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尹悦认亲
    听到老鬼的话语,我这才想起外面还有一大帮的追兵在麻栗山到处搜寻我们的踪迹呢,开口说道:“你怎么进来的?”

    老鬼耸了耸肩膀,说那帮人对这边的地形不熟悉,我寻了个机会就过来了,不过我跟你说,那天你们把恋人之一的罗密欧杀了,剩下的那娘们儿几乎都快疯了,我差点儿就落到了他们手中,好在我还算机灵,又有血匙存在,不然我们未必能够再见面。

    我说那帮人还真的是够嚣张的,居然胆敢在我们的国土撒野。

    屈胖三在旁边嘻嘻笑道:“怎么,学了点儿新本事,就想着找人练下手,对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说对,见点血。

    屈胖三点头,然后说道:“行吧,我们现在就出去你们谁跟着一起去?”

    王明在旁边揉了揉拳头,骨头咔咔作响,然后说道:“我跟着你们去就行了,去太多人,反而是给他们脸了。”

    尹悦这个时候走了过来,说算我一个。

    她之前给那帮人弄得颇为狼狈,此刻自然也是想要找回场子来。

    小米儿这个时候也非要跟着一起去。

    一番商量,最后跟着一起出去的,有我、屈胖三、老鬼、王明、尹悦和小米儿,至于鹿婆婆等人,则在这儿坐镇着,免得出现别的问题。

    一行人通过蛇池,回到了洞穴之中,然后又来到了岩壁之间,攀岩而下。

    我们开始在茫茫密林之中,搜寻起那帮人的踪迹来。

    然而让人有点儿诧异的,是我们搜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发现什么人,不但如此,那林子里静悄悄的,仿佛连虫子都没有一般。

    突然就撤了?

    我们都有点儿意外,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头行动。

    我在两个小时之后,终于碰到了几个人,不过瞧见这帮家伙的打扮,怎么看都不像是三十三国王团的人。

    我远远打量了一会儿,发现反而有点儿像是宗教局的,好几个都穿着制式的灰色中山装。

    瞧那模样,怎么都感觉是公门中人。

    我没有露面,只是远远地打量着,没多一会儿,我瞧见那几个人朝着远处走去,便离开,往回走,来到了之前约定的地点。

    我到达的时候,老鬼和王明已经来到了这儿,一脸的愤怒,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我走上前,询问道:“怎么了?”

    王明的脸十分阴沉,就仿佛要滴下水来一般,旁边的老鬼低声说道:“那帮人走了。”

    我一听,说道:“他们倒是机灵,难道知道我们要出来报复?”

    王明在旁边说道:“他们对那个瘟疫与恐惧之神,应该是有所感应的,所以在那玩意消失之后,就已经在准备撤离了。”

    我说虽然他们走了,找不到人,但我瞧你这样子,好像并不止如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明咬着牙说道:“那帮人没有找到你们,就把怒火发泄到了附近的山民身上,这一片山区,好几个村子都糟了劫,那帮人不但肆意杀人,而且还放火烧村,我去过附近一个村子,那是小米儿师父蛇婆婆曾经住的地方,之前就遭过劫难,好不容易生息繁衍,结果又给这帮人糟蹋了”

    啊?

    听到王明的话语,我的耳朵一下子就发热了。

    修行者之间,一直都有一个潜规则,那就是不管我们这帮人怎么闹都好,这些事情,最好不要涉及到无辜的平民百姓身上去。

    那是两个世界,没有必要将恐惧蔓延出去。

    然而没想到三十三国王团的那帮人是如此的丧心病狂,居然把怒火发泄到了那些无辜者的头上。

    这事儿就有点儿越界了,也实在是太没底线了。

    我的脸色一冷,深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地吐了出来,依旧感觉到心情沉重。

    好一会儿,我方才将刚才遇到的那些人跟他们说起,王明点头说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宗教局肯定会来的,不过来了也不顶用,那帮人只怕是早就撤了。”

    果然,没多一会儿,其余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回来,讲起各自的见闻,其中不乏村庄被屠的惨状。

    既然那帮人已经撤了,我们就算是再愤怒,也都无济于事。

    几人简单商量了一会儿,然后决定先回万毒窟。

    不过有一人没有跟着我们一起走,而是先出山去,将这里面发生的事情,给徐淡定和几个盟友都说一下。

    那人便是老鬼。

    不过因为有了之前的遭遇,所以屈胖三反复叮嘱他,让他不要透露出我们此刻的行踪。

    回到了苗疆万毒窟,我依旧是心绪难平,到了晚上吃饭的时候,看着一桌子的佳肴,我却是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我总有一种负疚感,在心头不断弥漫着。

    它们如同毒蛇一般,不断啃噬我的心灵,让我有点儿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屈胖三看到,饭后叫了我,去外面散步。

    他没有扯太多,而是跟我讲起了前世的一些经历所谓的前世,不是虎皮猫大人,而是屈阳。

    屈阳生于清末民初的年代,那是一个充满了动荡与变革的时代,“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幻大王旗“,在那样的年代里,人命是不值钱的,饥饿与动乱才是永恒的主题,那个时候的屈阳,每天都能够看到生命的消逝,看到欺凌、侮辱以及世间的一切险恶。

    他跟我聊了许多,而这些,是他之前从未有跟任何人说起过的。

    没有人生来便是强者,即便是他屈阳,也是如此。

    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的艰辛苦楚,甚至做了许多违背良心的事情,而到了最后,他终于大彻大悟,看透了这世间的一切。

    世间之事,无外乎一句话。

    尽人事,听天命。

    如此而已。

    说到这里,他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我能够明白你此刻的心情,但我想让你知道,生命是伟大的,值得敬畏,但也是渺小的,只有你看透了这些,才能够最终认识到自我,从而拯救更多的人。”

    说到这里,他扬长而去,留我一个人在原地看夕阳。

    我那天想了一夜,一直都没有睡去。

    次日,等到老鬼回来,我们便出发,前往虫原。

    去虫原,一来是想要青丘峰帮尹悦认祖归宗,二来则是找到小妖姑娘,通知她陆左此刻的情况。

    多日没来,虫原又变了模样。

    大地一片绿色。

    又一次路过了沧浪水,就在我们准备渡河离开的时候,江心处,却有一个穿着陈旧道袍的老头矗立其间。

    瞧见这人,王明和老鬼激动不已,跪倒在地,称呼师叔。

    我认真打量着这一位,知道他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南海剑鬼,现如今的沧浪水河伯。

    王明问他是否已经炼化了体内魔头,南海剑鬼说快了,然后又看向了我。

    他朝着我深深一鞠,询问我来历。

    他这一拜,拜的不是我,而是我体内已经逐渐拥有神格的聚血蛊。

    见过了面,离别之时,南海剑鬼摸出了一个黑木做的口哨,对王明和老鬼说道:“天地大劫将至,地煞蠢蠢欲动,天地颠倒,我感觉到此劫难,正是应在了你们身上,到时候如果有危险,吹响此哨,我尽量赶来。”

    王明接过了哨子,珍而重之地收了起来,然后躬身说道:“谢师叔记挂。”

    南海剑鬼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只是想要赎回南海一脉的孽。”

    说罢,他缓缓沉入江中。

    过了江,我问道:“刚才你们师叔说的那孽,指的是什么?”

    王明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那王员外,很有可能是被我另外一个师叔南海剑怪附了身,他现如今参与其中,师叔自然想要尽力阻止。”

    我点头,说原来如此。

    王员外现如今号作“千通王”,只不过被王明的弟弟王钊带入了时空乱流之中,是否能够回来,还是未知之数。

    继续行走,我们在三目巫族的聚集地落脚,暂住了一日,随即上山。

    如此长途跋涉,终于抵达了青丘峰。

    尹悦有点儿近乡情怯,到了山脚下,却十分犹豫,不怎么敢上去。

    后来还是屈胖三和王明好歹一阵劝,终于上了山峰。

    我们抵达此处,青丘雁与青丘鸿亲自来迎,同时还有许多的长老在,然而当那青丘鸿与尹悦对视的时候,两个人都愣住了。

    从容貌上来看,两人是千差万别,然而一对眼睛,却几乎一般模样,仿佛一泓秋水。

    两人对视,愣了长达十几秒钟。

    随后王明讲出了尹悦的身世,以及它乃九尾妖狐一脉的事实,结果还没有等他说完,那青丘鸿就捂住了脸。

    我瞧见她的泪水潸然而下,滑落脸庞。

    而抽泣了一会儿之后,就在我们都无比诧异之时,青丘鸿走上前来,一把抱住了尹悦,缓缓地说道:“孩子,在外辛苦了,回来,就好”

    听到这一声“孩子”,尹悦如遭雷轰,反手抱住了青丘鸿,嚎啕大哭起来。

    原来,这儿真的是她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