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九章 狗急跳墙
    据说赌博跟搏命一样,最爽快的,就是出手的那一瞬间,然后等待着生死的判决。

    然而对于我来说,这一推,却显得很平静。

    对面的这个镇场高手,马来西亚的千神,一个拥有着类似“读心术”的光头佬,在很多人的眼中,算得上是最顶尖的赌徒,然而在我跟前,却还是差了太多。

    像这样程度的修行者,我杀了上百个了,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尽管不确定对方那“读心术”的原理和手段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在外缚印一结,金刚萨埵普贤法身咒默念而出,最后一声“解”出来,对方的牌底,也就浮现在了我的心中。

    九字真言,并非读心术,而我之所以知晓,只不过是对方正好再用,而且还撞到了铁板之上。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我赢了。

    看着跟前又重新多了起来的筹码,众人都为之惊呼,而我则平静地看着面前的镇场高手,然后说道:“现在该是谁在害怕?”

    周遭围着这么多人,对方也不敢造次,冷静地说道:“继续?”

    我点头,示意荷官发牌。

    而随着我将对方的读心术破解,局势就开始渐渐站在了我的这一边来,虽然双方都各有输赢,但最终我还是赢得了大量的筹码,尽管我没有仔细去算,却大约能够估计得出来。

    至少上百亿。

    当然是韩元,而即便如此,也不是那个镇场高手所能够吃得消的,到后面的时候,他按住了荷官的手,额头上的汗水,一滴一滴地流了下来。

    我不解地看着他,而他则站起来说道:“不好意思,我去个洗手间。”

    他转身离开,周遭看热闹的人顿时就起哄了来。

    这个家伙坐镇喜天,让无数赌客为之吃瘪,作为客人,没有几个喜欢这样的家伙,此刻忍不住都喧闹了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镇场高手没有再回来,反而是之前的那位经理走到了我身边来。

    这回他带了一位长得貌美如花的年轻女子当翻译。

    经理朝着我恭恭敬敬一礼,然后说道:“汉都亚先生身体有一些不适,暂时不能过来,先生请问你还要继续么?如果不是,我带人帮你兑换一下筹码,并且安排财务专员帮你处理后续的问题,可以么?”

    我眯眼打量着他,好一会儿,方才说道:“是不准我在这儿玩了么?”

    经理赔笑着说道:“哪有?这是这么多的筹码放在这里,不安全如果先生您还想玩儿,我们可以帮你安排赌局的……”

    他话是这么说,不过我也知道,我从赌场里赢了那么多的钱出来,连人家镇场子的千术高手都败了,鬼才愿意跟我凑一桌来玩呢。

    我想了想,看了一下桌子上成堆成堆的筹码,点头说道:“好,你找人来处理吧。”

    经理赶忙笑着说道:“好的,对了,先生你是否需要将钱转到你们国内去呢?我们的财务专员很专业的,不但能够帮忙处理兑换问题,而且还可以通过地下钱庄帮你转账,而如果你需要将钱存在瑞士的话,我们也有专门的路子。”

    瞧他一副热情模样,仿佛完全没有刚才输钱的芥蒂,我有点儿迷糊,不过还是点头,说好吧,我一会儿问问看。

    经理再一次的鞠躬,然后有专门的人员过来帮忙拿筹码,紧接着我、欢哥和另外两个小弟就跟着赌场的人来到了另外的一个房间里来,这儿应该是贵宾室,几个专业的制服女在旁边清点筹码,没多一会儿,就点了出来。

    经理在女翻译的帮助下,对我说出了一连串的数字,我听得有点儿头疼,问直接换算成人民币是多少。

    回答是:“扣除各项费用之后,是九千八百六十多万。”

    我有点儿诧异,问都需要扣除那些费用,对方耐着性子解释,我也认可了,然后吩咐他们帮忙兑换。

    七七八八弄完,这时外面走进来了一个男人。

    他一进来,整个房间里面的所有赌场人员,全部都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将腰板儿都给挺直了。

    就连那个装模作样的经理,也是如此。

    我抬头看去,不由得笑了。

    这人正是我们所要接触的保安头子朴正善,此人虽然负责喜天赌场,但行踪不定,向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布鱼他们前期派来的人员,蹲点那么久,都没有见到此人,所以才会安排我们过来这儿搞事。

    现如今,他终于出现了。

    这人的气场很足,欢哥他们本来是坐在我旁边的,瞧见房间里面的人都这样,下意识地站了起来,而我却坐在那松软束缚的真皮沙发里,眯着眼打量着他。

    朴正善是典型的南韩人长相,颧骨很高、单眼皮,有点儿眯眯眼,身高一米七左右,但整体的模样,还是挺有气势的。

    他走到了我的跟前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然后说道:“中国人?”

    我点头,说对,你中国话说得不错。

    朴正善说我们酒店,做的是你们中国人的生意,不管怎么样,都得学怎么称呼?

    我说姓胡,胡杰。

    朴正善点了点头,说胡先生,我们之前是有什么恩怨么?

    我摇头,说没有。

    朴正善又问,说那是不是我们跟您的亲戚朋友有什么冲突呢?

    我依旧摇头,说并没有。

    朴正善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认真地说道:“那么胡先生,我想请教一下,凭借着一万韩元,在我喜天赌场赢到快两百亿的筹码,你这是要打我们的脸呢,还是真的缺钱花?”

    我说怎么讲?

    朴正善说道:“如果是缺钱花,那么这些钱,算作是我们喜天吃的一个教训,也当交一个朋友;一会儿我安排人,帮你把钱转走,以后不要再来了别家赌场,也别去,那里我们都有股份。”

    我说你们还真阔气,那我要是不走呢?

    朴正善眉头一扬,然后说道:“如果是想要打我们脸呢,钱你依旧可以拿走,我们毕竟是做生意的,哪里有只能在这儿输钱,不能赢钱的道理?这点钱我们输得起,不过你后面有没有命拿,那就不知道了……”

    我打了一个响指,说好,说得敞亮,我也知道,你们做事是有规矩的,这样吧,钱我拿走,明天我回国。

    朴正善点头,说很好,你们中国人有一句老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

    说罢,他朝着那个经理挥了挥手,说了一句韩语,然后离开。

    他一走,房间里面的人都松了一口气,那经理在赔笑着说道:“胡先生,你们这些钱怎么处理?如果你们有需要的话,我们立刻联系地下钱庄的人过来?”

    我摇头,说不,我要现金。

    经理一脸吃了翔的表情,叽里咕噜一番,美女翻译苦笑着说道:“金额太多,您根本拿不走啊……”

    欢哥这方面倒是经验十足,说换成美金,手续费我们一力承担。

    对方依旧劝解,说这么多钱,你们也过不了海关啊?

    我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放心,我们自己想办法。”

    对方听到,又交流了一会儿,这才罢休。

    半个多小时之后,我们提着装满了美钞的大箱子,脚步轻盈地离开,回到了酒店房间里来,当瞧见那么几个大箱子落地,睡意朦胧的屈胖三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哈哈大笑道:“我艹,你们是赢了多少钱啊?”

    他是老江湖,而我们又是主要目标,所以应该不会有太多的安全问题。

    我摇头,说行了,欢哥,我们这边差不多上线了,一会儿估计要打起来,你们先撤,去找组织。

    听到我嘲笑的话语,欢哥忍不住地摸了一下额头,气呼呼地骂道:“都是钱在作怪啊,一想到这一大堆绿油油的美金,什么都忘记了。”

    我忍不住笑了,说大哥,你刚入行啊还是怎么的,黑社会的话,你也能信?

    我说怎么了?

    啊?

    钱好歹也是我赢来的啊?

    欢哥说刚才好不容易见到了朴正善,你怎么就服软了,什么也没有说啊?

    欢哥听了,不由得一愣,有点儿颤抖地说道:“他刚才不是说,拿着这钱离开,他们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么?”

    我说了一个数,屈胖三激动得直颤抖,完全没有一个顶尖高手的风范,而欢哥也是有点儿腿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然后对我喊道:“阿杰,阿杰……”

    我摆手,说看得出来,这帮人是真急了,兔子急了得咬人,狗急了要跳墙,而他们急起来,真的不知道会干嘛,你们先撤,不要担心我们……

    欢哥说那怎么行,余主任让我们一直陪着你的。

    我再三劝阻,欢哥方才应下,带着他的小弟离开。

    而欢哥等人离开之后,屈胖三过来,把那几箱子的美金,全部都扔进了他的崆峒石里面去,弄得我挺尴尬的。

    欢哥离开半个多小时,入夜十点多,门外有人敲响,用中文说道:“您好,客房服务……”

    我笑了,说你觉得我们拿着这钱,能够活着离开么?

    晚上有事,提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