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四章 报复来了
    我和屈胖三示意李合生等人不要靠近,免得被打草惊蛇,随后小心翼翼地将耳朵贴在墙上,便听到有人在里面讲话,说的还不是中文,正在我琢磨着是日文还是韩文的时候,那一整面墙突然间就朝着我们这边垮塌下来,紧接着一股力量,从我们的脚下冒出,轰鸣而起

    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想要遁入虚空之中去,结果却发现整个空间都给封闭住了,让我逃遁不得。

    我艹?

    在那一瞬间,我就知道踩到了圈套之中,因为能够防得住我大虚空术的手段并不多,而在这个地方,既然有提前布置,显然里面的人是猜到了我们的到来,并且猜到了我的身份。

    好在我逃遁的手段很多,大虚空术不行,当下也是伸手拉住了屈胖三的胳膊,一个地遁术,直接撤离。

    百米开外,我和屈胖三冒出头,回首过去,瞧见巨大的轰鸣声中,火光冲天而起,烈焰将我们刚才站着的地方充得满满,与此同时出现的,是到处乱飞的破片,空气中除了硝烟之外,还有烈性汽油燃烧的恶臭。

    这个是

    我感觉到浑身发凉,知道对方的准备还真的是堪称完善。

    就这场面,没有那军用的烈性炸药和汽油,是绝对弄不出来的。

    我有点儿郁闷,本以为过来,只是找寻黄菲和她女儿小蝶,却没有想到迎接我们的,是这么恐怖的场面。

    冲天而起的火光和热浪将夜色瞬间渲染,而我一个踉跄,刚刚站稳,却听到屈胖三指着不远处的几个黑影说道:“在那里!”

    我眯眼望去,却见在几乎被轰成废墟的小院左边不远处,有几个身影行动迅速,宛如鬼魅一般,朝着远处狂奔而走。

    那几个人,显然就是在院子里引诱我们的敌人。

    这些人能够这么快的逃离,显然也有类似于地遁术的手段,眼看着他们就要隐没于黑暗之中,屈胖三却是足尖一蹬,人如利箭一般,冲向了那个方向去。

    屈胖三这家伙是个从来都不肯吃亏的硬角色,刚刚差点儿要给人阴死,如何肯罢休,绝对是要找回场子的。

    而我害怕对方又有什么埋伏的手段,没有敢犹豫,也跟了上去。

    人一上前,屈胖三跟一个身形魁梧的家伙打成一团,几个闪身不见,而我这边刚刚赶到,就有一把锋利无比的长刀,朝着我的脑门处猛然劈落而来,几乎是出于本能,我的止戈剑陡然出手,挡住了对方的一击,瞧见对方穿着一件旧夹克,还有宽松的运动裤,然而嘴唇之上,却留着一个标志性的仁丹胡。

    再加上对方额头上绑着的白布,我就知晓,刚才自己听到的那话语,是日语。

    而这个在此埋伏我们的人,却是东洋高手。

    只不过,黄菲好端端的,怎么就跟日本人扯上了关系呢?

    我心中诧异,而对方手中传递而来的力量,却让我感觉到很是心惊走到了今时今日,能够在力量之上压倒我的,除了少数的一些顶尖于世的强者之外,几乎没有几人能够与我相敌。

    我有着这样的自信,是一场又一场的生死之战磨砺出来的。

    然而对方的足尖一扭,步伐之间颇为古怪,然后一股宛如大海一般磅礴的力量,就倾压下来,让我不得不认真面对接下来的战斗。

    铛、铛、铛、铛

    两人交手的一瞬间,对于彼此的实力都有些心惊,但双方都没有作任何的妥协,长剑与太刀相拼,火花四溅之中,激烈的拼斗从此展开来。

    我从一开始的心惊,到了后面,却越发感觉到不对劲儿。

    这家伙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无形的立场,就好像大地都陷入了漩涡之中,整个空间如同水底一般,空气的阻力变得很是强大。

    这种阻力倘若是在平日里,我完全是不会在乎的,然而在这高手交技的生死一线之间,任何的因素,都有可能左右到战局的走向,我不敢大意,没有再全力进攻,而是适当地往后退了一点儿。

    而这个时候,那家伙将刀势舞到了极致,一时之间,万千刀影,朝着我兜头落来。

    在那一瞬间,我突然间找到了一点儿感觉。

    对方的这手段,跟我之前在天罗秘境之中,遇见的那个日本剑圣上泉伊势守秀纲,非常非常像。

    只不过除了这种遮天而落的剑势之外,他的步伐,也是十分奇特。

    移动之间,就好像能够改变周遭环境,让敌人身处于大海之中一般,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别扭。

    而就在我全神贯注地防备对方进攻之时,旁边突然传来一阵寒意。

    有人想要偷袭我么?

    这样太小看我了,高手之间的较量,如何能够多第三个人?还是说,你觉得你的实力,比我和面前这个日本高手,还要强呢?

    我心中冷笑,都没有回头,手腕一转,陡然一剑斩落过去。

    即便是行动被对方死死限制,但我的剑法依旧凌厉无比,而且用的是有了新领悟的一剑斩,随便一划,就有凌厉之势。

    然而我这一剑却落了空,紧接着胳膊处传来一阵热辣辣的痛感,紧接着是一丝莫名的阴寒,朝着我全身蔓延而去。

    我不得不往后猛然一跃,这才发现偷袭我的,并非是人。

    那是一种介于虚无与实体之中的古怪生灵,是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身形苗条,但画着夸张而古怪的妆容,如同猴子屁股一般,手持双刀的她从侧面看,仿佛纸片一般单薄,而正面上看,却又显得格外立体。

    式神?

    我脑子里几乎是一瞬间,就冒出了这么一个猜测来,然后心头的九州鼎之气将那寒劲封住,却感觉右边的方向,又有寒风冒出。

    我往旁边一个躲闪,这才发现,在一瞬之间,已经有八个高矮胖瘦、各不一样的日本女人,将我围住。

    这些家伙的脸白得跟刚刚用腻子刷过一遍似的,然后如同纸片一般飘浮,仿佛幻影。

    别看对方是幻影,但只要是挨到我,可就真的会流血。

    当八个式神将我围住的时候,那个一直阴沉着脸砍人的日本高手方才松了一口气,冷冷地看着我,然后问道:“陆言?”

    他的中文很是古怪,让人听着十分膈应,我抬头凝视,发现这家伙是个五六十岁的老人,但脸色红润,身子壮如蛮牛,却是一个体能正值巅峰状态的厉害人物,而在说话的时候,那些式神的身子不断旋转,发出一种让人有些头晕的古怪咒诀来。

    我横剑当胸,不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质问道:“何人?”

    日本高手倒是穷讲究,彬彬有礼地朝着我鞠了一躬,然后才说道:“在下东京都千代田军部神社首席祭祀,西园寺一郎。”

    啊?

    听到这一连串的名称,再加上对方的中文着实不流利,让我有点儿懵,摇了摇头,说没听过。

    我对于日本修行界的了解,大多都是与陆左的交谈之中得来的,知道他们的神道教很是厉害,再加上传统的忍者文化、武士道文化,以及日本战国时代风卷云涌出来的一代大师,使得他们修行界的氛围很是浓厚,别看地方不大,但高手辈出。

    我听说最厉害的,叫做什么鬼武神社,至于这个什么千代田军部神社,我还真的没有听过。

    瞧见我一脸茫然,对方平静一笑,说它有另外一个名字,在你们这儿很出名。

    我说什么?

    西园寺一郎将身上的旧夹克脱下,露出单薄的练功服,然后傲然说道:“靖国神社!”

    啊?

    听到这四个字,我原本还有些迷茫的心一下子就坚定了下来,在金陵这样的地方,面对着靖国神社的首席祭祀,我没有太多打嘴炮的欲望,而是强压着心头浓烈的杀意,然后说道:“找我,所为何事?就只是要杀我?”

    西园寺一郎点头,说对,半个月之前,有人拜访了我,交给我一项差事,就是来华杀你。对于这件事情,一开始我是抗拒的,因为对我来说,如你一般的无名小卒,让我提不起兴趣,不过我国在三十多年前的广场协议之中,欠了对方一个人情,所以,我来了。

    我说所谓杀我,就是刚才那爆炸,还是别的?

    西园寺一郎摇头,说刚才那个,只是他们强烈要求的结果,我是极力反对的,不过你能够逃脱,我很高兴,为了杀你,我做了很多准备,包括限制你的行动,以及从皇宫之中借来的式神专家,如果不能够用上的话,实在是可惜了。

    式神专家?

    我目光走移,瞧见不远处有一个只有一米三的矮个子,朝着我阴沉沉地摆手示意。

    我明白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方居然还跟我讲明缘由,说明这个西园寺一郎绝对是一位日本镇国级的高手,太要脸面,只不过,以为凭借着几个式神限制我的地遁术,又控制住了我的大虚空术,便能杀我,着实幼稚。

    我没有再说话,而是平静地用左手结出了一个手印来。

    内狮子印。

    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