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二章 扑朔迷离
    苦争半天,结果还是没有能够找到陆左,而且这帮执宰人还都如同甩手掌柜一般离开了,这情形着实让人抓狂。

    杂毛小道从高台之上一跃而下,落到了那五台山老道士的跟前来,问道:“戒斋三日是什么鬼,聚灵殿是什么鬼,祖灵又是什么鬼?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五台山老道士拱手,说请尊者跟我来,我们先去双鱼宫中,待你交接完成之后,再给你说这些吧。

    杂毛小道说双鱼宫又是什么鬼?

    五台山老道士说摘星宫之内,按照黄道十二宫的命名,又有十二个宫殿,住着十二位执宰人,你此番击杀了奥修,自然继承了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双鱼宫,也会转到了你的手中,先去那里,我跟你办完交接,再与你细谈。

    杂毛小道认真地打量着跟前这位老道士,然后说道:“那么,你又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呢?”

    这句话闻到了我的心坎里去。

    事实上,我也在疑惑这么一件事儿,其余的十一位执宰人,即便是有的隐没身形,但我却也都有了个印象,而这位身具传奇背景故事的五台山道士,既然不是执宰人,那么又是什么呢?

    听到杂毛小道满是质疑的问话,老道士苦笑一声,然后说道:“我啊,不过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而已,在这摘星宫中帮忙。”

    孤魂野鬼?

    五台山老道士让杂毛小道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拱手抱拳,说道:“未曾请教尊姓大名?”

    五台山老道士回答道:“莲清。”

    这个时候我和屈胖三也从云台之上走下来,杂毛小道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那行,走吧。”

    在莲清道长的引路下,我们离开了这边的格斗区,沿着高耸的宫墙而行,转了好几处,最后却是来到了一处法阵的缺口前,莲清道长从怀里摸出了一把带血的玉符来,交到了杂毛小道的手中,说这边是双鱼宫的钥匙,此刻交由你掌管,还请开门。

    杂毛小道也不矫情,伸手接过来,观察了一下,然后问道:“怎么用,滴血认主?”

    莲清道长笑了,倒也用不着这般刻意,你战胜了奥修,又获得了其他执宰人的认可,这钥匙就已经认可了你的权限,直接进去,便可。

    杂毛小道点头,握着玉符,然后率先走进了缺口。

    人在其中,立刻有符文流动,朝着杂毛小道缠来,而令符之中,却有光芒落下,将其挡住,随后前方的迷雾分解,出现了一条通道来。

    通道尽头,是一处往上的台阶。

    杂毛小道领着我们走过通道,又上了三十几级的台阶,云雾初散,前方出现了一处殿宇,推门而入,里面一片金碧辉煌,到处都充满了肃穆庄严的佛家之物,不过一片冷冷清清,没有什么生气。

    莲清道长说道:“这些东西,都是奥修这些年来收集并且布置的,你倘若是不喜欢,可以撤掉。”

    杂毛小道说这些都是细枝末节,赶紧说吧,怎么交接?

    莲清道长指着不远处的一座高台,说且跟我来。

    他带着我们绕过了前面的建筑部分,来到了中心区域,这儿有一处高台,它的外形有点儿像是金字塔的造型,不过小了许多,大约三丈多高,缓步登上去,顶端处有差不多十来平米的面积,算不得宽敞,而在这狭小的空间之中,却有一团游荡不定的青色雾霭,在离地一米的地方盘旋着。

    莲清道长朝着那青色雾霭行了一礼,然后对杂毛小道说道:“你且将那钥匙放在里面。”

    杂毛小道依言照做,那玉符落在青色雾霭之中,凭空悬浮,旋转了大概数秒钟之后,终于停住,紧接着雾霭扩大,化作了一道椭圆形的镜面,里面有无数的画面浮现而出。

    莲清道长指着那椭圆形的镜面说道:“执宰人之所以能够操纵天罗秘境,此物最为重要。”

    杂毛小道没有说话,伸出了手来。

    他在镜面上微微拨动两下,突然间有一幅画面从里面展开来,却是我们熟悉的小广场,里面有两人在拼斗,双方大战,拼死而击,显得十分激烈。

    杂毛小道又在镜面上划了两下,画面切到了另外的一幅场景,则是一个背生双翼的鸟人,在民舍的巷道之中快速穿行。

    瞧见这场景,我顿时就理解了。

    先前我在天罗秘境之中行走,总感觉被人窥探,一开始以为是错觉,后来才知道真的有人,而这些人,应该就是执宰人。

    他们所用的方法,则就是这一片镜面。

    杂毛小道尝试了一会儿,然后问道:“这是什么?”

    莲清道长说你可以把它叫做天罗镜,也可以称它为“天眼”。

    杂毛小道说交接已经完成,那么你能够回答我的问题了么?

    莲清道长说什么问题?

    杂毛小道说道:“我们一个一个地来问先说最重要的,陆左到底在哪里?”

    莲清道长说道:“书卷已经告诉过了你,当你成为了执宰人,你自然就会知道的”

    杂毛小道说这个书卷,就是刚才与我们对话的外国老头儿?

    莲清道长说道:“对,书卷是天罗秘境之中资格最老的几个执宰人之一。”

    杂毛小道说一定要这样么?那好吧,戒斋三日我懂,但聚灵殿和祖灵又是什么鬼?

    莲清道长说你们之前劫持了十里桥土地,想必知道守陵人的事情了。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

    莲清道长说聚灵殿就是守陵人所要守护的地方,而祖灵,则是它们效忠的对象,我也不知道祖灵到底是什么,不过有人传言,祖灵就是创造这个天罗秘境的伟大生命,只不过此刻的它在沉眠之中,只有偶尔的时候,意识才会苏醒过来比如册封执宰人的时候

    杂毛小道一拍额头,说得,敢情说了半天,这上面还有一个老板,其他牛逼哄哄的诸位,都是二房东。

    莲清道长听到,忍不住笑了,说你形容得很贴切。

    杂毛小道再一次地确认道:“你曾经找到过我,说有人想要跟我们和解,但是听到我们要找陆左的时候,立刻否定了所有的条件;奥修告诉我,打败了他,就能够知道陆左的下落;而当我打败了奥修,你们又告诉我,需要获得祖灵的认可,成为真正的执宰人,方才能够得知告诉我,不会再有下一个推脱的理由了。”

    莲清道长点头,说不会了,事实上,当你见到祖灵的时候,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哦?

    杂毛小道眯眼,思量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那好,我暂时不找陆左,不过我的另外两个同伴,一个布鱼,一个善扬真人,我想要找到他们。”

    莲清道长这回倒是很好说话,点头说道:“可以,布鱼就在摘星宫之外,我去领他过来,至于善扬真人,他的事情有点儿复杂,需要你亲自找守陵人协商,不过问题不大,守陵人是不会驳斥一个执宰人的面子即便你现如今还并不是真正的执宰人”

    杂毛小道摆手,说不,不,我想说的,是我要找到布鱼失去的所有神魂,让他成为一个正常而完整的人。

    莲清道长犹豫了一下,说这个就比较麻烦了。

    杂毛小道盯着他,说我必须完成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可以商量的,也可以付出代价

    莲清道长说好,这件事情,我帮你去办,应该可以的。

    杂毛小道说谢谢。

    莲清道长对杂毛小道说道:“天罗镜还有很多的奥秘,你慢慢摸索,我先出去,将你们的朋友叫进来。”

    我们都拱手,说拜托了。

    莲清道长离去之后,杂毛小道看向了屈胖三,说大人,你觉得这个老道士怎么样?

    屈胖三叹了一口气,说他都说了自己,孤魂野鬼而已,锐气已失,此刻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

    杂毛小道点头,又问道:“无论是善扬真人,还是布鱼,他们的下落都好解决,如果我能够掌握到天罗镜,想必送他们回去,也是没问题的,但为什么单单陆左,那些人会这般讳莫如深呢?”

    屈胖三摇头,说这个,我如何知晓,得等你登基之后,我们才能够等待着你来揭晓了。

    杂毛小道挠了挠头,到底还是没有想明白。

    不过这等事儿,既然已经有了定论,想太多也是没有意义的,他开始回过头来,认真研究起了跟前的天罗镜来,我和屈胖三也在旁边观摩。

    屈胖三对于这玩意兴致盎然,并不先急着体验,而是围绕着打量了一会儿,然后开始琢磨起了它的构造和原理来。

    过了好一会儿,这时那镜面突然间一阵扭曲,然后显露出了莲清道长的身影来。

    他指着身边的布鱼,说我已经把您的朋友带进来了,不过,现在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您来确认一下这有个人,说他是您的朋友,想要过来与你见上一面,不知道是否如此。

    什么?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有些疑惑,然而当顺着莲清道长的手指看过去的时候,顿时就震惊不已。

    我也一脸疑惑他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