的事情,也是丧失了底线的标志,对方既然这么干了,说明他们已然是不再想要等待。

    一行人抵达了茅山,从通道之中进入,杂毛小道和茅山的诸位长老早就已经在此等待。

    朵朵与包子等人,也依旧在列。

    小妖与朵朵姐妹相见,时隔多年,自然是紧紧抱在一起,泣不成声。

    对于这些事情,女孩子们并不愿多做参与,所以便都让她们跟着朵朵等人,去了传功长老萧家小姑的住处,而我们则前往清池宫中商量接下来的大事。

    在人群之中,我瞧见了林佑和萧璐琪。

    他们此刻已经和正常人一般了,而两人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显然是听从了屈胖三的建议,来茅山这儿找寻萧家小姑学习。

    当时的场面有点儿乱,我只是跟他们简单地聊了几句,便不再多言。

    穿上纸甲马,我们很快就来到了清池宫,在一处议事殿中商量事情,而最主要的一个话题,就是关于三十三国王团的攻击目标。

    茅山的众位长老最担心的,便是那帮人对茅山进行第二次的进攻。

    之前茅山遭劫,已经损耗了许多的元气,虽然杂毛小道及时地站了出来,扛下了掌教真人的重担,也努力地想要将茅山朝着更好的方向走去,但此时此刻的茅山,与陶晋鸿在位的全盛时期相比,终究还是差了许多。

    建筑可以修复,人员可以重新招收,但消耗的底蕴,却终究还是难以重新累积起来。

    可以想象,这一次如果对方再次袭来,茅山未必能够挡得住。

    不过这只是长老会的担忧而已,事实上,无论是杂毛小道,还是我们其他人,都不认为茅山会是三十三国王团的目标。

    尽管三十三国王团对于我们,或者说江湖上最常说起的“左道集团”恨之入骨,但他们并不是傻子。

    那帮人一定会选择一个最有意义的攻击目标。

    只不过,到底是哪里呢?

    我们商量了一整天,到了傍晚的时候,山外传来了消息,藏边危机,从地底深处,有无数妖魔从冰川裂缝之中涌出来,席卷肆虐,那些妖魔鬼怪凶煞无比,昼伏夜出,已经有十几家喇叭庙遭劫,现在藏地高僧纷纷站了出来,并且朝中央求援。

    而那一伙地底妖魔的首领,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新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