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遇见自己
    算上我从悬崖之上跃下来的时间,到现在,差不多也才过了十分钟不到,结果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黑哥们,脑袋就摆在了地上,而在另外一角,我瞧见了一大滩的血肉。

    这些血肉几乎是一小块一小块的,被切得整整齐齐,散落一地。

    瞧见这情形,我的心头发凉,愣了几秒钟,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施展出了道陵分身法来。

    一个化身出现,带着十二分的小心,钻进了流淌着一地鲜血的那个房间,没曾想刚刚一落地,那看着安安静静的房间一下子就出现了无数丝线,在一瞬间有暗转明,出现在了门口不远的地方。

    我能够感受得到那丝线的硬度和纤细,如果照着这趋势往下去,那化身定然也会变成一堆碎肉块。

    就在这个时候,我伸手一抓,却是将那化身给召回了体内来。

    道陵分身法虽好,但并非无穷无尽。

    虽然我突破了第三层境界,抵达了“九牛二虎”,但如果这化身被消耗之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都无法再一次化身出来。

    这与我的修为无关,与境界无关。

    所以,经历过上一次的大战之后,此刻我即便是恢复许多,顶多也就能够召出三五人来,而且还会承担起极大的负荷。

    我收回了化身,定睛瞧去,发现那丝线已然不见,而隐约间,却闻到了几分不详的气息。

    是阴魂。

    这黑哥们显然是没有死多久,而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说不定能够从对面这个房间的另外一端,找到大部队。

    只是,怎么进入其中呢?

    事实上,破除这样的机关陷阱,最妙不过的手段,无疑是大虚空术。

    然而我对于大虚空术的修行只局限于介入其中,而没有办法在虚空之中摄取力量,以至于但凡有点儿针对这手段的布置,它都会失效,让人遗憾。

    但其实传承的观察者,可不是这样。

    他已经强到了超脱许多限制的境地,对于他的成就,我也只能羡慕,因为这需要很多的机缘,方才能够修行得到。

    怎么办?

    就在我犹豫的时候,面前的门又自动关闭,当我再一次打开的时候,我发现对面的房间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方才的头颅和那一滩血肉,仿佛都是我的幻觉一般。

    移动了么?

    我眯起了眼睛来,原本想要快速找到同伴的心思也减低了几分。

    在找到人之前,我首先得想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在这样充满着无数凶险的地方,活下去。

    我盘腿而坐,认真思考起了自己身处空间的结构来。

    然而还没有等我想明白,突然间头顶上的门轰然而震,随后被打开了,有一个男人从上面跳了下来。

    这个男人长得很是怪异,赤裸着上身,穿着皮裤,脑袋上有层层叠叠的角,而后背之处,则伸出了一对黑色的双翼来。

    他的眼睛,是赤红色的。

    男人足有两米多高,落地之后,整个空间都为之一震,紧接着他的目光四处游动,最后落到了我的身上来。

    我抬头,与他对视。

    黑龙?

    我心头一跳,这家伙不是在外面与猛虎团的人在火拼么,怎么又跑到了这里面来?

    两人对视,几秒钟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了几分冷酷的笑容来,冷冷说道:“你是谁?”

    对方虽然名头甚响,但我并无畏惧,平静地说道:“过客,与你无关的过客,我们之间没有任何交集,你慢走,不送。”

    听到我别扭的英文,黑龙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用汉语说道:“中国人?”

    我听到,一愣,站了起来,说会说中国话?

    黑龙点头,说对,之前遇到一位来自中国的老人,跟他学过一阵你是猛虎团的人?

    我摇头,说不是。

    黑龙说那你在这里干嘛?

    我说你呢,你没事儿跑这里来干嘛?

    黑龙并没有外界传说中的那么暴戾,居然耐着性子跟我解释道:“我是来救人的,我一个朋友的儿子被关押在这里了,有人告诉我,说他就在这个鬼地方,所以我就来了。”

    我说很巧,我也是过来救人的我嫂子被关在这里了,那些人拿她的性命,来要挟我哥,他受制于人,我则想帮他把人救出来。

    黑龙点头,说不错。

    我耸了耸肩膀,没有说什么,而这个时候,他突然说道:“中国人,出手吧!”

    啊?

    我说什么意思?

    黑龙说没有人能够见到我的真面目而不死,你也不例外看在你让我比较顺眼的份上,我让你三招,或者你可以先逃

    听到这话儿,我忍不住笑了。

    我说你这又是何必呢?如果不想让别人看见你的脸,你直接遮住脸,或者改变自己的相貌,不就行了?

    说话间,我施展出了大易容术来,变成了对方的模样。

    仅仅只是脑袋。

    瞧见我的变化,黑龙大为吃惊,愣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说有趣,很有趣的人,好吧,我给你成为我手下的机会,只要你能够接我三招

    说罢,他居然从后背拿出了一根白色的骨刀,朝着我斩了过来。

    那骨刀修长,充满了毁灭的气息。

    铛!

    眼看着那骨刀就要将我给劈成两半,止戈剑陡然出现,挡在了对方的跟前。

    双方交击,陡然一震,随后变了脸色的黑龙陡然后退,将气力贯注到了那比止戈剑要长一半的骨刀之上,再一次猛然冲击而来。

    这个狭窄的空间,并不是交手的好地方,然而对方如此执拗,咄咄逼人,我绝对没有半点儿惯着他的意思,止戈剑再一次出击,双方刀剑交击,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如此过了十几招,各自退守一角,喘着粗气的黑龙咬着牙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家伙一身洪荒蛮力,与其硬拼,让我双臂都有些酸麻,不过却还是故作平静地说道:“都跟你说了,与你无关的路人。”

    黑龙盯着我好一会儿,然后说道:“这儿空间狭窄,我无法施展,如果在外面,我有一百种方法弄死你。”

    我忍不住笑了,说彼此彼此。

    黑龙突然间收起了长刀,对我说道:“不打了,既然大家的目的是一样的,不如合作吧?”

    这个看似鲁莽阴沉的魔王,此刻却表现出了能屈能伸的架势,我本来就对这地方有些不太熟悉,想着如果有一个猛人帮我探路的话,情况也许会好一点儿,于是点头,说好。

    黑龙伸出手来,说道:“dranashardaln。”

    我说陆。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对方的手掌巨大,上面布满了细碎的鳞甲,宛如坚钢一般,十分粗糙。

    他的手握着我,使劲儿用力,然后一本正经地问我:“如果我这个时候趁机发难,你觉得你会死么?”

    我平静地说道:“你可以试一试。”

    说着话,我手上的力量也变得越来越强,九州鼎的力量注入,让黑龙无法再往里面捏去,也使得他终于放开了手来,对我说道:“你很不错,不过在我们离开这里之前,你能不能别再模仿我的脸了?”

    我恢复了原本自己的模样,说好。

    两人不打不相识,随后黑龙问我道:“知道这里是什么吗?”

    我点头,说知道立方体,一个人为模拟和制造无限空间和时间的领域,而如果能够成功的话,这里将会诞生出伟大的神灵,对么?

    黑龙冷笑,说一派胡言,如果死的人足够多,也许会诞生恶魔,但绝对不会有神出现神话时代,早就已经过去了。

    我笑了,说力量是没有邪恶之分的,对于一些人来说,恶魔与神,又有什么区别呢?

    黑龙大笑,说对,你说的很对。

    两人准备启程,这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完全没有太多的计较,打开了左边墙壁上的门,就直接跳了进去,似乎没有任何的顾忌。

    而就在他落地的一瞬间,一股黑色的烈焰,从脚下腾然升起,一瞬间将他给淹没。

    然而下一秒,那黑色的烈焰如同冻住了一般,凝固在了那里。

    接下来的几秒钟,它居然化作了寒霜冰块。

    我瞧得愣神,跳进了这个房间来,忍不住问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黑龙笑了,说力量在这个世界上,是有很多属性的,比如刚才,我改变了火焰本身的属性,过了临界值,它就是温柔的冰霜了,懂不懂?

    听到他的话,我陷入了沉思。

    这个男人,对于世间力量的理解,远超出了我的想象,也许真的如他所说,在外面的话,他或许能够打倒我。

    有着黑龙的领路,我们开始了不断前进的过程,而这期间,我们经历了许多的陷阱刀阵、火焰、毒水、毒雾、丝线钢网

    这些陷阱,全部都被黑龙一一破开,而且都十分暴力,让我有点儿刮目相看。

    然而无穷无尽的前路,让我和黑龙都有一点儿厌烦了,不知道走了多久,他终于停下了,发狂一般地朝着那墙壁猛然挥舞起了骨刀,然而不管他用再多的力量,都无法在上面留下什么痕迹。

    而就在房间不断抖动的时候,另外一边的门突然开了,有两个人探出了头,朝着我们这儿望来。

    我和黑龙,在那一刻,都愣住了。

    因为那两人,就是我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