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许老的三句话
    当屈胖三布好了遮掩气息的法阵,将那被捆仙索绑得死死、又给青云图盖住的“瘟疫与恐怖之神”弄出来的时候,人工湖的亭子里,一片寂静

    刚才他们对于末法时代新神的诞生感觉到不太可能,屈胖三随即就叫出了一位神来。

    而且还真是他们最为重视的那一位。

    只不过当几人瞧见这个看上去如同一熊孩子、昏昏欲睡的孩童时,都有点儿惊讶。

    这跟他们想象之中的神灵,相差也太大了。

    黄天望当场就质疑道:“你们确定这是那个什么瘟疫与恐惧之神么?我怎么感觉像是你们随手在国外绑来的人质啊?”

    老鬼忍了这脾气古怪的老头儿许久,此刻终于憋不住了,开口说道:“你觉得一个大活人给装进纳须弥于芥子的法器之中,再放出来的时候,还有气息么?”

    简单一句话,把黄天望所有的质疑都给反驳了。

    的确,这样的法器,的确是不可能存放一个大活人的莫说是大活人,任何具有生命特征的生物,都不可能存放于那里面。

    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跟前的这熊孩子,当真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神。

    范老眯眼打量着扔在地上的这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屈小友,能否把人给叫醒来?”

    屈胖三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说没问题啊。

    说罢,他用脚尖踹了踹地上挺尸的小男孩,毫不客气地说道:“别在那里装了,赶紧起来吧,给大家学一通狗叫”

    呃

    这话儿实在是太不客气了,但好像还真的起了作用,那个小男孩一骨碌翻了起来,用极度憎恶的眼神盯着屈胖三,恶狠狠地说道:“无知的凡人,总有一日,你会尝到得罪了我的苦果”

    屈胖三哈哈大笑三声,随即扬起手来,朝着那家伙的脸就是一通大耳刮子。

    他噼里啪啦地扇着,用尽了气力,而小男孩却是一动也不动,仿佛一根木头一般,只听到啪啪的响声,但脸色却没有半分泛红。

    他显得十分镇定,而屈胖三扇得有点儿手痛,索性停了手,然后缓缓说道:“这里不是你的神域,而你作为一个被抛弃的半调子神灵,不要有太多的迷之自信,否则后悔都来不及的”

    说到这里,他对三位朝堂来的大佬说道:“熊孩子不敲打不听话,来吧,你们问他。”

    其实用不着文,屈胖三刚才的动作,以及这个小男孩的反应,都已经明确无误地表明了这小东西的身份来,三人用看大熊猫滚滚的眼神,认真打量了面前的熊孩子,好一会儿,黄天望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说我能够感觉得出来,他的潜力无限大。

    屈胖三不耐烦地说道:“废话,作为未来的七位主神之一,它的成长肯定不错了,只不过落到了我们的手里,几乎就等于零了。”

    许老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情:“它到底有多强?”

    屈胖三想了想,说如果在当时它自己的神域之中,而且还是发育足够时间的完全体,那么我们这帮人估计都对付不了他至于现在,离开了孕育它的那个地方,落地凤凰不如鸡,战斗力不值一提。

    范老深吸了一口气,说我能够确定它的身份,的确有神格的气味。

    有了这小男孩的佐证,我们之前的话语,又多了几分真实可信的证据,范老与其余两人对视一眼,最终对屈胖三说道:“我们这边没有问题了,只不过你们能不能将这个小孩儿交给我们来处理。”

    啊?

    屈胖三说为什么?

    范老说道:“我们三个人,并不能够说服朝堂之上的众位同僚,需要有它的介入,让最高的那些决策者们下定决心,动用足够的力量来防备未来一切的战争可能。”

    屈胖三摇头,说不行。

    范老有点儿失望,说为什么啊?

    屈胖三十分坦诚地说道:“刚才我们谈过了这个家伙的重要性,如果它逃脱了的话,三十三国王团的七神计划就会得以重启,紧接着我们将要面对的,这是无法阻挡的力量碾压;正因为如此,我们不信任任何人,包括在场的诸位。”

    听到这话儿,黄天望的眉头禁不住地皱了起来,双眼微眯,显得有些愤怒。

    反倒是许老和范老两人十分认同地点了点头,说应当如此。

    范老得到了答案之后,不再纠结,说你们既然如此谨慎,我们反而是放心了,既然它如同你们所说的那般重要,那么就拜托了,请千万不要让它得以逃离如果有必要的话,甚至可以将其直接摧毁,避免后患。

    屈胖三淡然说道:“放心,我们自然懂得处理的。”

    此事谈妥,三位大佬得到结论之后,后续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安排,就没有再多停留,起身离开。

    许老并没有随着另外两人离开,而是留下来,叫我单独过去,与我交代两句。

    他最先问的,自然还是他的女徒弟虫虫。

    我告诉了他虫虫此刻的境况,对于虫虫另外拜师的事情,他并不介意,而是说道:“东海蓬莱岛啊我之前的确曾经与那位凤长老有见过几次面,那个时候的她,还是海公主,风华正茂,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无论是陶晋鸿,还是王红旗,又或者沈老板”

    呃?

    还有这等秘闻?

    我瞪大了眼睛,准备听老先生摆八卦呢,结果他话锋一转,对我说道:“你们两个既然走到了一起,准备什么时候摆喜酒?”

    啊?

    听到他的询问,我顿时有点儿猝不及防,结结巴巴地回答道:“这个啊,大概是等这边的诸事了结,我们再成婚吧?”

    许老脸色有点儿黯淡,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玉佩来,交到了我的手里,说你们成婚的时候,我估计是去不了了,这个玉佩你拿着,到时候帮我交给虫虫,也算是我这个当师父的一点心意吧

    我有点儿惊讶,说你为什么去不了?

    许老说道:“我这一次从龙脉之中出来,老王废了不少劲儿,我处理完外面的事情之后,还得回去的,耽搁不得。”

    我说就不能换别人去顶班么?

    许老哈哈大笑,说你以为随便一个什么人,都能够去顶班的么?

    如此又聊了几句,他跟我交代了一些琐碎的事情,比如敦寨老家的老宅啊,一些晚辈啊之类的,言语之间,颇有一些交代后事的意味,我正想询问仔细呢,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说道:“许老,范老让我过来问你,要不要一起走?”

    许老回头,说好,你跟他说我就来。

    说罢,他对我说道:“陆言,我最后交代你三件事情。”

    我肃然点头,说您讲。

    许老说第一,照顾好虫虫,她是一个可怜的女孩儿,而你则是一个幸运的人,不要辜负她,否则我饶不了你。

    我苦笑,说哪敢?

    许老说第二,保护好自己,别平白无故地就死了我不希望虫虫变成寡妇,伤心余生。

    我点头,说好。

    许老犹豫了一会儿,又说道:“第三,小心身边的人。”

    啊?

    我愣了一下,说什么意思?

    许老说这句话,是王红旗让我带给你们的

    说完,他转身跟着那个年轻人离开了,留下了一脸懵逼的我。

    我愣了许久,回到亭子这边来,正在讨论的几人瞧见我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都有些奇怪,屈胖三问道:“你怎么了?”

    我捏着手里的玉佩,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大家瞧我不想说,也不多问。

    我听大家在讨论后续的事情,心神不定,下意识地打量着手里的玉佩,这是一个算不得多名贵的玉佩,两条鲫鱼还是别的什么鱼,相互纠缠,头与尾相连,看材质好像是和田玉,白色之中,微微带着几分黄色,十分滑腻的样子。

    我打量一会儿,听到有人叫我:“陆言,陆言”

    啊?

    我回过神来,抬头一看,却是方志龙在叫我,赶忙问道:“怎么了?”

    方志龙笑了,说是徐兄在跟你说话呢。

    我收起了玉佩在怀里,然后问徐淡定,说怎么?

    徐淡定说我想跟你说你哥陆默的事情,他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消息,从内线那边看来,三十三国王团的人也在找他你们有没有联系?

    我摇头,说没有。

    徐淡定叹了一口气,说陆言,这件事情,我没办好,对不起。

    我苦笑着说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突然消失,这里面肯定有理由的,再等等吧”

    一群人又聊了许久,然后转到了偏厅处,黄胖子早就张罗了一大桌子的菜,大家入桌用餐,期间聊起了接下来的打算,杂毛小道自然是准备回山,而我们在打算去一趟苗疆万毒窟。

    老鬼说他跟我们一起去,跟王明一起汇合。

    是夜,众人吃完晚饭之后,又去茶室饮茶,一直到了深夜,方才各自睡去。

    我与杂毛小道回房的路上做过交谈,他告诉我,陆左还没有回来。

    我问什么时候能回来?

    杂毛小道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也许,未必能够赶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