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安稳过关
    我跟很多高手交过手,甚至跟深渊恶魔、远古神魔和所谓的“神”,都有打过交道,但是让我感觉到没由来的冰冷,很不舒服的,却是很少,而面前的这位,算是一个。

    他的双目无神,却散发着死一样的气息,如同杀人机器一般,没有任何感情在。

    男人瞧见了我,那种如同一物件的气息收敛,眼睛微微眯起来,方才露出几分活人的气息来。

    这个时候,训练场上空传来了一声冰冷的声音:“9871,比斗开始。”

    那男人听见,机械地朝着我拱了一下手,然后从地上拔出了一把晶莹剔透的长刀来。

    那长刀拥有着多个不同棱角的切割面,头顶上的灯光打下来,使得长刀锋利,闪耀寒光,绚烂之中,有多出了几分清冷。

    这长刀,如同钻石一般。

    我认真打量着对方,感觉到编号9871的这个男人手中拿着的,说不定就是人造钻石材质的刀具。

    只不过,一般来讲,人造钻石的工艺并不成熟,一来十分小,做不出大分量的颗粒,二来物理性能方面,还是有许多的不足,从现有的科学技术上来讲,弄成这样的钻石刀应该是奢望,不过除了钻石刀,我也不清楚还能够用什么来解释。

    长刀拔出,男人开始奔跑起来。

    几十米的距离,他在一瞬之间,就冲到了我的跟前来。

    好强的爆发性。

    我感受到了那个男人强大的爆发力,没有敢掉以轻心,在他动身的一瞬间,就摸出了止戈剑来,陡然往前一斩,正好与对方挥来的钻石刀撞到了一起。

    铛!

    一声巨大的金属碰撞声传来,然而双方手中的兵刃,却都是另类材质。

    对方的猛然一击,让我感觉到了很强大的压迫感,但对于我来说,还属于尚可接受的范围之内,猛然用劲,将人给弹开了去,随后我回手一剑,先发制人,朝着9871斩去,对方却是猛然一晃,人移到了另外一边。

    唰……

    他的速度快到了极致,以至于发出了破空的声音来。

    铛!

    我感觉身后不对,回手一剑,正好挡住了对方偷袭而来的一刀。

    这一次的交击,远比之前要来得更加暴戾,感受到对方毫无保留的攻击之后,我不敢掉以轻心,认真面对起来,而9871在这个时候也表现出了暴风骤雨一般的刀法来。

    他的刀法很大气凌厉,显然是经过名家调教过的,好几手使出来,有点儿像是山西的五虎断门刀,又有其它的影子,凶狠非凡,十分适合他的气质。

    我明白对方身在军中,效力朝廷,能够学到的法门和手段,远远不是一门一派的资源所能够比拟的,如此海纳百川,很难去识别对方的手段来历,只知晓这样的刀法凌厉,如果是在混战之中,说不定也是一位大杀四方的杀神。

    而随着交手的持续,我为之惊讶的点越来越多。

    我发现对方之所以这么强,修行的功法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更重要的,还是源自于他身体里本源的力量,那并不是通过修行和历练而来的,而是血脉之中流着的一些东西,类似于屈胖三这样的出身,又或者其它物种的力量源泉。

    这位9871,难道不是人类?

    对方越战越凶,而我心头的疑惑也是越发的重。

    从外表上来看,对方绝对是一个实实在在啊的人,但从双方交手的情况上来看,我总感觉面前的这位9871,更像是我在天罗秘境之中遇到的那些凶兽、异族,尽管学会了许多修行者的战斗方式和法门,但难掩骨子里的兽性。

    果然,三五分钟之后,两人胜负未分,那9871就有点儿急了,双眼突然间变成了翡翠一般的碧绿,紧接着猛然一吼,发出了野狼一般的嚎叫声来。

    他脸上、脖子上,以及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在那一刻,全部都开始变成了黑色的鳞甲,脸也有了几分变形。

    在那一瞬间,我有点儿恍惚,感受到了几分真龙之气来。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我面前的这一位,就是那真龙所化的人类一般。

    还没有等我回过神来,那一位就猛然扑了上来。

    吼……

    长刀如林,在这一刻陡然爆发,表现出了最为野性的一面来,而面对着这样势如潮水一般的攻击,我表现得十分淡定,凭借着天罗秘境练就的良好剑感,不断地接招拆招,耐着性子抗过了对方一大波的爆发之后,终于在某一瞬间,趁着对方旧力已尽、新力未接的空档,遁入虚空中去,紧接着我再次浮现,一剑斩在了对方的腰间处。

    我这一剑出来的,是剑脊部分,因为剑的特性,所以并不快,不过我还是抵到了对方的腰眼,陡然发力,将人给直接拍飞到了十几米远外的墙壁之上去。

    轰……

    那9871陡然受力,腾空而起,眼看着就要摔在了墙面上,却不曾想身子在半空中猛然一扭,如同壁虎一般,吸附在了垂直的金属墙面之上,猛然回头,又朝着我扑了过来。

    不死不休。

    瞧见对方的架势,我下意识地往单面玻璃的方向望了过去。

    在我看来,刚才那一剑出去,我已经取得了比斗的胜利,因为如果我用的是剑刃,那位编号9871的男人,早就已经从腰间断开去,哪里还有再战的资本?

    所以我以为到了这里,里面的观察团会喊停,大家寒暄几句,说一两声客套话,就行了。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一直到9871冲到了我的跟前来,里面都没有任何动静。

    也就是说,观察团认为即便是我用上了剑刃,也未必能够对9871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损伤,所以才会让比斗继续。

    这事儿让我有点儿愤怒,当9871再一次冲到我跟前的时候,我猛然扬剑,朝前斩去。

    这一下,我用尽了所有的力量,包括九州鼎的气息。

    一剑斩!

    砰!

    这一剑,终于将势不可挡的9871给直接斩飞了去,重重落到了那金属墙面之上,然后滑落了下来。

    而这一次,他再也没有能够爬起来,而是躺倒在地。

    我走过去,瞧见他还有气息,只不过口鼻之间有鲜血漫出,显然是受了重伤,不能再战。

    而这个时候,头顶上有红色灯光闪烁,紧接着大门轰然打开,有一大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而领头的人里面,正是刚才离开的范老,以及守在外面的徐淡定。

    除了他们,还有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以及许多军方人员。

    范老红光满面地走到了我的面前,与我握手,说厉害、厉害,当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我不动声色地收起了止戈剑来,平淡地说道:“过奖了。”

    范老指着我的腰间,说你刚才的那一把剑,就是传说中茅山掌教萧克明给你专门定制的止戈剑么?

    我点头,说对。

    范老问我:“可否给我一观?”

    我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没有拒绝,从乾坤囊中拿出来,平托在手中,请他打量。

    范老伸手过来,想要拿去,我赶忙提醒他道:“范老,此剑认主,除了我,对别人都有敌意,而且带着雷霆之力,还请小心。”

    范老点头,说好。

    他虽然这么说,却还是坚持接过了止戈剑,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剑给缓缓拔出。

    止戈剑一出鞘,寒光乍现,紧接着疯狂的颤动,显然是要脱离范老的掌控,然而不管它怎么动,都逃不出去,就连上面不断溢出的紫色电芒,对于范老来说,都没有任何效果。

    瞧见这里,我心中骇然。

    果然如我所料,这位范老还真的是一位潜藏极深顶级高手,只不过因为身居大内的关系,并不为外人所知而已。

    范老欣赏着寒光乍现的止戈剑,然后问道:“什么材质?”

    我说真龙骸骨。

    范老点头,又问道:“此剑是茅山掌教萧克明所做?”

    我说对,另外我一位朋友也帮了很大的忙。

    范老看着我,说河东屈师?

    我点头,说对。

    范老打量一番,然后将止戈剑还给了我,又说道:“刚才你的最后一击,我感受到了九州鼎的气息你是哪里来的这手段?”

    他这漫不经心的一问,让我心脏一跳,想着估计赏剑不过是幌子,这个才是真正的戏肉吧?

    不过对于这个,我心中坦荡,倒也没有太多隐瞒的需要,实事求是地说道:“从三十四层剑主的手下那里吸收而来三十四层剑主为了给手下加深底蕴,特地熔炼了一尊九州鼎,化作小鼎无数,分别安置在每一个剑主体内,这才使得那帮家伙的实力陡然拔高,成为一流甚至顶级高手的存在……”

    听完我的话,范老点头,说原来如此,辛苦了。

    他与我又聊了几句,然后告诉我,我哥的事情,没有问题了,此事交由徐淡定同志全面负责,你们两个对接便是了。

    范老日理万机,事务繁忙,跟我说完之后,便告辞离开。

    我跟着徐淡定离开地下,走出楼来,两人坐上了车,离开军事基地,因为有司机在,我没有说太多话,此战还算轻松,心中高兴,然而窗外掠过的一幕,却让我为之骇然。

    在不远处的一角,我瞧见上百人在训练,而那些人,每一个,都给我9871一样的感觉……

    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