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吾命雷来
    林佑和萧璐琪得走,而且是立刻就走,不能有任何停留。

    但我们却不一样,无论是从斩草除根、帮忙报仇的角度,还是解救其余无辜者的视角,我们都得留下来。

    林佑和萧璐琪,一对新婚夫妻,两个完整的人,在经历过这么大的挫折之后,变成了这般古怪的模样,萧璐琪甚至心存死志,心死如灰,说到底,都是那自称“新罗婢”的家伙搞的鬼,如果我们能够在它作恶之后,还无动于衷的话,那就太让自己失望了。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惹到了我们,就得付出足够的代价。

    现如今的我们,已经不再是江湖小人物了,就算你他妈的是那域外天魔,那又如何?

    你的同伴三十四层剑主打得我们鸡飞狗跳,满地乱跑,但你觉得你也可以?

    我与屈胖三长期混在一起,心意相通,所以几乎没有太多的言语,就能够明白对方的心思,刚才我们狼狈而逃,并非是惧怕对方,而是想要完成承诺,将人给救出来。

    现如今人已经没有了危险,就是我们施展报复的时候了。

    我搭着林佑的肩膀,又看着萧璐琪,然后说道:“林佑,琪琪,你们别担心,你们现在的状态,只是暂时的;你们不会永远这样子的,想一想五哥,他原来断掉的手臂,现在不是已经长好了?断肢重生,我们有毒龙壁虎精血,而除此之外,我们还有更多的办法。所以,只要没有死掉,一切就都有希望,我们既然来了,就不会放弃你们的,知道么?”

    听到我的话,原本双目黯淡的萧璐琪终于变得精神了一些,对我说道:“阿言,那个什么精血,应该很难找吧?”

    我看着她,说没事,就算是翻遍了荒域,我都给你们找出来。

    得到我郑重其事的承诺,萧璐琪终于松了一口气,眼泪划破眼眶,从眼角处滑落下来,居然哭了起来。

    我对她好言安慰几句,然后又吩咐了林佑一些事情。

    我们不能离开,我会让分身带着他们,去与宗教局派过来的人员汇合,到了那个时候,自然会有人员安排他们,萧璐琪父母也会及时赶来,至于那个西方女人的处理,我的意见是交给那些西方媒体。

    西方媒体相对比较独立一些,人交到了他们手上,不管是能不能报道,都会通过西方世界的压力,逼迫到南韩这边的官方,让它们束手束脚。

    而南韩官方这边的某些人一旦无法发挥作用,那么在这里面扮演着极不光彩角色的釜山真理教,就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这就是我们所期待的。

    至于跟前这帮直接的凶手,就由我们来料理,也用不着劳烦别人。

    林佑这个人还是可以的,即便不是修行者,也是能够担得起大事的人,适逢变故,却也能够稳得下来,听完了我的交代之后,点头说好,我记住了。

    我交代完毕,让分身带着人离开。

    望着几人的背影隐入丛林之中,我回头过来,找到了屈胖三,说怎么样?

    屈胖三说里面乱成一团,不断有人和车子出来,显然是在想着应付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他们应该有一整套应急方案,如果有官方方面内鬼的配合,说不定能够遮掩过去的。

    我笑了,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内部,会不会反而变得空虚起来。

    屈胖三点头,说那是肯定的。

    我说该怎么办,你直接说吧,我都听你的。

    屈胖三看着我,说你不怕?那可是远古神魔啊,跟我们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我笑了,说怕有个鸟用?

    屈胖三拍了拍手,也笑了,说其实说,说得好听一点,叫做域外天魔,其实经历过了那么多年岁月,早就不成模样了,剩下这点儿实力,也就够跟我们玩一玩儿了你还记得洞穴底部的那颗血池古树么?

    我点头,说记得,怎么了?

    屈胖三说我怀疑一件事情,那玩意从存在形态来说,应该是寄托于那一棵吸血古树之上的,如果能够将古树摧毁,那么它这些年来不断做出的努力,很有可能就会功亏一篑……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头突然一阵狂跳,像是抓到了什么一样。

    下一秒钟,我抬起头来,对他说道:“我明白了,那树就算是再邪恶,终究还是会露出地面来,吸收阳光,通过光合作用,从而促进自己的成长所以我们先不用进去,而是在外面,将那树给弄死!”

    屈胖三笑了,说弄死倒不一定,只要能够重挫对手,接下来的战斗,就变得简单一些。

    我点头,说明白了。

    如何重挫对手,这个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件不用思考的事情。

    很显然,神剑引雷术,最适合用来干这事儿。

    趁着敌人慌乱之机,作为始作俑者的我和屈胖三并没有逃走,反而是在没多一会儿,折返了回来。

    那个私人山庄依旧还是陷入在黑暗之中,只不过黑暗中有忙忙碌碌的人影,显示出了那里面的紧张来,我们在外围打量了一会儿,并没有冲击那个坍塌了的大门,而是依旧如之前一般,小心翼翼地从侧面摸了过去。

    而接近这里的时候,我发现整个山庄弥漫在一股浓烈的血气之中,黑暗中有好些个身高一丈的血池凶兽,正在四处巡逻着。

    除了血池凶兽,还有那些拳头大的婴灵,密密麻麻。

    整个山庄都充斥着一股凶戾的气息,很明显,对于我们的逃脱,地底下的那一位,情绪已经处于盛怒的边缘。

    我们也有瞧见人,不过他们的双目通红,显然也是处于狂热的状态之中。

    屈胖三打量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我们一会儿潜伏进去,找到那一棵露出地表的大树来,我给你护法,你用神剑引雷术将它给劈中,并且清理一下旁边的那些玩意儿,等你弄完之后,我们两个趁热打铁,进去将那家伙的本体给宰了怎么样,有没有问题?”

    我说没问题,行动吧。

    两人配合默契,已经用不着太多的言语,紧贴着建筑的阴影,快速前进,没多一会儿,就进入到了山庄的核心区域,然后在有限的时间内,我们尽可能地躲避着周遭的耳目,来到了私人山庄最高的一处六层小楼顶上。

    在楼顶上,有人在这儿摆上了祭坛,挥剑作法,十分疯狂,这是让我们没有想到的。

    我们搞不清楚对方到底在干嘛,走上前去,直接将人给撂晕了去。

    站在楼顶上,放目四顾,我们能够瞧见山庄所有的景致,在一片建筑和林荫的重重黑影之中,终于锁定了一棵大树。

    相对于其他茂密的树木来说,这一棵并不算十分特别,既不高大,也没有太多的枝桠。

    之所以确定,是它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以及一种说不清楚的力量在蔓延。

    这玩意,还挺善于伪装的,不过被我们认出来之后,我几乎没有半分的犹豫,直接拔出了止戈剑来,步踏斗罡,开始作法。

    而当我止戈剑亮出来的那一瞬间,立刻就感觉到一种被猎人盯上的危险感。

    咒语简单,人人都能够念,但为什么这世间能够施展开来的人,少之又少呢?

    屈胖三反应很快,对我说道:“沉住气,别慌这玩意生命力很强的,寻常天雷,未必能够重创于它,你得慢、得缓,得蓄上足够的力量,才能够将它给轰得生活不能自理,相信我,有我在旁边给你护法,绝对没有问题的……”

    雷来!

    屈胖三很少有在这个时候,与我沟通这么多,很显然,他不希望我一会儿弄出来的神剑引雷术,如同毛毛雨一般,轻轻拂过。

    我步踏斗罡,感觉到头顶上的星空,有几颗星子莫名璀璨,那光芒落到了我的头顶之上,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初与杂毛小道联手使用那神剑引雷术的情形。

    “三清祖师在上,三茅师祖返世,神符命汝,常川听从。敢有违者,雷斧不容。急急如律令,赦!”

    在于沟通,在于与漫天神灵、列祖列宗的心意交流,只有感悟得越是透彻,方才能够与那雷意相关联,借助天地之威,成为一个可以操控雷霆之怒的男人。

    威力么?

    我的脑海里,那一对存在久矣的恐怖复眼睁开来,仿佛能够看穿我所有的想法一样,而与此同时,周遭传来了恐怖的咆哮声,朝着我们的方向猛然冲来。

    神剑引雷术,最重要的部分,并不是施法念咒,而是沟通。

    为什么它会成为茅山压箱子底下的不传之秘呢?

    如果是这样,接下来我们也没有办法直面那“新罗婢”。

    我在天台疾走,脚步越来越快,而在这样的狂舞之中,精神在某一刻,陡然提升,到了一个我自己都无法说清楚的境界,感觉自己的灵魂在半空中飘荡,在我的眼前,朦朦胧胧之间,仿佛站着许多似曾相识,又终究认不出来的身影。

    我与他们的目光对望,一阵掌控天地的自信油然而出,口中开始下意识地念出了那一段咒诀来。

    糟糕,被发现了。

    雷!雷!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