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陶罐斗蛊
    鹿婆婆突然激动起来的状态,让我有点儿心惊,看着她,说怎么了?

    鹿婆婆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在此之前,我曾经想用我那残缺的神格,转移到小红的身上,让它代替我,成为守护苗疆万毒窟的神灵,然而它并不愿意留在苗疆万毒窟,而是要与你共生;再有一个,那便是我这神格虽然恢复一点儿气息,但终究还是风烛残年,未必能够经得住转移”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说道:“您的意思,是想要让这一份新生的神格,转移到小红身上去?”

    鹿婆婆一脸认真地说道:“对。”

    我说这怎么行?

    鹿婆婆说为什么不行?我本以为在当下的末法时代,不可能再缔造出新的神灵,然而没有想到你们还是带给了我一场惊喜,它必须这么做,因为按照我的计算,百日之内,小红若是不能成神,必然会因为容纳不住日益暴涨的精神意识,最终爆体而亡

    啊?

    我说你怎么能够这样呢?那岂不是让它去死?

    鹿婆婆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偏执的笑容来,冷冷说道:“不,不是让它去死,而是我已经有了必死的决心”

    听到这里,我原本有点儿激动的心情,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

    如果鹿婆婆好不负责地调教小红,让它没有任何退路,将它置于危险之境,那么我当然可以责怪她。

    但现在的情况,却是她居然想要用自己的神格、自己的性命,来成全小红。

    我又如何能够对这样的老人,作太多的苛责呢?

    我没有说话了,而屈胖三却哈哈大笑起来,对我说道:“你小子果然是走了狗屎运,倘若是小红能够成神,你还真的是鲤鱼跃龙门,成大拿了。”

    鹿婆婆在旁边说道:“其实我之前也没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后来我在帮它疏理身体的时候,发现它的体内,拥有着太多太多恐怖的力量存在,而这些力量虽然被它吸收得七七八八,但它自己的境界终究还是有限,如此狼吞虎咽,终究还是会有消化不良的时候,所以如果它不能够更进一步,必然会被那互相不统属的力量挤压,化作灰烬”

    听到鹿婆婆的话语,我终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并不是鹿婆婆对小红有太多不合时宜的规划和期望,完全就是小红的问题,甚至可以说是我自己的问题。

    我都记不清楚,小红到底吃了多少不属于它的力量。

    别说是一般的玩意儿,就连远古神魔这样的存在,它都毫不介意地往肚子里吞去。

    聚血蛊说到底,终究还是蛊,而不是神兽饕餮。

    它终究还是有撑不下去的时候。

    成神,这事儿说起来好像十分的高大上,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不过就是给一台电脑更换一下p和硬盘,或者内存条而已,让它不至于因为太多的能量冲突而停止运行。

    明白了鹿婆婆的苦心,我开口询问道:“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鹿婆婆眯着眼睛,说你们也别高兴太早了,这东西虽说此刻被你们所控制住,但它终究还是一位神,它不可能就这般轻易屈服的,小红是否能够夺取神格,又或者被这家伙的意志所融化,这都是未知之数

    大概是听懂了我们在说些什么,那个原本装扮得如同洋娃娃的可爱小男孩,此刻终于露出了狰狞凶恶的一面来。

    它在瞬间就变成了一头面容凶恶的章鱼怪,光洁的脑袋上面有着无数的脓包,十几根触角不断甩动,发出了如同猛虎一般的咆哮声来,那些细碎的绒毛和恐怖的爪子,让人感觉到说不出来的恶心

    我虽然见过不少的恐怖凶兽,但这玩意露出此刻的模样来,还是让我吓了一大跳。

    我往后退了几步,一脸诧异地说道:“这是它的本体?”

    屈胖三倒是显得很镇定,冷笑着说道:“恐怕未必。”

    鹿婆婆在旁边说道:“你说得不错,事实上,人与神,一直都不是生活在一个维度的生物,对于人来说,神应该是高维生物,显露于世间的样貌,都是随着自己的意志而变的,刚才它的那模样,只不过是为了获得你们廉价的同情心而已;而此刻,也只是想要激发你们的恐惧感。”

    屈胖三看着她,说如你一般?

    鹿婆婆哈哈大笑,说与我自然不同,小鸟儿,等你走到我这一步的时候,你终究会明白,所谓皮囊,只不过是束缚你本性的牵绊而已

    屈胖三说你讲得太深奥了,还是说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做吧,毕竟我们的时间不多。

    鹿婆婆说时间不多,这是什么意思?

    屈胖三将外面的情况跟她谈及,然后说道:“那帮人知道瘟疫与恐惧之神还在我们的手中,甚至还活着,就会朝着我们疯狂进攻,但如果它没有了,我想我会轻松一些。”

    鹿婆婆笑了,说那么,就现在吧?

    我忍不住问道:“怎么做?”

    鹿婆婆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我听说你也是苗疆养蛊人的传承,怎么做,你难道不知道么?”

    养蛊?

    听到鹿婆婆的话语,我愣了一下,终于明白过来。

    斗蛊。

    无论对于蛊毒这事儿怎么美化,但真实的养蛊之术,从来都是最为残酷和血淋淋的一个陶罐子,放入不计其数的毒虫,抛出养蛊人的引导,单说里面的生命,能够最终活下来的那一个,才是真正的强者,至于那些失败者,都化作了养料,没有人关心它曾经来到过这个世界。

    蛊,从来都是这般的残酷,而此时此刻,轮到了小红与“瘟疫与恐惧之神”了。

    鹿婆婆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她往后退了几步,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吐了出来,却有无数黑砂在半空之中盘旋,过了十几秒钟,居然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状态的巨大陶罐。

    那陶罐的表面上有无数符文在浮动,显示出了强大的禁锢之力。

    我下意识地打量了一下屈胖三,发现他也是一脸疑惑。

    很显然,他对于这些符文也是一头雾水,完全弄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就在这时,鹿婆婆转过头来,对屈胖三说道:“扔进去吧。”

    屈胖三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松绑不?”

    鹿婆婆平静地说道:“自然。”

    屈胖三没有多问,而是将手一指,那青云图将“瘟疫与恐怖之神”陡然抓起,吊到了“陶罐”之上,然后轻轻一抖,青云图将其扔进里面,而后裹着捆仙绳回返到了手上来。

    那大章鱼一般的玩意儿落在“陶罐”之中,得返自由,顿时就疯狂地锤击陶罐的边缘处。

    它仿佛要破罐而出,然而鹿婆婆弄出来的这东西十分坚固,身处其间者,完全无法擅自挣脱出来。

    没有等待太久,鹿婆婆又是一挥手,将半空中的那道五彩光华一抹,也给放进了陶罐之中去。

    那五彩光华一入其中,立刻一阵收敛,紧接着化作了实物。

    聚血蛊小红。

    此刻的小红与上一次跟我分别时的模样,又有了变化,原本海棠叶子一般的外形变得更加扁平了,十八根细长的须触如同彩带一般缓缓游动,让它在半空之中凭空飘起。

    两物落于陶罐之中,小红悬浮,而大章鱼落于底部处。

    两人的体型相差近乎百倍。

    那大章鱼并没有贸然进攻,而是小心翼翼地往后缩去,大概是感觉到了小红的厉害。

    反观小红,如同一片树叶般,在半空中不断飘飞着,跃跃欲试,仿佛随时都要冲上前去,对那“瘟疫与恐怖之神”发起攻击。

    如此僵持了十几秒钟,小红终于率先发出了进攻的号角。

    本身就是聚血蛊的它,对于陶罐之中的斗争轻车熟路,如电一般掠过,最终冲向了“瘟疫与恐怖之神”,而那化作丑陋大章鱼的“瘟疫与恐怖之神”也表现得格外凶猛,无数的触角不断挥舞,仿佛要将小红给揍扁一般。

    因为那陶罐边缘的黑砂不断旋绕,里面具体的情况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只能够瞧见两者陡然相撞,到了后来,却是黑云翻滚,叫声刺耳,画面都变得模糊。

    这样的战斗,持续了三五分钟,突然间就停了下来。

    原本一片混乱的陶罐之中,骤然恢复了宁静。

    我没有瞧见小红。

    看到那大章鱼的触角不断摇晃,我的心头一阵疾跳,有点儿不知所措,又过了十几秒钟,突然间那玩意的十几根触角陡然伸直,如同抽筋一般不断收缩。

    又过了一会儿,我瞧见那玩意的身体开始分解,先是迅速地干瘪下去,随后化作一大片白灰一般的玩意儿。

    再到后来,那些白灰也消失不见了。

    陶罐子中,什么都没有。

    小红呢?

    我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就是一阵心悸,而突然之间,那偌大的陶罐陡然破碎,一道光华充斥在了天地之间,我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去,而当我再一次睁开来的时候,却瞧见眼前,突然多出了一朵红艳夺目的海棠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