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十章 两个条件
    首长是一个头发斑白,穿着常服的老头子,脸色红润,精神矍铄,而且还有一道比较有辨识度的一字眉。

    我感受不到对方身上有任何的气劲波动,不过从他沉稳的架势来看,总感觉对方有点儿深藏不露的意思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身居高位,掌握大权,居移气,养移体不自觉地就带上了那种上位者的气息,让我有了一种错误的判断。

    我们是在离特殊医院不远处的一个军方基地见的面,徐淡定没有跟我介绍太多,只是跟我讲,在我哥的事情上,这位范老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如果我能够说服他,问题应该就不大。

    屈胖三没有跟我一起过来,用他的话来讲,就是闲云野鹤惯了,不太喜欢见官儿。

    特别是大官。

    他话儿是这么说,但我总感觉这家伙似乎另外有一些别的难言之隐,不过我也没有办法多作探究。

    在徐淡定的引荐下,双方见了面,徐淡定并没有隐瞒什么,而是直接跟范老介绍起了我的身份来,还没有谈及我与我哥陆默之间的关系时,那白发老头儿就笑呵呵地说道:“听说过,听说过,小陆,你最近的名头很大嘛,听说你们前两天去了一趟东海,搞出了许多事情来,让军方和外交部都挺头疼的啊?”

    我有些汗颜,说道:“这个……”

    对方看似笑嘻嘻,平易近人,然而直接拿外交纠纷来压我,让我顿时间就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好在徐淡定在旁边,跟范老解释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里面的秘辛,首长其实未必不知道,不过徐淡定这么一讲,就好像是刚听说的一般,点了点头,说这件事情,是我们做得差了萧大炮我知道,在西北局工作了三十多年,一直以来,战功赫赫,没曾想自己的亲人遭受磨难,却没有人去管,着实是不对的……

    我不敢在这事儿上发表太多的意见,毕竟上面的纷争,对于我们这些身处江湖之远的人物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而且有的事情,自己说没事,我们这种外人一插嘴,就显得很尴尬。

    聊了几句前事,还没有等我们提到主题,那范老居然就开始对我进行招揽起来,说小陆是个人才,不知道有没有想法为国效力啊?我们总参很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

    我苦笑,说乡野村夫,闲云野鹤惯了,受不得约束,您的好意心领了。

    范老说道:“俗话说得好,学得文武艺,卖给帝王家,你这样的一身本事,不站出来为国效力,实在可惜你得这么想,位置就只有这么多,你不来,让那些庸者来,一来误国误民,二来又使得乡野遗贤,你说对不对?”

    对方一副求才若渴的模样,再加上本身的崇高地位,倘若是对于一般人来说,还真的会感动得眼泪一把、鼻涕一把,跪倒在地叫“主公”。

    只不过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的我,现在已经是心如止水了,平淡地说道:“我们这次过来,是聊我哥的事情。”

    徐淡定也适时介入,说对,陆左的是黑狗的弟弟。

    范老的眼睛眯了起来,盯着徐淡定说道:“徐淡定同志,你是学过保密纪律的,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吗?”

    对方一变得严肃起来,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一些僵。

    徐淡定此时此刻的江湖地位很高,然而在范老面前,却不得不小心翼翼,将当前的情况大概地解释了一遍,然后对范老说道:“关于偷天换日计划,陆言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不过出于对组织上的尊重,和黑狗的安全,一直隐忍不发,不过现在的情况有点儿不妙……”

    范老听完,回过头来,认真地问我:“你是怎么想的?”

    我知道面对着这位睿智的老者,太多的威胁和强硬的态度,并不是一个合适的交流方式,想了一下,然后说道:“我之前跟徐淡定同志谈过了,也理解组织上对于一个打入敌人内部、并且级别如此高的卧底重视,但是对于我本人来讲,陆默是我兄长,此事也因我而起,我的父母曾经受到过了极大的生命威胁,而我哥的妻子、以及未出世的孩子,也受到挟持,我不得不做点事情出来。

    老者的脸有些冷,说道:“妻子?他们应该还没有确定婚姻关系吧?而且据说还是两个女人。”

    我平静地看着他,然后说道:“对,但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嫂子。”

    范老问我,说我听淡定同志的意思,你是准备前往夏威夷,解救押在三十三国王团手里的人质?

    我点头,说对。

    范老说既然如此,为何又来见我,是想要得到什么样的支持么?

    我看了徐淡定一眼,不确定他之前是怎么跟这位首长沟通的,不过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诉求来,听完我的话,范老陷入了沉默之中。

    很显然,从他的这个角度来说,绝对是不愿意因为这点儿挫折,就放弃一个如此高级别的卧底。

    他沉默以对,一直过了许久,他方才抬起头来,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我听说,三十三国王团里面的倒吊男和命运之轮,都死在了你的手里?”

    我说对。

    范老问道:“你能够客观描述一下这两人的实力么?”

    我想了一下,对他说道:“他们很强,至于有多强,我也解释不了,从某种层面来说,他们比我还要强一些,无论是底蕴,还是本身的手段上。”

    范老说若是他们比你还强,为了死的不是你呢?

    我说怎么讲呢,高手较技,凭借的并不仅仅只是实力的强弱,天时地利人和,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以及运气,都会决定着胜负手的走向,没有人是天下无敌的,也没有人是毫无弱点的,至于为何死的人是他们,最主要的,我觉得还是我的运气比较好吧?

    范老看着我,好一会儿,然后说道:“你太谦虚了。”

    我摇头,说不,我说的是实话。

    范老想了一下,然后对我说道:“我明白了你想要的东西,这件事情,我可以答应你,结束黑狗的潜伏任务,甚至如果他愿意,我们还可以还他自由,不过需要满足我的两个条件。”

    我心想来了,抬头说道:“请讲。”

    范老说三十三国王团的危害,我想淡定同志应该已经跟你谈过了,并不是我为难于你,只是想让你知道,放弃黑狗,我们必然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和让步,也希望你能够给我们一个承诺,那就是日后当我们与三十三国王团发生正面冲突的时候,你能够及时伸出援手,加入我们的阵营来。

    听到这话儿,我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说我与三十三国王团,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境况,我比你们更加期望它的灭亡,所以对于这一点,你放心,我一定会积极参与的。

    范老说这个我相信,还有一个要求一会儿你跟一个人比斗一场,你若赢了,我便将此事交给淡定同志来负责。

    比斗?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有点儿不解地看着对方。

    范老显得十分坦荡,对我说道:“对于三十三国王团,因为它过于神秘,我们知道得不多,总感觉像是蒙上了一层面纱,现如今与他们领导层级别的人接触的人很少,有过交手经验的人更是屈指可数,你是唯一一个斩杀过对方大头目的人,我想要通过你,来侧面了解一下那些人的具体实力。”

    听到这解释,我终于释然了,点头,说好。

    双方达成了协议之后,范老起身离开,先去找人,而徐淡定则在这儿陪同着我,等了一会儿,他低声对我说道:“虽然不知道范老会派谁来,但军中高手甚多,而且因为保密原则,很少为外人了解,你得多加小心,不要大意。”

    我点头,说好你也没有一个大概的信息么?

    徐淡定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等了差不多一刻钟左右吧,有战士过来敲门,说训练场已经准备好了,然后将我们带离了小会谈室的房间,七拐八拐,来到了一处厚实的建筑里,又乘坐电梯,往下走,来到了3楼的位置。

    走进里面来,越过两道铁门,是一个很大的空间,周遭都是很坚实的金属墙壁,有几处地方有单面厚玻璃,而在空间的正中,有一个穿着没有任何标志作训服的男人,在那儿稳稳站立着。

    除了他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一人。

    徐淡定对我说道:“你进去吧,对了,别太上头,免得闹出人命来,不好收拾。”

    我点头,缓步走进了训练场里去,先是朝着那几处单面玻璃的方向瞧去,想着那玻璃的背面,到底站着多少人,然后才将目光落到了跟前这个男人的身上。

    我看向对方的时候,那人也正好抬起了头来,看着我。

    两人的目光交汇,我的心头一震狂跳对方就如同一个死人一般,双目无神,散发着深沉的死气,让人没有来就是一阵哆嗦。

    好冷。

    打赢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