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高层聚会
    我们从东海而来,直接抵达江浙一带,随后到了江阴的梁溪落脚。

    梁溪这儿,是我们之前约定的地点。

    慈元东,黄胖子在这儿设席等待,而杂毛小道也从茅山赶了过来,另外一边,徐淡定从京都出发,在我们之前赶到此处,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让人意料之外的人物,那便是龙虎山的张天师。

    在之前陶晋鸿、善扬真人的时代,茅山和龙虎,一直都是表面和气,私底下互相竞争,从来都没有平静过。

    然而此时此刻,共同的敌人使得这两个顶级道门,却又联合到了一起来。

    当瞧见新一代的两位掌门人把手言欢之时,我们能够感觉得到,事情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复杂。

    在重新归还的慈元宅里,人工湖的中心,有一个亭子。

    我们被人引进了宅院之中,与来到这儿的诸人见过了面,寒暄之后,张天师站了起来,向我们行礼。

    我们赶忙拱手,说何至于如此大礼?

    张天师说本教善扬真人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天罗秘境的执宰人,这是我当初在那儿苦修之时,都为之仰望的存在,然而却给诸位让给了他来做,也让我龙虎山天师教从此有了一处新的上升阶梯,大恩大德,难以为报,只有一礼敬之。

    屈胖三指着杂毛小道,说那你应该感谢的,是这一位,跟我们可没关系。

    张天师说萧掌教我之前已经感激过了,不过两位在这里面也是劳苦功高,怎敢忘记?

    如此聊了一会儿,徐淡定咳了咳,开口说道:“我这次过来,请了一位贵客。”

    杂毛小道、张天师和这儿的东主方志龙皆拱手,说有请。

    徐淡定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手。

    我不知道他们为何会这般的郑重其事,却不曾想从那边的月型拱门处,携手走来了三人。

    这三位皆是老者,一人面色平和,却是失踪已久的寒冰蛊魔许应愚,另外一人神情冷峻,仿佛别人欠了他一百万的表情,便是曾经的大内第一高手黄天望,再有一人,看似普通,却深藏玄机,正是我们之前见过面的总参范老。

    这三个人,每一个单独拎出来,都是让朝堂都为之震动的大人物,此刻却集体出现在了这里。

    难怪杂毛小道、张天师等人都为之肃然。

    三人走到了亭子之中,众人起身让座,我瞧见许映愚许老,激动得难以自已,顾不得太多,走上去便问道:“许老,你怎么会在这里?”

    许老露面的时候,已经朝着我点头打了招呼,而听到我激动地问他,便回答道:“组织需要我,我便来了。”

    我说那你之前呢,去了哪儿?

    我想起之前关于许老的传言,都以为他出不来了,没想到他居然又出现,实在是大喜过望,还没有等许老回答,旁边的黄天望便有些不高兴地问道:“国家机密,没事儿别乱问。”

    一句话将场面弄得尴尬不已,好在许老并没有冷场,笑着说道:“也不算什么国家机密,我其实是王红旗派出来的。”

    王红旗?

    他简单一句话,让我立刻明白了传言属实。

    只不过,据说融身了龙脉的人,是不能再离开的,他又是怎么出来的呢?

    我满心疑问,不过瞧见黄天望阴沉的脸,还是忍了下来。

    这种事情,后面再仔细询问也没事,当着这位黄顾委的面讲东讲西,他指不定又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当然,我知道黄天望的心情之所以不太好,也并非是因为我。

    最主要的,还是我旁边的老鬼。

    虽然老鬼并没有跟黄天望有什么直接的冲突,但他有一个好基友,叫做王明。

    而王明正是荆门黄家由胜而衰的关键人物,而且还据说连续斩杀了两位荆门黄家的家主,而作为荆门黄家走出来的朝堂大佬,这位民顾委的老大瞧见老鬼,还真的是有一点儿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按理说到了黄天望这样的层次,一切情绪都能够很好的处理,并不会表现出来,然而那恨意浓烈到了极点,终究还是憋不住。

    当然,最主要的,是黄天望此刻拿王明、老鬼也没有办法,也就只能够通过这态度,来表达自己的愤怒了。

    旁边的范老显得很平和,对黄天望说道:“老友,我们此次过来,是来商量事情的,私人恩怨,日后再说。”

    黄天望用鼻孔哼了一声,没有再多言。

    这时大家坐定,范老咳了咳,然后说道:“我们之前接到了淡定同志的汇报,大为震惊,私底下几个有关部门相互交换过几次意见,还有最上面的人也做过交流,最终还是有点儿不太确定,所以冒昧来访,还望见谅。”

    范老的这养气功夫,显然是做到了极致,身处高位,却反而越发的谦虚起来。

    我们众人纷纷拱手,说上面的重视,是对我们最大的认可。

    范老对我和屈胖三说道:“具体的情况,我们都一知半解,还请两位跟我们分享一下吧。”

    屈胖三在平常人跟前,最爱出风头,但一见到当官的,便喜欢往后缩回去,挥了挥手,说陆言你来讲,我补充。

    呃

    这领导范儿让我有点儿郁闷,不过也没有纠结,爽快地站了起来,从我们这次前往夏威夷救人的事情开始说起,娓娓述来,一直到最后我们达成天空绿洲号逃离夏威夷时,从k那儿得到的消息,跟他们具体说了起来。

    之前我们在电话里的交谈到底还是有一些含糊,此刻听到亲历者的讲述,众人都为之出神。

    一直到我讲完了整个过程,许老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说道:“那个叫做杜晓坤的少年郎,他的话靠谱么?陆言你说说”

    我点头,说杜晓坤出生于英国教会,后来叛逃之后,一路辗转,成为了黑暗议会的重要人物,甚至极有可能成为黑暗议会的领导人,现如今他投入基督教一个叫做先知的人麾下,成为了那人的弟子这人跟我们都有交情,没有骗我们的必要。

    这时旁边的范老也点头说道:“我们这边有他一部分的资料,从智库的分析结果来看,他这人不错。”

    说罢,他问道:“如果杜晓坤说的事情是真的,那么你们觉得,三十三国王团这回孤注一掷,最有可能袭击的地方,会是哪里?”

    众人皆沉默,没有开口。

    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在没有任何凭据的情况下,贸然开口,很容易惹笑话的。

    范老见众人都沉默,便看向了我,说小陆,你说说。

    呃

    我不太清楚这位大佬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让我来率先发言,不过我这人也不怯场,想了一下,说那我就放肆地说了啊?

    众人都笑了,说你说吧,谁还会为难你不成?

    我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我入江湖的时间不算久,经历和见识都有限,所以只能够想到几处地方茅山宗,或者龙虎山,这两个地方,都是三十三国王团曾经想要攻占,却最终功亏一篑的去处,这两个地方必然有三十三国王团念念不忘的东西,所以他们才会冒那么多的风险过来,所以我觉得这两个地方,不可不防。”

    范老点头,说对,这是一个思路,继续。

    我说如果按照这么一个思路的话,天山神池宫和东海蓬莱岛也能算入其列,但我个人却认为这种可能性很小。为什么呢?三十三国王团做这一票,除了要抢劫能够孕育新神的战利品之外,还要起到一个杀鸡儆猴的效果,而这两个地方的名声不显,与他们的目的显然是南辕北辙的。

    众人皆点头,对我的分析认可。

    我说除了这几个地方之外,还有一些地方,是我可能不太知晓的,所以我也没有太多的发言权,另外有一个地方你们别忘记了,那就是龙脉,我听说那个地方灵气充裕,也许会是那帮人的目标之一。

    听到这话儿,黄天望冷冷地说道:“不可能,他们就算是攻打百年,也不可能突破龙脉之地的。”

    我瞧见他说得这般坚定,也没有再多说,直接收尾道:“我这也是抛砖引玉而已,我这人见识浅薄,也说不出别的地方来。”

    范老沉吟了一会儿,又问了一下关于夏威夷的事情,重点询问了一下那位“瘟疫与恐惧之神”的情况。

    他们很想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现如今的末法时代,真的还能够孕育出新神来?

    我看得出来,他们对于这件事情,还是挺疑惑的。

    或者说,他们有点儿不太相信三十三国王团的七神计划,觉得这些不过是k的威胁而已,并不是真的。

    听到了这里,屈胖三突然笑了。

    众人都看向了他,而他则说道:“你们不提,我差点儿就忘了,你们最为关心的那位瘟疫与恐惧之神,它好像还没有死。”

    啊?

    众人都为之惊讶,说没死?那它在哪里?

    屈胖三微微一笑,摸了一下胸口,说你们想要看么?要的话,我叫它出来,跟你们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