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苗疆蛊事2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横行霸道
    说句老实话,当腰间传来的力量,让我无法再次遁入虚空之中的时候,眼睁睁地望着屈胖三即将被那白虎扑中,裹入腹中,我当时的心情是崩溃的,也近乎于绝望的边缘。

    我甚至想要闭上眼睛,安心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然而听到杂毛小道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我顿时就睁开了眼睛,心中又生出了几分生的希望来,当下也是猛然一扭腰,将止戈剑陡然回转,斩落在了捆住我腰间的蛇信之上去。

    那蛇信坚韧无比,止戈剑斩落而下,并不能够将其断开,不过上面传来的束缚力量,也没有那般的强烈。

    而此时此刻,我已经给拉到了那蛇吻的跟前,巨大的蛇头张开,几乎就要将我给吞下。

    我在腰间的力量没有那般强烈的一瞬间,直接遁入了虚空之中去。

    腾蛇虽然已经努力地想要留住我,到底还是差了一点儿。

    虚空之中,我瞧见笼罩着八阵图的浓雾已然被驱散了去,周遭的诸般石阵散开,让出了一条路来,而与此同时,一片龟甲悬于高空之上。

    瞧见那个,我心头顿时就有了底气。

    这玩意,正是那河图洛书。

    当初我将此物从三十四层剑主的老巢偷拿出来之后,曾经将它交给了陆左,而陆左却并没有起贪念,而是把它又转交给了身处于茅山大阵之中,最为稳妥的杂毛小道手中。

    这件事情在外人瞧来,着实有一些不可思议,因为河图洛书这种神话级的天地至宝,任何人拿到了,都会有据为己有的心思,却不料我们居然反复推却。

    但在我们看来,则是很平常的事情。

    因为信任。

    总之一句话,河图洛书现如今落在了杂毛小道的手中,而更加巧合的,是我们身处的这后天洛书八阵图,正是伏羲根据河图洛书的规则来演化的。

    河图洛书是因,后天洛书八阵图是果,这才是事情的根本。

    而持有河图洛书的杂毛小道,面对着这八阵图,直接掌握了破局的关键。

    我没有敢停留太久,下一秒出现在了屈胖三的身边,一把抱住了他的腰间,然后望着旁边猛然一冲,避开了那头白虎的扑击,而那畜生在志在必得的猎物被抢夺之后,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嘶吼来,还待扭身重新扑来,却听到杂毛小道的声音:“小小猫咪,敢在我面前放肆?”

    天空之中的那河图洛书一阵旋转,洒落光华,而那白虎的身影却在此时僵硬住了,由实转虚,几秒钟之后,居然化作了虚无。

    同样的情况,落在了另外的三头神兽身上,无论是击败屈胖三的青龙,还是回过神来开始喷火的朱雀,以及巨大无匹的腾蛇,都在接下来的几秒钟之内,化作了虚无。

    与此同时,八阵图加诸在我心头的阴霾,也在此刻消失无踪。

    阵破了?

    我有些茫然地望着周遭几乎成为了废墟的破石堆,都有点儿没有反应过来,而这时我瞧见了杂毛小道从前方的一条开阔地大步走来,这才真正的肯定我们已经脱离了危险。

    生死就在一瞬间,如同过山车的逆转,让我有点儿喘不过气来,而屈胖三却一下子翻身起来,大叫一声,朝着不远处的一处角落跑去。

    我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左右,然后迎上了杂毛小道,招呼道:“萧大哥。”

    杂毛小道手一抬,将那河图洛书收入囊中,然后指着不远处的屈胖三问道:“他怎么了?”

    我瞧见屈胖三捧着裂成两半的青云图,一脸懊恼的模样,不由得苦笑道:“他的看家至宝青云图给这八阵图之中的神兽青龙毁了,正难过呢。”

    杂毛小道有些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来得晚了,不然那东西也不会被毁掉。”

    我慌忙摆手,说怎么会?要不是你及时赶到,说不定我和屈胖三就死在这里了怪只怪我们太过于掉以轻心,所以才将自己陷于死地。

    杂毛小道往回招了招手,却见布鱼从石堆处走出,朝着我们这儿走来。

    我这时方才想起来问,说你怎么来了?

    杂毛小道说你们的情况,刚才布鱼跟我讲了一点儿,不过没有说完我这些天也在天罗秘境之中游荡,不过没有你们的运气,结果一直都在转圈子,走了许多的弯路,好在刚才碰见了一个叫做墨鸦的女人,她跟我交流之后,给我指引了方向,所以才找到了你们。

    墨鸦?

    原来是那美女兽帮了忙,我说杂毛小道怎么会出现得这么适合呢。

    与我简单交谈几句,杂毛小道走到了屈胖三的跟前,安慰了一下,而屈胖三将那青云图收于崆峒石之中,然后拍了拍手,说没事,天罗秘境这狗屁地方,什么都是假的,说不定我们离开之后,这图又复原了对了,小杂毛你赶来得还真巧,是等着看我们好戏么?

    呃……

    杂毛小道挠了挠头,无奈地重新解释了一遍,听完这个,屈胖三笑了,说行吧,算你有心。

    黏黏糊糊、说些感激的话语,这事儿对于屈胖三来说是不可能的。

    这样的话语,才符合他的性格。

    杂毛小道的出现,让我们本来都已经爆炸的心态又重新恢复了平静,屈胖三检讨道:“看起来我们还是低估了敌人的实力,不过既然八阵图破了,我们就可以上逐日楼了,走吧,别耽搁时间,善扬那老小子说不定还等着我们救呢……”

    我这时才想起来,问刚刚赶到的布鱼道:“有瞧见善扬真人过来么?”

    布鱼摇头,说没有。

    得,自信满满的龙虎山大长老,这回又再阴沟里栽了,想一想真的挺郁闷的。

    后天洛书八阵图已破,幻影消散,我们此刻距离逐日楼,也就咫尺之间,大家不再耽搁,朝前走去,很快就来到了逐日楼的跟前。

    那逐日楼的大门很高,足有一丈有余,门是木头的材质,有一对雕花的铜质门环。

    门环有点儿高,屈胖三够不着,示意我去弄。

    我抓住了门环,先是往里推,感觉不对,又往外拉,发现有一股很强的力量在里面拽着,根本无法打开。

    我正犹豫着是否强行弄开,却听到杂毛小道在我身后喊道:“让开。”

    我往旁边站开去,却见杂毛小道走来,抬脚就是猛然一踹。

    砰……

    一声闷响,那门给杂毛小道一脚踢开,门后有几个身影在地上翻滚起来,我定睛一看,却见居然是几个与十里桥土地一般模样的大耗子。

    这些耗子都穿得人模人样的,有一个须发皆白、老态龙钟的大耗子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我们嚷嚷道:“投机取巧,第三关你们不算过,不能进来。”

    杂毛小道没有见过这些玩意,很是好奇地打量了一眼,然后说道:“不算?我们不是已经过来了么?”

    老耗子梗着脖子说道:“哪有几人一起闯阵的?不算,不算!”

    屈胖三冷笑道:“算不算,可不是你说了算,这逐日楼的大门都开了,说明天罗秘境也认可了这事儿,你们算老几,滚开。”

    老耗子气急了,指着杂毛小道,手指都颤抖了:“哪里开了,明明是他踹开的。”

    我瞧见这帮守陵人在此胡搅蛮缠,按住了止戈剑,冷然说道:“谁还要闹,便闹,我们不怕;不过不想闹的人,闪开一点,我不想溅你一身血……”

    听到我这个杀气腾腾的话语,这几个大耗子相互瞧了一眼,都下意识地往旁边站。

    除了那个老耗子,我们跟前再无人拦着。

    我盯着它,说你还有意见?

    老耗子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让开了路,说道:“哼,投机取巧的家伙们,我拦不住你们,不过自然有人能够应付你们别以为闯过了后天洛书八阵图,你们就能够成为执宰人,就凭你们这几个投机取巧的家伙,如何能够赢得过执宰人,哼哼……”

    它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满心的不服气。

    不过它既然让开了路,我们便也不再为难,杂毛小道笑着说道:“劳驾,钥匙在哪儿呢,帮我们拿过来一下。”

    老耗子抬起了下巴,说在楼顶供奉着呢,自己去拿。

    杂毛小道从袖子里一扯,拔出了雷罚来。

    拿着剑,他慢条斯理地打量着面前这几个守楼的耗子,说道:“你们在这儿,是吃干饭的么?爷们叫你拿,你就去了,唧唧歪歪什么?想死呢?”

    他这般的强硬,让对方有一点儿猝不及防,双方凝视,盯了好一会儿,老耗子最终妥协了。

    它对旁边的人说道:“小七,去拿下来。”

    那被叫到的大耗子一脸屈辱,很是不情愿,结果给老耗子又喊了一句,灰溜溜地上了楼。

    没过一会儿,它拿下了一块巴掌大的玉质令符来,交到了杂毛小道的手中。

    它放下令符之后,转身就走。

    杂毛小道掂量了一下,然后用雷罚指了指老耗子,说愣着干嘛?看戏呢?带路啊……

    加更送上,大家晚安。