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七章 摘星宫中
    这些长得有点儿像是忍者神龟里面老鼠导师斯普林特的大耗子,也就是别人口中的守陵人到底有多厉害,我是深有体会的。

    之前那个十里桥土地,一手息壤操纵,弄得我灰头土脸,倘若不是屈胖三及时出现,只怕胜负还难料。

    而我们面前的这几个家伙,虽然不确定是否比十里桥土地强多少,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它们在这天罗秘境的组织架构之中,还是具有着很高地位的。

    估计就连执宰人,都不敢轻怠它们。

    但杂毛小道却一上来就表达了极为强势的态度,让我有点儿懵。

    不过他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我虽然眼皮子浅,琢磨不透这里面的关系,但也没有冒失地提出来,而是在旁边默默地打量着,果然,那老耗子似乎对杂毛小道挺忌惮的,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低下了头来,说跟我来吧。

    它带着我们穿过了逐日楼,从后面走出。

    一出逐日楼,前方就是一大片的青石广场,广场上毫无遮拦,一眼就能够望到几里外巍峨连绵的宫殿群,而在左边不远处的方向,还有一个神庙、陵园一般的建筑。

    那里的规模比摘星宫要小一些,但却十分高耸,其中有一处祭坛般的建筑,直入云霄之上,插进了血红色的天空中。

    这般显眼的祭坛,逐日楼跟它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然而我们之前在远处却是根本没有瞧见。

    在远处,我们只能够瞧见逐日楼。

    说句实话,那个摘星宫的名字,安在这一片神庙建筑之上,反而会更加妥帖一些。

    老耗子带着我们缓步而行,面无表情,而杂毛小道则显得十分轻松,询问起了我们抵达天罗秘境之后这些天来的一些细节事情,仿佛一点儿都不在意即将面临的挑战。

    我心头一直在想,到底谁去挑战那执宰人。

    布鱼是不行了的,他现在连神魂都没有补充完整,在这儿也就是一个打酱油的角色。

    至于我,真要我上,我一咬牙一跺脚,上了也没事。

    不过以我此刻的状态,上了,只怕未必会有什么好结果,这一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那么剩下来的两个人,是屈胖三,还是杂毛小道?

    在即将抵达摘星宫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了心头的疑惑,问了出来。

    听到我的问话,几人都停下了脚步,杂毛小道与屈胖三对望了一眼,然后说道:“你看呢?”

    屈胖三打了一个呵欠,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前面儿打累了,你来吧。

    言下之意,他已经闯了那么多关,着实有一些疲惫,让杂毛小道来。

    他毕竟是养精蓄锐,精神犹在。

    杂毛小道听了,不由得笑了,说好吧,我来就我来,一会儿你就在旁边指导一下就好。

    这话儿说得很委婉,让人心情舒畅,我想这世间也就只有屈胖三一人能够享受得到杂毛小道的这种好脾气,其他人,包括陆左,估计都只能得到他的吐槽。

    因为不管如何说,屈胖三就是虎皮猫大人,是杂毛小道的半个师父。

    我们在后面商量,前面领路的老耗子忍不住哼了一声,说谁去都一样,你们真以为执宰人是那么好对付的?

    他说这话儿,很有几分不屑的意味。

    我听到,在耳朵里打了一个转儿,也就不再理会了,然而杂毛小道却不乐意了,伸手过去,一把揪住了老耗子的衣领,说你想说什么呢?信不信我先宰了你,然后再考虑别的事情?

    他这般的蛮横,让老耗子又急又怒,羞恼地说道:“你想干什么?告诉你,人的忍耐是有极限的”

    杂毛小道眯眼打量着他,然后说道:“哦,你想反抗,对么?”

    他这略带玩味的话语落在老耗子的耳朵里,让对方的脸色陡然变了好几下,不过最终它还是叹了一口气,说我说的是实话,十二位执宰人之中,个个都有通天本事,这么多年来,除了一个人能够尚未成功之外,再无其余人能够取而代之,我这不过是提醒而已。

    瞧见它的态度软了下来,杂毛小道笑了,放开了它的衣领,将人放下来,然后说道:“哦,那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厉害呢?”

    老耗子似乎不愿意多言,然而接触到了杂毛小道凶狠的眼神,还是低下了头,闷声说道:“天罗秘境之中,有三千大道,每一个成为执宰人的存在,都有资格参阅天罗琉璃道统,成就真神法身,继而凝聚神格他们是众神陨落之后,唯一的一批新神,神与人,是两个不同的物种,这里面有着云泥之别,你们如何能够对抗?”

    神?

    听到这话儿,杂毛小道笑了,说神?你在开玩笑么?

    老耗子说道:“你觉得我在开玩笑么?”

    这家伙认真起来的时候,完全没有表面上的猥琐,一对玻璃珠子般的小眼睛里面,充满了智慧的光芒,杂毛小道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又问道:“既然是神,为何还是有人能够挑战成功呢?”

    他这话儿问道了关键之处,而老耗子却摇头,说这个我不知道,需要等你与执宰人交手之后,自己才能够明白。

    在一旁听着的屈胖三哈哈大笑,说这个又什么可隐瞒的?神,这玩意儿说得好像很神圣,但其实不过是噱头而已,封神榜上的漫天诸神,哪个不是失败者?而之所以有人能够挑战成功,取而代之,最大的可能,不过一点,那就是被挑落下马的那些执宰人,道基不稳,神格不固,方才会给人予机会吧?

    听到屈胖三的话语,老耗子吓得连忙低下头,一句话都不敢讲。

    然而它这样的表现,却仿佛更加印证了屈胖三话语的正确性。

    杂毛小道也笑了起来,摸了一下鼻子,说道:“大师兄屠过神,王明屠过神,我特么的最多也就宰过分身,想一想也挺不给劲儿的,仿佛人生不圆满,而今时今日,终于轮到我来修满人生成就了”

    呃?

    老耗子一脸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男人仿佛在说胡话。

    可怜啊,还没有交手,人就疯了。

    杂毛小道说完,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我们则在后面跟上,没多一会儿,我们来到了摘星宫的宫门之前,朱红色的宫门紧闭,而那老耗子则朝着我们拱手,说守陵人属性显阴,不可进入摘星宫中,接下来的路,自有人领着你们走,告辞了。

    它躬身之后,转身想要离开,而杂毛小道则喊道:“哎,等等。”

    老耗子一愣,回过头来,问道:“怎么了?”

    杂毛小道说道:“算你老小子识趣,等我拿下了那执宰人的位置,回头找你好好聊一下”

    老耗子冷然一笑,说等你拿到了,再说吧。

    他转身便走,扬长而去,因为走得急,差点儿还摔了一跤,看得杂毛小道哈哈大笑起来。

    笑过之后,面对着这紧闭的宫门,杂毛小道拿出了那块令符,高高举起。

    玉质令符一祭出,立刻有金光游绕,没几秒钟,光华腾空而起,落在了朱红色的宫门之上,但听到“吱呀”一声响,那宫门缓缓打开,没多一会儿,整个都敞开了起来。

    而门后,有一个人在躬身等待着。

    来人正是之前给我们传话的那位老道士,他和先前一样,躬着身子,低着头,不过此刻手中多了一盏灯笼,银质挑竿,灯笼里有着微黄色的光芒。

    这位曾经也是叱咤风云的五台山老道士,此刻显得各位低调,朝着我们一礼,然后说道:“是哪位挑战?”

    杂毛小道将手中的玉质令符轻轻抛起,说我。

    那人抬头望了杂毛小道一眼,有些意外,不过并没有说太多,而是点头说道:“那好,你跟我来吧。”

    杂毛小道往前走,而我们也跟着,老道士却停下了脚步。

    他说道:“无关人等,还请回避。”

    杂毛小道眯起了眼睛来,说凭什么?他们是我的朋友,就得跟我在一起。

    老道士平静地重复道:“无关人等,还请回避。”

    瞧见他不挪脚步,屈胖三冷哼一声,说谁说我们是无关人等?我们也是挑战者,他打完,我们还要打呢

    啊?

    老道士一愣,看向了我们一行人,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然后不确定地说道:“四位?”

    布鱼十分机警,知道自己现在也就是个打酱油的角色,往后退了一步,说别算我。

    老道士又看向了我,我有点儿心虚,想往后退,却给屈胖三抓住了腰,猛然一掐,示意我点头,只有硬着头皮说道:“三位,算上我。”

    听到这话儿,老道士愣了两秒钟,方才说道:“好,我知道了,跟我来。”

    说罢,他转身,挑着宫灯往前走去。

    我们跟着他,越过了长长的台阶,前方景致一转,却是来到了一处白雾腾腾的高台之前来,随后他朝着台上拱手,说情况有变,现如今有三位挑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