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内奸是谁
    死神一出,整个空间都充满了那种让人窒息的死亡味道,我的心也在那一瞬间变得低沉,感觉到空间禁锢,即便是没有了法器的存在,这三人联手,也依旧将我给困在了阵中。

    这个男人,很强。

    我曾经听说过一些关于三十三国王团的架构,知道死神在这些大阿卡那牌里面的地位十分特殊,他掌握了三十三国王团最强的一支战力,也就是专门负责定点斩首的刺客团,而这一只刺客团流传出来的许多事迹,甚至被人脑动大开地编进了游戏和电影里面去,被更多的同类称之为信条。

    所以说,死神在三十三国王团之中的位置,甚至比靠前一些的人物,更为重要。

    他,长久以来,代表的都是死亡。

    当瞧见这城郊长街的地面不断碎裂,有那森森白骨和恶臭腐尸从地下爬出,朝着我爬来的时候,我眯起了眼睛来。

    此战远比我想象之中的更加困难。

    唰!

    长剑如龙,在那些散发着死亡气息的白骨上面划过,几乎都是一掠而过,便粉身碎骨,然而源源不断的白骨骷髅,却让我感觉到无穷无尽的趋向,心中莫名就有了几分不对劲儿。

    而某一刻,一道黑影陡然扑入场中,厉声喝道:“死!”

    我随手一剑挑起,却感觉整个山峦倒塌一般,巨大的力量铺天盖地砸落而下,让我的剑势为之一凝。

    是巫悚。

    这男人成为了三十三国王团的马前卒,舍生忘死地冲进了场中来,手中抓着一根满是布节的木杖,那玩意上面还沾染了鲜血,不知道为什么,鲜血散发着金光,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神性。

    嗡!

    长剑与那木杖陡然相撞,发出了一道“嗡”的响声,紧接着万千佛音,居然从那节杖之上陡然而出,落到了我的周遭来。

    我感觉脑袋仿佛受到重创一般,往后退了几步,感觉天旋地也转,一股恶心的感觉从心头涌起,猝不及防之下,忍不住一声呕,却是将这几天吃下的食物,如同喷泉一般,直接倾泻了出来。

    巫悚马不停蹄,节杖挥舞,我不得不举剑相迎,然而越战心头越慌,呕吐不停,一直吐到了胃部痉挛,整个人脸色发白,吐无可吐的时候,方才好受一些。

    啊

    我难受地大喊了一声,然后对着那气势汹汹的巫悚大声喊道:“你这是什么?”

    巫悚忍不住大笑起来,说我这节杖乃天竺国宝,中文译名楼罗兰,乃造化之物,内中镶嵌了除盖障菩萨的舍利子,除盖障菩萨又名除一切盖障菩萨、降伏一切障碍菩萨、弃诸阴盖菩萨,它是密教胎藏界坛城除盖障院之主尊,密号为离恼金刚,你们的九字真言,便是出自于它之门下。

    九字真言的创造源泉?

    我心头终于有点儿慌了,如果说“恋人”、“死神”带给我的,是强大无比的压力,那么巫悚手中的这楼罗兰,就是直指我的根本之处。

    为了对付我们,这帮人简直是费了天大的功夫。

    我强忍着心头的恶心,紧紧握着止戈剑,第一次感觉我们可能敌不过面前的这些人,而就在这个时候,左边的方向突然传来了一声爆响,紧接着我们的头顶之上,却有漩涡浮现,紧接着八道金光冲天而落,照在了长街之上的所有人心头。

    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种卦象,将场中稳稳封锁。

    紧接着正中心,一对黑白分明的阴阳鱼游动,气息掠过了三个大阿卡那牌的周遭,将他们配合得严丝合缝的阵型冲散了几分去。

    那大洋马朱丽叶脸色大变,冲着旁边的死神一阵大喊。

    她说得是英语,虽然我能够听懂一部分,但实在是太快了,我的脑子有点儿没有反应过来,这些词语串联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屈胖三大喊一声:“破!”

    一大片的符文凭空升起。

    它们呈现出了金黄的颜色,宛如游鱼一般,笼罩在了巫悚的头顶之上,将他那散发着万千佛光的楼罗兰给遮掩住。

    我认识其中的几种符文,它们都来自于屈胖三的“无字天书”。

    而下一秒,一大片的血雾凭空出现,一脸苍白的老鬼闯入了我的跟前,猛然拉住了我的手,低声说道:“走!”

    “不!”

    死神瞧见我们要逃,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来,从他凭空悬立之处,一大股的黑气朝着我们这边瞬间蔓延,所过之处,无数沧桑浮现,所有东西都失去了生命力

    然而老鬼却笑了笑,猛然一挥手,抓着我和屈胖三两人,走进了一道血色的大门之中去。

    我给老鬼拽着,往前一冲,却是到了一片小树林之中来,正待说话,却给老鬼拉着,往旁边疾走了几十米,心头发愣,刚想要问清楚缘由,却感觉身后有一些不对劲儿,扭头一看,却见不远处的树林子,原本青葱茂盛的林子,此刻一片干枯,方圆几十米的林子,无论是树木还是杂草,全部都变成了枯黄的颜色。

    我还瞧见一只鸟儿从枯如干柴一般的树上跌落下来,却是如同干尸一般。

    这一片地区水分尽失,倘若是有半分火星,只怕瞬间就会烈火燎原,而它与周围绿意盎然的其它林子,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儿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死神的那一道黑气居然破开了老鬼的防备,直接出现在了这里。

    可以想象得到,我们倘若是挨上了这么一道,估计不比这些植株强多少。

    屈胖三对于此刻的场景并没有太多打量,他将手一扬,将远处的青云图收回,然后对我说道:“这里有界碑石么?没有的话,我们赶紧走。”

    我深吸一口气,心神沉静,几秒钟之后,指着南边的方向,说那里有缺口。

    屈胖三点头,说走。

    一阵疾奔,我凭借着地遁术,带着两人一阵疾奔而走,终于来到了几十公里之外的一处山上,这才停歇下来。

    满头大汗的我伸手撑着一棵树在不停喘息,而老鬼则腾身而起,找到一个制高点四处张望了一会儿之后,方才落下来,对屈胖三说道:“安全。”

    屈胖三随手一扯,抓了一把青草,在嘴里嚼了一下,吐出嘴里的草汁,然后说道:“你们弄清楚怎么回事了么?”

    老鬼苦笑,说我跟你一样,下了楼,就陷入围殴之中,哪里弄得清楚?

    屈胖三看向了我。

    我回忆了几秒钟,然后说道:“昨天与会之中的人里面,有叛徒,把瘟疫与恐惧之神还在我们手里的消息传了出去,甚至有可能将我们的行踪给透露了出去,所以在这里伏击我们的人,才会这么多,这么强,而且还都是有备而来。”

    屈胖三深吸了一口气,说难怪了。

    随后他黑着脸说道:“格勒戈壁,到底是谁呢?”

    老鬼伸出双手来,一个一个地数,将昨天参与的人给数了一遍,然后说道:“箫老大和淡定哥,这两个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老交情,黄胖子和方志龙是我们认识许久的伙伴,这些都是绝对不会出问题的,我们三个也排出在外,那么剩下的人,不多了许老,我不是很熟悉”

    我断然否定道:“他绝对不会出问题的。”

    听到我的话语,屈胖三在旁边说道:“是么?他昨天给你的那个玉佩是怎么回事?我们中途换了这么多地方,那帮人还能够这么精确地找到我们,会不会是那玉佩发出了的信号?”

    啊?

    听到屈胖三的疑问,我毫不犹豫地将那玉佩拿了出来,交给他看。

    屈胖三接过玉佩来,盯着这平淡无奇的玉佩看了一会儿,突然间眉头一挑,却将那无字天书给翻了出来,紧接着从里面一抓,居然有一道符文凭空出现,在那玉佩之上一刷,却有一道金光腾然而起,直指天空而去。

    瞧见这个,他吓得够呛,手忙脚乱地祭出了青云图来,将那金光拦住,这才避免了我们再次将行踪暴露。

    收回青云图,屈胖三将玉佩平托,递给我看。

    我低头一瞧,却见那玉佩之上的一对玉雕双鱼,居然活灵活现地游动起来,而它们的运行轨迹十分魔性,让人看着仿佛能够深陷其间一般。

    我看了一分多钟,方才用强大的意志抽离出来,抬头问道:“这是什么?”

    屈胖三摇头,说我也不懂,上面设了禁制,除非是特定的人,否则谁也能够使用。

    我伸手过去,尝试了一下,也没有解开里面的力量。

    我想了想,开口说道:“许老告诉我,这是给虫虫的结婚礼物,恐怕除了虫虫之外,没有人能够解开。”

    老鬼在旁边恶狠狠地说道:“别瞎想了,照我说,将消息透露出去,想要我们死的人,除了那个老而不死的黄老狗之外,再也没有别人了”

    民顾委黄天望?

    听到老鬼的话语,我和屈胖三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谨慎的表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