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五章 李代桃僵
    来的这一群白胡子老头,总共有八人,我没有瞧见十里桥土地,不知道它现在是养伤呢,还是干嘛。

    跟前这些守陵人,个个白胡子一大把,穿着员外服,看着仙风道骨,宛如神仙,不过有着之前十里桥土地的经历,我晓得这些不过是表象而已,事实上,别看它们此刻人模人样,但其实都是一帮大耗子。

    当然,这帮家伙也并不好惹,想一想十里桥土地的实力,就知道它们有多强。

    所以尽管杂毛小道此刻是那执宰人的地位,我还是有一些担心。

    莲清道长显然不愿意趟这一趟浑水,所以才会把事情告知之后,将自己摘出来,免得波及到自己。

    而面对着一众守陵人装模作样的恭敬表现,杂毛小道平静地说道:“各位客气了。”

    有一个年纪特别大的白胡子老头儿走上前来,然后说道:“三天戒斋,这才过了一天,尊者如何就来这聚灵殿呢?难道是等不及了?不过规矩就是规矩,不管是谁,都得遵守才是”

    这话儿听着好像很客气的样子,然而柔中带刚,还有质询的意思。

    杂毛小道并不理会,而是泰然自若地说道:“我过来的意思,你们应该有听莲清道长说过了吧,把人交出来吧。”

    听到这话儿,对面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居然装傻,说我们不明白尊者在说什么

    杂毛小道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说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善扬,这个人,是我的朋友,你们把他拿住,然后拿来做那什么黄巾力士,这事儿办得实在是有一些不太敞亮吧?

    既然对方装傻,杂毛小道就没有再继续掩藏了,而是径直问了起来。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尊者,你现在,可还不是执宰人呢,等你获得了祖灵的认可,再来对我们这些仆人指手画脚吧。”

    杂毛小道很干脆,说提条件吧。

    听到这话儿,对方的脸上方才露出几分笑意来,裂开嘴说道:“尊者,不是咱们不给你面子,的确是那人的确好用,而且我们都已经分配妥当了”

    杂毛小道说讲条件,别扯其他。

    白胡子老头这才说道:“两天之后,尊者应该会抵达聚灵殿,与祖灵直接沟通,而如果你获得了祖灵的认可,就会获得天罗琉璃道统的传承,而小的们呢,想求您一件事儿那天罗琉璃道统,有一道神光,你若是能够分给咱家观摩一二,我们自然是感激不尽。”

    杂毛小道挥手,说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不过到时候真的有这玩意儿,给你也无妨。

    白胡子老头儿慌忙摆手,说那可使不得,那道神光,是只有执宰人才能够拥有的,也是您未来凝聚神格的根本,给小的们瞧一眼,已经是很不错了,咱可不敢贪心,要万一让老祖知晓了,是会怪罪我们的

    杂毛小道说好,没问题,可以放人了吧?

    白胡子老头儿赔笑着说道:“你朋友在我们这儿做客,真高兴着呢,要不然缓两天?”

    杂毛小道眉头一挑,说怎么的,你这是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觉得我一个堂堂执宰人,还会失信于你?侮辱谁呢

    他这一发怒,对方就有些站不住了,赶忙赔笑,说哪里是信不过您?好、好,我这就叫人将你朋友请过来。

    白胡子老头儿赔着笑,然后挥了挥手。

    没多一会儿,善扬真人给押了过来,不过看着他的情况不太好,整个人都闭着眼睛,仿佛昏迷一样,而杂毛小道这边既然给了承诺,对方倒也敞亮,双手在善扬真人的跟前晃悠了两下,随后猛然一拍,那位道人便睁开了眼来。

    他惊醒过来,瞧见当前的局面,有点儿懵,而那些守陵人则朝着杂毛小道拱手说道:“尊者,那咱们就两天之后见吧。”

    说罢,一行人转身离开,留下了我们在这门口。

    善扬真人这才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杂毛小道平静地说道:“真人什么都不记得了么?”

    善扬真人闭上了眼睛,想了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想起来了,我遇见了一个自称张三丰的家伙,与他相斗,最后似乎败了”

    张三丰?

    呃我有点儿意外,不过还是跟他说道:“真人,箫老大已经挑战成功了,现如今入住摘星宫,你且随我们来吧。”

    我们离开了聚灵殿,望着摘星宫走去,而那善扬真人听到这消息,又惊又疑,问道:“你们都闯过了?”

    我虽然不太好打击他,不过还是点头,说对。

    我尽可能的少发言,免得打击善扬真人的自信,不过他还是十分执着,不断地盘问昨日的情形。

    杂毛小道心里有事,不太爱说话,我不得不将昨天发生的事情跟善扬真人聊起,当他得知我在第二关遇到的,是日本剑圣上泉伊势守秀纲,而第三关则是后天洛书八阵图,后来是杂毛小道赶到,将我们救出时,忍不住感慨,说这天罗秘境的底蕴,当真恐怖。

    随后他又问起了我关于杂毛小道战奥修的事情,我也简单说了一遍,听完了我的话语,善扬真人方才变得安静一些。

    不过他倒是时不时地瞅杂毛小道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很显然,同样是顶级道门,茅山宗和龙虎山的实力本来就不相伯仲,彼此的心里也是较这劲儿的,而作为门中的第一人,善扬真人之前在跟杂毛小道的师父陶晋鸿较劲儿,结果人陶晋鸿成了近百年来的第一个地仙,这已经让他很受伤了,结果现在发现,连陶晋鸿的徒弟,都比他善扬强了。

    这事儿,说起来容易,但接受起来,还真的是很难。

    回到双鱼宫,杂毛小道委托我帮忙安顿好善扬真人,而他则继续去那高台沉思,望着杂毛小道离去的背影,善扬真人有些不解,说他既然都已经战胜奥修,成为了执宰人,情绪为何这般低落?

    我看了他一眼,想了想,然后告诉了他实情。

    当得知成为执宰人之后,虽然会有各种各样的好处,甚至还能够凝聚神格,修成本我,但得困在这天罗秘境之中,无法离开,而且很有可能会被祖灵吞噬之时,善扬真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善扬真人说那他是怎么想的?

    我说如果要走,我相信凭借着天罗镜,问题不大,但就等于放弃了陆左,而如果选择留下,茅山又该如何办?所以他的心情,才会这般恶劣

    善扬真人说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么?既然那祖灵如此可恶,不如反了他娘的。

    听到这么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说出脏话来,还真的是有点儿搞笑,而他的话语,其实更搞笑,我苦笑着说道:“您那天是没有在现场,所以不太了解十二个执宰人中,最差的奥修,都让人绝望,至于其他的执宰人,有的都已经修成神位了,而这些,都不过是祖灵的笼中鸟而已。您告诉我,我们有什么资格,去对抗祖灵?”

    听到这话儿,善扬真人没有再多说话了。

    他连第二关都没有能够闯过,倘若不是杂毛小道去救他,只怕他就真的浑浑噩噩,被人炼制成了黄巾力士去,哪里有资格说出这样的大话来?

    一想到这里,原本一直都有些高高在上的善扬真人,顿时就有些难过了。

    从他那瞬间黯淡下来的脸色,我能够感觉到他的痛苦。

    不过我也没有办法帮他开解。

    事实上,面对着这样的情形,我也有些绝望。

    善扬真人的精神并不是很好,跟我聊了一会儿之后,先去休息了,我则走出了房间来,走到了那边的高台之下,瞧见杂毛小道在仰望天空。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影,很是落寞。

    又过了半天,双鱼宫突然有客来访,而且访客的身份比较让人意外,正是之前杂毛小道与奥修比斗的时候,我们旁边那云台的姑娘。

    那姑娘嘴碎,又一惊一乍的,看起来很不成熟。

    我不知道她跑这儿来干嘛,结果才知道她是过来帮忙传话的,说让她爷爷让她过来,想请杂毛小道去宝瓶宫作客。

    这是什么意思?

    我有点儿不解,不过不敢擅自做主,去通知杂毛小道,而杂毛小道想了一会儿,决定赴约。

    我本来想要一起去,结果那姑娘却拦住了我,说她爷爷只邀请了杂毛小道。

    我害怕杂毛小道会出事儿,想要据理力争,却给杂毛小道拦住了,他让我在这儿待着,他自己去单刀赴会。

    杂毛小道去了小半天,都没有回返而来,而这个时候善扬真人却醒了过来。

    他醒过来之后,对着墙壁思考了许久,突然间转过头来,问坐在门口一直担心的我,说若是我来顶替萧克明,在这儿做那执宰人,你觉得这事儿能不能成?

    啊?

    我愣了一下,说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善扬真人说道:“你们救过我一起,而萧克明也救过我一次,这一份恩情,我不说,但记在心头,现如今你们有麻烦,我总不能视而不见的我就问你,你觉得这事儿,可以操作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