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本末倒置
    八部天龙,又名天龙八部、龙神八部、八部众,是八种神道怪物,佛门之中的八大护法,一天众,二龙众、三夜叉、四乾达婆、五阿修罗,六迦楼罗,七紧那罗,八摩呼罗迦。

    说白了,这些都是佛门之中的打手,有什么不方便佛陀、菩萨亲手处置的脏活儿,就由它们来办,喊打喊杀,最是擅长。

    而因为这样的身份,使得它们都是最擅长厮杀战斗的种族。

    当然,这些都是佛经之中的传说,没有人亲眼见过。

    而此刻,这些存在于佛经典籍深处的玩意儿,却又都活灵活现地显露了出来,让人着实有些震撼。

    瞧见这些从佛光之中纷呈而出,朝着杂毛小道扑来的黑影,我终于明白,屈胖三为什么要说他危险了,原来那奥修自称大自在观我佛,绝对不是心血来潮,一时起意。

    人家是真的有所准备的。

    面对着这八种不同身份的怪物,我们这些旁观者心惊胆战,然而作为局中人的杂毛小道,却并没有太多的慌张,雷罚在手,牵引风云,一边抵挡着那暴风骤雨一般的进攻,一边冷笑着说道:“八部天龙,真当自己是得道真修,大德觉者了?”

    铛!

    他说话的时候,那个手持长叉、面容丑恶的夜叉猛然一挥,长叉落在雷罚之上,发出了刺耳的金属碰撞声。

    那夜叉的劲儿很是恐怖,即便是一身巅峰修为的杂毛小道,用那雷罚剑,多少也有一点儿吃亏,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立刻有紧那罗从后突袭,用头上的双角来顶他的后背。

    而此刻,那乾达婆身姿曼妙,舞首弄姿,在半空中弹琴,歌声优柔,透露着一股靡靡之气,让人意志消减。

    再有其余部众,各有奇招迭出,彼此之间的配合着实默契,看得让人揪心。

    而前后被夹击的杂毛小道却是不慌不忙,雷罚剑猛然一抖,那剑身之上,却有一大股的雷芒浮现出来,然后猛然一刺,那夜叉浑身突然间就有浮动,包裹全身。

    这电芒十分恐怖,显然不是意志能够抵御的,但听到那夜叉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朝着后面退去,而杂毛小道又回过来一剑,朝着那马躯人首的紧那罗头上坚硬的角给斩去。

    按道理讲,一把木剑,怎么样都不能够将那坚硬无比的长角斩落。

    然而让人惊掉眼球的,却是雷罚一掠而过,那坚硬无比的长角居然直接跌落下来。

    被削掉了长角的紧那罗应该是感觉头顶一凉,脖子一缩,下意识地朝着旁边滚去,而杂毛小道也没有来得及继续追击,因为头顶上的攻击已然袭来。

    那个三头六臂者腾空而起,又倏然落下。

    他的六臂之上,拿着各种武器,有弓、有棍、有刀枪,也有净水瓶子,看起来眼花缭乱,而且每一样都冒着古怪的光芒,十分耀眼,此刻朝着杂毛小道挥舞而来,一时之间,气势颇盛。

    这是天众,天生自带神的血脉,它和龙众,构成了八部天龙之中最强大的领头羊地位。

    此君落在杂毛小道跟前,手起刀落,气势汹汹,杂毛小道不得不将大部分的精力落在它的身上,手持雷罚,与其周旋,而在那天众的维持下,对于杂毛小道的攻击又陷入了密集状态,其余诸类,汹涌而至,好不热闹。

    面对着这样的攻击,杂毛小道有点儿陷入被动状态,不过他凭借着一手入道的剑法,在这样繁复的攻击之中,倒也能够做到游刃有余,不落下风。

    眼看着杂毛小道稳扎稳打,站住阵脚,那奥修如何能够让他消停。

    此君落在擂台的边缘处,那是一个杂毛小道无法逼近的安全位置,随后他推动炁场,双手不断拍击,印法迭出。

    他没一下拍出,那八部天龙都会强大数分,而被杂毛小道出手落败的成员,伤势也会逐渐消减。

    就如那尖角被削掉的紧那罗,没多一会儿,尖角居然又长了回来。

    我瞧得心惊胆战,想着如果时间继续等下去的话,只怕杂毛小道就要落败了。

    因为奥修那老东西他基本上都不怎么费力,用那护法八部天龙来战,就如同提线木偶一般,反而是身处其中的杂毛小道,他需要疲于应付面前的这些强敌,终究会有力竭的时候。

    而到了那时,只怕神仙也难回天了。

    我心头憋得难受,而旁边的那云台之上,果然又传来了话语:“奥修倒是知道投机取巧,用这天罗秘境之中精选出来的强者之魂,练就了这八部天龙来应付,应该是能够活活将他耗死了可惜啊可惜,外面的人,底蕴终究还是浅薄了几分。”

    我听到这话儿,忍不住地扭头过去,却发现那云台居然没有了雾气,我扭头过去的时候,瞧见了一张精致迷人的俏脸。

    那是一张有点婴儿肥的小脸蛋儿,第一印象看过去,感觉对方的年纪不大,也就十七八岁的模样。

    那女孩儿显然是感应到了我的目光,也扭头朝着我看来。

    两人目光汇聚,我是好奇,而她则是不屑一顾。

    我被这般奚落的目光盯着,脸上有一些难看,不过掠过她,我瞧见那云台之上,除了那个出言唠叨的少女之外,还有一个正襟危坐的老者,那人作道士打扮,头发花白,面容古拙,仙风道骨的模样,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宛如木头一般,完全融于了那个环境之中,不像活物。

    我瞧见那老道士的时候,心头一跳,知道这位才是正主,真正的执宰人,而那个多话的小妞儿,显然还差得远。

    不过她虽然差得远,嘴巴却很毒,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说道:“看什么看,土包子。”

    呃?

    我给莫名其妙骂了一顿,有点儿郁闷,不过知道这儿是非之地,与人妄起争执,实在是没有必要,不过那少女的脾气当真火爆,我不理她,她居然还逼逼道:“现在知道怕了么?你同伴马上挂了,你赶紧上,我等着看你被人折磨而死,哼”

    面对这样刁蛮的小妞儿,我很是郁闷,然而就在她冲着我挑衅的时候,场中突然间发生了惊天变化。

    杂毛小道用实际行动,帮我再一次地打脸了她。

    唰!

    面对着那恐怖的八部天龙,杂毛小道在最开始的游刃有余,到后来的步步后退,经历了不多不少的时间,就在我们都以为他危机重重,即将落败的时候,陡然间发力,雷罚在手,猛然前劈。

    这一下,看似寻常无奇,然而在剑芒的前方处,却有一道撕裂空间的七彩虹光浮现,劈开虚空,将那三头六臂、最为凶猛的天众给顺带着一剑斩成了两半去。

    那裂缝很长,从杂毛小道的身前,一直蔓延到了二十几米之外去,那布满了符文的高台表面一阵晃荡,无数维持稳固的符文疯狂流动着,显然是受到了最恐怖的撞击,而那个被撕裂成了两半的天众,身体有很大的一截,直接堙没,了无影踪。

    虚空斩。

    杂毛小道隐忍颇久,最终劈出这让人扬眉吐气的一剑,不但将那为首的天众直接斩杀,难以再聚,而且还将那八部天龙的气势给一下子镇住了。

    事实上,不管我这边儿震惊,就连隔壁的那少女,也是弄得一愣一愣的。

    她顾不得嘲笑我,而是手忙脚乱地去拉扯旁边那高冠老道,说爷爷,爷爷,这是什么手段,怎么感觉好像将天罗秘境都给劈开了去?

    那原本宛如虚无一般的老道士突然间睁开了眼睛,缓缓说道:“很不错的小朋友,居然能够一剑破开虚空,看得出来,他对于天道的领悟,已经到了一个很强的境界若是如此,接下来的拼斗就有的瞧了。”

    他说得没错,就在杂毛小道将八部天龙之中领头的天众击杀之时,那些其余的爪牙顿时就愣了神,竟然没有继续向前,而是将奥修给团团护住。

    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稍微消减一些,杂毛小道也没有趁机而上,而是眯眼打量着不远处冒着佛光的奥修。

    他提着手中雷罚,平静地说道:“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让你来应付我们这些挑战者。”

    奥修大将折损,心中自然有些惊讶,听到这话儿,不动声色地说道:“为何?”

    杂毛小道哈哈一笑,说因为在场的众人之中,唯有你的神格最不稳固,又或者你根本没有神格,在你成为执宰人的这些日子,根本就没有用心去参悟大道,提升自己的境界,了解这世间的规则,而是将精力投入到了旁枝末节的手段上来,想要通过这些古怪的手段和帮衬,巩固自己的地位,只可惜,你这样的做法,只不过是本末倒置而已

    奥修面无表情地说道:“本末倒置,哼哼,先挨过接下来的这些,你再说大话罢。”

    说完,他双手一拍,整个空间一片绚烂,无数流光飞曳,那身下的八部天龙顿时就有金光附体,齐声咆哮,变得恐怖异常。

    而在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将手中长剑一挑,冷然笑道:“迷途羔羊啊,让我来指点一下你,何为正道吧!”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