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心怀慈悲
    我没有想到自己一剑划出来的,是这么一个东西,眼看着那具躯体脱离了树干,就要往下面的血池跌落而去,下意识地伸手,将人给接住。

    手一接住,我立刻感觉到了对方是人,实实在在存在着的人,而不是之前那种血池造物。

    只见她整个儿浑浑噩噩,双眼并不聚焦、无神,脸上有着不正常的艳红,赤裸的身体上面,有着植物一般的纹路,显然是已然适应了融入这怪树之中,而我刚才瞧见的金发,一脱离了树干,立刻消失,变成了光秃秃的头颅来。

    没有手,没有腿,圆润得像是本来如此的躯干,让人感觉无比的畸形,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和谐。

    我看到了她后脑勺那儿,有数十根透明丝线,连接身体和树干两段,心中一动,猛然一斩,断开了双方,那女人陡然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了我一眼,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话:“helpe,please……”

    她的双眼之中,晶莹的眼泪一下子就滚落了出来。

    在那一瞬间,我的心灵,仿佛被什么击穿了一样,难过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从利益的角度上来说,我跟这个可怜的女人根本就不认识,也实在是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她而耽误我任何的时间,最好的选择,是将她给放回去,置之不理,然后去找寻林佑和萧璐琪两人。

    然而在对方说出那句求助的话语时,一瞬间,我的心就软了。

    如果我是她,在这样的绝境之中,碰到了一个有可能帮助到自己的人,我会怎么做?

    恐怕我满心期待的,就是别人能够伸出援助之手,将我给带走吧?

    而如果那人拒绝了,扬长而去,我又会如何?

    一种最深沉的绝望从我的心底里蔓延开来,让我心痛得无法呼吸,在犹豫了几秒之后,我一咬牙,道陵分身法陡然运转,化作了另外一个如我一般模样的人来。

    分身从我的手上接过了这女人的躯干,朝着我点了点头,然后纵身一跃,朝着另外一边跑去。

    他跑的方向,是血池之外,地面之上。

    至于我,则猛然转身,开始在这附近搜寻起来。

    这粗壮的树干之上,开始不断出现了如同刚才一般模样的树瘤来,它们呈现出一个又一个流体型的凸起,在最上面的孔洞处,露出了一张又一张脸孔来,这些脸孔或者呆滞,或者麻木,或者有着各种各样的模样,但是我都能够感觉得到,他们的意识都深深陷入那玩意的掌控之中。

    回想起刚才的情形,我知道那连接后脑勺与树干之间的细丝,是精神关联的所在。

    这些,到底是要干什么呢?

    难不成,那玩意是想要通过人脑的容量,搭建出一个网络来,然后……

    我一直没有找到林佑和萧璐琪,心中焦急,而脑海里还在不停地推断着各种各样的可能,而想到刚才那个网络的时候,脑子突然间就轰的一下炸了开来。

    对了、对了,我大概明白了对方的真实想法。

    网络,一个只存在于网络之上的世界,虚拟时空,类似于天罗秘境之类的地方,而与天罗秘境那种上古大能搭建的半实体、半虚无的空间所不同的,是血池之下的那玩意,试图用人脑之间的连接,来搭建出一个类似于“黑客帝国”哲学里面的网络世界。

    而它之所以要这么做,是因为想要通过在这样网络里面的繁衍,从而突破自己的心境,达到神、乃至造物主的境界。

    而到了那样的境界,就能够成圣。

    何谓成圣?

    历万劫而不灭、染因果而不沾,与天道同在,与大道同存,一念可知过去、现在、未来任何人、事、物,不费吹灰之力便可毁灭无数宇宙,可开天辟地、再创洪荒。

    这是修行者的终极目标,与天地同在,然而古往今来,成仙成神的有,又有谁能成圣呢?

    海市蜃楼而已。

    不过既然有传说,自然有存在的可能,而事实上,道陵分身法练到了极致,到了最高的境界之时,化身亿万,也是同样的道理。

    而正因为道陵分身法,使得我能够一下子就才出了血池之下的这一位,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至少,它有这样的趋势。

    野心不小啊。

    我越发地感觉到了这一位的难缠,想起屈胖三正在拼命为了我而拖延,找寻的速度越发地快了,而与此同时跟在我身后的那三人,并没有去追寻我的分身,而是径直朝着我这儿扑来。

    这三人都是釜山真理教里一等一的人物,此刻狂热地冲将上来,气势汹汹,非要将我给拉进血池的架势。

    对于这样的家伙,我没有太多与之纠缠的心思,能避开就避开,而到了不能避开的时候,便将止戈剑拔出来,朝着对方猛然劈出几剑,要将对方给压下去。

    如此又过了几分钟,我来到了接近于洞穴顶端的位置,刚刚将人给逼退下去,暂时松一口气的时候,突然瞧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孔。

    那个有点儿微胖的脸……

    林佑?

    在瞧见人的一瞬间,我的心脏陡然跳动了好几下,拿着止戈剑的右手都有一点儿不稳,随后我小心翼翼地伸出了剑,将那瘤包给划开,露出了里面的身体来。

    与刚才那个西方女人一样,此刻的林佑,双手双脚都齐根而断,皮肤上面有着如同树木的纹路,而在他的脑后,则是远比那西方女人更加复杂的丝线,将他与这古怪的大树连接在一起。

    这些丝线,是刚才那女人的三五倍之多。

    可以知道,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最有可能的,是林佑这个人太聪明了,脑袋的容量或许更高一些。

    我挥剑,斩断了上百根烦恼丝,林佑突然间就睁开了眼睛来。

    他看着我,脑子仿佛放空了好几秒钟,方才用极为沙哑的声音说道:“阿、阿言……天,我不是、做梦吧?”

    听到那沙哑得几乎不能够听闻的话语,我心头一阵悲恸,不过还是努力装作镇定的状态,宽慰他道:“是我,是我,别担心,我来救你们了,放心,很快就过去了……”

    我虽然努力安慰他,然而一想起林佑此刻的状态,就十分难过。

    没有了手,没有了脚,救出去,又该怎么办?

    他能够接受这样的自己么?

    我心情难过,而林佑却问道:“琪琪呢?”

    我摇头,说还没找到。

    林佑有点儿激动,对我说道:“你别管我,先找到琪琪找到她,把她带出去,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是我……”

    他有千言万语的话要讲,然而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而且还有点儿没太适应此刻的状态,话语说到一半,却停了下来,憋得脸红脖子粗,终究还是没有能够说下去。

    瞧见他这般模样,我无比的心酸,抓住他的肩膀,说你放心,我会带着你们一起离开的,相信我。

    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难过的感觉了,不过此时此刻,并不是继续难过的时候。

    我伸手过来,揽住了他的腰,然后带着林佑继续往上。

    原本以为又需要费些时间和功夫,方才能够找到萧璐琪,但幸运的,是我在相隔不到七米的另外一边,找到了她。

    当我将那树瘤划开来的时候,无论是我,还是林佑,都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痛。

    如果这个时候,我的分身还在,就能够带着林佑和萧璐琪离开,来应付这些人了。

    林佑瞧见这个,眼泪顿时就流了出来。

    而这个时候,釜山真理教的那三人终于又跟了上来,落到我不远处的树枝处,呈扇状,朝着我围了过来。

    这些人虎视眈眈,我心头有点儿难过。

    新罗婢?

    那个身材高挑、美丽灵秀的女子,此刻的四肢也消失了,变成了一坨畸形无比的肉团,连那乌黑的秀发也消失不见了,光溜溜的头颅上面,满是碧绿色的树汁,让人心酸。

    在这样的空间里,地遁术无法施展,我只有双脚可以自由行动,根本就没办法将人带着离开。

    她显然是得到了消息,赶了回来,我心头一阵疾跳,不确定屈胖三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女人则用一种十分古怪的音调说道:“想要从我新罗婢的手里将人带走,你的胆子,也太肥了吧?”

    怎么办?

    我心头一跳,知道正主来了。

    我强忍着心酸,将萧璐琪给救了下来,当她恢复清醒之时,自然又是一阵心酸,分别叙话,不多赘述,我从乾坤囊中摸出了两张毛巾被,将两人给包裹着,搂着两人的腰,感觉行动有点儿困难。

    我有点儿头疼,当下也是咬着牙,朝着前方纵身一跃,那几人在我后面紧紧跟着,咬住不放松,几人一追一赶,从那古树之上落下,刚刚离开血池边缘,突然间前方风云一转,有一个美艳如花的女子拦在了我的跟前。

    是釜山真理教的圣女金允儿。

    只可惜,那分身现如今已经趁乱而出,正在那出口处徘徊呢,想要将他给找回来,并不现实。

    心怀慈悲,方才能面对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