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十八章 孤注一掷
    尽管对方把普通话说得字正腔圆,但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出,这个黑西装应该是南韩人。

    这人行礼的姿势很娴熟,但骨子里又透着一股傲慢,让我有点儿不太舒服,抬起头,我打量了一会儿他的模样,然后说道:“找我干嘛?我又不认识你们经理。”

    那人给我一句话堵得半天都没有缓过气来,正想开口,走过来一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儿,黑西服白衬衫,扎着领结,有模有样的,朝着我深深一鞠躬,然后叽里呱啦说了一串韩语,而那黑西服连忙翻译,说经理邀请您去三楼的厅玩,下面这儿人多眼杂,环境不太好,规矩也多。

    我没有说话,旁边的地中海大叔顿时就恼了起来,说凭什么啊,你们开赌场的,还规定客人在哪里赌不成?

    他跟着我赚了不少钱,自然不愿意我离开。

    其他的客人或多或少也赢了不少,纷纷出言相帮,这会儿赌桌可跟我来的时候不一样,围了差不多二十多个人,都是看着我这边手气好跑过来的。

    老头儿十分礼貌,叽里呱啦又说了一通,最后还又行了一个九十度的礼。

    黑西装在旁翻译,说一般来讲,这么大的赌注,都会安排在厅里面进行的,还请先生移步。

    地中海大叔瞧见我不做声,继续挑事儿,而在周遭一片乱糟糟的时候,我却站了起来,然后笑着说道:“也好,我也想去那个什么厅见识见识。”

    听到我这话儿一说出口,旁边的围观群众顿时就有点儿泄气了,偃旗息鼓。

    地中海大叔赶忙拉住我,对我低声说道:“小兄弟,你可得小心一点我算是看出来了,你的赌术,是一等一的强,不过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赌场这儿,专门养着对付你们的赌术高手,人家可是专业的,你可得悠着点,别冲动,最好还是留点钱,免得血本无归了。”

    听到这话儿,我冲着他笑了笑,然后点头,说好,谢谢。

    我收拾筹码,赌场安排了妩媚动人的兔女郎侍应用托盘帮忙拿着,然后跟着领结老头和黑西装朝着三楼走去,而这个时候,欢哥和另外两个小弟走了过来,喊我道:“阿杰,怎么了?”

    他们显然是瞧见我这儿出了事,赶忙跑过来帮忙。

    我笑了笑,说没事儿,就是赢太多了,他们叫我去贵宾赌厅玩,下面太吵了你们怎么样,赢了没有?

    欢哥耸了耸肩膀,说赢个屁,三亿多筹码,输得只剩下一小半了。

    我笑了,说出来玩呢,最重要是开心,输赢不重要的。

    领结老头这时叽里呱啦一句,黑西装说道:“经理问你,这是你朋友么?”

    我说对,一起来的。

    领结老头问要不要一起去贵宾厅?

    我看向了欢哥,而欢哥他们自然是点头,毕竟他们跑过来,就是想要给我作帮衬的。

    一行人乘着扶手电梯,来到了三楼这儿,相比较于一楼的大厅,三楼这儿比较精致一些,人流也比较小,空间分成一个一个的小赌厅,不过装饰十分的豪华,让人有一种穿越到了欧洲中世纪那种皇家风格的建筑里面去。

    领结老头在黑西装的帮助下,问我喜欢玩些什么,贵宾厅这儿的项目跟下面一样,也有百家乐、二十一点、骰宝之类的,如果觉得技术不错的话,他们这里也可以凑桌玩德州扑克。

    我听得一头雾水,没有明白都是些什么,便说道:“我就看看,到时候再说吧。”

    领结老头听到,冲着我鞠了一躬,又吩咐了旁边的黑西装一句,然后离开了。

    黑西装引着我进了贵宾厅之后,朝我说了一声:“玩得愉快。”

    然后他也走了。

    帮我托着筹码盘的兔女郎朝着我甜甜一笑,然后也将筹码交给了我,跟着离开。

    人一走,欢哥就走了过来,说什么情况,把你拉到这儿来,什么也没有交代,就扔下你不管了?

    我笑了,说不然还能怎么样?老虎凳伺候?

    其实在上楼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明白了对方的用意,只不过是警告我一番。

    对方显然知道了我算是一个不错的“赌术”高手,所以才会出面来,弄这么一场戏,警告我一下,让我得了便宜就收手,不要闹大。

    他请我到三楼贵宾厅这儿来呢,是因为这儿有招揽来的赌术高手坐镇,如果碰到同行的话,绝对能够摆平我;当然,我选择不赌的话,对方也不会多说什么,放我离开就是了。

    但是如果我刚才不肯走,继续留在那里,他们恐怕会换荷官,然后请镇场子的高手过来,陪我一起玩儿。

    赌场是开门做生意的,轻易不会使用暴力,一般都会先礼后兵,这套路换到哪儿,都是一样的,至于实在是不给面子的,除非是你出老千,不然他们也不会当场翻脸。

    当然,出了赌场,人家也有一万种办法弄死你。

    我想明白这事儿,只是笑一笑。

    事实上,我之所以来这儿,就是想要跟这帮人硬碰硬,不然我怎么才能够用最快的办法,接近那帮人的核心呢?

    所以我带着欢哥三个人在贵宾厅转悠了一会儿,最后站在了一台百家乐的赌桌旁边,观察了一会儿。

    我开始的时候,只是看,然后听欢哥跟我讲解这博彩的玩法。

    我听了一会儿,又看了一会儿,然后开始上场。

    一开始,我压庄闲,后来自己上,凭借着出色的记忆力和对于场面的把控,没多一会儿,我手中的筹码翻了好几倍,堆叠在跟前,满满当当。

    而欢哥他们跟着我押,原本亏的钱,居然又慢慢回来了。

    随着我这边气势如虹,荷官脑门上的汗水越来越多,而周围的人也都围了过来。

    又过了一旁,有一个穿着丝绸汗衫的中年男人过来,顶替了之前的荷官。

    之前的荷官显然是个高手,只不过没有面前这人厉害。

    我能够感觉得到,这个穿着丝绸汗衫的中年男人,是个修行者,而且还是很厉害的那种,他走过来,冲着我笑了笑,用口音很重的中文说道:“继续?”

    他显然是粤语区的人,至于是哪里的,我也不知道。

    这人上场之后,我连续输了几局,面前的筹码空了一大片,不过很快我掌握到了诀窍,又赢了回来。

    不但如此,我已经将筹码赢到了数十亿韩元的级别。

    这还是每一把都有投注上限的情况下,要不然,估计更多。

    这个时候,中年人的汗也流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说声稍等,然后起身离开。

    而到了这个时候,之前离开的那个领结老头又出现了。

    他在角落处,眯着眼睛看我。

    他的眼神,有点像是碎玻璃茬子一般,刺人得很。

    很显然,我的不识时务,已经让对方开始羞恼了起来,没多时,我感觉到贵宾厅里一阵热闹,抬起头来,瞧见一个长得有些矮小、骨瘦如柴的光头男人,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走到了我这边来。

    那个人皮肤黝黑,容貌一看就知道是东南亚的样子。

    这个,就是他们所谓的镇场高手吧?

    镇场高手走到了我的跟前,坐在了荷官的位置,然后用熟练的中文笑着说道:“先生除了百家乐,不玩点儿别的么?百家乐的上限太少了,不如玩点儿别的吧?”

    我说你想玩什么?

    镇场高手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对我说道:“不如梭哈?比较快一些?”

    听到这不屑一顾的挑衅,我不由得笑了。

    还真的有?

    这个马来西亚人,让我有种被读心了的感觉,总感觉他能够猜透我的所有想法,连续的几把,我都输掉了,手上的筹码在迅速往下减少。

    梭哈。

    然而一交手,我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荷官发牌,而我却根本没有去看自己面前的底牌,不动声色的进行着,而是在牌桌之下,暗自结了一个外缚印,口中默念了一遍金刚萨埵普贤法身咒,最后,我抬起头来,看了对方一眼,笑着将跟前所有的筹码全部推了出去。

    三局过后,我认真地打量了一眼对方,而这个光头则平静而温和地冲着我笑了笑。

    我的话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但周围还是有人听到了,纷纷露出了一脸蛋疼的表情来,而我在听完欢哥的介绍之后,点了点头,说好,不错,听着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突然间浮现出了一个声音来:“害怕了的话,就滚蛋吧,别在这儿捣乱了,中国人。”

    我移步,跟着来到了另外一个赌厅,这儿比刚才那里还要小,周遭的布置十分豪华,而瞧见这等情景,不但欢哥等人跟了过来,赌厅里面的其他客人,也有很大一部分人跑过来围观。

    我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对旁边的欢哥问道:“什么是梭哈?”

    呃……

    我完全不在乎,坐下之后,与镇场高手开始对局。

    我举起手来,对旁边的荷官说道:“发牌,继续……”

    镇场高手起身,说好吧,请跟我来,我们去隔壁的赌厅。

    一局定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