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五章 绝地反杀
    内狮子印一出,我浑身就有金光冒出。

    那是真言的力量。

    而与此同时,止戈剑之上,也有的雷芒摇曳而出。

    我跟前的这位西园寺一郎,很明显是日本镇国级的顶尖高手,对方有着充分的自信,和绝对强悍的实力,而且对方在准备来华杀我的时候,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不但有限制我大虚空术的手段,而且还用这八个式神,将我给牢牢锁住,让我无法使用地遁术,从而能够将我的行动限制住,让我无法发挥出足够的机动力来。

    他们以为这就是对我的实力限制,在凭着他,就能够击杀于我。

    这还不算,最让人诧异的,是我们明明是追着黄菲过来的,却遇到这么一帮人。

    要知道,我们出了茅山宗之后,先去了萧家的新宅,然后又前往金陵这儿来,买了票之后,在这儿暂住一晚,按道理讲,对方是很难发现我们行踪的。

    但此时此刻,一切就都像准备了很久一样,让人惊叹。

    不过这位西园寺一郎到底还是没有想明白,自己的对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只有这些,那么抱歉,他恐怕要失望了。

    带着雷芒的止戈剑陡然间光华大盛,那些将我围住的式神感受到强烈的雷意,下意识地往后退开,我瞧见不远处那个带着高帽子的矮子脸色大变,手忙脚乱地摸出了一根招魂幡一般的玩意儿来,使劲挥舞,那些面无表情的日本式神,手持刀枪,仿佛被强行驱赶一般,朝着我冲来。

    之前止戈剑去与那玩意拼斗,结果劈了个空,我反而被伤到,然而现在有了准备的我这一剑过去,快得跟疾电一般,挨着我最近的那一头式神在一瞬间,就被劈成两半。

    那玩意变成两半之后,似乎想要努力拼凑回来,结果在雷芒的束缚下,终究难以凝聚。

    而不远处的那小矮子也是脸色一红,显得十分难受。

    瞧见这将我束缚住的式神被一剑破去,西园寺一郎的脸色有一些不太好看。

    不过这些式神最大的作用,就是结阵以待,让我无法使用地遁术,既然被止戈剑上蕴含的雷芒克制,那离远一些就好。

    西园寺一郎手握着那把锋利的日本太刀,朝着我箭步而来。

    他知道既然式神无法帮忙,那就由他来。

    我知道这帮人既然敢在此处埋伏,不说屈胖三,就连李合生等一队人都有可能遇到麻烦,没有敢多加耽误,深吸了一口气,冲将上前。

    两人再一次地拼斗在一起。

    嗡

    刀剑交击,发出了洪钟大吕一般的轰鸣之声来,这一次我是有备而来,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并且还将一剑神王的气势给逼了出来,却不成想在那西园寺一郎的身后,居然也有一个面无表情的巨大身影陡然浮现。

    那玩意长着三只眼睛,秃头,脑门儿有点凹陷,像是传说中的河童。

    那河童的身影有好几丈高,挥舞着双手,使劲儿捶着胸口,发出无声的嘶吼来。

    我终于明白了对方的力量为何这般大,也知晓与这样的强敌交手,我必须要全神贯注,将自己全部的手段都给发挥出来,方才能够不在这阴沟里面翻船。

    事实上,这位西园寺一郎之所以被人邀请来华,专门对付我,自然是有着很大的胜算和把握。

    只不过,在天罗秘境那儿走了一遭的我,比之在蓬莱岛,又有几分不同。

    虽说我在天罗秘境之中,只获得了一套陈抟胎息诀的正统修行法门,比起其他人来说,看似收成不多,但在天罗秘境的那一系列战斗,却让我所有的手段都有融会贯通,从而更加地了解自己。

    之前的时候,我所学颇杂,不过在与人拼斗的时候,到底还是差了几分。

    倘若是给我足够的空间,无论是神剑引雷术、地煞陷阵,还是大雷泽强身术,都是横扫一大片的顶尖手段,但与同级别、甚至比我更强的那部分顶尖高手对决,我又着实显得有些孱弱。

    这就是我在东海蓬莱岛的时候,被倒吊男和塔魔弄得那般难过的原因。

    但经过了天罗秘境的“千锤百炼”之后,我的剑感上来了,与人交手的信心也提升了,整个人的状态,与之前就已然是不能同日而语了。

    止戈剑在手,雷芒四溢,尽管西园寺一郎拼得很凶,每一刀都有滔天飓浪的架势,但我却是稳扎稳打,一点儿也不畏惧。

    就连对方那十分特殊的炁场控制手段,在我适应之后,也都没有了之前的效果。

    随着交手的持续,对方脸上的惊容越发地多了。

    很明显,我此刻的表现,与他之前接收到的资料,截然不同。

    随着战斗的持续,我开始反守为攻。

    两人所处的地方,一片刀光剑影,每一下都仿佛斩碎一切,然而每一次,我们都没有一人倒下。

    又过了二十几个回合,西园寺一郎往后一跃,然后拔出了一把短刀来。

    这玩意的学名,叫做肋差。

    肋差除了在狭窄空间里短兵相交之外,还有一个用途,就是用来切腹。

    而此刻,那家伙居然把这把肋差往自己的腹部猛然一插,然后横着拉了一刀,将我给直接吓住了。

    什么情况?

    打不赢,也用不着自杀谢罪吧?

    不过当瞧见那家伙腹部处澎涌而出的鲜血开始凝聚,最后居然化作了一道血色身影,显露出了丑恶狰狞的恶魔脸孔时,我才知道自己刚才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日本人真会玩,居然还会通过切腹,来召唤出恶魔。

    那恶魔与西园寺一郎几乎是一般模样,只不过浑身血红,宛如影子一般,手中也有一把暗色血刃,挥舞之间,有血滴落在地上,顿时冒出滚滚浓烟,刺鼻得很,让人眼睛都有点儿睁不开来。

    而且那暗影恶魔的身体里,透着一股极度邪恶的气息,表皮翻滚,仿佛有无数的亡魂在哭泣一般。

    我听到了哭声。

    这种哭声,仿佛有着许久的岁月,有老人的,有小孩的,妇女的,也有壮汉的,无数绝望的哭声汇聚在一起,让我的耳朵“嗡”的一下炸开,无数的死亡画面在脑海里浮现,紧接着一张又一张麻木的脸孔,在我眼前走马灯一般地掠过。

    这个时候,西园寺一郎和那暗影恶魔一同上前,携手进攻,我就有点儿扛不住了。

    我感觉得到,那暗影恶魔身上蕴含着的,是无边无际的怨恨。

    那种怨恨蕴积了大半个世纪,让人无法释怀。

    情况开始越发危急起来,深吸了一口气,我感觉到如果自己再拼下去的话,只怕撑不过十招。

    在这个时候,我却没有惊慌,心中反而变得一片淡然起来。

    因为我想明白了暗影恶魔身上的那些亡灵,到底是谁了。

    在大半个世纪之前,它们之中的很大一部分,都曾经是我的同胞,此刻这些的集合虽然无比恐怖,但说起来,都是可怜人而已。

    我没有再与西园寺一郎硬拼,而是几个错身之后,一分为二,一个与西园寺一郎正面交锋,而另外一个,则冲向了不远处的那些结阵式神去。

    我的突然发难,让西园寺一郎和操纵式神的小矮子都没有反应过来,分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而很快,当那暗影恶魔将分身给侵蚀了去的时候,我手中的止戈剑,已经将那剩余的七个式神全部斩杀,与此同时,顺带着手,将那个小矮子的头颅也给枭下。

    而下一秒,我并没有选择逃,而是出人意料地折返,与西园寺一郎硬拼一记。

    这一回,我将体内所有九州鼎的力量,陡然一下放出。

    那家伙终于承受不住了,开始往后退去。

    他的腰间,露出了一个龟甲吊坠来,我感觉得出来,限制我遁入虚空之中的,便正是那玩意。

    我果断出剑。

    唰

    这一剑是直奔对方心口去的,出剑的瞬间,快如闪电,西园寺一郎大概是分神弄出那暗影恶魔的缘故,反应有点儿迟钝,虽然逃过一命,但那龟甲吊坠却给我陡然的变招割下,跌落地上,随后我陡然向前,一脚将其踩碎。

    龟甲碎裂的一瞬间,我遁入了虚空之中,下一秒,我出现在了那暗影恶魔的身后。

    一剑斩。

    我出现得十分突兀,这攻击也是行云流水,宛如天成,但那玩意却终究还是挡住了。

    那把宛如虚无的黑色长刃,硬生生地挡住了止戈剑。

    然而在那一瞬间,我发出了一声怒吼。

    我身上诸多的劲气,特别是陆续吸收的九州鼎力量,全部都喷薄而出。

    九州鼎,定鼎天下。

    唰

    就在西园寺一郎不可思议的注视之下,我完成了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就是将那看着十分恐怖的暗影恶魔给斩成了两半,紧接着止戈剑上面的雷芒游弋,又有青蒙蒙的龙气将其包裹,遏制住了那爆炸而开的恐怖力量。

    而在解决暗影恶魔的一瞬间,我又朝着西园寺一郎劈出了十三剑。

    一如当初我战胜剑圣上泉伊势守秀纲一般。

    噗通

    脑门上出现一道隐约血痕的西园寺一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望着手中的断刀,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怎么可能,伊邪那岐命居然败了?你怎么可能战胜得了它”

    瞧着这个还是不敢相信现实的日本镇国级高手,我平静地说道:“其一,我之前与你们的剑圣上泉伊势守秀纲交过手,若论剑道,你不如他,而我却战胜了上泉;其二,你选错了战场,选错了城市你和你所在的那个神社,欠这个城市太多了,是该还一些回来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