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荆轲刺秦,视死如归
    善扬真人的话,像闪电一样,掠过了我的脑海。

    我琢磨着他话语里面的意思,突然想到,其实这样,也不是不可以。

    如果杂毛小道退出,让善扬真人来当那个执宰人,那么杂毛小道此刻面临的两难抉择,岂不是再也用不着了么?

    善扬真人在这天罗秘境之中,连遭挫折,对于人生都有一点儿怀疑,自信心也大受打击,他可是百岁老人,现如今想要百尺竿头,再进一步,这事儿的确是有一些难,但现如今他如果能够成为执宰人,得到种种好处,说不定人生就会有另外的一种境况。

    而更妙的,是他并非龙虎山的宗主,所以他的留下,对于龙虎山来说,虽然有影响,但并不算严重。

    善扬真人既然想通了,留在这里,自然已经想好了一切,“彼之毒药,我之蜜糖”,虽然面临的是同样一种结果,但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由善扬真人代替发展潜力无限的杂毛小道,这事儿其实算得上是一种双赢。

    面对着跟前这位老道士的询问,我迟疑了一会儿,然后点头,说道:“就我而言,自然觉得这事儿可行,只不过,你有认真想过这样做的后果没有?”

    善扬真人苦笑道:“在我纵横江湖的时候,眼中只有几人,无论是萧克明,还是你陆家兄弟,都还没出生;而如今岁月悠然而过,当年眼中最大的竞争对手陶晋鸿成就地仙果位,又融身于天山之中,而我呢,连你们这些小辈都比不上,活着还不如死去。现如今既然能够将我暮气沉沉的生命再一次地升华,于你们而言心有不甘,然而对我来说,却是最好的结局”

    说到这里,他认真地看着我,说:“我是认真的,这对一辈子都在追求巅峰力量的我来说,也是一次机会。”

    我越想越妙,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忍不住激动地站起了身来,然后对他说道:“真人,你且等等,我去找人帮忙参谋一下。”

    善扬真人点头,说好。

    我出了房间,在双鱼宫中疾走,好一会儿,终于在角落处的一根柱子前找到了屈胖三。

    那小胖墩儿正在研究柱子上面的花纹,我顾不得打扰他,冲到他跟前,一把抓着他的肩膀,将善扬真人刚才所说的意思表达出来,听完我因为激动而显得有些语无伦次的话语,屈胖三的表情毫无波动,而是像看傻子一般地看着我,然后说道:“你脑子进水了?”

    啊?

    这么完美的方案,却换来了屈胖三这么一句话,让我顿时就有点儿懵,下意识地问道:“怎么了?”

    屈胖三摇头笑道:“你若是脑子没进水,就是把别人当做傻子了他善扬是什么身份?在前往逐日楼获取资格的途中,连第二关都过不了,给人捉了去,你以为这事儿那些执宰人不知道?那些守陵人不知道?还想弄这偷天换日、李代桃僵之术,你以为这一大帮人都是傻子么?”

    我说关这帮家伙什么事儿?只要我们让箫老大跟善扬真人完成交接,然后由善扬真人去见那祖灵,而祖灵认可了,其他人唧唧歪歪,也没有什么事儿吧?

    屈胖三说那然后呢?

    我说什么然后?

    屈胖三气得乐了,说小杂毛为什么要当那个执宰人,还不就是因为在担心小毒物的下落?若是在这儿投机取巧,惹恼了祖灵、执宰人或者守陵人这三方势力的任何一方,以至于即便是成了执宰人,也没有办法知道陆左的下落,这事儿由谁来负责任?你,还是我,还是善扬真人?

    他这一瓢凉水浇下来,让我满脑子的冲动和热情全部消退,我深吸了一口气,方才感觉到自己的确是有一些太想当然了。

    我的确是陷入到了自己的情景设计之中去,而忽略了别人的感受。

    成为执宰人,不光是要挑战、并且击败一位执宰人,而且还需要获得其他执宰人,至少是大部分执宰人的认可,这才可以,从这一方面来说,连第二关都没有能够闯过,两次成为傀儡的善扬真人,的确是有点儿差。

    他甚至还没有我有资格。

    唉

    想法落空之后,我顿时就觉得一股气泄了,怎么也提不起劲儿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善扬真人找到失魂落魄的我,说怎么样?

    他这是在问我这件事情的可操作性,从屈胖三那儿得到回馈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犹豫了一下,然后回答道:“这件事情影响很大,得箫老大回来之后,跟他商量一下再说。”

    善扬真人显得很上心,说对,是得好好商量。

    我瞧见他这一副患得患失的模样,越发觉得这事儿不太可能。

    到了傍晚时分,杂毛小道从宝瓶宫中回返而来,与我们招呼一声之后,又回金字塔上去发呆,我想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去找他。

    杂毛小道此刻的状态轻松一些,表情也显得很平淡,瞧见我过来,朝我点了点头,说怎么了?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将善扬真人的主意跟他提起。

    听完我的转述,杂毛小道忍不住摇了摇头,说道:“他啊,真把这事儿当做儿戏了”

    我心有不甘地说道:“真的不可行么?如果可以瞒天过海的话,其实是一件双赢的事儿,你用不着困守于此处,而他,也能够获得梦寐以求的力量,不再怀疑人生了”

    杂毛小道说我自然知道这事儿的好处,但问题在于,天罗秘境这儿,远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复杂。

    我说是操作有什么难度么?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没有跟我围绕着这个话题继续讨论,而是说道:“你知道宝瓶宫请我过去,是干什么吗?”

    我摇头,说不知道,去了这么久,难道是请你吃饭?

    杂毛小道苦笑一声,然后说道:“宝瓶宫的永浩真人告诉我,说如果成为了执宰人,多则五十年,少则十年,就会融身于祖灵之中,成为永恒的存在,不过也会失去自我,从而达成个体之上的消亡,也就是死亡”

    我说这么说,黑手双城说的是真的?

    杂毛小道说自然是真的,而大师兄、哦不,蚩尤的警告,是提醒,而这位永浩真人的话里,却充满了许多的挑拨之意。

    挑拨?

    我有点儿不太明白,说什么意思?

    杂毛小道说他其实对于这件事情,也很不甘心,故而除了告知这个消息给我以外,还说了许多,虽然云山雾罩,但我总感觉到他在跟我透露一个消息,那就是如果成为了执宰人,从祖灵那里获得力量之后,就被它在灵魂之中打下了思想钢印,在它面前,无所遁形,唯有在此之前,方才有机会灭掉它

    啊?

    我说你的意思,是那家伙在怂恿你去对抗祖灵?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那家伙还透露了一下你堂哥的下落,说就算是成为了执宰人,知道了具体的情况,也未必能够将他救回来,唯一的可能,就是反抗,只有将祖灵消灭了,才有可能将人找回。

    呃

    听到这么一个震撼的消息,我感觉脑子有一点儿不太够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表达我心头的震撼。

    原来,关于祖灵吃人的事儿,那些执宰人都是知晓的,他们都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却没办法摆脱,因为自己如同另外的一种傀儡,思维都逃不过祖灵的眼睛。

    那么既然如此,那个所谓的永浩真人为何又能够心生反意,将这消息传递给杂毛小道,又怂恿他趁机发难呢?

    他是真的心有不甘,想要一搏,还是觉得自己有什么秘法,能够瞒得过祖灵?

    我脑子有点儿乱,过了好一会儿,然后问道:“你是怎么想的?”

    杂毛小道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说道:“那个永浩真人,是个老狐狸,我不太能够确定他话语里面的真实度,不过如果他说的那些是真的,即便是我成为了执宰人,知道了小毒物的下落,也未必能够将他救回来,那么我现如今其实只有了一个选择。”

    我说什么选择?

    杂毛小道的表情变得坚定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别无选择,只有硬干了。”

    啊?

    我犹豫了一下,说也许这是一个陷阱呢?

    杂毛小道摇头,说不,我也想了很久,那帮人对小毒物的下落一直闪躲,讳莫如深,不是没有理由的,想来想去,他应该是落到了祖灵手里,方才如此所以我得去见祖灵,能够找回小毒物最好,若是不能,我就只有反了它娘的

    说罢,他对我说道:“不过在处理这事儿之前,我得将你们给送走。”

    我说这怎么行,我们得跟你在一起,共同面对。

    杂毛小道笑了,说面对个屁啊,到时候去聚灵殿,只能是我一人,如果我若是交代在那里了,你们活着回去,至少能够接过大旗来,帮着我们,将未了的心愿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