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轮回丧命
    量天尺落下,将命运的那一道光挡住,随后屈胖三缓缓落下,看着气急败坏的命运和轮回,有点儿诧异。

    他看向了我,说道:“这老海盗怎么在这儿?”

    我猛然一抽,将止戈剑脱离了轮回的掌控,往后一跃,然后说道:“他啊,在东海道上混不下去了,重新找了干爹,这不跑过来拿我们练手,准备拿我们的人头来立功呗……”

    屈胖三点头,说原来如此,真的是“不是冤家不聚头”,这条胖头鱼当年趁人之危,让我难堪,现如今居然好死不死地出现了,这不是给我机会么?

    瞧见屈胖三驾到,并且介入其中,轮回冷笑起来,说手下败将,好,好,来得好,免得我去费心找你们了。

    啊?

    屈胖三一脸诧异,说世间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人?你说阿言是你手下败将,这点我无所谓,他毕竟还小,在成长,说我是手下败将,这我就不能忍了,当初若不是我身受重伤,哪里有你讲话的地方?以大人的小暴脾气,你早就变成生鱼片,和着鲜酱油和芥末吃了……

    我在旁边补刀,说你喜欢吃芥末么?那玩意有点儿辣啊?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没事,吃脏东西,抹点儿芥末能够消毒,而且还通气……

    两人的调笑让轮回大怒,再加上我将他的手下高手几乎全网打尽,剩下的几个也都变成了跳船逃离的胆小鬼,心中的恨意浓烈,终于控制不住,怒声吼道:“你们两个,必须得死,今天就得死……”

    他双手一搓,却是将那两道又粗又长的水龙凝结,化作了一根晶莹透亮的鱼叉,然后猛然往舰船甲板上一顿,整艘船都止不住地颤抖了几下。

    到底是东海道上的第一凶人,盛怒之下的轮回,简直如同恶魔一般恐怖。

    在远处的命运又开始“呼麦”了,神秘的诵经声在整个船头响了起来,而头顶上的那命运天平也开始散发着光华,笼罩住整艘船来。

    屈胖三瞧见这个,不由得眉头一挑,问我道:“黑炭头什么来历?”

    我说三十三国王团的核心,大阿尔卡那牌之一,命运之轮。

    屈胖三听见,对我说道:“遇到同行了你来跟这条疯狗交手,我去会一会那位来自非洲的黑哥们儿……”

    他足尖一点,直接跃到了上面一层去,我来不及瞧见两人交手,那轮回就已经带着十成十的气势,猛然冲到了我的跟前来,抬手就是一叉。

    这晶莹剔透,散发着光芒的巨型鱼叉落在他的手上,宛如上古神器一般,有着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巨大压力,我有点儿摸不清对方的底细,下意识地往旁边一滚,避开了这一下,却听到“轰”的一声巨响,厚实的甲板硬是给他痛处了一个半米宽的大窟窿来,碎屑飞溅。

    轮回一击不成,得势不饶人,再一次冲锋上来,宛如疯狗一般,我知道对方决死的意志,没有再一直躲避,而是抽剑回击。

    铛、铛、铛……

    一瞬间,两人交手,止戈剑与水龙叉相撞,发出了巨大的金属撞击声,与此同时,那水龙叉上面还有水花跌落下来,落到了周遭,也带着凌厉的气息。

    我在与那鲛人交手的时候,再一次感受到了对方的天生神力,对方就如同一头出笼猛虎,满心的狠戾和愤怒无从发泄,打得格外凶狠。

    这还只是其次,修行者交手,向来都不是耍勇斗狠。

    除了天生神力之外,这轮回手上的功夫也是十分恐怖的,一把水龙叉运用得出神入化,我倘若不是在天罗秘境之中练就了充足的剑感,只怕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落入了下风去。

    随着交手的持续,我能够感觉得出来,轮回手上的这功夫,绝对是有练过的。

    不但有名师指导,而且还是从那战场上实打实拼杀出来的。

    换一句话说,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才能够练就出他这种近乎于自然的杀人之道。

    是个强敌。

    我之前的时候,一直避而不战,认识不到轮回的强大之处,而此刻一交手,发现比起上一次来,他也有了极为巨大的变化,很显然在这段时间以来,他必然也是得到了某种强化,或者奇遇,方才会这般难缠。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失去任何斗志。

    事实上,应该慌张的人,不是我,而是对方,是这个曾经将我踩在脚下的轮回。

    当初的他,打败我只用了很短的时间,都花不了多少功夫,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经历,他刚才的表现才会如此的狂妄。

    然而“三日不见,已非吴下阿蒙”的我,此刻的表现,绝对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如果说之前的我并不与他正面交锋,滑不溜手,那么现在与他刚正面的我,也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我的快速成长,带给了对方强大的压力。

    从一开始的大吼大叫,盛气凌人,到后来的眉头紧锁,一进一退之间,充满了谨慎,都表明了轮回心头的负担有多严重。

    而越是如此,手脚越发的重了,两人从船头达到船尾,剑气纵横,鱼叉凶猛,不知道损毁了多少设备。

    我倒也还算是注意,而轮回的手脚就显得没轻没重了。

    两人交手以来,不知道有多少南韩海警因为卷入战场,被轮回误杀。

    那家伙杀红了眼,双目之中,只有我的人头,再无其他。

    到了后来,那些海警也生气了,开始朝着轮回射击,想要给自己的同伴报仇,而换来的,则是轮回的愤怒,以及又两条水龙的腾空而起,肆意碾压而去。

    轮回拥有操控海水,化而为龙的能力,而那水龙扫过,甲板上几乎再无活物。

    尽管双方曾经站在了一个阵营之中,但对于大海盗头子轮回来说,这帮唧唧歪歪的家伙,也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或者说,他们在轮回眼里,不过是蝼蚁而已。

    交手还在继续,头顶上空,不断传来噼里啪啦的巨响,那是屈胖三在与三十三国王团的命运交手,每一次的巨响过后,都是炁场的动荡和紊乱,千吨级别的舰船,在这个时候都开始承受不住,不停的晃动着,而下方甲板的我和轮回,战斗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两人交手,剑叉交击,相互都占不到什么便宜,但力量从武器传递到了身体,又从身体传递到了脚下,将那甲板破坏得十分难看,到处都是裂痕,而轮回在猛然后撤的一瞬间,陡然将手中的水龙叉朝天举起。

    啊……

    他怒声吼着,水龙叉陡然一扭,居然又化作了两条水龙来。

    而与此同时,大海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狂暴,从波涛汹涌的海面之下,倏然伸出了上百条又粗又长的巨大触手来。

    这些触手都是那蓝色的海水组成的,与水龙一般模样,却又凸显出了更多的凶戾和力量之感,密密麻麻,几乎将整艘海警舰都包裹住,腾然于空,遮天盖地。

    轮回腾空而起,双手抱住,朝着我猛然一锤。

    水龙在半空之中,融入了轮回的身体里去,在那一刻,我面前的这位鲛人头目,化身成为了海神之子。

    跃身半空的他,大声喊道:“伟大的海神啊,赐予我力量吧。”

    信仰之跃。

    轰……

    当他双手砸落而下的一瞬间,那数百条的触手也在同一时间落下,这些触手长达十几米,数十米,粗壮无比,此刻全数倾泻下来,宛如世界末日,海神审判一般,避无可避,只有硬顶住这一下。

    然而这一下的力量荟聚,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活着扛下来。

    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候,我突然间抓紧了手中的止戈剑。

    世间万物,莫过于一斩。

    这树可以斩,这山可以斩,这水可以斩,这河可以斩……世间万物,莫过于一斩。

    一剑斩。

    破!

    面对着宛如末日一般的扑击,我在那一瞬间,表现出足够的冷静,面对着无数的触手拍击而下,将止戈剑抓在手中,然后朝着遮天盖地的触手猛然挥去。

    唰……

    一道炸响而过,漫天的水花洒落在了我的身上,又咸又湿,然而却没有一根触手落在我的身上。

    我一剑斩破了对方的最终攻击。

    还没有等我享受劫后余生的喜悦,却听到脚下传来一阵让人牙酸的声响,紧接着轰隆一声,我们身处的舰船居然被刚才那一击给拍毁,居然整个儿侧翻,朝着下方沉落而去。

    在这样的混乱之中,有一道黑影朝着我身体这儿倏然冲来,显得十分的坚决。

    而此时此刻,我却发现了另外一件事情。

    命运天平被破了。

    那种无所不知的限制力不再存在,我在感应到的一瞬间,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下一秒,止戈剑陡然一转,却有一颗头颅冲天而起,而那庞大的、带着鱼尾的身躯,则轰然撞到了一处舰炮之上,撞出一个大坑,随后顺着倾斜的船身,跌落到了大海之下去。

    一代凶人,就此殒命。

    船破人亡,不沾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