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不祥之地
    当所有灯光都在那一刻瞬间熄灭的时候,我听到了四周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声,整个空间都变得一片混乱,顿时就有点儿心惊。

    从此刻的情况来看,造成这儿大规模停电的,并不是监狱方主动的行为,而是刚才的那一声怒吼。

    只不过,到底是谁,仅仅凭借着一声吼,就将整个监狱的电力系统整瘫痪呢?

    很明显,这事儿并非是老鬼干的。

    而且从刚才得到的信息,我知道造成混乱的敌人,是从地面上入侵过来的,而此刻吼声又从脚下传来,则说明了一件事情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人盯上了卡特罗森军事监狱,而且正巧就是这个时候闯进了这儿来。

    两个贼伸进了了一个兜里,这事儿还真的是闹得有点儿郁闷。

    我心头震撼,不过手上却没有闲着,黑暗中,火眼开启,继续大规模地释放里面的囚犯。

    其实我也知道,这些被关押于此的囚犯,并非个个都是抵抗三十三国王团的斗士,里面定然也有许多的恶棍、人渣,死不足惜的家伙,但对于我来说,不管这些人到底是什么身份,都与我无关。

    我的目标只有一个,林曦和龙玉。

    找到她们,救出她们,这是我唯一的目的,至于其他人的死活,与我无关。

    谈不上冷酷,在这个与我的国家相距万里之遥的去处,我生不出太多的代入感来,心头有的,只有恨意。

    浓烈的恨意。

    对,我之所以恨,并非别的,而是这帮人触及到了人应该有的底线,那就是祸不及家人。

    我的父母差点儿就在这帮家伙的追杀下被俘,倘若不是我哥的精心策划,以及我的及时赶到,只怕此刻我的目标又要多两个人了。

    这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一种刻骨铭心的后怕。

    止戈剑在门锁上飞快掠过,然而还没有等我走几步,剩下的监房,也陆陆续续被人推开,从里面涌出了无数囚犯,冲到了外面的走廊来。

    我先是一愣,随后释然。

    这边的监房都是电子门控,当大规模的停电蔓延之后,锁住门的磁力消失,使得那些心有余力的人,能够在第一时间内脱离束缚,离开了监房,涌到外面来。

    因为是一片混乱,使得我并不能找到任何线索,到处都是奔走的人群,我跳到了栏杆之上,也只能怪瞧见盲目涌动的人头。

    不过在这样的混乱之中,也有一些人在试图组织。

    这些人显然都是认识的,有人出来之后,并不急着离开,而是跑到了另外的监房里面去,从里面救出人来,我不确定那些人是自己想的办法,还是因为电力消失,使得那些防卫措施失去了束缚的缘故,总之没多一会儿,就出现了许多人在半空中跳来跳去,有的甚至身手敏捷地四处攀爬着。

    这些人,才是强悍的修行者。

    我看着混乱无比的人群,吵闹声震天响,却并没有找到自己的目标,不由得急了,大声呼喝着,跑了一圈,并没有任何的发现。

    我走到了监牢区的另外一头,没有找到人,而就在这个时候,照明恢复了,所有人都暴露在了灯光之下。

    而我借着灯光,发现了一扇门。

    那扇门非常的沉重,光厚度都有半米,原本是有层层电子锁封着,只不过停电之后,门就开始陷入了虚掩的状态,而里面有很古怪的气息传递而来,却正是抑制我大虚空术施展的那种力量。

    我愣了半秒钟,突然想到一点。

    相对于我哥的身份来说,我那两个嫂子即便是被人当做阶下囚,也未必会放置在这普通的监牢区。

    她们要不然就是给软禁着,看管在某处秘密区域,要不然就是有特别的布置。

    如果是这样的话,之前我们的思路其实就是错的。

    不管是负四层,还是负三层,找不到她们的人,其实都很正常,因为我们能够突入其中,熟悉三十三国王团内部情报的我哥,自然也能够悄无声息地进入,将人给救出去。

    所以林曦和龙玉,一定是在某个秘密的区域。

    只有找对了人,才能够知晓她们具体的下落,现如今我并没有能够遇到一两个看上去能够主事的家伙,那么只有押宝,进入这个看上去很恐怖的地方,碰一碰运气。

    想到这里,我毫不犹豫地冲到了厚厚的铁门之前,猛然一脚踹了出去。

    铛!

    即便是用上了大力气,铁门也还是缓缓地打开,显示出了它沉重的吨位。

    而随着铁门的打开,我瞧见里面的情形,远比外面的监区要阴森许多,闪烁着红光的灯泡忽明忽暗,然后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混合着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臭味,悠然钻进了我的鼻子里来。

    我穿过一道长长的走廊,又过了一道门岗,这才借着那忽明忽暗的灯光往里面打量,瞧见一个又一个厚实的铁房间每一个房间,看上去都厚实无比,大小不等,而墙壁上,则描绘了复杂的法阵图案。

    这些图案,有的是在凹槽之中注入水银和鲜血凝聚而成,有的则是镶嵌着某些古怪的宝石,有的则直接摆放着白色骷髅架子……

    总之每一个房间,都各有不同。

    我缓步走入其中,来到了第一个房间,透过窗口那厚厚的防弹玻璃往里瞧去,却看见一个浑身赤裸的小男孩,正蹲在角落里哭泣。

    他蜷缩着身子,脑袋埋在膝盖处,让人看不清楚具体的模样,不过感觉也就六七岁左右的样子。

    似乎感受到了目光的注视,那小男孩抬起头来,与我对视。

    而我在与他对视的一瞬间,心头就是一跳。

    他的眼珠子,呈现出纯金一般的颜色,而与此同时,他的背后,突然间有一对白色羽毛的翅膀张开了来。

    这模样……有点儿像是基督教里面传说的天使。

    我与对方那纯净的双目对视了几秒钟,心头一动,拔出了止戈剑来,朝着门缝处猛然一挑,结果剑入其中,立刻有一股很强悍的血气腾然而起,将我的止戈剑死死缠绕住,不让我继续破开。

    我知道这儿定然是有动作的,冷笑一声,右手猛然加劲儿,雷电之力陡然蔓出,将那封锁房间的法阵暴力破坏,却听到“咔”的一声,厚实的门终于开了。

    小男孩几乎是一瞬间就冲到了门前来,然而瞧见我手中的止戈剑,眼中又流露出了几分敬畏。

    我用并不流利的英语说道:“你得救了,走,离开这里。”

    小男孩看着我,突然间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声音来:“先生,你是来救我的么?”

    传音入密?

    我有点儿惊讶,随即想起天罗秘境的交流方式,摇了摇头,直接用中文说道:“不,我是来找两个人的,顺便救的你……”

    小男孩看着我,突然说道:“先生,你能够救救我的母亲和教父么?”

    啊?

    我说他们在哪里?

    小男孩指着不远处的另外一个房间,我点头,快步走了过去,瞧见那厚实的防弹玻璃窗后面,站着一个满脸白胡子的老头,那人虽然落魄,穿着一身不合时宜的亚麻长袍,但人却很淡定,也有威严,身上透着一股上位修行者的气息。

    我指着里面的老头,问那长着翅膀的小男孩,说他是你的教父?

    小男孩点头,说对,格雷夫森特先生是我的教父。

    我眯眼打量了一下门上的封禁,再一次出手,不过这一次困难许多,用了半分钟,方才将门给打开来。

    门一开,里面的白胡子老头就冲出来,半跪在地,抱着小男孩,亲了亲他的额头,然后看着我,用英语说道:“先生,你是谁?”

    我挥了挥手,说路过的人。

    小男孩看着白胡子老头,开口说道:“我母亲呢?”

    也许是为了尊重,我居然也能够听到他的话语,而白胡子老头则痛苦地说道:“她被关押到了不祥之地去了,我也没有办法。”

    啊?

    小男孩有点儿激动,说我要去救她。

    白胡子老头抓住了小男孩的肩膀,然后看着我,说道:“东方人,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瞧见白胡子老头的模样,心中一动,问道:“我是过来救两个女人的,她们之中有一个怀了孕也许两个都怀孕了对了,她们的名字,叫做林曦和龙玉,都是中国人,长得很美……”

    我大概地将两位嫂子的外貌跟他形容了一番,心中期冀着对方能够知道一些线索。

    听完我的叙述,白胡子老头说道:“其中一个女人,应该不是人,而是精怪吧?”

    啊?

    我说你知道她们的下落么?

    白胡子老头叹了一口气,说她们在这里待了两天,然后也去了不祥之地。

    我焦急地问道:“不祥之地在哪里?”

    白胡子老头说地底下。

    我眉头一扬,说我们这不就是在地底下么?

    白胡子老头感觉到了我心头的焦躁,赶忙解释道:“应该说,在这儿的最下层,海面以下,甚至更深的地方,那里才是这个监狱最严格的地方,也是他们力量的源泉所在……”

    不祥之地,先知,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