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牺牲与坚守
    那个化身为狼的大汉一声怒吼,紧接着头顶的岩壁上不断有光芒垂落而下,落在了他的身上,仿佛一层又一层的增益效果,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无比的恐怖起来。

    下一秒,黑狼双腿一蹬,人便出现在了我的跟前。

    铛!

    止戈剑陡然前斩,却不曾想那家伙手中的拳剑更加凶猛,连带着这强冲的惯性,将我一下子就给推得飞了起来。

    我身后绑着屈胖三,行动本来就有点儿不太方便,一个翻身,落在地上之后,瞧见那家伙完全没有任何道理地再次冲来,速度快得如同鬼魅一般,就知道对方并不太好对付。

    事实上,如果没有那家伙身上团团光芒笼罩,我感觉这人虽然是猛虎团的一员大将,但也只能算是一般。

    然而当那光芒汹涌起来的时候,我却感受到了另外的力量在支撑着他。

    那是……

    是这整个大立方体的力量,是整个法阵的力量,在这样的汇聚之下,占据了地利优势的黑狼表现得十分强势,速度如同鬼魅,时不时地现身,又时不时地消失,让人很难把握得住。

    我与对方交手了十几个回合,好几次都差点儿被对方给直接斩杀。

    要不是我对于生死之间的大恐怖,有着绝对的敏感,估计在打照面的几个回合之内,就已经躺倒在地了。

    如此过了一会儿,我突然间明白过来,与这样的人拼斗,我不能太软弱了。

    我若是软弱,对方就会直接骑到我的身上来。

    我得拼。

    他越是凶狠,我就得比他更加凶,只有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我方才能够从这暴风骤雨的攻击之中挣脱出来。

    背着屈胖三的我,面对着神出鬼没的黑狼,深深吸了一口气。

    在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周围只剩下了呼呼的风声。

    在这里。

    铛!

    在挥出剑的那一瞬间,我的身后,浮现出了两个隐约的身影,正冷冷地打量着这个宛如野兽一般的黑狼。

    两代一剑神王,在这一刻,都将所有的精神和意志,集中在了我的双手之上。

    止戈剑,志在止戈。

    轰……

    诸般力量倾轧而下,在那一瞬间,力量再一次激烈碰撞的瞬间,原本表现得无比强势的黑狼浑身一震,原本变幻不定的身形,终于停滞下来。

    尽管我比他矮上一些,但从气势上,我已经反过来将他给死死压住。

    止戈剑居高临下,死死压在了他的拳剑之上,黑狼那充满了爆炸性力量的身躯开始慢慢地弯了起来,紧接着被我倾尽所有力量,一点一点往下压,不得不跪倒在地,到了后来,他身下的那地上,开始有波纹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那力量,仿佛变得有了形状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突然间抬起了头来,火红色的双眼变成了褐色,然后开口说道:“渎神者,你们都会死在这里的,你们的力量,也将会被献祭给鄂乐多斯……”

    说完这句话,他浑身一震,却是放弃了抵抗。

    我在对方失去力量的一瞬间,一个平斩,将对方的脑袋给斩落下来。

    随着那硕大的狼头在湿滑粘稠的地上滚落,鲜血冲天而起,我的心情在那一刻,也变得无比的奇妙起来。

    事实上,我能够感受得到黑狼的强大,在刚才那光芒的加持之下,他似乎还有更强大的手段存在,然而此时此刻,破釜沉舟的我在那一瞬间,牵引出了两代一剑神王的意志,使得那一剑无论是精神、气势还是意志上面,都远胜对方太多。

    这一剑,将黑狼所有的意念都给斩断了去。

    一剑功成,我没有任何欢欣,目光一扫,瞧见那墙上还有好几个大大小小的肉瘤,走过去,我手起剑落,却从那层层叠叠的肉质触手之中,斩出了好几人来。

    这里有老格雷,还有那个叫做亚当的小孩,以及不丹的那位僧人,和另外一个黑人。

    至于另外一位,我没有再瞧见,估计是在半路的时候出了事。

    这些人落地之后,全部都瘫软在地,唯有那个叫做亚当的小孩,摇摇晃晃地扶墙站起来,瞧见了跟前的我,慌忙问道:“这是哪里?”

    我说大立方体的最核心处,你找到你妈妈了么?

    亚当使劲儿甩了甩头,然后指着远处的墙壁,说在那里,我感受到了,妈妈在那里。

    我眯眼一看,瞧见在对面的那墙壁之上,也有一连串的肉瘤。

    遵照刚才的情况,有肉瘤,里面就有人。

    只不过,我那两个嫂子,是不是也在那里面呢?还是说在别的地方?

    我有点儿犹豫,而亚当却挥舞着翅膀,冒冒失失地朝着远处飞去,我下意识地想要阻止他,却来不及拦住,结果瞧见他纵身飞过了黑龙与那无面人的交手区域,眼看着就要抵达,但到了那最中心的肉团之上时,那不停蠕动、宛如心脏一般的肉团却在那一刻,发出了夺目的光芒来。

    在那白色耀眼的光芒映照下,亚当整个的身子凝固在了半空之中,一动也不能动。

    紧接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男人来。

    那个男人身形不高,也就一米七左右,身材十分匀称,光溜溜的脑袋,额头上面用油彩描绘了一只奇怪的眼睛,而脖子上面,则挂着一连串的野兽牙齿。

    男人伸手,朝着亚当遥遥抓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旁边有人低声喊道:“虎神?”

    而下一秒,我瞧见一道幻影,出现在了那个光头男人与亚当之间。

    砰!

    巨大的交手声中,幻影变成了实物,我这才发现出手的居然是刚才还在昏迷的老格雷,他硬生生地冲进了场中,拦住了虎神对于亚当的控制,然后猛然一拍,一种极度繁复、却又充满美妙自然规律的图纹,从他的手中迸发而出,化作了一个平面,宛如光盾一般,挡住了光头男的抓击。

    两人的力量在半空中硬生生地撞了一下,亚当跌飞而去,落在地上,却恢复了身体的掌控,艰难地爬起来。

    而老格雷却往后退了十来米,一大口的鲜血喷出,方才停住脚步。

    那个被老格雷叫做虎神的男子身体很稳,一动也不动,冷冷地打量着不远处的老格雷,说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圣徒雅各布,竟然这般的弱。

    老格雷双手一挥,却有光芒护翼周遭,那符文转动不停,宛如实质一般。

    他不屑地说道:“我若不是在监牢之中受困太久,你又岂是我的对手?”

    虎神哈哈大笑,说对,对,让我想一想啊,对了,当初是愚者大人亲自将你给抓来的,所以对于三十三国王团,除了愚者,你倒是再无无惧只不过,你可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容忍你活到现在,而且还让你保持足够的精力么?

    老格雷眯眼盯着他身后那跳动不已的心脏,然后说道:“你们想把我当做食物,喂食你身后的那个怪物,对吧?”

    虎神哈哈大笑,说圣徒雅各布,你太苛刻了,它还只是一个孩子,才不是什么怪物呢……

    老格雷寒声说道:“你们创造出它来,是想要毁灭人类,但你们却忘记了,这个世界上,心向光明的人,永远比你们这些狂徒要多得多……”

    虎神说是么?不过,你应该是看不到了。

    他回身一抓,却从那肉团之中抽出了一根黑黝黝的棍子来,看不出是什么材质,但见他紧紧抓住那粘稠无比的棍子,冲向老格雷,双方陡然交手,几下之后,老格雷凭借着一身手段鼓捣出来的光盾悉数崩溃了去。

    而下一秒,他却是放弃了抵抗,回过头,朝着我这边望了过来,大声喊道:“拜托了,帮我把亚当活着带出去。”

    他喊话的时候,我瞧见虎神已经一棍子砸在了他的头上去,忍不住大声喊道:“小心。”

    没想到老格雷居然不闪不避,猛然转身过去。

    砰!

    那一棍子,重重磕在了老格雷的脑袋上,隔得老远,我都能够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我瞧见老格雷的头骨直接塌陷了一大块,紧接着是红色的鲜血、白色的脑浆飞溅而出。

    就在这样的情形下,老格雷不知道从哪儿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猛然一冲,将那虎神给抱住,怒声吼出了一句话来。

    那不是英文,仿佛是拉丁语,又或者别的什么。

    我不知道是什么,但能够感觉到里面蕴含的力量,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轰……

    白光闪耀,充斥了整个空间,我给那巨大的冲击力给撞得腾空而起,落到了不远处的墙壁上去,而几秒钟之后,光芒消散,黑龙与他的对手不见踪影,老格雷化作血雾,虎神毫发无损地跪倒在地上,而那跳动不停的心脏处,却陡然裂开,走出了一个洋娃娃一般的小人儿来。

    那小人儿大概三四岁的年纪,气息十分炙热,充满了死亡的味道,所过之处,周遭一阵枯萎,就连虎神都为之颤抖。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传来了一个迷糊的声音:“哎呀我艹,什么个情况,我的屁股怎么那么疼啊……”

    大人,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