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七章 献祭吾身,地煞陷阵
    “贵逼人来不自由,龙骧凤翥势难收。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秦王三千剑”的出处来自于全唐诗之中贯休的献钱尚父,说得很雄壮,但实际上是清池宫十三剑之中的虚招,看上去璀璨无比,实则并无太多的杀伤力,比起实战来说,更适合给那些没有瞧见过真正剑术的人来做表演。

    毕竟一瞬间剑气纵横,光芒四射的场景,对于许多普通人来说,不亚于天外飞仙,或者御剑飞行的震撼。

    但事实上,它在清池宫十三剑招之中,却是十分鸡肋的存在。

    我之前也是这么认为的,直至如今。

    就在刚才被逼到了悬崖边上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用的招式,只有无用的人。

    所谓剑道,并非只是杀人。

    唰……

    剑气纵横而过,整整一面墙的肉瘤陡然破裂,皮开肉绽之间,却有人影从中簌簌跌落而来,这里面的人形形色色,不过大部分都是女性人物,甚至可以说这里的男女比例,几乎达到了一比九。

    而所有在这里的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灵气充足。

    或者说,天资聪颖。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人是孕育刚才那个小男孩的关键所在,也是我们身处这大立方体的一部分力量源泉。

    光有一个鄂乐多斯,并无法孕育出“瘟疫与恐惧之神”来。

    而在这簌簌跌落的人群之中,我锁定了两个几乎挨在一块儿的大肚子女人。

    一个是林曦,而另外一个,是龙玉。

    是的,是她们。

    居然真的在这儿,而且还是两个都怀孕了。

    瞧见两人出现的我,心情激荡无比,箭步冲了过去,没有等她们落地,就将人给紧紧抓住。

    两人衣装完整,除了浸泡在那肉瘤之中的溶液之中,满身都是黏液之外,倒也没有其他不妥,而且两人跌落下来的时候,潜意识地都护住了自己的肚子,充满了母性光辉。

    我将两人扶起,瞧见都陷入昏迷之中,有点儿不知所措,想着输点儿劲气,又估计她们的孕妇身份,有点儿手忙脚乱。

    而就在这个时候,亚当的母亲,一个三十来岁、长得很是漂亮的欧美女人走了过来,冲着我笑了笑,然后将右手依次在两人的头顶上摩挲了一会儿。

    她走过来的时候,脸上带着善意,我没有阻止,但心中还是有点儿戒备。

    只不过她似乎有着某种神奇的能力,没一会儿,林曦和龙玉都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打量着眼前的我,林曦有点儿惊喜,喊道:“狗哥……”

    呃……

    我跟我哥长得太像了,以至于适逢大变的林曦在迷迷糊糊之中,认错了人。

    眼看着林曦就要扑进我的怀里,旁边的龙玉拦住了她,没好气地说道:“小花痴,你看清楚了,这是他弟弟……”

    啊?

    林曦认真瞧了一下,发现真的是自己认错了人,脸上顿时一阵涨红,尴尬地说道:“啊、啊……陆、陆言?”

    得,她终于想起我是谁来。

    时间紧急,我也来不及说太多的客气话,对她们说道:“两位嫂嫂,我是特地过来救你们出去的,跟着我来,我带你们离开这里。”

    龙玉问道:“你哥呢?”

    我听龙玉的这语气,似乎对我哥隐约有几分埋怨的心思,也不知道她们平日里是怎么相处的,不过现在也不是猜想的时候,只有敷衍着回答:“他被人盯上了,走脱不开,只有委托我过来了,你们小心一点儿,跟紧我了,这里很危险的……”

    我这边说着话,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剧震。

    轰……

    巨大的炁场震动汹涌而出,狂涌的气劲传递到这边来,许多一脸茫然站起来的人都给这气劲给鼓荡得摔倒了去,我抬头一看,却见老鬼与那虎神两人激烈交手,此刻猛然一击,却是各自退了十几步,都受了些暗伤。

    那个虎神,我虽然没有能够与他交手,却知晓能够这个比拟三十三国王团核心人物的家伙,肯定是个狠角色。

    而这个时候,一直消失不见的屈胖三出现在了我的左边不远处,一身墨绿色汁液的他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打量着我身边的林曦和龙玉,说找到了?

    我点头,说对,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们此刻身处于超立方体的最核心之处,外围还有无数运转着的小房间,想要通过这房间的窗门,一个一个地爬出去,然后又要过无数法阵,回到那监狱的码头,然后又带着身体虚弱的她们离开这个恐怖的监狱,甚至还要躲避猛虎团随后而来的报复,乃至于米军的攻击……

    一想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就脑袋疼。

    这简直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想破脑袋,都没有破局的办法,只有寄希望于屈胖三的身上来。

    屈胖三说道:“在这个地方,是对方的地盘,天时地利人和,人家占齐了,没办法破局,所以想要打赢对方,就只有一个办法。”

    我说将这里毁掉?

    屈胖三点头,说对,不过我手头的巨人眼珠刚才用完了,手上还有另外的好东西,将整个超立方体解体,并且切断下方的鄂乐多斯尸体联系,都没有问题,只不过……

    我说只不过什么?

    屈胖三说当超立方体跌落下去的时候,会与鄂乐多斯的尸体进行激烈碰撞,或许会达成另外的一种交融,使得那个小屁孩能够快速成型所以我需要你在落地的一瞬间,使用地煞陷阵,将这整个一片地方,连带着上面的卡特罗森军事监狱,也都给毁去。

    啊?

    我说这怎么可能?那这些人怎么办?也跟着一起埋葬?

    屈胖三摇头,说不,老鬼会和我一起,带着他们先撤,你得在这里殿后只不过那个时候你没有任何的支援,只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力量逃走。

    我苦笑,说在这样的地底之下,我的大虚空术和地遁术又都给限制了,我怎么逃?

    听到我的抱怨,屈胖三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认真地看着我,然后说道:“陆言,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是非成败,现在都在你的掌握之中,我不是让你牺牲自己,而是让你明白,现在我们想要活着离开,有且只有这么一个机会,不然就算是我们能够逃出去,只要那个小屁孩子还活着,我们都都得死,知道么?”

    屈胖三很少用这样郑重其事的话语来跟我讲话,但当他这么做的时候,我就知道,事情是没有商量的了。

    他爱开玩笑,但现在却不是开玩笑。

    我转头过去,瞧见劫后余生的两位嫂子,瞧见亚当和他母亲,以及旁人脸上露出的那些惊恐中又带着几分期冀的表情,终于做了决定。

    我点头,说好,我干。

    屈胖三认真地看着我,说你行的,要相信自己。

    说罢,他猛然转身,冲着亚当喊道:“你,帮我把人聚齐起来,我们准备离开了。”

    我对旁边的林曦和龙玉说道:“你们过去,跟屈胖三在一起。”

    龙玉对我哥虽然有些怨气,但对于我这个小叔子却没得说,一脸焦急地说道:“那你呢?你不跟我们走么?”

    我笑了,说我稍后再过来。

    说罢,我走到了另外的一角去,顾不得周遭的战况,直接盘腿在地,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与地底深处的地煞去联系。

    按照屈胖三的说法,这超立方体是悬浮于空的,而支撑它的力量,是来自于那个鄂乐多斯的尸体。

    所以我并没有能够联系到地煞。

    而在这个时候,那个不知道钻到了哪儿去的小男孩终于又回到了这一处洞穴之中来,瞧见这一两百被放出来的人,顿时就怒不可遏,放声怒吼道:“蝼蚁,蝼蚁,不可原谅,居然敢坏了我的大事。成神路上,任何人胆敢阻挡我,都是我瘟疫与恐惧之神的敌人,我要杀光你们,杀光……”

    没有等他说完,屈胖三高声喝道:“老鬼……”

    他的声音如此尖锐,以至于都有些变形了,而有点儿摇摇欲坠的老鬼猛然往后一跃,大声说道:“我知道了。”

    说罢,他猛然一举手,却有一道虹光从他的手掌浮现。

    在这个昏暗混沌的空间之中,那鲜艳的虹光让人眼前一亮,紧接着它包裹着场中这一两百号的人,在一瞬之间,几乎凭空消失了一般。

    而就在屈胖三也跟着消失的那一瞬间,他口中高喝了一声:“……左排八十九万兵,右排八十九万将,乌鸦报字云中叫,雷公霹历震乾坤,金轮朝请,速降坛中,急急如律令敕!太上老君敕!”

    就在屈胖三消失的那一刹那,我们身处的这个空间陡然剧震。

    剧震之中,是急速的跌落,那恐怖无比的崩塌让人脑子都是一片空白,而在这个时候,那个小男孩怒不可遏地狂吼着,猛然一冲,却是落到了我的跟前来。

    他死死地抱住了我。

    事实上,此时此刻,这儿除了我之外,再无别人可供发泄。

    那个时候的我,脑子几乎是一旁空白,但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我,凭借着惯性,在某一瞬间,感受到了地煞的存在,顾不得身上的敌人,直接发动。

    地煞陷阵!

    不死,怎么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