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八部天龙
    高台之上,有人探出了头来,打量了一下我们这儿,然后说道:“无妨,谁先来?”

    我抬头一看,瞧见那人身穿红色僧侣袍,头顶一副羊皮小帽,一蓬花白的大胡子,一直垂落到了胸前,肤色看上去有点儿黑,鹰钩鼻,高眉深目,胡子之下,却有一连串的金丝檀木圆珠,乍一看仿佛乞丐一般,然而仔细一琢磨,却又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高深之处来。

    他说的自然不是汉语,有点儿咖喱味,不过在天罗秘境这样特殊的环境下,我们倒也是能够听明白他的意思。

    都用不着介绍,我几乎都能够猜得出对方的身份来。

    奥修。

    这位原名阿恰里亚拉杰尼希的男人,是印度的传奇人物,也是天罗秘境之中,近年来唯一成为执宰人的旅者。

    我们这一路来受到的许多照顾,想必也是他的手脚。

    杂毛小道举手,说我来。

    那人居高临下,眯眼望了他一会儿,然后阴阳怪气地说道:“好,很好,果然个个英杰,难怪会有这般的胆气。”

    他一甩大袖,往回走去,而老道士则示意杂毛小道可以上去了。

    那高台离地差不多有三米多高,杂毛小道足尖一点,人却如同一只大鸟,跃上了台面上区,而老道士则指引我们,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处云台上来,让我们在这儿观看。

    我们上了云台,居高临下地看着那擂台,瞧见这儿的面积颇大,足有两个篮球场的大小,而且周遭都有符阵游绕,将这儿给稳固住,不让里面的力量波及在外。

    而除了我们这儿的云台,其它地方,也有同样耸立的建筑。

    我认真数了一下,发现不多不少,居然正好十二个。

    云台周遭,有白雾缭绕,遮掩内里,不过当我望过去的时候,也感觉到那儿有目光朝着我这儿扫来,与我对视一番,随后又离去。

    那儿有人,身份自然用不着多猜,应该就是天罗秘境其它的执宰人了。

    至于一处云台之上,是只有一人,还是如我们一般,有好几个,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老道士将我们引上来之后,便告辞离开了,而在打量周遭之后,我的注意力也回到了台上的两人身上。

    那奥修个子不高,差不多一米六五左右,身型佝偻,除了一脸胡须比较引人注目之外,看着就是个枯瘦的老头儿,常年的苦修使得他脸上的肤色很不健康,眼睛看人的时候,很是古怪,就像是毒蛇一般阴鸷。

    面对着这个老道士口中已然成神的男人,杂毛小道显得很轻松,先是按照国际惯例,行了一礼,略表敬意,然后说道:“中土神州,茅山宗萧克明。”

    奥修平静地说道:“大自在观我佛。”

    佛?

    这家伙居然自称为佛?这语气也太嚣张了吧?

    不过杂毛小道显然没有介意对方的自称,而是认真地说道:“交手之前,我想问你一件事情我有一个朋友,生死兄弟,叫做陆左,他曾经误入天罗秘境,而据说他最后一次露面,是去与你见面,那么,请问一下,他现在在哪里?”

    奥修似乎早就知道杂毛小道有此一问,面无表情地说道:“你是来挑战的,还是来找人的?”

    杂毛小道说也挑战,也找人,不过找人为主,挑战为辅。

    奥修说不挑战,就滚,至于想知道那个陆左的下落,等打赢了我,你再来问吧

    他说得很不客气,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他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地朝着西北方向瞧了一眼。

    仅仅只是一瞥而已,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我跟着往西北方向望去,然而那儿的云台有雾气遮掩,让我根本无法看清楚。

    而听到奥修的话,杂毛小道则笑了。

    他摸了一下鼻子,然后说道:“哦,这样啊,看得出来,身居高位太久了,让你已经失去了礼貌既然如此,那我就看一看,你这所谓的大自在观我佛,到底是个什么来头吧。”

    唰

    杂毛小道拔出了雷罚来,行云流水地挽了一个剑花。

    这是茅山最基础剑法的起手式。

    它很平凡,毫不起眼,然而在杂毛小道的手中,却是化腐朽为神奇,有一种近乎自然的和谐。

    不过我们附近的一处云台之上,却是传来了一阵哄笑。

    因为隔得有一点儿距离,我只能够勉强听到一点儿话语,大意好像是嘲笑杂毛小道手中的剑,居然是木头做的。

    很显然,对方有点儿不太识货。

    这笑声让我有点儿懵,想着对方既然已经做到了天罗秘境执宰人的位置,想必修为和眼界都是一流的,如何能够瞧不出杂毛小道手中雷罚的厉害,为什么会发出这样无知的笑声呢?

    然而还没有等我琢磨明白,杂毛小道与奥修的交战已然爆发了。

    虽然杂毛小道最先拔剑,但提前出手的,却是奥修。

    那个自称为“大自在观我佛”的男子,双手在胸前划了一个圆弧,紧接着双掌不断拍打,在一瞬间,仿佛有幻影无数,然而在视觉上,却好像只是简单地平推。

    紧接着,一股黑色光芒浮现,凝聚成球,如同足球一般大小,朝着杂毛小道倏然撞去。

    杂毛小道瞧见这玩意,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一步跨前,步踏斗罡,猛然一剑劈去。

    雷罚与那黑色光芒陡然相撞,将其切成两块,却不曾想爆开的圆球如同炸弹一般,在裂开的一瞬间,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和光芒来,一下子就将那空间都给充斥,而我的双眼之中,则是一片宛如白昼的光芒,什么也瞧不见了。

    哈、哈、哈

    又有娇笑声从旁边的云台之上传来,这回我总算是听清楚了那人的话语:“无趣啊,无趣,本以为会多玩一会儿,没曾想还是不顶用,一下都挨不住。”

    啊?

    杂毛小道连对方的一下都没有扛过?

    我心头发凉,努力睁开流着眼泪的双眼,眯眼瞧去,却看那硝烟散尽,杂毛小道一身狼狈地出现在擂台边缘处,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成了碎布,而头发也披散了下来,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还真的是惨。

    不过他只是表面狼狈而已,还没有到伤筋动骨的时候。

    咳、咳

    我有点儿诧异,而旁边那人显然是被杂毛小道的坚强给打了脸,咳嗽两声,这才说道:“有点儿韧性,倒是我看错了。”

    我心想着旁边这个,仿佛是一个女人,不过这般轻佻,如何能够做得成一个执宰人呢?

    我心头疑惑,而瞧见浑然无恙的杂毛小道,奥修显然也是意外,他脸色变得黑了下来,双手不断结印,然后朝着杂毛小道噼里啪啦地拍击而来。

    他每一次的拍击,都会有一道黑色球形光芒朝着杂毛小道飞来。

    一时间,密密麻麻的黑球掠空而过,仿佛出膛炮弹一般,射向了杂毛小道。

    吃过一回亏的杂毛小道自然不可能再犯错误,这回他学乖了,虽然依旧是用那雷罚应付,不过这一回的手段从横斩化作了轻挑,将那一个又一个的黑色圆球光芒轻轻挑飞而去。

    那些圆球光芒有的落在了擂台边缘,有的被挑飞到了半空之中,依旧如同刚才一般,陡然炸裂开来。

    巨大的轰鸣暴起,雷声轰隆,空间震动,看着效果恐怖,仿佛置身于炮声齐鸣的战场。

    然而在这样的轰鸣之中,杂毛小道一人一剑,却如同大江大河之中的中流砥柱,纹丝不动,显然对于这样的攻击毫不在乎。

    在持续拍出上百记的印法之后,奥修双手一转,结了一个很古怪的手势。

    我即便是精通九字真言,也看不懂他的法印。

    而当奥修施加完了法印之后,突然之间,有金光落在了他的头顶上,那种光芒五彩斑斓,宛如佛光一般,随后在他的后脑之上,居然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圆环来,而与此同时,奥修身上的长袍开始陡然膨胀,整个人仿佛也扩大了一小半来。

    果然,这家伙自称为“大自在观我佛”,的确有几分佛门手段,此刻佛光萦绕,虚空处又有仙音渺渺,将他整个人衬托得格外高大。

    而加持了这般异象之后,奥修又开始双手结印,几个很复杂的印法结出来的时候,他的身上,突然间又多出了四只手来。

    六臂。

    除了这个,从他脑后的佛光之中,却是又跃出了重重人影来一人三头六臂,满目威严;一物宛如真龙,游离其间;又有一人,身高腿长,勇健轻捷,手持长叉;又有一人,少女形象,体态丰满,飘带飞扬,凌空飘荡;又有一物,青苗獠牙,身高一丈;有一大鸟,人头鸟身;又有一物,马躯人首,似人而有头角;最后一物,却是一条大蟒蛇,头颅却如人一般

    瞧见这些身影从那佛光之中跃起,从虚幻化作实物,张牙舞爪,朝着杂毛小道冲来,在我旁边一直不动声色地屈胖三也沉不住气了,惊声说道:“八部天龙?小杂毛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