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鹿婆婆的计划
    事情有点儿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在我看来,即便是我、屈胖三和尹悦三人,对上这大阿卡那牌中的“恋人”,胜负之间,还有许多不确定的因素,而且对方随时都会有援军赶来,这位肌肉男罗密欧大可以死死拖住我们,用不着牺牲自己。

    然而他终究还是做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他这样做,其实也没有错,随着两个剑主的败亡,让知晓他们真正实力的罗密欧心惊肉跳。

    他当时的脑海里想着的,恐怕是要让自己的恋人茱丽叶处于绝对的安全之中,不让她受任何的伤害。

    这样的感情和举动,无疑是听让人敬佩的,也虐死单身狗。

    如果是朋友,我或许会为了他的行为鼓掌。

    啪、啪、啪,好感动。

    只可惜我们是敌人,不管罗密欧心中到底怀揣着多少的期待,想着我们很可能会留他一条性命下来,当做人质也好,询问信息也好,总之不会死去。

    毕竟他们是一张大阿卡那牌,代表着无上的地位和荣耀,如同中世纪欧洲的贵族。

    贵族交手,就算是战败了,也有被赎回去的权力。

    然而,他唯一遗憾的,是落到了我们手里。

    我曾经杀过好几个大阿卡那牌,也不在乎多杀一个,反正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我着实没有太多的在乎。

    人头腾空而起,鲜血洒落一地,而屈胖三熟练无比地将那怨气笼罩,让其不得逃脱。

    弄完了这一切,屈胖三回过头来,对尹悦说道:“你好,屈胖三,这是我小弟陆言。”

    这姑娘也许是在山林之中太久没有与人说话,有点紧张地说道:“你、你、你好,我叫尹、悦”

    她说话,有点儿结巴。

    屈胖三笑了,说我知道,尹悦嘛,小白狐儿,七剑之一的天璇星,如雷贯耳,对了,我们之前认识的我在前世,有一个名字,叫做虎皮猫大人

    啊?

    尹悦一脸懵逼,好一会儿,方才从这个小胖墩儿的身上,瞧出几分故人的影子来,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说啊,你终于变成人了啊?恭喜、恭喜。

    屈胖三嘿嘿一笑,说还是个鸟人,不过没关系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尹悦的脸微微一僵,然后说道:“其实,我一直都在这里”

    屈胖三说道:“黑手双城知道么?”

    尹悦的脸上浮现出了几分失落来,我瞧见她瞬间变得黯淡的眼神,莫名就是一阵心疼。

    她低下了头,说也许知道吧,也许不知道

    屈胖三却没有理会太多的少女心思,开口说道:“他被蚩尤的意识占据了,这你知道么?”

    啊?

    听到这话儿,尹悦一惊,说怎么会?

    屈胖三说也就是说,你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尹悦一下子就着急起来,说你说的是真的?我之前的时候,的确是感觉他哪儿有些不对劲,但具体是什么,有说不清楚,只是觉得他不再像之前的自己原来是这样,他现在怎么样了?

    听到她问出这么一连串的问题,我们就都知道她对于黑手双城的关心,屈胖三说道:“还行吧,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不过我们得赶紧离开了这里很危险,要不然你想跟我们走?回头我们再聊这个好么?”

    尹悦点头,说好吧。

    我们没有再停留,决定离开。

    为了不留痕迹,即便在处处都是界碑石的情况下,我们还是决定使用地遁术。

    在这样处处阻碍的情况下使用地遁术,是一种十分困难的事情,稍不注意,就会撞到界碑石的影响范围之内,然后承受着极为恐怖的撞击之力,所以屈胖三也不得不参与进来,帮我核算节点。

    如此花费了一些时间,我们终于赶到了五姑娘山上。

    这时的神仙府已经完全坍塌,我们不得不从另外的山峰上面缓缓爬下去。

    不过正是如此,这出口被人发现的可能性,也变得极低。

    在山崖上面攀爬的时候,屈胖三问道:“你既然这几年一直都在这一带过活,应该有见过我们吧?”

    尹悦摇头,说没有,我知道这边有情况,不过我这几年,不太关心外面的事情

    哀大莫过于心死。

    我想这大概是这几年来尹悦的心境吧?

    一边往下爬,屈胖三一边将黑手双城和其余七剑的下落跟尹悦提及,当听到白合的下场之时,尹悦听得一阵心伤,差点儿没有抓住藤条,跌落下去。

    好在我一直都在关注着她,适时伸手,将她给拉住。

    多年不见,物是人非。

    她的心中,想必是很难受吧?

    我默不作声,心中却想着刚才的情形,总感觉尹悦的来历,跟虫原之中青丘峰的九尾妖狐一族,有着莫大的联系。

    说不定,尹悦就是从青丘峰那边流落到世间来的一员呢?

    我这般想着,却没有说出口。

    这个时候,还是沉默比较好。

    我们攀爬而下,快到洞口的时候,却听到屈胖三陡然喊道:“谁?”

    屈胖三的一声呼喊让我心头疾跳,下意识地就想要伸手进怀里去拔剑,然而这时王明的声音从洞口传了出来:“别慌,是我。”

    王明?

    我们跳下了洞口的凸起处,瞧见王明正在这儿站着,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说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知道我们要过来?

    王明说你们会不会过来,我不知道,但外面闹成这样子,我多少还是得出来看一看到底怎么回事的。

    原来如此。

    我指着旁边的女孩儿说道:“这位是”

    没等我说完,王明走上前去打招呼:“尾巴妞,好久不见了。”

    他们认识?

    听到尹悦与王明回话,我愣了一下,而这时王明又说道:“当日你与陈老大在上面吵架的时候,我在旁边,后来就一直没有见了,这些年,你过得还好么?”

    尹悦有点儿心惊,说你在旁边?

    王明点头,说对。

    尹悦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林子里潜修,一个人久了,想得也简单了,对于这世间的真理,反而领悟得更深,红尘炼心,但自然才是教会我们最多的老师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过得还算不错。”

    王明笑了,说也对,哎,我差点儿忘记一件事情了你知道自己的来历么?

    啊?

    尹悦摇头,说不知道,我被李道子点拨神志,有了意识起,就一直在这一片麻栗山中,至于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也不知道。

    王明笑了,说我前些天与人聊天的时候,偶尔知道了你的身世,今天既然碰到,不如去我那里作客,我们好好聊一聊?

    身世?

    听到王明的话语,尹悦先是一愣,随即点了点头,说好。

    王明在洞口稍微做了布置,遮掩之后,带着我们往里走,然后询问起了外面的事情来。

    我将当前的境况与王明分说,听我们说完之后,他说道:“老鬼你们用不着担心,他应该是没问题的,我们先进去吧,关于你们带来的那东西,看看鹿婆婆怎么说。”

    我点头,说对,我们这次过来,也是想要找鹿婆婆帮忙的。

    一路叙旧,通过蛇池返回了万毒窟。

    我们走出地下室,小米儿在这儿等待,尹悦看花了眼睛,而王明则问起了鹿婆婆现在在哪里。

    小米儿告诉王明,说鹿婆婆在旧神庙。

    王明点头,对我说道:“让小米儿带你去旧神庙见鹿婆婆吧,我在这里招待尹悦。”

    我说好。

    我与屈胖三跟着小米儿离开,转过身处的大殿,来到了后面一处规模庞大的高塔之前,这儿有着高高的旋梯,不停的旋转向上。

    小米儿带着我们缓步走着,差不多走了十分钟,我们方才来到了顶端之处。

    这儿已经是云雾缭绕。

    我曾经出入过好多次苗疆万毒窟,但却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

    这儿是禁地。

    当我们来到顶端之处时,瞧见有两道光凭空悬立,一道五彩光芒,充满了勃勃生机,而另外一道则宏大数倍,有一种让人敬畏、甚至想要跪倒在地的冲动。

    小米儿双手合十,恭恭敬敬地喊道:“蛇婆婆,陆言和屈胖三来了。”

    那道让人心悸的光芒陡然一扭,落到了地上,却是化作了蛇婆婆,她依旧斗篷遮身,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有点儿不悦地说道:“你们这次过来,是想带它离开?我不是说了么,它还没有调教好”

    我拱手,然后说道:“不是带它离开,而是我们有一件事情,想要听取您的意见。”

    这时屈胖三打开了崆峒石,将那被青云图包裹着的小男孩给放了出来。

    我们认识的人里面,如果说有人能够处理这玩意,那么这位鹿婆婆则是最有资格的一位。

    因为她曾经是一位神。

    而即便是到了此时此刻,她依旧是一个拥有着神格的存在。

    我跟鹿婆婆介绍起了这小男孩的来历,然后询问她,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做。

    然而鹿婆婆在看到小男孩的一瞬间,整个人的眼睛都直了,我后面的话,她似乎都没有怎么听,就在我不知道该不该讲下去的时候,她突然间发出了一阵夜枭般的笑声来:“哈、哈、哈有了它,我的计划就可以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