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章 死神在此
    陡然暴涨的剑气让大洋马慌忙躲避,却重重撞击到了那黄金颅骨之上去,犀利无比。

    那只有成年人拳头大的精致黄金颅骨受力,没有能够持续,而是陡然爆炸开来,一股恐怖的力量朝着四面八方冲击,我给劲气猛然一推,直接摔倒了十米外的民房边上,撞得半边墙都在摇晃。

    而缠着我的大洋马和肌肉男也同样摔倒在了另外一边去。

    我从地上爬了起来,紧紧握着手中的止戈剑,一股豪情壮志直冲心头,怒声吼道:“颤抖吧,感受一下人头狗的恐怖!”

    然而就在我的怒吼声中,再一次试图遁入虚空之中的我,却感受到另外一股力量陡然生成,将我又给硬生生地拽了下来。

    我眯眼一打量,目光最后落到了那个肌肉男的身上来。

    之前是那个漂亮的大嘴美人儿,而现在却是那个一身块状肌肉、强壮得如同州长一般的壮汉。

    我的目光落到了那人的腰间。

    经过一场爆炸之后,刚才我们所待着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五米多宽的深坑,而壮汉身上的衣服也碎裂几处,露出了腰间的皮带来。

    他的皮带扣子,却是一个水晶一般的颅骨。

    从形状上,这个水晶颅骨似乎要小一些,但与之前的那个黄金颅骨,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应该是同一出处的法器。

    我强行压制住胸口澎湃的热血,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对狗男女,开口问道:“恋人?”

    大洋马颇具风情地朝着肌肉男抛了一个媚眼,然后嘻嘻一笑,说道:“对。”

    我说怎么称呼?

    大洋马说我们的名字很长,说了你大概也记不住,就叫我朱丽叶,叫我男朋友叫做罗密欧吧。

    我笑了,说有趣。

    大洋马边说着话,边与那位叫做罗密欧的肌肉男移动位置,两人将我给围在中心处,方才开口说道:“你们也很有趣,怎么会提前知道我们的呢?”

    我指着不远处正在与人激斗的屈胖三说道:“我比较蠢,一切都是由他来做主的。”

    大洋马粉红滑嫩的舌头在红唇之上舔了舔,做了一个很具有挑逗性的动作,然后风情万种地说道:“我知道,河东屈师嘛……现在的小孩儿都这么强么?”

    我心头一荡,忍不住调戏道:“你说的强,指的是那方面?”

    大洋马朝着我眨了眨眼睛,说哦?那你强不强?

    我笑了,说若我说强,你难道还真的有在床上一较高下的兴趣不成?

    大洋马一对眼眸都在发光,呼吸低沉地说道:“可以考虑啊……”

    我指着身后的肌肉男说道:“你这么说,他不会吃醋么?”

    大洋马这时居然在开始脱衣服了,一边脱着,一边扭动着雪白而美好的胴体,朝着我走来,然后说道:“他听不懂中文的,再说了,我们也经常会邀请异性一起来玩儿的……”

    眼看着对方那近乎于光洁的身体即将扑到了我的面前,我心中莫名生出了一股欲望来。

    而这个时候,大洋马却突然问了一个问题:“也就是说,瘟疫与恐惧之神,就在那个小孩儿的手上咯?”

    当她说出这一句话来的时候,我精神一凛,下意识地咬了一下舌尖。

    痛……

    伴随着一股血腥味弥漫口腔,我整个人清醒了几分,发现那朱丽叶哪里是脱了衣服,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样,分明是抓着一对金属护臂,杀气腾腾的模样,而另外一边,肌肉男罗密欧已经在我身后三米不到的地方,宛如一头猎豹,即将扑向自己的猎物。

    迷幻术?

    我瞧见大洋马的眼神迷离,知道这女人对我用了心灵控制的手段。

    我没有当即发作,而是装作愚蠢猪哥的模样,流着口水说道:“在我手上啊,你跟我睡一觉,我就给你,好不好……”

    唰!

    就在我说出这等恶心话的时候,我身后的肌肉男终于憋不住了,抓着那把廓尔喀弯刀就朝着我的脖子处斩来。

    这一刀,无论是角度,还是力道,又或者气势,都达到了巅峰状态。

    我感受到了上面凝聚着的强大杀气。

    恨之入骨。

    如果是一般人,或许在这样凝如实质的杀气之下,已然是手忙脚乱,心神失守,然而此刻的我,却凭空生出几分欢喜来。

    情绪这事儿,有的时候,能够让人发挥极大的潜能,从而超越自己。

    而有的时候,却能够让自己的行动显得不可控。

    我等的就是你的愤怒。

    唰!

    廓尔喀弯刀猛然挥来的一瞬间,我也出手了。

    止戈剑是古式长剑,比那廓尔喀弯刀要长一些,就在对方即将斩到我头颅的时候,止戈剑的剑尖,也刺到了对方腰前的水晶头骨之上。

    啪……

    劲气吐发的一瞬之间,雷光摇曳,而那水晶颅骨也在那一刻碎裂,化作了万千碎片,无数的折面出现,有无数光华腾然而起,能量在瞬间迸发,我感受到了无尽的热力从剑尖处传来。

    在爆炸的一瞬间,我往后疾退,以一个极为微妙的距离避开了大洋马的猛然撞击之后,腾身进入了虚空之中。

    这一次,再也没有任何力量将我给阻拦住。

    轰……

    人在虚空,无数的信息涌进了我的视野之内来场中每一个人的表情,他们所用的兵器,角落里躲着的每一双眼神,我都瞧得清清楚楚。

    甚至于巫悚指挥的那些剧毒马蜂,每一根毫毛,都在我的眼中那般明显。

    只要我想看,数之不尽的画面都会涌入我的脑海之中。

    而停顿了数秒钟之后,我再一次地出现。

    “在楼顶……”

    那帮人对于我的研究十分透彻,关注度也强了许多,就在我出现的一瞬间,就听到大街上有人扯着嗓子大声呼喊着。

    而趁着他那沙哑撕裂的喊叫声让众人心神不宁的时候,我将止戈剑刺进了一名强弓手的后背。

    止戈剑从那人的心口刺了出来。

    这个男人缓缓地转过了身子,朝着后面看来。

    我们两人在下一秒钟对视。

    这是一个独眼龙,他的右眼完整,而左眼则有一个古怪的烙痕,看上去并不像是意外,而是他自己,又或者别人将他的左眼给活生生地烙下了去,眼眶和左脸几乎融成了一块,显得无比丑陋。

    如果是他自己弄的,为的是射箭的准头,那么我对这样的对手保持足够的敬意。

    业精于勤,在于心。

    我敬重他,所以会把他当做是最有威胁的对手,同时也是在场所有人之中,第一个死在我剑下的人。

    两人对视的这一秒钟,是彼此生命的最后一秒,我从他的独眼之中读出了惊讶和恐惧,而他则从我的双眼之中看出了敬重和惋惜。

    你很强,可惜我们是敌人。

    唰!

    止戈剑抽出,鲜血狂奔而出,而下一秒,我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大虚空术……

    在接下来的十几秒钟,几栋楼的高台之上,陆陆续续有人跌落下去,这些楼有高有低,所以摔下来的严重程度各有不同,唯一的共同点,是所有人在摔下去之前,都已经死掉了。

    两分钟之后,所有潜藏在暗处和高台之上的强弓手、狙击手和枪手,没有一个能够逃脱得了死亡的下场。

    当我斩杀了最后一个阴影之中的敌人,出现在了长街之前时,一身浓郁的血腥之气,让好几个重金请来的高手为之胆寒。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一个与我对视的男人心里突然崩溃了。

    他恐惧地大声叫道:“千面人屠,他不是人,他是魔鬼,天啊,我怎么会蠢到要跟魔鬼作对啊……”

    他疯狂地大叫着,转身逃离。

    而其余几个站在街边的小角色,也转身朝着暗处逃去。

    敌人的军心,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近乎于崩溃。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大呼小叫、近乎于崩溃的家伙,在奔跑的一瞬之间,化作了漫天血雨,整个人都化作了碎片,居然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存在。

    一个穿着黑色斗篷、宛如幽灵一般的男人出现在了那漫天的血雨之中。

    在此之前,他在与老鬼激斗。

    而此刻,他却不得不将老鬼交给了别的高手,亲自站出来料理这近乎于崩溃的局面。

    我认真打量那人,却发现看不清对方的脸。

    他宛如幽灵一般,双脚不沾地,居然是凭空悬浮着的,有风吹来,寒风凛冽,阴风阵阵,有如鬼魂哭泣一般。

    而下一秒,他与肌肉男罗密欧、大洋马朱丽叶一起,形成了一个三角阵,将我给遥遥围住。

    三人一伸手,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从地下陡然冒出,然后腾然冲上了云霄之上去。

    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制力。

    我抬起头来,认真地盯着那个幽灵一般的男子,开口说道:“死神?”

    男人缓缓点头,然后猛然伸出双手来,在一瞬间,三十三朵碧绿色的幽冥鬼火,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处。

    那些鬼火不断旋转,居然凝结成了一个古怪的法阵来。

    下一秒,我们脚下的硬化水泥地面突然裂开,从那些裂缝之中,无数的白骨爪子从中爬出,紧接着一具又一具的骷髅出现,夹杂其间的,还有几具恶丑无比的腐尸……

    死神,你们还记得这个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