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跨空而来
    因为早就已经有了准备,所以在感应到了地煞的那一瞬间,我就启动了“地煞陷阵”。

    轰

    原本已经平稳下来的空间,突然间又发出了一道剧烈的震动,而这一次,比起之前,却显得更加的恐怖,天摇地晃,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然而这些外在的危机,已经没有再让我感到恐惧。

    因为真正让人恐惧的,是趴在我身上的那个小男孩,他此刻已经整个儿趴在了我的身上,双手之上,浓烈的死气蔓延,紧紧抓住了我的脑袋,仿佛想要把它给拽下来一般。

    而在使出了地煞陷阵的那一瞬间,我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在迅速流逝。

    先前的时候,他曾经对黑龙使过一次,后来与我对敌的时候,却给新罗婢拦住了,让我能够活到现在,将我的两个嫂子救出,并且将敌人的这老巢给直接摧毁了去。

    但是现在,却再也没有人来帮我抵挡。

    我感觉生命力迅速流逝,整个人的身体也开始枯萎,意识模糊,眼皮变得越来越沉重,仿佛下一刻,就要闭上眼睛。

    要死了么?

    当我的心头浮现出了这么一个想法来的时候,赫然惊醒过来,知道自己只要一闭上眼睛,估计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我不能死。

    这个世界上,还有我爱的人,还有爱我的人,我如何能够遁入黑暗,永远沉眠呢?

    不行,我得活下来

    强大的求生意志让我恢复了一点儿清醒,猛然一咬舌头,剧痛从舌尖一直传递到了我的大脑之中来,紧接着我厉声一喝,双手猛然抓住了那小男孩的手,怒声吼道:“放开我”

    我这个时候已经是在拼命了,而那小男孩也是陷入了绝望之中。

    将他创造出来的这个母体毁掉了,而地煞陷阵涌出来的力量,在废墟之中不断汹涌,感受到这种即将毁灭的绝望,让他的仇恨越发浓烈,拼死抓住我的脑袋,大声喊道:“你们这些蝼蚁,想要我死?做梦,要死也是你先死”

    轰隆隆

    伴随着他疯狂叫声的,一块重物猛然的砸落,承受着重压的小男孩死死抓着我,我瞧见甩不开他,想着此刻正是地煞陷阵的最高峰之时,周遭的法阵想必已经被破坏殆尽了,我说不定能够通过大虚空术逃离。

    想到这里,我没有再跟他纠缠,而是将全部的精神意志,都集中在一点。

    遁!

    我浑身颤抖,大虚空术施展出来,眼看着虚空就在眼前,然而小男孩却凭借着强大的力量拦住了我,冷声笑道:“想跑?你觉得你能够跑掉么?”

    啊

    我们两人在轰塌的地底之下,那狭窄的空间里拼死挣扎着,我翻转过了身子来,瞧见小男孩的脸容已经改变,满是那淋漓的鲜血,而且还有许多章鱼一般的小须,丑陋无比,一对圆鼓鼓如青蛙的眼睛里,充满了仇恨的种子。

    看得出来,他想要留住我,让我死在这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地底之下又爆发出了一声巨大的震动声响,而这一次的震动,远比之前的力量要强大许多。

    这,不是地煞陷阵的力量。

    我心头一跳,突然间一大股的力量透过我的身体,贯注到了小男孩的身体上来。

    啊

    他发出了一声惨烈无比的尖叫声,整个人的皮囊居然开始臌胀起来,就像是一个吹鼓了的气球一般,而下一秒,我感觉到有疯狂的力量朝着他的身体涌入,而对方抓在我脑袋上的力量,也变得越来越强了。

    不好。

    我想起屈胖三之前的叮嘱,知道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量,也许就是屈胖三为之担心的那一件事情。

    剧烈的撞击,使得鄂乐多斯的尸体,按照之前的法阵引导,将最后的神格力量,贯注到了小男孩的体内来。

    而如果能够成功的话,即使它并不如理想状态的那般强大,但也足够横扫我们这些人。

    怎么办?

    此刻我的意识,已经是微乎其微了,被对方死气压迫着的我,整个人都开始枯萎,仿佛七老八十一般的无力,再看向这个小男孩,它却在飞速地膨胀。

    一旦完成了这个过渡,那么我接下来需要面对的,便是死亡。

    怎么办?

    意识逐渐模糊的我,在它即将就要湮灭的时候,反复地问自己,突然间,有一个意识跨越了空间,与我进行了连接。

    小红?

    我突然间睁开了双眼,下一秒,我突然间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冷酷、无情,俯视苍生。

    天道在上,世人在下。

    轰

    我的脑子仿佛被某种球棍击中一般,轰然作响,而接下来,另外一端的意识处,传递过来了一个指令,而我也是几乎下意识地遵从,没有再去掰小男孩的双手,而是朝着他的脖子,恶狠狠地咬了下去。

    一口咬下去的时候,我感觉自己仿佛吃到了世界上最甘美鲜甜的食物。

    然而血淋淋的画面,却提示着我,我刚才咬住的,却是一大团脓包一般的墨绿色血肉。

    我在那一瞬间,整个人仿佛被分成了两半,一半是我自己的意识,仿佛一个旁观者,而另外一半,则是小红跨空传递而来的感官。

    而这部分感官,仿佛支配了我的身体,使得我一口一口咬下去的,就好像是最甜美的蜂蜜。

    此刻的我,就如同去掏蜂蜜的熊瞎子一般。

    发疯了

    就在我疯狂撕咬的时候,那玩意终于承受不住了,此刻的它,已经不再是什么小男孩的形象,而是一个如同蛤蟆一般皮光水滑、满是燎泡的巨大肉团,与我死死纠缠,而它里面的肉质,已经脱离了实体,仿佛是某种凝聚的能量一般,我一开始的时候,自我的意识还能够处于清醒的状态,然而到了后来的时候,却给直接吓晕了过去。

    晕过去的最后一刻,我知道自己应该死不了。

    因为掌握住我身体的,已经不再是我,而是聚血蛊。

    蛊,是什么?

    一个泥罐子里,放进了一大堆的虫子,相互残杀,最后生下来的那一只,面目全非的虫子,则叫做蛊。

    论斗争,无论是我,还是这个刚刚诞生不久的“瘟疫与恐惧之神”,都远远不是聚血蛊小红的对手,所以我没有太多的担心。

    唯一的疑惑,是为什么小红的意识,能够跨空而来,并且将我给控制呢?

    “陆言,陆言,醒一醒”

    啊?

    昏迷之中的我听到有人在耳边不断地呼喊着,仿佛很熟悉,然而我却又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而就在这般浑浑噩噩的时候,却听到有人说道:“让我来。”

    啪、啪、啪、啪

    有人在我身上一连拍打了十三下,每一下都伴随着一句混糊不清的口诀,而最后一下,却是拍在了我的额头之上。

    “呕”

    突然之间,我醒了过来,下意识地开始干呕,立刻听到了老鬼的声音:“拿水过来。”

    我睁开了眼睛,瞧见自己身处于一片沙滩之上,周围有许多黑乎乎的身影,看得并不真切,我使劲儿摇晃了一下脑袋,感觉如遭重击一般,晕晕乎乎的,好一会儿,我方才清醒过来,接过老鬼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哇的一下又都给吐了出来。

    “怎么是咸的?”我有气无力地说道。

    旁边的屈胖三忍不住笑了,说这不是废话么?我们刚刚逃出来,去哪里给你弄淡水去?

    逃出来了?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左右一看,这才发现我们居然在离卡特罗森军事监狱悬崖不远处的沙滩,远处的那山崖已然垮塌了,轮廓不再,隐约间还有凄惨的叫声和火光传来。

    我此刻已经回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下意识地往体内感应而去,却并没有发现聚血蛊小红的存在。

    我用海水漱了一下嘴,却并没有记忆之中的那一团烂肉。

    我说怎么回事,我怎么出来了?

    屈胖三盯着我,说你忘记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我瞧见身边围着老鬼、屈胖三和林曦、龙玉,不远处还有亚当,以及一些熟悉的人影,低声说道:“我没有忘你们走了之后,我发动地煞陷阵,结果给那怪物缠上,差点儿弄死我,而且还发生了你最担心的事情,然后小红的意识就连接了过来,接着我就开始把它给啃了”

    屈胖三一脸惊讶,说你的意思,是你把那个什么“瘟疫与恐惧之神”给吃了?

    我点头,说对啊?

    屈胖三盯着我,好一会儿,方才说道:“你确定这就是你昏迷过去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对么?”

    我说当然确定了,后面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那个时候,已经是小红的意识在控制我了,我自己却是昏了过去。

    屈胖三一脸古怪地看着我,不知道想要说些什么。

    我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屈胖三让开身子来,指着地上说道:“你说你把他给吃了,那这是什么?”

    我顺着屈胖三的手指往地上望了一眼,顿时就呆住了。

    地上躺着一个人。

    而这个人,正是之前与我拼死缠斗的那个小男孩,此刻的他,双目紧闭,鼻息缓慢,却是躺倒在了沙滩上,一动也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