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霸道海警
    萧家大伯在我的印象之中,一直都是一个温和的老头儿,不怒自威,天生就有一种让人信任的亲切感,然而我也知道,他的外号叫做萧大炮,以前在西北局的时候,曾经弄得那些拜火教的人闻风丧胆,是个了不得的强权人物。

    这个时候,他终于褪去了表面上的谦和,露出了骨子里的那一股凶狠来。

    很显然,他这是受到了刺激。

    自己那如花似玉的女儿,现如今变成这么一副模样,为人父母,换做是谁,恐怕都会生出一股腾腾的杀气来。

    我伸出双手,反抓住了萧家大伯的双手,说道:“大伯,你信我么?”

    啊?

    萧家大伯没有想到我居然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愣了一下,方才说道:“你是陆左的堂弟,茅山的外门长老,对我萧家也是恩重如山,我如何不信你?”

    我说既然信我,那就好对于琪琪和林佑之事,你别担心,我和屈胖三自有主张,保证过一段时间,会还一个完完整整的他们给您。

    萧家大伯说道:“毒龙壁虎精血?”

    显然,他跟林佑有过交流,知道我先前给的承诺,不过我却摇头笑道:“用不着毒龙壁虎精血,我们还有更好的办法,当务之急,是先处理好跟前的事情,然后腾出时间来,我们有的是办法解决问题;而你在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不要做不智的举动”

    我的诚恳打动了萧家大伯,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对,是我太冲动了。”

    安抚好萧家大伯,我们又与戴局长和林佑、萧璐琪见过了面,将承诺跟他们讲了一遍,方才将两人心头那悲伤乃至绝望的气氛给清散了一些,随后我们又与组织这边的负责人见过了面,以及欢哥等人,大家坐到了一起来。

    这是一处民居,是宗教局埋下暗线落于此处的一个据点,此刻天色微白,屈胖三不说话,我简单介绍了一些在汉拿山那儿发生的事情,重点说起了敌人到底是何物,以及此刻的结果。

    事实上,即便是将新罗婢收服,我们还需要面对几股敌人。

    首先一个,就是釜山真理教。

    我之前就说过了,这帮家伙并非是虔诚的信徒,他们有着自己的利益,弄出来的信仰,或者说是“神”,都不过是他们谋取自己利益的工具而已,这帮人当惯了大爷,不可能接受头上又冒出来一个大爷,所以对我们的态度,是天然的敌视。

    而他们不但是本地的地头蛇,而且与官方的某些人员关系不错,对于我们这些人,有着足够的威胁。

    尽管我和屈胖三对于这些人并不感冒,但他们的确有威胁到其他人生命的力量。

    其次,在昨夜的战斗之中,我和屈胖三的身份,应该是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

    事实上,我和屈胖三这样的组合,无论是落在哪儿,都是十分的亮眼,真正有心关注到我们的人,即便是容貌不一样,但一出手,基本上就能够锁定住。

    而此刻的我们,正处于被三十三国王团全球通缉的背景下。

    对方的力量很强,连日本镇国级高手西园寺一郎都能够请得过来,奔赴大陆追杀于我,而在日韩这样的大本营,一旦确定了我们的身份之后,必定会调集大部分的力量,对我们进行雷霆万钧的截杀。

    这个才是最让我们为之担心的。

    在这样的伏击之下,我和屈胖三或许能够通过自己的个人能力突围,甚至完成反杀的结果,但对于其他人来说,那简直就是噩梦。

    而且我们的这担忧,绝对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几乎可以预见到的。

    也许消息传出去,伏击已经在准备的过程中了。

    所以我们必须得立刻转移这里。

    在明白了事情的严峻之后,行动组这边开始高效行动起来,首先就是如何离开济州岛,通过机场离开,这事儿显然已经不行了,毕竟我们这边暴露了,机场和出入境的地方,一定会被重点关照到,不管我们做了什么样的伪装,都会有被人认出来的风险。

    好在之前的时候,我们就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也提前做好了预案,那就是乘船离开济州岛,抵达公海的时候,由我方派遣直升机过来接人。

    这件事情,布鱼那边是可以协调的,不仅仅是他的努力,还有萧家大伯在系统内的个人威望,都可以帮到。

    我们对于这里面的一些细节,又重新捋了一遍,然后开始动身。

    这些事儿,由欢哥这些随行的工作人员来安排,我们用不着亲自跟着,所以终于得闲下来,找地方洗了一个澡,休息了一会儿。

    一夜激战,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是有一些疲惫。

    人毕竟不是机器,做不到连轴转,毫不停歇,适当的休息,多少还是能够让人的心情放松的。

    屈胖三并没有唤出新罗婢来,让林佑和萧璐琪恢复健康。

    新罗婢的那手段,需要两三个月的周期,而且只是简单地生长出手脚来,这对于屈胖三的期望,还是有一定距离的。

    既然要补偿,就得用心。

    从目前的情况来讲,林佑并非修行者,而萧璐琪虽然是,但只能算一个半调子,而我们要在这个恢复的过程中,直接提升他们的能力,达到一个还不错的水准,这里面有许多的讲究要琢磨,所以得有时间来研究。

    对于这件事情,无论是萧璐琪、林佑两口子,还是萧璐琪的父母,都表达了充分的理解。

    对我们将坏事变好事,让他们“因祸得福”的决定,几人都是支持的。

    事实上,在这一段痛苦的经历之中,两人并非没有一点儿收获,新罗婢利用人脑进行网络连接,试图在梦境之中创造出一个世界来,而它则在这个世界里获得往日里伟大的生命和力量,继而带到现实里来,试图以梦证道,这所有的过程,他们都有亲身参与过。

    尽管只是一部分,但是对于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理解,还是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这个就是境界。

    如果配上了合适的修为,可以想象得到,两人的起点,必然不会比江湖上的许多年轻高手低。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两人的这一段经历,也见证了他们彼此的爱情,是如此的坚韧。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也许,爱情的路上,有一些磕磕绊绊,方才能够更好的维持下去吧?

    行动组这边的工作效率很不错,当然,这里面也离不开济州岛这边暗线的帮助,到了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我们出发了,乘车前往一个小港口处,那里有一艘渔船,会将我们带出岛区。

    路上的时候,也经历过了一些波折,岛上的防卫工作明显变得森严起来,路上不断有警笛声响起,呜呜地叫着,气氛十分严肃。

    我们路过一处广场的时候,甚至看到了集会的人群,乌泱泱的人头,愤怒地喊着口号。

    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我却清楚,这跟昨天晚上的变故有关系。

    在码头这边的气氛也很严肃,检查的人员多了许多,要不是我们这边早有准备,在渔船船舱的冷冻库那里动了手脚,也未必能够出港离开。

    谁也不知道,经历了半天时间的发酵,事情最终会走到一个什么样的轨迹去。

    当渔船驶离了港口,朝着海面上行去的时候,我站在甲板上,望着渐渐远去的济州岛,心中颇为感慨。

    屈胖三说道:“有件事情,我们可能忘了。”

    我说啊,什么事儿?

    屈胖三说之前救出来的那个西方女人,因为交给了记者,所以没有给她种下生命种子,所以她不会重新长出手脚来

    我一拍脑袋,说哎呀,倒是忘了这事儿。

    我之前的化身,将人交接之后,在我的操控之下,自己消失了,因为头疼此刻的处境,更多的后续也没有持续关注,现在想起来,我们把人救出来,反而有点儿怠慢了她。

    屈胖三说现在实在是没有办法,也分不开身来,只能让人留意一下,等到我们这边相对稳定了,传个信息过去,再给她治疗吧。

    我点头,说好。

    这一夜激战,随后又安排跑路的事情,难免会有所疏漏,对于这事儿,大家都能够理解。

    我们在甲板上露了一下面,又回到了船舱之下休整。

    航行是漫长的,这个需要耐心的等待,而出海没多久,林佑和萧璐琪的状况又开始不太稳定起来,我们不得不守在旁边,帮忙照料,并且先种下一粒生命种子,稳定住他们的状况,让他们不至于死在半路上。

    而就在我们为两人忙碌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动静,一开始我们还不理会,到了后来,船的速度变慢,欢哥这才起身,说我去问问。

    结果没一会儿,他回来了,对我们说道:“是南韩海警,要登船检查。”

    我一愣,说登船?什么意思?

    结果还没有等欢哥回答,突然间外面传来一阵刺耳的枪声,渔船的船体被子弹打得“噗、噗”的响。

    居然开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