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真相大白
    徐淡定陷入了沉默之中,许久之后,他盯着我,缓缓说道:“你从哪里,听到这么一个偷天换日计划?那是什么?”

    我毫不掩饰什么,与徐淡定的双眼对视,死死盯着,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淡定哥,之前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但我没有问,是因为我觉得这种事情,我知道了,他可能就会多一份的危险,既然如此,不如不知;但现在不一样了,事情已经牵连到了我父母的头上,虽然现在他们安好,被我安顿了起来,但我哥的两个红颜知己,而且还是怀着孕的女人,却给三十三国王团拿在手里,关了起来,逼着我哥与我兄弟阋墙,手足相残,我就不得不找你对质了”

    徐淡定说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说我知道的不多,也不少,你就告诉我,他是不是你们的人?

    徐淡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想要我怎么跟你说?”

    我瞧见他的态度,摸了摸鼻子,然后说道:“淡定哥,你们的规矩是什么,我懂,所以才会憋了这么久,没有找你麻烦,但现如今上层斗争什么样,我不说,你也懂萧大伯为了组织效力了一辈子,在西北吃沙子吃了几十年,最终却因为高层斗争的关系,连派出一个厉害人物的动作都没有,还是我和屈胖三去帮着把人救出来的,凭你们,我不觉得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

    徐淡定说陆言,你不了解这里面的事情,我不怪你,但你也别乱说。

    我说淡定哥,我明白你们这一代人的想法,集体主义,理想主义,但我不一样,我是一个单纯而自私的人,我的眼里,没有你们所谓的大局,只有自己的家人。

    两人毫不客气地相互瞪着,眼睛一下也不眨。

    这是我们认识以来,最有火气的一次谈话,徐淡定显然不想透露什么,他紧紧闭着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他开口说道:“如果我不说,你打算怎么做?”

    我说我在杀命运之轮前,他跟我说了一句话,问我是不是想要救出我那两个嫂子,还说即便我救出人来,我哥也未必愿意会选择离开;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他到底是得有多贱,才会宁愿放弃自己的女人和肚子里未出世的小生命,死死贴在三十三国王团里面?这件事情如果解决不了,我做了再多东西,也没有办法劝他回心转意。

    听到我的话语,徐淡定长长叹了一口气:“唉”

    我说淡定哥,你真的不打算跟我说些什么吗?

    徐淡定被我盯得有些不太自在,许久之后,方才又长叹一口气,然后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实话告诉你,你哥陆默,其实是我招募进组织里面来的。”

    我眉头一挑,说也就是说,他是真的带着任务,打进三十三国王团里面的咯?

    徐淡定点头,说对。

    说完,他补充道:“三十三国王团是石匠兄弟会里面最激进的一个团体,不但拥有着极为强大的势力,而且几乎占尽了大部分的强力修行者,他们甚至还拉拢了石匠兄弟会里面绝大多数三十三级别的成员;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们还有一个创世纪的计划,这才是最让人心惊胆战的”

    我说人类灭绝计划?

    徐淡定点头,说对,按照他们的说法,也叫做方舟计划,人类对于地球母亲的索取实在是太透支了,所以他们决定挑选出1的精英阶层来,躲入他们创造出来的方舟之中,至于其他99的人,则将面临死亡的威胁,待清理完地球上绝大部分人之后,他们从方舟归来,重启人生,创造新世纪这样恐怖的方案,你难道不会感觉到害怕么?

    我说所谓1的精英阶层,应该是按照他们的意愿来挑选,想选中谁,就选中谁吧?

    徐淡定说对,三十三国王团那伙人,把自己当成了上帝,而之前帮他们在国内执行的,是受到他们巨额资助的邪灵教;对于这样的计划,国家如何能够让它实现,自然是派了许多的人员潜入,只可惜三十三国王团对于人员的甄选十分谨慎小心,一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能够有几人打入其内部,探听不到太多的消息。

    我说我哥呢,他是怎么回事?我记得他之前完全没有任何修为的。

    徐淡定点头,说对,所以我对于你们两兄弟轮番出头这件事情,一直都不太理解,因为这事儿,也实在是太巧了

    我说我记得,他之前给黑中介骗到了一个叫做瑙鲁的太平洋岛国去挖鸟粪了,后来呢?

    徐淡定说我知道得其实也不多,当我见到你哥的时候,他已经是轮回手下的大将了,不但如此,他还有着一门修为,叫做天王增玉功,这门手段,也许你没有听说过,但当年邪灵教的天王左使王新鉴,正是凭着天王增玉功,成为统治国内邪道半个世纪之久的男人,一直到大师兄将他击败,才结束了那一段辉煌的岁月。

    天王增玉功?

    我说你也不清楚他到底是怎么混出来的,对么?

    徐淡定说知道一些,档案上毕竟有,但我觉得未必如此,所以也懒得听故事,总之一句话,你哥这个人,觉悟挺高,而我能够给他的,是一个崇高的身份,而这些,是当时还是海盗的他最为渴求的双方一拍即合,就这么简单。

    我说一个破身份,就让我哥变成这样?

    徐淡定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当时他还有另外一个要求,希望组织上能够帮他照顾一下他的弟弟,以及他的家人”

    啊?

    听到这话儿,我止不住地一阵心酸,旋即又笑了,说哦,原来如此,那么你们真的有照顾到?跑到我家去,把我当成通缉犯,随后污蔑他是杀人犯,害得我母亲一夜一夜地哭,父亲唉声叹气,而我这些年辗转江湖,可真的没有感受到组织的温暖呢

    我的话颇有怨气,听得徐淡定一阵尴尬,解释道:“这个你知道的,他对接的部门,比较隐秘,跟系统内的一些兄弟部门,连接有一些不太频繁”

    我摆手,说淡定哥,我们是老相识了,而且大家都是茅山的,用不着打官腔,我就问你一句,现在谁管他?

    啊?

    徐淡定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我知道你们内部的想法,肯定是想要让他打入三十三国王团,潜伏在深处,给你们提供大量的情报;但现在的情况,却是我多次破坏国王团的计划,还斩杀了他们的几个核心成员,已经成为了对方的眼中钉、肉中刺,我哥在那里,根本无法立足,女人和未出世的孩子也都受到了生命危险,他甚至被逼得要跟我兄弟相残,你们还坚持让他继续潜伏下去么?

    徐淡定有些不安地说道:“这个、这个”

    我说打击三十三国王团,我相信我远比你们做得更多,至于想要我哥潜伏,在杀了我之前,他估计永远都无法再打入敌人的高层内部,我知道一张大阿尔卡那牌对你们的重要性,但我不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和我哥妻子和孩子的性命来给你们铺路,对这事儿,你怎么看?

    对于这个问题,徐淡定自然毫不犹豫地表态:“你是茅山的外门长老,与我也是交心朋友,我自然是站在你这一边的。”

    我说我哥现在的问题,是骑虎难下,如果选择撤回,害怕你背后的那帮人为难于我,以及我的父母,还有会让他心中的信仰受损,所以我需要跟你们背后的负责人见一面,让他发一个命令,让我哥暂停卧底生涯,这样子,我才能够出手,帮他解决后顾之忧

    徐淡定说你是想要去把你哥的那两个女人给救出来,对么?

    我说对,这是我的家事,我哥为了我们家,付出了那么多,我不能够让他承担不属于自己的痛苦。

    徐淡定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从个人情感上来说,我对你的方案是绝对赞同和拥护的,但未必能够说服那些人”

    我说你不用说服,只需要帮我牵线,我去跟他们谈。

    徐淡定说谈什么?

    我说谈一下他们要怎么样,才能够放过我哥。

    徐淡定苦笑,说你别说得这么难听。

    我说话糙理不糙。

    徐淡定又问道:“如果谈崩了呢?”

    我说淡定哥,你应该不知道,现在东海蓬莱岛的海公主,是我的女朋友虫虫,而我之所以执着于跟你背后组织的大佬见面,是让我哥的心理得到安宁,至于他们是否同意,对我而来,没有任何卵用,就算谈崩了,我也会按照我自己的节奏去走,大不了将我哥塞在东海蓬莱岛,永远都不回国就是了

    听到我的话语,徐淡定又陷入了沉默之中,许久之后,他对我说道:“好,我现在帮你联系。”

    他出去,打了一通电话,然后回来对我说道:“你跟我来,我们去见首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