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八十章 杂毛战奥修
    尽管在我的视野里看来,此时此刻的场面,还是那奥修占着大优势,那剩余的八部天龙护法,个个金光附身,佛光演化,仿佛有万千奥妙凝聚于其中,而奥修本人则是显露出怒目金刚的模样,宛如修了无上金身一般,看上去就难以战胜。

    反观杂毛小道本人,在经过一连串的拼斗之后,身上衣衫褴褛,头发都披散下来,显得十分狼狈。

    若是以寻常人的目光来看,杂毛小道绝对是那个落败者。

    刚才他说得那一番话,也不过是笑话。

    然而现在的情形,却是奥修本人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有点儿走投无路、穷凶极恶的状态,反而是杂毛小道手持雷罚,意气风发。

    两人的状态完全是反过来了。

    面对着陡然间变得十分犀利的一众八部天龙,以及宛如不死金身一般的奥修,杂毛小道嘴角一撇,轻声说道:“粉饰太平、回光返照……”

    此言说罢,他单人一剑,冲向了重重叠叠的敌人群中去。

    一剑。

    踏着古怪的步调,杂毛小道仿佛一只风中纷飞的柳絮,显得十分轻盈,任何的一点儿力量袭来,都能够让他的身子变换方向,那些凶恶无比的八部天龙朝着杂毛小道扑去,他并没有硬上,而是提前闪躲,逗弄一番之后,陡然一剑斩出,却是在敌人的身上,削下了某一处零件来。

    他的剑法在这个时候,返璞归真,没有了茅山剑法的各种套路和讲究,而是随着心意而动,自然而为。

    而正是这样“天然去雕饰”的剑法,完全让人琢磨不透,再加上他神出鬼没的步伐,使得那帮家伙有劲儿使不出来,完全扑了空,根本碰不到杂毛小道的分毫。

    眼看着双方又将陷入僵持,杂毛小道的雷罚突然间又是一阵暴起,又一道虹光浮现。

    这回挂掉的,是一直在半空中吹拉弹唱的乾达婆。

    这个花容月貌的女子,给杂毛小道一剑斩成了两半,大半个身子融于虚空之中,尽管有奥修在旁边加持法印,终究还是没有能够将其救回,香消玉殒,一命呜呼了去。

    而还没有等我们反应过来,杂毛小道居然又出剑了。

    这一剑,死的是那面容丑恶的阿修罗。

    那玩意离杂毛小道实在是太近了,而且气势又凶,自以为身边有伙伴的照应,却不曾想它在杂毛小道的眼中,不过是插标卖首的土鸡瓦狗而已,根本没有什么站得住脚的地方。

    连续两个八部众护法被杂毛小道轻松斩落,这让我震惊的同时,也使得奥修的脸完全黑了下来。

    从某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些八部天龙,其实正是奥修赖以称霸的硬实力。

    在一开始的时候,它们的确也表现出了十分恐怖的攻击力来,倘若是来了一个别的什么人,说不定就如同隔壁那少女所说的一般,直接给秒杀了去。

    然而杂毛小道很明显不是这样的普通人。

    这些每一个单独拎出来都能够震慑群雄的八部众护法,在杂毛小道的眼中,终究还是差了太多。

    这种差距,就算是一流高手,恐怕也未必能够发现。

    但杂毛小道的眼界实在是太高了。

    这个男人,谁也不知道他这些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但他表现出了的那种自信和实力,都会让他的敌人为之畏惧。

    就在阿修罗断成两截的那一瞬间,一直躲在后方的奥修出手了。

    这个男人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

    一如我的大虚空术。

    不过站在云台之上的我瞧得分明,他这并非是大虚空术,而是速度快到了极致的一种表现。

    他的手中,拽着那一串金丝楠木的佛珠,每一颗都雕刻着惟妙惟肖的笑脸弥勒,坚如精钢,被他缠绕在其中的一只手上,猛然拍落而下,想要偷袭杂毛小道。

    然而此时此刻的杂毛小道全神贯注,哪里能够让他偷袭得到,雷罚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出现,封住了奥修的攻击。

    轰……

    佛珠与雷罚陡然相撞,发出了雷鸣一般的巨响,与此同时,有一大蓬浓黑如墨的雾气,出现在场中。

    这黑色雾气十分邪恶,居然幻化成了无数痛苦的人脸,在其中翻滚着、呻吟着、凄厉地惨叫着,而我虽然不在场中,却能够感受得到黑雾之中湮灭灵气的古怪力量。

    这样的手段,与一脸辉煌圣洁、宛如真修佛陀一般的奥修,完全不配。

    但越是如此的反差,越能够感觉得出这手段的歹毒。

    面对着这样的反扑,杂毛小道不慌不忙,将手中的雷法猛然一转,划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圆圈来。

    那些圆圈的边缘也是彩虹之色,唯独中心部分,一片漆黑,仿佛蕴含着莫大的空洞。

    那些充斥着古怪力量的黑雾,却是给这凭空出现的圆圈全部吸收了去。

    简单一招,飘逸无比,却让奥修蓄谋许久的手段一下落空。

    杂毛小道在这个时候,已经展现出了大宗师的气度来,任你千百手段,数不尽的魑魅魍魉,但他却凭着手中一剑,破尽一切。

    瞧见一剑风流的杂毛小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间想起了千年之前的一剑神王。

    虽然从渊源上来说,两人甚至是敌对的阵营,但这些都无碍于两人的相似。

    一样的自信,一样的气度俨然。

    不管什么在自己的面前,他们都有着看勘破一切的智慧。

    这,就是道。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头生出了几分明悟来,而场间的战斗则陷入了白热化的状态,一招偷袭失败之后的奥修没有了之前的淡定,他双腿盘起,悬空而立,然后那六只手臂之上,有的抓着佛珠,有的拿着木鱼,有的拿着一把金剑,而空着的,则在不断的结着法印。

    无数的法印加持,有的落在了剩余的八部天龙之上,有的则落在了他自己的身上,总之无数有着无上奥义的印记纷呈出现,看得我眼花缭乱,惊叹连连。

    这个男人不愧是近年来唯一一个成为执宰人的旅者,他的本事,着实让人惊叹。

    我忍不住地脸红,想着倘若是自己上去,只怕早就落败了。

    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然而即便是奥修拼尽了全力,亲自出马,终究还是没有拦住杂毛小道那种飘逸无比的剑招,他更多的时候,不停的游走,并不与气势汹汹、宛如泰山倾倒的奥修正面对抗,然而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他突然间斩出一剑来,让人避无可避,直接损失一员大将。

    一刻钟之后,奥修身边,除了那头张牙舞爪、宛若真龙的龙众之外,再无一人。

    在混乱的战局之中,八部天龙已然损耗殆尽,就算是那头龙众,也是断了半只犄角,鳞片脱落,一身狼狈。

    不过杂毛小道也并不好过,外面的道袍已然烂成了碎布,被他扯开,扔在地上,此刻穿着一件白色汗衫应敌,脸上满是滑落的汗迹,身上也有好几处的伤口。

    不过即便这样,他也没有任何畏惧,拿着雷罚的剑,依旧稳稳当当。

    嘿、嘿……

    两人对视一眼,杂毛小道嘿然笑了起来,然后说道:“怎么样,你现在感觉到了吧?外力最终都会离你而去,唯一陪伴在你身边的,是你内心的境界这才是最根本的东西。”

    奥修喘着粗气,然后说道:“臭小子,我横行天下的时候,你还没有断奶呢,用不着你来数落我。”

    杂毛小道一脸惊奇地说道:“你真的是执宰人么?就你这样的水平,也配作执宰人?”

    啊……

    他的话语深深刺激到了奥修,这个如同佛陀一般的男人厉吼一声,身后的佛光都有几分不再稳固,而在这个时候,他猛然一抖身子,居然化出了四个与他一般模样的人影来,各自抓着一把佛珠,一齐朝着杂毛小道扑去。

    道陵分身法?

    我在瞧见的一瞬间,下意识地一愣,随即否定了自己的判断。

    这并非道陵分身法,而是另外的一门手段。

    总之那些人影分出来之后,摇身一变,却化作了黑色幻影,朝着杂毛小道缠去。

    那黑影速度快得让人肉眼都反应不及,在我的视线之中,瞧见四道黑影一下子就要抱住了杂毛小道,然后身子陡然膨胀,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又是一阵恐怖的轰鸣。

    巨大的黑色火花,从那地方陡然裂开来,将偌大的高台充斥得满满。

    这规模可不是先前那种试探性的小爆炸,我感觉仿佛有人在高台上投放了原子弹,整个空间都要撕裂一般,焰火直冲云霄,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其余的云台之上,飞出了一、二、三、四……总共十一道色彩各异的光芒来,落到了高台边缘,这才勉强将这爆炸的威力控制住,不让其蔓延开来。

    而在轰隆隆的爆炸声落下之时,我们听到奥修放肆的狂笑:“哈、哈、哈,你境界高、道行深,那又如何?终究还是死了,对不对?啊……”

    啊?

    听到奥修的话语传来,我的心凉了半截,而就在这时,浓黑如墨的混沌之中,突然间绽放出了一道璀璨电光来。

    奥修的话语戛然而止,再也没有发出一声。

    谁胜谁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