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三章 诸事繁多
    屈胖三的责备让我有点儿拉不下脸面来。

    事实上,我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一个黄菲,还不至于让我害怕,我刚才之所有有一点儿懵,跑回来跟屈胖三确认这件事情,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堂哥陆左这位前女友。

    从人情上来说,那个小蝶很有可能就是陆左的亲身骨肉,也就是说,黄菲虽然并没有过门,但其实可以算是我的嫂子。

    我对她,怎么着,也得有一定的尊重,甭管人家是不是明媒正娶的。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黄菲又是跟我们站在对立面的人物。

    无论是当初在监狱里出现的纰漏,以及后面陆左被捉拿,她都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从这里,我们可以推断得出,早在很久之前的时候,这个女孩子就已经变了,她很有可能站在了我们的对立面,成为了小佛爷或者是谁的人,对于这一点,我跟陆左曾经有过讨论,甚至还想回来找到她,结果后来事情一多,就给忘了。

    偶尔得了一个消息,说人已经不见了。

    我是忘了,但陆左绝对不可能忘,他之所以不予追究,更多的,其实还是因为与黄菲之间,有一份情意在。

    即便是黄菲变坏了,他也不愿意对曾经的女人下手。

    我刚才骤然与黄菲见面,主要的原因,还是不确定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而不是给吓到了。

    然而这些曲折,我又没有办法跟恼怒之中的屈胖三说太多,只有低着头,郁闷地说道:“你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屈胖三说道:“你觉得,这事儿我们就当做没发生么?”

    我犹豫了一下,说你觉得呢?

    屈胖三撇了一下嘴,说看得出来,小毒物的后宫成员里面,你显然是支持小妖那妮子的。

    我下意识地挠了挠头,说谈不上支持不支持唉,你有事儿就直说,别绕圈子。

    屈胖三说黄菲倒也罢了,主要还是她跟前那个小女孩子,那个叫做小蝶的女孩儿,很有可能是你们老陆家的种,而黄菲和她现在的状况很麻烦,极有可能是被人控制住了,如果你不管,以后你可怎么跟小毒物交代呢?

    我说行了行了,我们找人,你说吧,该怎么弄?

    屈胖三琢磨了一下,然后指着不远处的一个摄像头,说看那个,这边的商场,还有街上,摄像头都很多,也许能够从这里获得一些线索。

    我说这个的确不错,不过我们没有权限获取啊?

    屈胖三说要不说你怎么傻呢,咱们当然不能,不过在这金陵,咱也不是有人么?

    他这么一说,我立刻想起了一人来。

    萧家大伯的妻子,萧璐琪的老婆,戴副局长,她可是这金陵城中有关部门的头头,找她办这点事儿,可不就是专业对口么?

    为了将功补过,我没有耽搁,赶忙拿着电话拨打了过去。

    现在是晚上九点多,戴局长显然还在工作,一下子就接通了,在表明了身份、又说明了我们的诉求之后,人戴局长一点儿推脱之意都没有,直接说好,问明了我们的位置之后,让我们在那儿等待,她派局里面的骨干成员过来协助我们。

    我们在商场等了差不多二十来分钟,便有一队五人组赶了过来,领头的叫李合生,我之前好像见过一面,有点儿印象。

    当下我也是露出了真容来,表明了身份,然后上前接洽。

    李合生得了吩咐,与我接上头之后,没有犹豫,立刻指挥手下的人去商场还有街道相关的主管部门调取图像,然后跟我们说道:“两位,别着急,金陵现在的信息化普及率很高的,只要嫌疑人还在我们金陵,咱们就应该能够找得到。”

    我点头,说好,多谢,这么晚了,还要麻烦你们

    然后我又问道:“你们戴局长没在金陵么?”

    我倒不是小心眼儿,主要是我觉得如果戴局长在金陵的话,以她的那种工作态度,绝对会第一时间赶过来的,而就算是来得晚了,也会叫手下进行说明。

    现在这种情况,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她人不在这儿。

    听到我的话,李合生愣了一下,然后犹豫地说道:“这个”

    我是老江湖了,他这话儿一犹豫,我就听出了问题,开口问道:“怎么了?”

    李合生咬了一下嘴唇,然后说道:“其实,萧局她的确不在金陵。”

    我说哦,然后瞧见了他的表情,忍不住问道:“她出了什么事么?”

    李合生点头,说对。

    我瞧见他欲言又止,便开口说道:“老李,你也应该知晓我与戴局长之间的私人关系,有什么事情,你直接开口说就行了,用不着遮遮掩掩的。”

    听到这话儿,李合生方才松了一口气:“其实不是我遮遮掩掩,是戴局长让我不要告诉你们,免得给你们添麻烦她女儿女婿,你们应该是认识的吧,小两口先前不是跑去韩国济州岛旅游么,结果后来一直没有回来,之前的时候戴局长一直忙于工作,也没有空想太多,一直到最近,方才想起来,结果打电话去找人的时候,发现失踪了,托在韩国的朋友查了一下,发现他们消失了好一段日子了”

    啊?

    听到李合生的讲述,我顿时就是一阵惊讶,愣了几秒钟,然后说道:“现在有个说法了没有?”

    李合生摇头,说没有。

    我下意识地深吸了一口气,想起我上一次从荒域回来,就是想要联系林佑和萧璐琪,结果没有打通,那个时候他们就已经去了韩国,结果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回来?

    这事儿肯定有问题,而且在想着这样的情况下,绝对不是什么小麻烦。

    要知晓,萧璐琪家学渊源,虽然算不得什么顶厉害的人物,但自保的话,问题应该不大,而林佑这人虽然不是修行者,但脑子聪明,也能够处理大部分的事情,结果两人双双失踪,还真的是蹊跷。

    我当下也顾不得别的,赶忙拿起电话,再一次拨通了戴局长的电话。

    再一次接通,我没有绕圈子,开门见山地询问起了林佑和萧璐琪的事情来,戴局长苦笑,说李合生这个家伙,我特地叮嘱过他,让他不要打扰到你们,结果他还是说了,唉

    我这时才听出她话语里面的伤感情绪,认真说道:“戴局,且不说您是萧大哥的婶子,咱们两家的关系非同寻常,就说林佑和琪琪,那也是我之前最好的朋友之一,现在他们出了事情,你怎么能够不告诉我呢现在什么情况了?”

    戴局长叹了一口气,说已经派人过去调查了,而且总局的林齐鸣也知晓了,他那边也派人给予了协助,只不过时间有点久唉,都怪我,都怪我没关心他们

    她虽然是个坚强的女性,但终究有脆弱的一面,特别是关系到自己的宝贝女儿。

    所以说着说着,她就有点儿泣不成声的架势。

    我听得很是心酸,安慰了一会儿,又问明了此刻的情况,然后说道:“事情有任何进展,你都要跟我保持联系,一旦确定了他们的下落,就告诉我一声;另外如果有什么麻烦的事情,也可以找我,我可以抽时间去一趟济州岛,不管什么事情,我都能够处理的”

    戴局长说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我把这情况跟屈胖三说起,他虽然跟林佑和萧璐琪并不是很熟,但对我的承诺也没有任何意义。

    所谓朋友,就是得在这种时候站出来,成为依仗。

    我们这边在聊着林佑等人的事情,李合生派出去的技术小组回来了,他们开了一辆指挥车过来的,叫我们上了车,将画面截给我们,定格之后,从商场的监控像头下,的确能够瞧见一大一小两人,就是黄菲和小蝶。

    李合生这边的人员十分专业,顺藤摸瓜,一路的监控像头过来,都有人物以及时间,还有一部分在搜集,而李合生对我说道:“要不然我们先上车,一边追,一边查。”

    我说好,跟着屈胖三上了车,根据图像的显示,这对母女在商场附近的一处小街巷里上了一辆黑色的本田雅然后离开。

    车子现在的定位,是在高铁站附近的一郊区村落,我们顺着信号追过去。

    李合生问我,说要追踪的是什么人,是不是需要打电话回局里,再多抽调一些人手,免得人员不足。

    我也不隐瞒,说这个人呢,是我堂哥陆左的前女友,她在你们有关部门内部做过一段时间,现在被怀疑跟以前的邪灵教有关系,失踪很久了,不过用不着找局里面调人,有我在这儿应付就行了,人多眼杂,反而不好。

    李合生知道我的意思,是怕市局里面不稳定,点了点头,也不多说。

    他是听过我名头的,也没有跟我辩驳的心思。

    走了半个多小时,我们终于跟到了地方,那是一个郊区的村子,经济条件挺不错的,到处都是小院与几层的楼房,而黄菲乘坐的那台本田雅则停在一座院子里。

    我们远远地下了车,小心翼翼地摸过去,来到院子外面,还没有翻过去,便听到里面有人的讲话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