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故人重逢未闻面
    民顾委是什么?

    有人说是锦衣卫,有人说是东厂,总之不管是什么,民顾委终究是最贴近上意的一个机构,而作为民顾委的领导者,如果这位黄天望真心想要对付我们的话,的确是有这个能力的。

    只不过,黄天望真的会么?

    在老鬼的眼中看来,或许黄天望会,因为他们之间是有仇怨的,荆门黄家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除了他们自己恶有恶报之外,也不乏王明和老鬼的推波助澜,而在黄天望的眼中,与这两人关系如此之好的我们,说不定就是被波及了的池鱼。

    但很快,我又觉得不太可能。

    黄天望一直都被人诟病,觉得此人性格有缺陷,并不适合在民顾委这样重要的位置上继续待下去,私底下的投诉,想必更是多不胜数。

    但为什么他到现在,还在那个位置上坐着,没有人能够将他给撬下来呢?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上面愿意相信他。

    黄天望的权力来源,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上面的信任,而他之所以能够得到信任,最主要的原因,则是他足够的忠心耿耿。

    一个忠心耿耿、一心巴结上面的人,不可能突然生出勇气来,将自己权力的来源给捣毁去。

    但如果不是黄天望,又会是谁呢?

    总参的范老?

    还是与我们有过几次交往,但并没有更深了解的张天师?

    三人彼此想看,沉默了一会儿,屈胖三说道:“不管是谁,我们接下来的行程必须做到隐秘,不但如此,之前用的身份和证件全部都销毁吧。”

    我点头,说好。

    屈胖三又说道:“尽管不确定那帮人到底是用什么办法找到的我们,大家尽量清理一下身上,不要再有类似于玉佩这样的东西留下来,能够装进乾坤囊中的,就别拿出来,衣服之类的,也尽量去除痕迹。”

    我和老鬼依旧照做,老鬼就连平日里最喜欢穿的燕尾服,都给收了起来。

    随后,屈胖三说道:“走吧,我们不要停留太久,一会儿路过江河的时候,最好洗一下,免得会有类似于哮天一族那样天赋的家伙存在。”

    我们趁夜赶路,到了白天的时候,也并不靠近人群聚集地,而是风餐露宿,在山林乡野之中穿行着。

    两天之后,老鬼去附近找寻落脚之处时,屈胖三突然开口说道:“陆言,你觉得,老鬼有没有可能出卖我们?”

    啊?

    我先是一愣,随即有点儿不解地问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屈胖三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帮人就在这附近跟着我们一样。”

    我说你这也太敏感了不过就算是有,也不可能是老鬼。

    屈胖三看着我坚定的眼神,然后又说道:“那有没有可能是许老呢?”

    啊?

    我说你越说越离谱了,这件事情怎么可能,我都跟你说了,许老对虫虫这个徒弟视如己出,他怎么可能会害我们呢?

    屈胖三冷笑了一声,说你还是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这帮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老家伙,到底有多狠;说真的,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我跟你讲啊,你有没有想过一种可能王红旗其实并没有融身于龙脉,只不过是在那里潜藏着自己,而他在故意纵容那帮龙脉勋贵,让他们都跳出来,然后将他们给一网打尽?至于我们,说不定也是老东西们的绊脚石而已,所以才会借刀杀人?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顿时就觉得毛骨悚然起来。

    怎么会?

    我越想越感觉不对劲儿,一阵寒颤从心头浮现而起,而瞧见我脸色苍白,屈胖三却哈哈大笑起来,说你还真的信了?

    我这才知道他居然是在耍我,气得差点儿想要跟他打一架。

    如此昼伏夜出,想尽办法甩开了身后的尾巴,我们费了很多的时间,方才赶到了目的地。

    麻栗山。

    当我们翻山越岭,来到这边的时候,望着那寂静一片的林子,无论是我,还是屈胖三、老鬼,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在这看似平淡无奇的林子之中,有无数的杀机隐藏。

    屈胖三有点儿不能接受,抓着我的胳膊,然后说道:“这不可能啊,他们怎么可能提前赶到这里来的?”

    我说有没有可能是那个“瘟疫与恐惧之神”能够自动发出求救信号,让那帮人尾随而来?

    屈胖三断然否定,说不,不可能。

    啊?

    我说为什么这么肯定?

    屈胖三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用青云图将它给包裹得严严实实,然后还用无字天书上面的方法将其封印住,在失去了最基本力量的情况下,他不可能将意志传递出去的。”

    老鬼这个时候开口说道:“也许,你们的思考方向有点儿错误。”

    我看向了他,说你怎么说?

    老鬼说或许那帮人知道了我们这一次的目的地是哪里,所以提前赶到了这边来。

    我眯着眼睛,说也许……你说的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只不过,那些人怎么知道苗疆万毒窟的入口在哪里?

    老鬼说他们应该并不知道苗疆万毒窟的具体位置,但或许知道,就在麻栗山附近。

    我说怎么办?

    屈胖三摸了一下鼻子,说有点儿困难,我们先停下来吧,等入夜了,再大致地侦查一下,那帮人在这里,到底投入了多少的人,做了多少布置……

    我们不再多想,而是找了一个地方躲藏着,等待太阳落山,我们开始分散而走,在外围观察着。

    半个多小时之后,三人聚首,汇报了各自观察的结果,听到彼此的见闻之后,都觉得想要凭借着天黑和对于林子的熟悉,继而抵达五姑娘山神仙洞,这件事情,显然是有难度的。

    主要的原因,是对方人太多,再有一个,高手不少。

    我们没办法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秘密潜入其中,在这一片茫茫群山之中,我感受到了许多地方,有界碑石的存在。

    另外我还感受到十几处制约大虚空术的力量源泉。

    不给活路。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老鬼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开口说道:“在这件事情上面,我们未必需要孤军奋斗。”

    屈胖三说你的意思,是打电话从宗教局叫人,另外再从茅山宗拉一票人过来?

    老鬼说找有关部门,这的确是一个好主意,但我对那帮当官的不信任,要万一有对方的卧底在,我们可就惨了;至于吹哨子叫人,这听上去挺不错,但茅山与这里相隔千里,实在是有点儿鞭长莫及啊。

    我说那怎么办?

    老鬼笑了,说除非有人出来,将敌人的主要兵力给引蛇出洞,而其他人,则可以趁机潜入其中了。

    啊?

    没有等我们提问,老鬼开口说道:“虽然我知道比起阿言来,我还是差了一些,不过我有信心,将林子里藏着的那一大帮人,给引出大部分来。”

    屈胖三说你想好了?

    老鬼哈哈一笑,说你放心,我不会有生命危险的不过如果有可能的话,你们到时候把老王叫出来,再多叫几个人,咱们别一直被欺负,得找个机会,杀他们一个回马枪,让他们知道一点,没事儿,别来咱中国装逼!

    几人商量妥当之后,我和屈胖三藏在草丛中,而老鬼则深吸一口气,恢复了原来的燕尾装扮,然后直接跃上了树顶之上。

    紧接着,他故意弄出了一些声响来,然后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逃去。

    没多一会儿,原本寂静无人的林子里变得一片嘈杂,不断有黑影从昏暗的角落里冒出,朝着老鬼逃离的方向疾奔而走。

    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眯着眼睛,认真打量着前方。

    过了三分多钟,他对我说道:“走吧!”

    两人疾步狂奔,在林间与草丛中不断穿梭着,小心翼翼地藏在黑暗之中,尽可能地避开敌人耳目。

    如此走了小半个小时,远处的五姑娘山在望,虽说望山跑死马,但对于我们来说,却用不着多长的时间,就能够抵达苗疆万毒窟的入口。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在我们的左后方,突然间发生了激烈的打斗声。

    我愣了一下,回头看了屈胖三一眼。

    他停下了脚步,耳朵抖了抖,又深深吸了一口寒湿的夜风,对我摇头说道:“别管了,不是老鬼,我们走。”

    我心中有片刻的犹豫,而下一秒,便再也不去理会,朝着五姑娘山继续疾走。

    然而眼看着即将抵达的时候,突然间在离我们两百多米的地方,又出现了急速的跑动声,紧接着没多久,我们又听到了打斗,然而这一次却没有太多的纠缠,就听到一声厉喝,女人尖叫的声音穿刺了夜空,紧接着我听到一声娇哼响起,有人重重跌倒在地。

    我停下了脚步来。

    刚从的那一声厉喝,我听得出来,正是之前追杀我们之时的那位朱丽叶。

    她与另外一个叫做罗密欧的家伙,并称为“恋人”。

    我下意识地想要逃走,然而屈胖三却停下了脚步来,一脸疑惑地说道:“她怎么会在这里,还落到了三十三国王团的手中呢?”

    啊?

    故人提示一:她以前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对这里很熟悉。

    二,在捉蛊记里,王明曾经看见她跟某人吵架,然后负气出走。

    三,呃,应该很明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