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一章 不是终点
    高台之上,烟云缭绕,黑色的焰火充斥场间,让人瞧不清楚里面具体的情形,但也知晓,身处其间,并不比地狱强上多少。

    所以当听到奥修放肆的笑声时,无论是我,还是别的人,都以为这个男人获得了最终的胜利。

    正是因为战胜了杂毛小道,所以他才会如此开怀,连装佛陀的矜持都没有了。

    这是一个极度自卑又自傲的人,在这一刻,他肆意地享受着胜利带来的喜悦,没有人会说他什么,毕竟他刚才弄出来的场面,虽然差一点儿将高台直接轰开,甚至波及周遭,但还在被其余的执宰人给联手封印住了,使得这终究只是他与杂毛小道的较技,无关别人。

    然而突如其来的璀璨电光,却是在混沌的烟云之中绽放,雷芒浮动,奥修的声音戛然而止。

    又过了十几秒钟,那些浓雾渐渐散开,显露出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来。

    那个男人,不是奥修,而是杂毛小道。

    尽管浑身漆黑,看上去要有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但最终站在台上的人,是杂毛小道,而并非是欢呼狂喜的奥修。

    那个男人被突如其来的电光雷芒轰得浑身化作焦炭,而这并不是他最后的下场。

    杂毛小道毫不犹豫地补上了一剑,那个看上去坚硬得如同不灭金身的大自在观我佛,给劈成了两半,其中有很大的一截,都消失不见了。

    提着剑,杂毛小道默然不语,认真地打量着地上的奥修。

    因为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活着。

    这个身子被劈成两半的家伙,居然还活着,勉力地伸出了一只手来,想要去抓住杂毛小道,不过最终还是无力垂落,而半边脑袋则张开了嘴巴,吃力地说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能够在我的湿婆阴雷之中活下来?为什么?”

    杂毛小道蹲下身来,认真地审视着这个曾经无比强大的对手。

    好一会儿,他方才缓缓说道:“你的湿婆阴雷的确很厉害,甚至能够腐蚀人的灵魂,不过若论雷,还是天雷最为阳刚,也与之相克贫道正好会一些至阳至刚的雷法。”

    啊?

    听到杂毛小道的话语,我不由得一愣。

    我听得出杂毛小道话语里面的意思,他难道在刚才的时候,施展了神剑引雷术,然后将对方的阴雷和金身破去的?

    只不过,神剑引雷术需要经过很长的一段前奏,即便是在十分熟练的情况下,抛开繁文缛节,但也总是需要时间的啊,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是怎么办到的?

    而且那雷光,并不是从天空之上落下来的啊?

    我一脸茫然,不过却也知晓一点,其实杂毛小道的胜,并不在于什么神剑引雷术,又或者别的什么,而在于他的心。

    他的境界,比这个自谓为“佛”的印度老骗子要高上许多,总能够从更高层次的角度来看待问题。

    这种差别,在寻常人的眼中,或者并不重要,但是高手交战,胜负只在一线之间。

    所以从一开始,杂毛小道就已经信心满满,觉得自己已经赢了。

    他甚至都没有祭出那河图洛书来。

    而那奥修听到了杂毛小道的话语,先是一愣,随即恼怒地吼道:“我不服,我不服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使劲儿嘶吼着,却用尽了生命最后的一份气力,突然间有一股白烟,从他的身体里浮现出来,化作一道光,被上空的某一处漩涡给吸走了去。

    这个时候,那个奥修终于死了,再无声息。

    啊

    杂毛小道举起了左手来,捏成了一个拳头的形状,大声喊道:“我可以了么?”

    他这是在质询坐在周遭云台之上的其余执宰人,他是否有资格接任奥修,成为新一代的执宰人。

    没有人回答他。

    杂毛小道伸出了脚来,一下子踩在了奥修的脑袋上,然后再一次大声喊道:“我可以了么?”

    这个时候,距离我们最远的一处云台突然变得清晰,云霞消散,显露出了一个满头乱发的西洋老头儿来,他穿着灰褐色的麻衫,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羊皮书,头顶上似乎还有着青蒙蒙的光环。

    西洋老头儿捧着书,然后说道:“他比奥修强很多,不是修为,是这里。”

    他指着自己的心口,缓缓说道。

    又有一处云台显露,有人说道:“同意,相比一门心思走那邪魔外道、又自傲自大、毫无风度可言的奥修,我更愿意与这样的人成为同伴。”

    那些笼罩在云台之上的浓雾,在这个时候渐渐消散了去,不断有人开始出声,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有人认为杂毛小道的确有实力,也有资格成为他们的同类,但也有人持反对意见。

    她认为杂毛小道这是在投机取巧,并没有展现出让人信服的实力。

    这样的人,距离他们的期待,还是差了一些。

    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甚至还有奇形怪状的东西,不过那些只有三两位,还特意遮掩住了大部分模样,让人只能凭借着一点儿轮廓去猜测。

    一时之间,场间闹成一团,而最后,最先出现的那个满头乱发的老头儿拍了拍手中的羊皮书,说道:“好了,我知道大家的决定了。”

    他一开口,周遭立刻变得平静下来。

    很显然,这人即便不是执宰人的头儿,也是最有威信的其中之一。

    当周遭陷入了平静之后,老头儿看向了场中的杂毛小道,然后说道:“我们认可你的实力,不过在此之前,还得让你来做一个决定。”

    杂毛小道说道:“什么决定?”

    老头儿指向了我们这边,说除了你之外,还有两个人要挑战执宰人,取而代之,那么现在有一个抉择需要你们来做他们可以挑战刚刚取代了奥修的你,从强者之中,决胜出一个执宰人来,也可以越过你,向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进行挑战,而被点到名的我们,是不会拒绝这一份荣耀的。

    呃

    听到这话儿,几乎所有人都朝着我和屈胖三望了过来,而我则是一阵蛋疼。

    我们刚才就是想进来凑个热闹,打瓶酱油而已,根本没有想过要进行挑战,成为这天罗秘境的执宰人。

    我们就想看着杂毛小道与人交手,免得出了什么事,我们还一脸茫然。

    此刻杂毛小道挑战成功,我们两个自然是不会再去尝试。

    至于原因,这个很简单一个被一众执宰人排斥的奥修,都如此厉害了,让杂毛小道差点儿就栽了,其他的执宰人到底有多强,这个用大腿都能够想得到。

    我们现在真的要实践之前的戏言,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

    瞧见我和屈胖三有些蛋疼的表情,杂毛小道说不,我们要做第三个选择。

    啊?

    老头儿似笑非笑地说道:“什么第三个选择?”

    屈胖三不动声色地踩了一下我的脚,而我则是心领神会,举手说道:“第三个选择,就是我们自愿放弃挑战!”

    老头儿听了,不由得笑了起来,说你们可是经历了重重险阻,还过了三关,最终抵达了逐日楼的,就这样放弃了,是不是有点儿太可惜了?要知道这样的机会,许多人在天罗秘境折腾了多少年,都没有碰见过。

    我赶忙摆手,说不用,我们放弃,这机会留给后人吧。

    老头儿哈哈一笑,然后看向了其他的人,说你们觉得呢?

    瞧见了刚才那激烈的战斗,一众执宰人的兴致都过了,有些意兴阑珊,有人甚至打起了呵欠来,说行吧,那就这样吧,就定下他了。

    我和屈胖三的事情处理完毕,那些云台之上的执宰人转身就要离开,而这个时候,杂毛小道赶忙说道:“哎,等等。”

    他说得有点儿慢,有的人都已经消失不见了,云台上还剩下了一半多人,疑惑地看着他,说怎么了?

    杂毛小道说就这样了?

    之前说话的那老头儿笑了,说不然还能怎样?后面自然会有人找你,教你怎么做的我们是执宰人,不是服务员,没义务帮你了解这一切,这需要你自己慢慢观察和学习的

    杂毛小道说不是,我刚才说了,我过来这儿的主要目的,是找寻我的一个朋友。

    老头儿说就是你所说的那个陆左?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

    老头儿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说道:“这个啊,等你成为真正的执宰人,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杂毛小道一愣,说敢情我现在还不是真正的执宰人?

    说话间,其余人都走得零零散散,还待着这云台之上的人,除了一脸茫然的屈胖三和我之外,就只有这个跟他对话的老头儿了,而那留着一头爱因斯坦乱发的老头儿也有一些不太耐烦,说你现在?不是,你需要戒斋三日,修养身心,然后等待着前往聚灵殿,获得祖灵的认可,方才能够成为执宰人

    说罢,他居然也凭空消失不见了。

    啊?

    什么鬼?

    我们一脸茫然,而这个时候,台下走出一人来,却是那五台山老道士,朝着杂毛小道和我们一拱手,说各位,请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