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家的温暖
    能够运转到现在,并且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的三十三国王团,它的决策中心必然有一个十分成熟的体制,不可能因为私仇而做出任何不智的举动来。

    所以k的分析不无道理。

    那帮人的想法,肯定是以战养战,集中全力而动,一来可以震慑那些蠢蠢欲动的中立力量,二来又可以打击自己此刻最为重视的敌人,第三个目的,则是想要通过这一场袭击,找到足以快速酝酿缔造新神的战利品。

    只不过,他们最终定下的袭击目标,到底是什么呢?

    对于我们的问题,k没有准确的回答。

    他说他得到的消息也很有限,这个目标在三十三国王团的内部,必然也是最为机密之事,除了议事会的大阿卡那牌之外,其余人估计很难得到消息。

    就算是得到了,也未必准确,极有可能是那帮人发出来的烟雾弹。

    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之前我们去找范老,让他签署我哥任务结束的命令时,他所表现出来的不舍。

    并不是那位老人家有多么的自私和无情,而是一张大阿卡那牌的内应,实在是太珍贵了。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又与k聊了许久,一直等到亚当母子看上去有一些疲倦了,方才起身告辞。

    回到了我们自己的房间,我依旧忍不下心头的焦急,问屈胖三说道:“你觉得,三十三国王团如果真的要动,目标将会是哪里?”

    屈胖三说你觉得k讲的话,有可能是真的?

    啊?

    我说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觉得他在骗你?

    老鬼在旁边也说道:“k这个人,我认识很久了,对他也还算是了解,他应该不会随意骗人的。”

    屈胖三说你们想过没有,世界上这么多的地方,必然也存在着无数的灵脉之处,无论是英格兰,还是法兰西,又或者南美丛林的印加帝国,这些地方都存在有极为神秘的力量,注意缔造出另外一个瘟疫与恐惧之神来,那么他们为何会脑子抽了,跑到东方来撞铁板呢?

    我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你觉得k说的那三点不对?”

    屈胖三摇头,说不,其实我对他的判断,也是很认同的,刚从之所以那么说,是告诉你们一件事情,那就是凭着我们与k的这对话,去说服国内的人全力备战,这件事情会无比困难。

    啊?

    屈胖三这么一说,我们顿时就理解了。

    对,k的话,我们确信不疑,所以他的判断我们都不会有什么质疑,但如果拿着这一套说辞去游说国内的那些人,无论是朝堂之上的当权者,还是江湖之上各宗各派的大拿,都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屈胖三刚才提出来的疑问。

    我说k不是说了么,为了缔造七神计划,这个世界上其余的地方,基本上都已经被三十三国王团搜刮干净了,只有他们一直不怎么涉及的国内,才有这样条件的地方。

    屈胖三说那如果别人问怎么可能,不是还有梵蒂冈么?不是还有耶路撒冷么?不是还有他们说这些,你怎么回答?

    呃

    我给屈胖三一连串的提问给问得稳住了,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而老鬼则说道:“那到底该怎么办呢?”

    屈胖三说我们现如今应该做的,首先是说服我们的自己人,就是愿意相信我们的人,然后通过这一股力量,去游说那些中立者,至于那部分死不相信的人,则可以分为两部分人,一部分是老古板,总是觉得天朝上国的迷之自信者,而另外一部分人,则是

    他故意停住了话语,而我心中一动,开口说道:“投敌叛变者?”

    屈胖三猛然拍手,说对,三十三国王团既然在明知道东方的力量如此强大的前提下,还敢来摸老虎屁股,肯定是有所凭恃的,甚至可以说在邪灵教之后,他们找到了另外的合作者,而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很有机会找到这部分合作者,到底是谁。

    天空绿洲号一路航行,这儿有卫星电话,我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陆陆续续地跟许多人进行过了对话。

    抵达东京湾之后,k下了船,与我们告别,而我们则在徐淡定的人员安排下,再一次出海。

    船行东海,半路上骑鲸者过来接我们。

    林曦、龙玉瞧见骑鲸者和我哥的几个手下都过来了,心情放松不少,而骑鲸者等人瞧见我那侄儿陆凡,也是兴奋得很,双方一番寒暄过后,待两位嫂子回船舱休息,我找到骑鲸者,问起了我哥的消息。

    然而他这边也是没有任何的线索,我哥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也不跟任何旧部联系。

    听到他的话,我的心头,又多了几分阴云。

    回到东海蓬莱岛,上次的创伤已经修复得差不多了,看不出太多的战争残骸,只不过明显萧条了许多的街道和人流,还是能够感受得到上一次三十三国王团进攻东海蓬莱岛的影响。

    作为蓬莱岛的海公主,虫虫在码头这儿早早地就等待了。

    当船舶靠岸,我站在船头瞧见码头上盛装打扮的虫虫时,心头顿时就燃起了一团烈焰来。

    那是我的女人。

    一种说不出来的自豪感,从心头油然而生,而紧接着,我能够感觉得到虫虫炙热的眼神,跨越了空间,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两人目光对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下船之后,虫虫并没有与我多做交流,而是招呼两位嫂子,并且还给陆凡带了见面礼,是蓬莱岛最好匠人打造出来的长命锁,笑盈盈地给陆凡戴上,寒暄一番之后,亲自扶着两位嫂子上车,回到碧游宫中去。

    那海公主的銮驾并不算大,所以我也没有凑到车里去,而是与骑鲸者等人一同骑马,在后面跟着。

    屈胖三在马上调笑我,说驸马爷,看来你家海公主对你有点意见啊?

    我却不被他“挑拨”,心中满是温暖地说道:“她对我两个嫂子,如同对待家人一般,就凭这一点,我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当下回到了碧游宫中,安顿好老鬼和屈胖三之后,我跟随着去了我父母落脚的地方,还没有走近,远远就瞧见二老在门口驻足等着,旁边陪伴着几个身穿罗衫的侍女,待瞧见我们出现,二老便忙不迭地跑了过来。

    亲人相见,自有千言万语诉说不完,只不过最基本的见面之后,父母便将所有的心神都放在了新出生的陆凡身上,连我这个正经的儿子都放到了一边去。

    我瞧见母亲紧紧抱着陆凡不放手的样子,忍不住就笑了。

    老两口期待抱孙子这事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此刻终于夙愿以偿,也算是给我减轻了不少的压力。

    晚饭就在我父母这儿吃的,味道偏清淡,菜都是他们刨了园子里珍贵的药材和花草,自己种出来的青菜萝卜,另外还炖了一罐子浓浓的老母鸡汤,只不过为了照顾孕妇的胃口,没有怎么放盐,我吃了一口,鸡香浓烈,但并不合胃口,也就不多吃了。

    席间聊了许多,都是家长里短的事情,我发现父母对之前敬而远之的虫虫十分亲热,就好像是对待自家媳妇一般,知道这段时间里,虫虫可是花了不少心思在他们身上。

    父母又问起了我哥的下落,我只有如实回答,听到我的话语,老两口都沉默了。

    而两个嫂子虽然没说什么,但看着还是挺着急的。

    母亲说那你多操点心,帮忙找一下咯孩子都出来了,他也没有回来看一眼,太过分了。

    我赶忙点头,说好。

    随后母亲又看向了旁边的龙玉,说玉妹,我记得你也好像怀着了,怎么不见动静?

    龙玉有点儿尴尬地说道:“快了,还得等一两个月”

    呃

    我知道,我父母估计是不了解龙玉的身份。

    吃过了饭,两位嫂子就留在了父母的住处这儿,而我则与虫虫离开,走之前,龙玉找到了我,对我说道:“如果有你哥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林曦她身子骨虚弱,走不开,但我休息一段时间,就没问题的。”

    我点头,说好。

    回到了虫虫的住处,我拉着她的手,说些感激的话为了满足我父母劳作的想法,把那园子里最为珍贵的药材和花草铲掉,这事儿还真的是为难她了。

    另外还有我父母对待虫虫的态度,就知道她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费了多少的心思。

    她可是这座岛屿的主人,地位那般尊崇的人物,在我父母面前,却是百般的讨好,真的是委屈她了。

    虫虫握着我的手,认真地说道:“咱们两个,还需要说那么多么?”

    我被虫虫柔滑的小手儿一握,顿时就控制不住了,情欲翻涌,抱着跟前的玉人儿,激动地说道:“对,对,爱这事儿,不用说什么,要亲力亲为地实践”

    嗯哼

    这一夜小别重逢,红被翻浪,自有许多妙不可言之事发生,不多赘述。

    我在蓬莱岛待了两天,一天半没有出过房间,因为时间紧急,不敢再流连温柔乡,告别父母和妻子,与老鬼、屈胖三乘船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