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精心布局
    半夜时分,屈胖三伸手过来推我的时候,我已经醒了过来,不过当他说我们得离开这里的时候,我还是有点儿不解。

    我说为什么?

    屈胖三没有回答,而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我扭头,开口问道:“谁?”

    门口传来了老鬼压低了嗓门的声音,说是我。

    我跳下床来,把门打开,而老鬼闪身进来,开口说道:“我感觉有点儿不太对劲,外面一片寂静,走廊那边静得吓人,情况有点儿不太正常。”

    我们住的这家连锁便捷酒店并不是一整栋楼,而是四层到七层,三楼是ktv,二楼是足浴,我们在第六层。

    听到老鬼的话语,我深吸了一口气,侧耳倾听,感觉整栋大楼,的确是有一种古怪的平静。

    屈胖三这个时候开口说道:“我们被人跟踪了,你们检查一下身上的东西。”

    啊?

    我听到屈胖三的话语,心头一跳,赶忙起床穿衣,又摸了一下身上,摸出了一块玉来。

    这玉是许老交给我的,说我和虫虫大婚的时候,他不一定能够到场,让我把这玉交给虫虫,算是他这个当师父的一片心意。

    难道是这个出了问题?

    屈胖三眼尖,瞧见我手上的玉佩,说这是什么?

    我还没有解释,就听到走廊上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屈胖三压低声音说道:“来了,小心一点。”

    我将那雕着一对鱼的玉佩收入了乾坤囊中,这时听到了那轻微得几乎不可闻的脚步声已经来到了我们的隔壁门口处,紧接着又有人蹑手蹑脚地靠近了我们这边来。

    隔壁的那个房间,是老鬼的。

    我们三人身处于黑暗之中,此刻已然深夜,外面的灯光透过窗帘,微微散落进来。

    三人屏气凝神,都站在墙边,显得十分镇定。

    几秒钟之后,从门缝的下面,有古怪的气息流淌了进来,我眯眼一看,却是一大堆长着无数须脚的长虫,有点儿像是马陆,但似乎更细一些,从我的火眼视觉之中,发现在瞬间就涌进了密密麻麻一大片来,充斥着整个房间。

    可以啊

    我许久都没有瞧见放蛊玩虫的人了,眉头一挑,看向了屈胖三。

    然而我却发现他和老鬼都已经走到了窗户边上来。

    两人对于蠹虫蛇蚁一般的小玩意,多少还是有一点儿抗拒,我有点儿搞不明白他们准备干嘛,而这个时候,屈胖三却打了一个响指。

    啪

    一声脆响之后,却有一朵金黄色的火花凭空而生,紧接着落到了地面上去,将那一大片的爬虫给点燃了起来。

    细长如蛊的虫子已经点燃,立刻连成一片,紧接着一股焦臭的气味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我闻到这气味,顿时就有一股极为恶心的感觉油然而生,紧接着天旋地也转,头轻脚重,有点儿想要倒下的趋势。

    有毒。

    我这个时候才明白,对方真正的杀手锏并不是那些密密麻麻的细长爬虫,而是爬虫燃烧之时生出来的那股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窗户被猛然推开,老鬼和屈胖三见机不妙,直接破窗而出,从六楼往外跳了出去。

    两人一跳,我也想要跟着走,结果却感觉一阵杀机油然而生,下意识地往旁边一躲,却听到“邦、邦、邦”几声,有利箭从大楼对面急射而来,刺破了窗户之后,钉在了对面的墙上。

    那箭的力道十分的强,扎在钢筋混泥土的墙面之上,居然齐根没入,墙壁炸裂,可以想象得到力道有多强。

    我不确定对面到底有多少的强弓手,但在呼吸之间,墙面上就已经盯上了十七八根羽箭,而空荡荡的房间之中,一股粉色雾气在萦绕着。

    屈胖三和老鬼先一步跳窗离开,而我则被困在了房间里。

    这个时候,我自然不可能再从窗户中跳出,将自己暴露于敌人的火力范围之内,所以屏住呼吸,施展起了大虚空术来。

    然而让我心惊的,是此法刚刚一施展,就感觉到有一股很强大的意志,将我给扯回了现实之中来。

    在那一瞬间,我就明白了。

    敌人是有备而来的。

    我们的行踪暴露了,这是明确的,但更加让我担忧的,是那个“瘟疫与恐惧之神”在我们手里的消息,只怕是也传了出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此刻出现在这里,来对付我们的人,恐怕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那帮人绝对知道我、屈胖三和老鬼的身份,而且对我们的实力,也十分清楚,不但如此,这一路上,屈胖三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小心翼翼,甚至在我之前看来,都有点儿多此一举了,但最终还是给人给盯上了,并且在这儿布局,准备将我们给拿下来。

    在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刚从屈胖三说我的玉佩有问题,难道是怀疑许老?

    不可能!

    不管要我们性命的人是谁,但这里面,绝对没有许老,这位敦寨苗蛊的前辈,无论是从虫虫这边,还是敦寨苗蛊的传承,都不可能对我动手的。

    只不过,他跟我讲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心身边人。

    之前的时候,我还有点儿不以为然,觉得他这话儿着实是有一些杞人忧天了,再加上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没头没尾的,讲完之后就离开了,所以都不在意,但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形下,却让我感觉到莫名的一阵心悸。

    身边人?

    如果真的如许老所说,那么到底是谁将“瘟疫与恐惧之神”还活着的消息传出去,并且透露出我们行踪的呢?

    昨天与会的人,有且只有那几个,宗教局的许老、民顾委的黄天望、总参的范老,至于他们的随从人员,一个都没有参与人工湖湖心的亭子会议,除了这三人,再加上此刻被人伏击的我、屈胖三和老鬼,以及做东的慈元志龙、黄胖子,另外就是杂毛小道、徐淡定和张天师。

    与会之人,两只手都能够数得过来,到底是谁呢?

    这念头在我的脑海里一掠而过,下一秒,我没有等待着那蛊虫肆虐,火焰腾然而起,而是用身体直接撞破了另外一边的墙面去。

    老鬼的房间在左边,而右边则是一个空房间,这里并没有人,而我将墙撞破之后,箭步而冲,来到了门前,停顿一秒钟,然后猛然推开门来,瞧见门口的两米之外,站着一个皮肤黝黑,脸上、脖子上和手臂上所有裸露出来的皮肤,都纹了黑色图纹的男人。

    这个男人四十来岁,而在另外一边,还有两个稍微年轻一些的家伙,一男一女,与他都是一般打扮的黑色纹身。

    三人听到开门声,齐刷刷地转过了头来,与我对视。

    吼

    那男人大声吼叫一声,却从他的后背上,有一头猛虎恶灵陡然跃下,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

    我没有半分犹豫,直接拔出了止戈剑来,雷光摇曳,带着一阵电芒,斩向了那猛虎恶灵,却不曾想那玩意在即将与止戈剑接触的一瞬间,化作了无数黑雾,如同旋风一般,朝着我倏然扑来。

    我挥剑抵挡,布下密密麻麻的剑网,却感觉到一阵阴寒,从左腹部和右手胳膊处进入,身子骨儿一阵冰寒。

    糟糕,中邪了。

    我顿时就感觉到浑身一阵僵直,那阴寒之气在我的经脉之中迅速蔓延,然后朝着心脏处涌进了去。

    我屏气凝神,一口劲气从心口涌出,巫蛊上经的力量涌现,将这阴寒之气镇压,紧接着我单手结印,朝着自己身上拍打两下,感觉邪气屏退,不过却不想与此人多做纠缠,猛然一跃,冲向了那边的楼梯处。

    我这边一逃,那人便大声喊了起来,听那语言,有点儿像是安南、缅甸或者柬埔寨这种东南亚的话语。

    我疾步狂奔,结果楼梯口那里也有人在蹲守,挥舞着雪亮的苗刀斩来。

    我止戈剑在手,三两下挑翻对手,结果瞧见电梯口这儿的小空地上,居然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长蛇,无数黑色的大马蜂不断盘旋,在感受到我气息的那一瞬间,如同轰炸机一般,嗡嗡嗡地振翅,朝着我飞来。

    瞧见这等的场面,我不由得苦笑,转身就进了楼梯间那边去。

    作为敦寨苗蛊的弟子,结果却给一大堆长虫和马蜂逼得狼狈逃窜,说起来还真的是有一点儿丢脸呢。

    我冲到楼梯间这儿,依旧有人在埋伏,给我三两下撂翻,然后出人意外地一脚踹破了那墙壁,紧接着我直接从六楼的豁口处,往下跳去。

    人在高空急速坠落,在快要落地的时候,我提起了一口气,身体轻了几分,双脚落地之后,一个翻滚,将那冲力给卸了去。

    我这边从六楼跳下,落到了酒店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来。

    刚刚一爬起来,我左右打量,想要找寻刚才跳窗离开的屈胖三和老鬼,却没有找到人,只听到黑暗中传来噼里啪啦的打斗声,而我这边的巷道口那儿,也走出了一个皮肤黑褐的男人来。

    这个男人长得不高,脸型的轮廓很古怪,鼻孔颇大。

    那人走上前来,开口说道:“陆言,总算找到你了今天我巫悚将要为父亲报仇,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巫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