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毫无收获的梦
    这海棠花红艳夺目,花瓣多重,有两个手掌那般大,重重叠叠而开,仿佛世上最美好的花瓣,而在彼此交叠的花瓣中央,那本该是细嫩幼芽之处,却浮现出了一对黑豆子般的小眼睛,冲着我眨了眨眼睛。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那花朵便直接扑到了我的胸口来。

    倘若是别物,径直朝着我袭来,潜意识中的我肯定会躲避,甚至拔剑相向,然而此刻,我的心中却是一阵欢喜,仿佛理该如此。

    一直到那海棠花融入了我的胸口之中,我方才反应过来。

    刚才的那一朵花,便是小红。

    聚血蛊小红,它现在居然变成了这般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

    还没有等我弄明白,突然间我的身体陡然一僵,仿佛一个小池塘中,灌进了大江大河的水量,而下一秒,我的意识陡然拔高,仿佛腾然于云层之上去。

    接下来,我突然间发现我们所在的苗疆万毒窟,并非是一个平面,而是一个圆球的形状。

    这么说或许有点儿表达歧义,或者说苗疆万毒窟的表面的确是一块平地,如同城池一般,但它整体的生态环境,却是一个气泡一般,悬浮于一片虹膜之上,而我甚至可以瞧见它的不远处,还有另外一个比较大一些的气泡,彼此相连,而沾结之处,则是那边的城门。

    我的意识瞬间明白,那个更大的气泡,其实就是虫原。

    回过头来,我试图朝着另外的一个方向瞧去,却瞧见一片无边无际的大地。

    那不是气泡,而是

    原谅我苍白无力的语言能力,我实在是无法形容那种说不出来的东西,我的意识也无法蔓延过去,只有回来,随后我瞧见许多的人,包括正在饮茶对话的王明与尹悦,小米儿的那位美艳姐姐,万毒窟中的一众弟子

    这些人的所有活动,都尽收于我的眼中,一如遁入虚空之中的景象一般。

    而唯一不同的,是在虚空之中,无穷无尽的信息让我根本没办法处理过来,只有尝试着挑选一些我能够接受的景象,但现在的我,却能够将这爆炸性的信息量全盘接受,从而对整体上的状态进行把控。

    我甚至能够根据每个人物此刻的状态,从而推断出它们接下来的运转轨迹。

    在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拥有了一种把控未来的能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我的意识从云端之上又回落而来,回到了我自己的身体里,紧接着我感觉自己体内的某种力量被陡然戳破,紧接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在我的全身上下洋溢。

    我闭上了眼睛,几秒钟之后,我终于感觉出来了。

    那种力量,是时间与空间的力量,是无尽轮回的磅礴神力,是当初我在超立方体之中,被迫接受的力量。

    它在这一刻,在小红的帮助下,一瞬间就被释放了出来。

    我感觉到虚空离我,终于不再是那般的遥远。

    它就好像是一层水幕,我只需要轻轻一跃,便能够跨过,无需太多的准备,仿佛也没有任何的力量能够束缚住我。

    这样的感觉十分奇妙,就仿佛我不再是这世间的存在一般,而对于我来说,许多的世界,都不像是想象中的那么遥远,仿佛只要找到了方法,我就能够一步走到。

    啊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黑暗就降临到了我的视线之中,紧接着我脑袋陡然一震,整个人便昏迷了过去。

    黑暗的世界之中,起初是静寂无声的,一切皆虚。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到了人的声响。

    又过了一会儿,我睁开了眼睛来,发现自己却是处于一个战火纷飞的世界,而在我的周遭,则是无数冲锋而来的敌人。

    这些敌人很奇怪,有身高十丈的独目巨人,有下身是马、上身是人的半人马,有极端丑恶、全身黑毛的兽类,也有挥舞着羽毛和骨杖的黑暗术士,而最多的,则是密密麻麻、无边无际的三目小矮人

    而我的身边,则是一个又一个视死如归的同袍,他们嘶吼着,发出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声音来。

    这一刻,他们的心中到底是恐惧,还是兴奋,又或者是麻木呢?

    我不得而知。

    终于,我瞧见了一团雾气从地底之下陡然冒出,散发着歇斯底里的怒吼,整个大地的恶,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然后有一个雄浑苍老的声音从地底深处咆哮着喊道:“天生万物以养人,世人犹怨天不仁苍天已死,远古回归,吾等众神,卷土重来,杀杀杀,杀出一个新世界”

    听到这话儿,我猛然回头,对着身后的群臣和将士,怒声吼道:“儿郎们,大汉朝不知强敌,勾心斗角,而我耶朗之国,又如何能够逃避?你们的身后,是自己的父母和妻儿,此战若退,天下之大,再无容身之处,何如?”

    身后无数男儿怒吼:“杀、杀、杀!”

    我厉声喝道:“如今,我已办好了身后事,而今我与诸君一起,血染沙场,让世人知晓,这一次的千年大劫,是我耶朗一力承担儿郎们,为了后代的万世太平,杀!”

    杀声震天,无数战旗翻涌,长刀如林,我冲向了最前方,而在那里,一头宛如洪荒巨兽般的恐怖存在从地底之下陡然涌起来。

    白光一片,充斥了整个世界

    绚烂的白光之中,我什么都瞧不见了,只看到一个长得很像陆左的人,对我说了几句话。

    我努力尝试着去听,结果那声音不断回荡,即便是我集中精神,也还是虚无缥缈,模模糊糊,终究只听到了四个字。

    千年大劫

    啊!

    在痛苦与绝望之中,我陡然睁开了眼睛来,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了床上,头顶上则是低矮的天花板。

    “你醒了?”

    我听到有人在跟我说话,扭过头来,却是小米儿。

    我说我这是在哪里?

    小米儿说道:“你昏迷三天了,他们把你送回来,让你静养你等等啊,我去叫人。”

    说完话,她转头离开了房间,我撑着身子坐直起来,这才发现自己满身大汗,就好像是从水里面捞出来的一般,而在离床不远的桌子上,有一碗羹汤。

    我嗓子渴得冒烟,走下床去,将那碗汤端起来,一饮而尽,还是觉得喉咙冒火。

    这时门开了,一下子涌进了一大群的人进来,不但有屈胖三和王明,老鬼居然也跟着走进了来。

    瞧见舔着嘴唇的我,屈胖三激动地说道:“怎么样了?”

    啊?

    我说什么怎么样了?

    屈胖三指着我的胸口,说你的聚血蛊现如今已经拥有了神格,你难道没有一点儿感觉么?

    听到他的话语,我回想起来,伸手在自己的胸口摸了一下。

    好一会儿,我耸了耸肩膀,有点儿无奈地说道:“它睡着了”

    啊?

    屈胖三一脸失望,然而这个时候,鹿婆婆也跟着走进了来,说道:“这很正常,它终究需要时间来消化,毛毛虫化蝶之前,也得先结成茧的,我当年也是如此”

    听到这话儿,我松了一口气,而屈胖三又问道:“你先前睡觉的时候,大喊大叫的,可是又做了什么梦?”

    我点头,说对,做了点儿梦,关于耶朗覆灭的。

    屈胖三赶忙问道:“梦到了谁?”

    我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他可能是,耶朗王吧?”

    我艹?

    屈胖三一脸激动,说耶朗王?那不是跟小毒物一个架势了?不错啊,厉害了,那你这次学到了什么手段?赶紧弄出来看看

    瞧见屈胖三一脸期待的表情,我沉思了一会儿,有点儿无奈地说道:“没有。”

    啊?

    屈胖三有点儿意外地看着我,说没有是什么意思?

    我抓着头发,想了好一会儿,终究还是摇头,说的确没有,这一次真的没有学到任何的东西。

    屈胖三看到我并没有说谎,愣了好一会儿,然后转头,看向了鹿婆婆。

    这位曾经也是聚血蛊,而且还是这苗疆万毒窟第一代主人的聚血蛊,关于聚血蛊的传说,就是从她这里起源的,现在的情况,她应该比谁都了解。

    然而鹿婆婆却摇了摇头,说我又不是主人,我如何能够知晓?

    啊?

    这话儿说得大家一阵郁闷,我瞧见屈胖三很是失望,开口说道:“你也别着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我的大虚空术,好像进化了”

    一刻钟之后,简单清洗之后的我,在广场之前与众人演示了一下进化之后的大虚空术,即便是在鹿婆婆布下的神域之中,我都能够穿梭自如,瞧见我的这等表现,屈胖三扶额而叹,说道:“妈的,以前还有人能够限制得住你,现在那人头狗的名字,估计得一辈子都陪伴着你了”

    杂鱼杀手

    听到这话儿,我也颇为尴尬,而这个时候,老鬼开口说道:“既然陆言回归,那么我们是不是该料理一下外面的那帮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