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聚灵殿前
    在很久以前,陆左于大凉山蒙冤,无故失踪,杂毛小道为了帮陆左讨回公道,毅然决然地奔赴黄泉,结果后路被人断掉,无法回返,导致自己的掌教真人之位被公投出局,也给茅山祸乱埋下了伏笔。

    后来茅山乱,杂毛小道强势回归,重新成为了茅山宗的掌教真人,心中一直很是愧疚,想要将遭受劫难之后的茅山宗,带回到他师父陶晋鸿时期的辉煌。

    为了这事儿,他一直都很努力,克制自己的天性,付出了很多。

    然而世间是残酷的,此时此刻,他不得不再一次地作出选择来。

    在我看来,杂毛小道他是绝对不会惜身的,阻碍他作出判断的,恐怕也只有茅山宗压在肩头的责任了。

    然而,这样两难的抉择,谁又能够轻易作出来呢?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我很心疼他。

    这个男人,太不容易了。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唉

    我、屈胖三和布鱼三人下了高台,在附近的建筑之中找了一个地方歇息,然而躺下来之后,却怎么都睡不着觉,我睁着双眼,脑子里不断回过今天的种种事情来,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

    到了最后,我忍不住爬了起来,对屈胖三说道:“睡了没?”

    屈胖三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说干嘛呢?

    我说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天罗秘境,整个儿就是一个养蛊罐子?

    屈胖三白了我一眼,说这个还要你来说?

    我说不是,我的意思是,有这么大能力弄出这样神奇的空间来,而且还能够帮这里面的人凝聚神格,成为新神,那个祖灵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屈胖三嘴里吹着口水泡泡,然后说道:“如果按照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有三个可能一呢,很简单,神咯,某一位知名的、或者不知名的神,很强大,也很强势,借助了某一种先天之物,创造了这里;第二则是魔,与神对立的魔头,说不定跟那位蚩尤老哥还认识呢;第三,它也有可能是落网的域外天魔,跟三十四层剑主是一样的,只不过人家聪明,早早弄了这么一个地方,躲避天罚”

    我说你这么一分析,我豁然开朗了,不过也有点儿绝望。

    屈胖三说你绝望个屁,告诉你一件事情,也许你才会真的绝望。

    我说什么事?

    屈胖三用手拍了拍床,然后指着我们的下方,说你知道下面是什么吗?

    我说双鱼宫啊?

    屈胖三说天罗秘境下面,你知道是什么吗?

    天罗秘境的下面?我刚来这儿的时候,知道脚下的土地是息壤,而两米的息壤层之下,却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有如悬浮在半空之中一般。

    它的下面到底是什么,我曾经想过,不过后来却没有再多琢磨。

    我忍不住问道:“你知道?”

    屈胖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深渊。”

    啊?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关于“深渊”的描述,无论东西方的文化体系,都有提到过,东方的论述之中,大多用那十八成地狱、血海以及许多宗教词眼来代替,而西方则更加明确一些,说那里是一个无穷无尽,令人窒息的恐怖之地,生活着无数的恶魔、凶灵和魔鬼,映射出所有丑陋、邪恶与混乱的集合

    许多传说中的恶魔,都是从深渊之中流传出来的,包括茅山被镇压的那头阿普陀,便也是深渊魔王的一位。

    按照东方的哲学观点,“夫鸿蒙分判,阴阳始列,轻清上浮者为天,其质阳也;重浊下凝者为地,其质阴也”,浊者跌落,至最下层,乃至无尽之处,便是深渊。

    而我们身处的这个天罗秘境,居然处于深渊之上,或者其中,还真的让人倒吸凉气。

    不过即便知道,我们也没有能够干嘛。

    时间在反复的辗转之中离去,过了许久,我们终于忍不住了,从房间里出来,走到双鱼宫的广场前,瞧见杂毛小道依然还在金字塔的高台之上。

    我远远地瞧着他的身影,发现他负手而立,目光落到了远处去,不知道站在那儿,已经有了多久。

    似乎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就已经保持了这么一个姿势。

    瞧见他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眼睛都有些湿润,感觉心疼不已。

    这个男人,他的肩上,背负了太多的东西。

    只可惜我无法帮他承担。

    我们三人都不敢去打扰杂毛小道,而屈胖三则带着我把双鱼宫大约走过一遍,发现这儿居然是一个悬空于天罗秘境地表的地方,那三十三级台阶,将我们延伸到了半空之上去,走到双鱼宫的边缘,我们还能够俯瞰下面的建筑群落。

    然而这情况,我们之前在摘星宫之外的时候,却并没有能够瞧见。

    很显然,这个摘星宫里面的奥秘,也是挺多的。

    对于这个地方,屈胖三沉迷不已,因为有着太多的奥秘等待着他探索,这小子是个没心没肺的家伙,瞧见这奇特的建筑和错落空间,早就将其他事情抛于脑后,自顾自地研究去了,我没办法,只有和布鱼走开,免得耽误他的钻研。

    又过了好一会儿,我们碰见了前来拜访杂毛小道的五台山道人莲清道长,他瞧见布鱼,笑着说道:“嗯,你在就好,且等等。”

    说罢,他从衣服里面,翻出了一个羊脂玉净瓶来,递到了布鱼的手中。

    布鱼发愣,说这是何物?

    莲清道长说你打开瓶塞,便知道了。

    布鱼不疑有它,将瓶盖打开,里面突然间冒出一团缠绕着的青气,陡然冲出,然后落到了布鱼的眉心之中去。

    几秒钟之后,布鱼浑身一震,双目之中,迸射出了一缕精光来。

    随后,他恭敬地将那羊脂玉净瓶交还给莲清道长,然后躬身行礼,说道:“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莲清道长摆手说道:“你用不着谢我,我也是按吩咐行事罢了。”

    说罢,他打量了一眼站在金字塔高台之上的杂毛小道,很有眼色地说道:“萧君是否有事,关于他说的另外一个人,我想跟他禀报一番。”

    善扬真人?

    布鱼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他的心情,有点儿不太好。”

    哦?

    莲清道长仿佛明白了什么,点头说道:“既如此,那劳烦你们转告一声也可以你们要找寻的朋友,也就是那个叫做善扬真人的旅者,他之前在前往逐日楼的挑战关卡中落败,因为身份特殊,现如今在守陵人的那儿,我去跟守陵人沟通过,它们那边有点儿问题,不过如果萧君愿意出面的话,我觉得应该能够压得住。”

    我问道:“什么问题?”

    莲清道长说道:“善扬真人是被人当做贡品,送到的天罗秘境,最开始的时候,是被守陵人看上,准备拿来炼制成黄巾力士的,但后来别执宰人要来当成守阵人,结果他再次落败之后,又回到了守陵人的手中,那个看上他的守陵人就又动起了心思来”

    黄巾力士?

    我想起了之前与那十里桥土地激战之时,那层出不穷的息壤力士,又想起善扬真人就要被炼成那般模样,不由得一阵寒颤。

    这也太惨了吧?

    按道理说,善扬真人不至于混得这般惨,不过他进入天罗秘境,并非是旅者,而是贡品,天生就低上一级,起点低,碰到的又都是顶尖强者,结果落得这般田地。

    终归到底,还是运气太差。

    莲清道长让我们转告这件事情之后,拱手告辞。

    他说如果我们想要捞出善扬真人的话,就得萧君亲自前往聚灵殿,找人讨要,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得去跟杂毛小道说一下。

    毕竟如果我们去晚了,只怕善扬真人就真的给练成傀儡了。

    尽管很久之前,杂毛小道和善扬真人并不对付,但后来因为共同对抗朝中勋贵势力的缘故,茅山和龙虎山又走到了一起来,此时此刻,大家也算是盟友关系,怎么讲,都不能见死不救。

    而且日后对抗三十四层剑主,也需要有善扬真人这样的大拿坐镇。

    我上了高台,将莲清道长的话,转述给杂毛小道。

    杂毛小道面沉如水,听完了我的讲述之后,沉默了两秒钟,然后对我说道:“走,我们去聚灵殿看看。”

    说罢,他率先下了高台。

    我瞧见他的状态,很是担心,忍不住想要问两句,不过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唉

    屈胖三研究双鱼宫,布鱼刚刚恢复全部神智,所以杂毛小道仅仅带着我去往聚灵殿。

    出了双鱼宫,又沿路离开摘星宫,我们越过宽阔的广场,来到了斜对面的巨大神庙聚灵殿前,门口这儿,有两个面容肃穆的狗头守卫,身披钢甲,手持长斧,在我们想要进去的时候,拦住了我们。

    左边的狗头问道:“来者何人?”

    杂毛小道冷冷地说道:“新晋执宰人,萧克明。”

    那狗头一听,有些疑惑,然而当杂毛小道举起代表身份的玉符来时,顿时就是一阵脸色大变,朝着我们拱手行礼,然后飞速跑进里面去通知人了。

    没多时,门里面哗啦啦来了一群白胡子老者,朝着杂毛小道拱手,说拜见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