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求仁得仁
    杂毛小道这架势,分明就是在交代后事。

    很显然,正如同屈胖三之前跟我所说的一般,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倘若我们面对的是那个什么执宰人,就算是他们成了神,我们其实也有与之一战的信心。

    但这些所谓的神,在那祖灵的眼中,也都不过是食物而已,那么我们又是什么呢?

    杂毛小道既然选择了与之硬干,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

    听到他的话语,我的心里很难过,一个人倘若是没有了选择,那其实是很悲哀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能如何呢?

    我看着他,说我不走,不管怎么样,我都要陪在你身边。

    杂毛小道摆手,说你用不着这样你的心意,我自然是知晓的,也知道你心中的勇气,但真正的大智大勇者,从来不会做出任何不理智的判断,此次我一人担当,是胜是负,都只是与我相关,多你一个,影响不了大局,但如果你能够回去,未来的日子里,还得你帮忙,多照应茅山宗

    我依旧不愿,再次劝谏,杂毛小道依旧不听,并且让我去将其余人都叫过来。

    我没办法,只有回去叫人。

    没一刻钟,屈胖三、布鱼和善扬真人都来到了金字塔高台之上,杂毛小道将情况跟大家作了说明,然后说道:“事情我已经决定,没有反复的可能,而如果我这边一动,必然照顾不到你们,所以在行动之前,我会送你们离开。”

    善扬真人认真说道:“茅山宗刚受重创,需要有人坐镇,你若留在此处,那茅山又该如何办?你还年轻,不要冲动,来日方长。”

    杂毛小道对我说道:“陆言,你回去之后,拜托帮我传话,让符钧师兄继任茅山宗掌教真人之位,而你和大人如果有可能,未来多多照拂茅山一二,我相信凭借着茅山宗的千年底蕴,终究不会没落下去的。”

    说罢,他有朝着善扬真人拱手,说真人,茅山龙虎,同属道门,现如今三十四层剑主来势汹汹,心怀壮志,而三十三国王团又有横扫天下之意,还望你回去之后,领导龙虎山天师道,与茅山守望互助,同气连枝。

    善扬真人见劝不动,只有长长叹了一口气。

    他说道:“这世间,我平生只佩服两个人一个是王红旗,无论是眼光,还是修为,都是当世第一,再一个是你师父陶晋鸿,虽然我与他明争暗斗一辈子,但他最终能够成就地仙果位,便让我望尘莫及;而现如今,又多了一个你。你放心,我若回去,自然按照你的话去做的”

    杂毛小道又看向了屈胖三,说大人,我若回不去,还请你帮忙,照顾好我和陆左的家人。

    屈胖三苦笑一声,说唉

    他是个豁达洒脱的名士,向来都不喜欢这样生离死别、托付后事的场面,但现如今他也没有别的好办法,也说不出太多的意见来。

    杂毛小道又与布鱼说了几句,然后朝着我们深深一躬,表达托付之意。

    随后杂毛小道告诉我们,他已经掌握了如何通过天罗镜,将我们送回去的办法,问我们何时回去?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等你出发之前吧,我们再陪你一天。

    杂毛小道点头,说也好。

    在前往聚灵殿去拜见祖灵之前,杂毛小道需要一直在天罗镜之前静坐,养精蓄锐,准备接下来的事情,而我们答应了他离开之后,也不在这儿打扰,走下高台。

    我们回到了房间之后,简单聊了几句,布鱼很是焦急,不过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忧心忡忡。

    而善扬真人显然也不是很高兴。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屈胖三两人的时候,他朝外面望了两眼,然后对我说道:“你怎么想的?”

    啊?

    我说什么怎么想的?

    屈胖三说你难道真的打算让小杂毛去赴死么?

    我说也未必是赴死

    这话儿说出来的时候,我多少都有一些心虚,也有许多的不甘,屈胖三盯着我,说他可是为了你堂哥,也是你师父,难道你就不打算做些什么吗?

    我被他这么一说,脑子下意识地转动起来,过了一会儿,我抬头说道:“要不然,我用大易容术变成他的样子,然后代替他去?”

    屈胖三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说你真的愿意替他去死?

    听到这话儿,我的脸顿时就是一红,挺着胸说道:“那是自然,箫老大数次救我性命,我如何不能用命来回报于他?”

    屈胖三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能有这心,其实很不错,不过需要再变通一些。

    啊?

    听到他这话儿,我先是一阵沉默,过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说道:“你的意思,是”

    屈胖三点头,说对,就是你的道陵分身法。

    我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了,说你的意思,是让我用分身帮衬箫老大的模样,去面见那祖灵,甭管发生了什么,咱们都能够知晓左哥的下落,而一旦有什么不对劲儿,咱们直接撤离这天罗秘境,谁也不会损失,对吧?

    屈胖三赞赏地点了点头,说还得是我言传身教的功劳,要不然你怎么会这么聪明呢?

    我想了一下,有些担忧地说道:“只是,这样做还是有一些风险,我怕箫老大未必会同意”

    如果用的是分身,很大可能会被那祖灵察觉出来,而且就算是知晓了陆左的下落,我们也未必能够将他及时救出来。

    我觉得这里的风险太大,杂毛小道应该不会同意。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说这法子的确有很大的缺陷,但算是最合适的一个;至于小杂毛他肯定不能同意,我们先等等,然后等明天见机行事,实在不行,就想办法控制他,然后我们拿到那玉符,再先斩后奏

    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同意了屈胖三的提议。

    既然做了决定,屈胖三就开始忙碌起来,如果想要控制住杂毛小道,光凭着我和他两人,未必能够成功,所以屈胖三便想着去拉拢布鱼和善扬真人。

    说服的过程并不困难,毕竟两人都知道我们的做法,并不是要害他,而是救人,所以都毫无意外的答应了。

    随后的时间里,我们开始设计了好几套方案,准备在明天出发之前先发制人。

    除了这事儿,我还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反复练习道陵分身法。

    凭着我现在的熟练度,弄出一个分身来,并不复杂,但如果让分身用上大易容术,这事儿还是挺复杂的,需要反复不断的联系,以及对于这门手段的进一步掌握。

    留给我的时间不多,我必须在明天之前,将分身练成杂毛小道模样。

    在经过一夜的潜行修行之后,我终于凝练出了一个与杂毛小道几乎一般无二的分身来,就连气息,也模拟得十分相似。

    就在我还准备继续精心雕琢的时候,布鱼进来叫我,说准备出发了。

    不知不觉,一天又过去了。

    我们几人凑到了一块儿来,再一次过了遍接下来的计划,商量无误之后,我收了分身,前往金字塔高台。

    再一次过来,杂毛小道盘腿坐在天罗镜之下,我们赶到的时候,他睁开了眼睛来,开口的第一句,居然就是揭穿我们的计划:“天罗镜对于双鱼宫中的一切动静都了如指掌,你们想要做什么,我都知道,所以不用费心了。”

    听到他开门见山地说出来,我们都觉得颇为尴尬,而屈胖三却挥手,让我们围住杂毛小道,然后说道:“既然知道,那么就应该了解,我们是为了你好。”

    杂毛小道却说道:“在双鱼宫中,有着天罗镜的帮助,你们拿不住我。”

    屈胖三郁闷地说道:“你就不能听一句劝?”

    杂毛小道摇头,说别的事情,都好说,但涉及到陆左,我不愿意出现任何意外

    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屈胖三叹了一口气,终于放下了手,说算了,你求仁得仁,我不拦你了。

    杂毛小道说多谢成全。

    屈胖三说但有一个条件,我和陆言留下,等你。

    善扬真人也说:“我也是。”

    布鱼刚要开口,屈胖三却对他说道:“你得回去,天罗秘境里面的事情,还有我们此刻的境况,总得要有人帮忙传出去的;而且你之前一直瘫痪,变成植物人,不知道让多少人牵挂,别留这儿。”

    布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头。

    随后的时间里,杂毛小道用天罗镜将布鱼送走,又教会了我们出入双鱼宫,以及通过天罗镜回返的办法。

    弄完这些,由善扬真人在双鱼宫镇守,而我和屈胖三则陪他前往聚灵殿。

    一路漫长,我本以为路上屈胖三还会再次动手,但他显然是已经放弃了,而我们一路走,来到了聚灵殿神庙的跟前,目送着杂毛小道走进里面,随后大门紧闭,我和屈胖三不得不跟守门的狗头大眼对小眼。

    等待是漫长的,我和屈胖三站立门口不远处,止不住地胡思乱想,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间聚灵殿的神庙顶端,有光芒大放,金光笼罩了整个天空。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那厚重而坚实的大门,吱呀一声,却是缓缓打开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