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六十章 生了个蛋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慌忙擦了身子,扯了一件衣服穿上,冲出来说道:“我看肚子,好像并不像是要生的样子啊,怎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了?”

    屈胖三一脸无奈,说我怎么知道啊?我活了三辈子,对生孩子这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啊会不会是之前被锁在那个地方的时候,加快了孕育的速度,然后今天这么一折腾,动了胎气呢?

    动了胎气?

    我心头一紧,慌忙说道:“那会不会流产啊?”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说你自己过去看看呗,问我有什么用啊?

    我慌里慌张地上了楼,来到了林曦的房间,只听到里面有压抑不住的疼痛呻吟,推门而入,我瞧见她平趟在床上,浑身都是黏糊糊的汗水,头发如乌云一般散乱在枕头上,因为害怕自己的叫声会传出去,让我们藏匿的地方暴露,她抓着一床被单,想要咬住,瞧见了闯进来的我,刚想说话,却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我走上前去,对她说道:“嫂子,你怎么了?”

    林曦哭着说道:“陆言,陆言,你快看一下,我是不是流血了?”

    我也顾不得避嫌,低头一看,却见床上流出了浑浊的液体来,将大半的床单给染湿了一片,其间还混杂着一些鲜血。

    这是……羊水破了?

    我从有限的常识之中努力翻检,终于想出了唯一的解释来,但后面该干嘛呢?我也不知道,只有安慰她,说嫂子,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你挺住,很快的……

    啊、啊……

    林曦死死咬着被单,不过还是忍不住疼痛,叫出了声来,我转身出门,正好碰到了打完电话的老鬼。

    他显然也知道了情况,对我说道:“我跟威尔取得了联系,他找了另外一个暗线过来帮助我们,至于菲尔普斯的问题,他也会让人来处理只不过我看你两个嫂子的情况有点儿不太好,是不是需要送去医院啊?”

    我脑子有点儿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时屈胖三却说道:“不行,不能去医院我们好不容易将人给救出来,送到医院去,根本就是把大人和小孩都拱手送到敌人的手里了。”

    我说不送过去的话,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就在这里给孩子接生吧?

    屈胖三点头,说对,我们就在这里接生。

    啊?

    我说我们都没有经验啊,接生的话,要怎么做?

    屈胖三转过头来,对老鬼说道:“你现在立刻联系你那个朋友考玉彪,让他以我们所在的位置进行搜索,查找出一个妇产科医生或者护士身份的人来,甭管是在家里,还是附近的医院,让他赶紧弄,越快越好,随后陆言和我去将人给请来老鬼,你坐镇这里,帮忙烧开水,还有准备毛巾之类的,一旦外面有任何动静,你能挡就挡,不能挡就带着人走。”

    听到屈胖三的吩咐,老鬼没有半点儿迟疑,转身进了房间,去打电话。

    而我则跟着屈胖三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瞧见床上躺着的龙玉肚子挺得老高,不过她的忍耐力还算是比较不错的,没有发出林曦那种难耐的痛苦声音。

    只不过我走进来的时候,却听到她在小声咒骂着我哥的名字,什么王八蛋、白眼狼,乱七八糟地往我哥脑袋上面塞去。

    很显然,这位小娇娘对我哥搞大她的肚子,并且人影无踪这件事情,气愤非常。

    我走进来,开口说道:“嫂子,你……”

    龙玉气呼呼地说道:“你别叫我嫂子,叫我龙玉。”

    呃……

    我有点儿尴尬地说道:“呃,那个……龙玉姐,你先忍一忍,一会儿我们去请医生过来……”

    龙玉想起了我刚才拼死将她们救出来的事儿,脸色和缓一些,没有再为难我,而是问道:“林曦怎么样了?”

    我说情况有点儿不太好,羊水已经破了。

    龙玉睁大了眼睛,说羊水都破了,你们还让她一个人待在房间?

    我说啊,那怎么办?

    龙玉说你跟你哥一样,都是个榆木疙瘩你去把她背过来,跟我一个房间,不管怎么样,我还可以跟她说说话,让她不至于那么绝望。

    我慌忙点头,说好。

    我跟屈胖三走出了门来,屈胖三低声说道:“你这个嫂子厉害啊对了,她跟布鱼那女朋友一样,都是软玉麒麟蛟的化身?”

    我点头,说应是如此。

    屈胖三说软玉麒麟蛟啊,世间罕有,本以为都灭绝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两条,只可惜都是母的,倒是便宜了你哥和布鱼我在想,要倘若是还有一条公的在,结果知道另外两个异性都有了老公,那得有多难过啊……

    我苦笑,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操心这个?

    两人过去,将林曦搬到了龙玉的房间,这时老鬼也过来敲门了,说查到了,就在距离我们这儿一公里左右的地方,那里住着一个有医生执照的妇产科医生,女性,36岁,叫做罗西惠特莉,独居,如果她在家的话,应该可以帮得上忙。

    屈胖三抬起头,说具体位置呢?

    老鬼早有准备,拿出了一张纸来,上面写着具体的门牌号码,以及一张草图,将我们伸出的位置和那位妇产科医生罗西的位置做了标记。

    不但如此,他还拿出了一大叠的绿色钞票来,说虽然是强行绑来,但想要医生尽心尽力的话,这个少不了。

    我接过来,说你随身还带了这么多的钱?

    这一叠可不少,怎么说也有好几万美元呢,而老鬼却笑了,指着楼上的某一处房间,说我刚才搜查的时候,在保险柜里发现的。

    屈胖三研究完了地图之后,不再多说,让老鬼照顾好林曦和龙玉,然后与我匆匆离开。

    此时已经是凌晨五六点,天色蒙蒙亮,我们也来不及隐藏身形,直接用地遁术,快速离开,然后经过几分钟的筛选,终于找到了地方。

    在米国这儿当医生的,都是中产阶级,有钱人,这位独居的妇产科医生罗西也是如此。

    好在她并没有什么夜不归宿的习惯,所以我们在她独立屋二楼的卧室里找到了她。

    瞧见床上安睡的女人,我有点儿犹豫。

    屈胖三却不管那么多,走上前去,猛然一推,将人给摇醒之后,伸手捂住了她张口大叫的嘴,然后将我们的诉求跟她一一说来。

    等屈胖三说完这些,我将老鬼给的酬金,放在了床头柜上。

    随后屈胖三说我们没有恶意,只求你帮忙救人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放开手,让你说话,可以么?

    医生点头,屈胖三放开手,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人在哪里?”

    我说这你甭管,我们带你去,你这儿有接生的工具么?

    医生指着隔壁房间,说有,不过你们能不能背过去,我穿一下衣服。

    我这时方才发现,她居然是裸睡……

    呃。

    好吧,总之几分钟之后,当罗西医生带上了工具箱,收拾完一切,询问我们怎么去之后,我伸手过去,一边抓着她,一边抓着屈胖三,施展起了地遁术来。

    几个起落,我们回到了藏身独立屋的院子里来,吓得医生连连心惊,大声说道:“魔法?哈利波特?”

    我没有理会她,将人给直接带到了二楼来,将门推开,对着里面的两位嫂子说道:“医生来了,再坚持一下……”

    罗西医生一瞧,不由得又喊了起来:“天啊,是两个?你们怎么没说?”

    屈胖三说医生,我们是付了钱的,请你专业一些,如果是酬金的问题,我们稍后再谈,可以么?

    听到这话儿,医生没有再多说什么,瞧了我一眼,又看向了高大俊朗的老鬼,不由得眼前一亮,期期艾艾地说道:“您是孩子的父亲?”

    老鬼摇头,说不是……

    医生又看向我,说那么是你?

    我说都不是,孩子是我兄弟的,你就说接下来需要干嘛吧?

    医生说既然你们都不是孩子的父亲,那就都给我出去,这个男孩留在我旁边帮忙嘿,波伊,你可以么?

    屈胖三说你放心,我不是熊孩子。

    商量妥当,我们都给赶出了房间,期间除了被叫着送了几次开水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只有蹲在门口的走廊处,在那儿耐心地等待着最终的结果出来。

    而屈胖三很有先见之明,他在房间里布置了一个小法阵,将声音给隔绝了,我们即便是站在门口的走廊前,也只能够听到隐约的叫声。

    我蹲在门口,有点儿烦闷,也有几分期待。

    老鬼瞧见,递过了一根雪茄来,说来一口?别着急,米国这边的医生执照很难考的,能够考上的话,应该都是有真材实料的……

    我犹豫了一下,接过来,老鬼帮我点燃,我刚刚放进嘴里,吸了一口,还没有吐出来,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声,紧接着是那医生罗西惊慌失措的大叫,“天啊”、“上帝”、“狗屎”之类的话语,不绝于耳。

    而随后,门被推开了,屈胖三抱着一个棉布包裹的婴儿,对我说道:“恭喜,林曦生了一个带把的,你们老陆家有后了……”

    我紧张地说道:“那龙玉姐呢?”

    呃……

    屈胖三一脸古怪地说道:“她啊……呃,生了个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