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兵分两路
    员峤仙岛的无名是什么?

    那可是域外天魔,又或者说是远古神魔,这样的角色,远远不是我们能够对抗得了的,而即便是无名,也是集合了众人之力,方才得以降服得住,而那个时候,还有聚血蛊小红在身边,拼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而现在,小红留在了苗疆万毒窟,跟着它的前辈修行,这儿只剩下我和屈胖三

    光我们两人,能够干得过那玩意么?

    我想起之前使用大虚空术时,血池之下的虚空之中,陡然睁开的那一双复眼,心头一阵狂跳,有点儿慌了,说那怎么办?

    屈胖三颇有玩味地笑了,说你觉得呢?

    他不问还好,一问,我顿时就陷入了两难的选择之中。

    从内心来讲,跟这样的域外天魔为敌,还是太困难了,而且这里还是人家的老巢,主场作战,我们太吃亏了;但另外一方面,林佑和萧璐琪给掳到了这儿来,从刚才血池里的那两个可怜人的状况来看,我那位老友未必比他们强上多少,不管如何,我们都不能扔下他们不管。

    不但因为我们之间的情谊,而且还因为戴局长和萧家大伯,都还在等着我们呢。

    是走,是留,这个该怎么办呢?

    我的脑子掠过几个选择,最终还是低下头来,对屈胖三说道:“不行,我们得带着林佑和琪琪走。”

    屈胖三笑了,说你这人,总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但有一点,我一直都很欣赏,那就是对自己的朋友,一直都很够义气。

    我苦笑,说别扯犊子了,你说吧,该怎么办?

    屈胖三说汉拿山又被称之为瀛州山,而又有这么一个玩意儿缩在此处,所以釜山真理教信奉和依仗的那玩意,是个域外天魔,这是可以猜测得到的,但你要知道,域外天魔与域外天魔之间,终究还是有区别的,而从我目前接触到的信息来看,跟前这一头,估计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我说这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屈胖三说这个还要看么?你拿这玩意儿来对比一下我们当初在员峤仙岛遇到的情况,还不是显而易见的?

    他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想清楚了。

    的确,当初我们在员峤仙岛那儿,无名光凭着一己之力,便将我们所有人都给困在那儿,并且弄出来的阵仗,让当时整个江湖上最强的那一批人都为之绝望,差点儿全军覆没于那里去。

    那样的力量,才是真正让人畏惧的,而回想起刚才的情形,虽然让人惊悸,却没有那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沉重压力。

    很明显,我们面对的这一位域外天魔,要不然就是因为实力受损过于严重,没办法用本体来兴风作浪,要不然就是本身的实力还是有限,还达不到威胁我们的程度。

    我说你现在有什么想法了没有?

    屈胖三笑了,说我问你,我们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

    啊?

    听到屈胖三的问题,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道:“找到失踪的林佑和萧璐琪,带他们活着离开这个鬼地方。”

    屈胖三打了一个响指,说回答正确。

    我说你别耍我,有什么主意,你直接说就是了,一句话儿拐来拐去,有意思么?

    屈胖三说好吧,知道你智商不高,就直接跟你讲吧我们现在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找到人,并且带走,至于这个域外天魔,以及这儿的釜山真理教成员,对于我们来说,只不过是达到目的路途的障碍而已。对待障碍的方法很多,有一种是把它们给直接搬开,而还有一种,是绕开它们

    绕开它们?

    我一愣,旋即说道:“你的意思,是智取?”

    屈胖三点头,说对,我们的目的是什么,这个你清楚,我也清楚,那就不要舍本逐末等一会儿,我出去,吸引那帮人的注意力,将他们遛狗一样,在这四通八达的洞穴之中到处窜,而你的任务,则就复杂一些

    我说我去救人?

    屈胖三说对,我刚才看了,林佑和萧璐琪两个人,应该是给藏在了那棵古树之中,至于在哪里,就得你去把人给找出来了。

    我听完,不由得苦笑,说去那儿找人,对我来说没问题,关键的一点,是我们刚才说的那东西,就在血池底下,我想要在它的眼皮子底下,将人给抢走,这事儿恐怕有点难你是不知道,我刚才遁入虚空之中的时候,硬生生被那家伙给拽回来了。

    屈胖三说你放心,那玩意的注意力是有限的,而且如果我闹出足够的动静,它很有可能将主体意识附在金允儿那小娘们的身上去,而那个时候,你就有了足够的时间。

    我说会么?

    屈胖三说你以为我刚才为什么跟那小娘们打成那样,还不是因为有那老家伙在其中,帮忙抬一手?不过我跟你说,得快,别耽搁,要不然,我也扛不了多少。

    我深吸了一口气,郑重其事地点头,说好,你放心。

    两人商量妥当,还没有缓过一口气来,身后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屈胖三朝着我打了一个手势,然后颇有点儿英雄慷慨赴死的架势,大声喊道:“你爷爷我在这里,谁有胆子,过来与大人我大战三百回合”

    “在这里!”

    金允儿尖厉的声音传来,而屈胖三朝着我挤了挤眼睛,朝着另外一个岔道跑开了去。

    我将自己藏在了狭缝的阴影处,瞧见一大堆人和那些黑色小人儿,如同潮水一般,朝着屈胖三离开的方向跑去,而等到几分钟人走光了之后,我闪身出来,按着原来的路往回走。

    往回走的路,并非一帆风顺,还是碰到了好些个拦路虎。

    这里面有釜山真理会的成员,也有那血池之中出现的造物,除了那血池凶兽和黑色小人之外,还有好几种奇怪的玩意儿。

    有些与我错肩而过,并无交击,而有的在我避无可避的情况下,只有交锋。

    尽管我在刚才的交手之中,脏腑受了一些伤,不过在强大的自我愈合能力下,倒也不算致命。

    一旦动手,我都会陡然暴起,用尽全力,竭力而为。

    止戈剑配合一剑斩,很少会有多作磨蹭的时候。

    剑锋凛冽,而我的心则是一片冰冷。

    不多时,前方的空气又是一片浓郁的血腥,加上那黑色小人爆开时弥漫着的暗红浓雾,将这儿弄得一片浑浊。

    有着刚才的经验,我不敢遁入虚空之中,只有小心翼翼、一点儿一点儿地靠近。

    真正快要接近血池的时候,我瞧见那儿跪倒了几个人。

    那些人全身趴在地上,屁股高高耸起,显得十分的虔诚,一边磕头,一边念念有词,而血池上空,不断有粗壮的触手越出池面,在半空之中摇摆着,显得十分的活跃。

    我知道,那东西还在,我不能动。

    得等。

    只有足够的耐心,等到它离开的一刹那,方才是我发动的最佳时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藏在阴暗之中,耐心等待着。

    血池上空,那种空灵的歌声依旧在飘扬。

    如此又过了一刻钟,突然间我感觉到整个空间都在颤动,紧接着有一股巨响,从很远的地方传递而来。

    当巨响消失的时候,远处的洞口,有飕飕的风吹来。

    当风吹进了我的脖子里时,我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下意识地抬头看去,那血池之上不断乱舞的触手,陡然摔落,溅起了鲜血无数。

    消失了。

    我在水花都还没有消失的一瞬间,陡然发动,朝着血池的方向冲了过去。

    我一冲,跪倒在血池边缘的那三人立刻就感应到了,几乎是同一时间抬起了头来,看向了我。

    这三人,一个满头银发的老者,两个彪悍而面露狂热的壮汉,双眼都是赤红的。

    只是一照面,对方就认出了我并非他们的同伴,于是嘶吼一声,朝着我这边猛然扑了过来。

    我在疾冲的时候,大概评估了一下这几人的实力。

    强,很强。

    这三人在釜山真理会之中的地位绝对不低,特别是那个银发老者,我感觉他甚至极有可能就是济州岛的负责人李龙山。

    如果是在平日里,我绝对有信心对付这三人,最终将其斩杀。

    但是此时此刻的情况,是我若是停下来与这几人纠缠,就会错过屈胖三拼死给我提供的大好机会,等到他扛不住了,那玩意的意识回了过来,我又如何能够虎口夺食,将人给找到,并且带走呢?

    所以在双方交汇的那一瞬间,我陡然一转身,晃过了这三人,然后借助着刚才的冲势,直接越空十几米,落到了血池之中的巨树之上。

    这古树的根系复杂,枝桠繁多,我不确定林佑和萧璐琪在哪里,只有纵身往上去。

    我落到了大树上,纵身攀爬了十几米,那几人方才反应过来,仿佛受到了奇耻大辱一般,疯狂地掠过血池,也落到了这儿来。

    我不管下面的人,继续往上跳跃,走到五十多米的时候,突然间感受到了不一样的生命气息。

    我停下脚步,眯眼望去,却瞧见在那树干之上,鼓出了一个瘤包来。

    瘤包之中有个洞,我仔细一看,里面有一张金发碧眼的西方女人面孔,眼珠子都还在动,显然是活的。

    我抬手就是一剑,将那瘤包斩开,露出了一具没有手、也没有脚的畸形身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